緋傾傾:「……」

緋傾傾有點懵逼,心裡也有點沉重。

穿好鞋子,緋傾傾從閣樓下去。

「小姐。」下閣樓后,緋傾傾就看到了兩個丫鬟,看到她,非常自然的行禮。

緋傾傾:「???」

緋傾傾總感覺,她是不是又穿了?!

不過很快緋傾傾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因為她看到了廣寧侯。

「父親。」緋傾傾聲音保持著男聲。

「過來坐。」廣寧侯溫和的笑著,抬手示意。

緋傾傾很懵逼,不過還是乖乖過去了。

「以後,你就不是我的兒子了。」廣寧侯開門見山。

「父親這是什麼意思?」緋傾傾不明白是什麼意思,語氣平靜的問道。

她相信廣寧侯會給她一個滿意的答案。

「你的身份被太子發現了。」廣寧侯的一句話,就讓緋傾傾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南宮流雲知道了。

失憶前妻不好惹 所以,這個兒子的身份,廣寧侯世子的身份,必須想辦法銷毀。

「那,是太子殿下的意思,還是父親的意思。」緋傾傾開口問道。

問的時候,緋傾傾想到了昨天南宮流雲突然找她喝茶的事情。

「是太子殿下的意思。」廣寧侯說道。

說到這裡,臉上的表情更加溫和。

南宮流雲和他談了好幾天,可不是瞎談的。

不過有些事情,廣寧侯卻不能和緋傾傾說。

「你的新身份已經安排好了,以前辛苦你了,以後,你要活成你想要的樣子。」廣寧侯抬手摸了摸緋傾傾的頭。

這個女兒,他壓在她身上的擔子太沉重了。

所以在太子南宮流雲找到他,說起這件事之後,廣寧侯幾乎沒怎麼考慮就答應了。

都是自己的女兒,廣寧侯怎麼會不疼愛?!

把沉重的壓力壓在她身上,廣寧侯也於心不忍啊。

並且開始反思,以前的自己是否太自私了。

「我會的,父親你放心吧。」緋傾傾點頭。

雖然這個結果在她的意料之外,但是緋傾傾很快也就接受了。

真要說還有哪裡覺得不好,那肯定就是,現在的身份想要見南宮流雲就會很不容易。

畢竟她現在已經不是廣寧侯世子,不是南宮流雲的伴讀,太子府的高門大院,也不是能輕易進去的地兒了。

特別是緋傾傾清楚太子府的暗衛有很多,那防衛她闖不過。 「那我就先回去了,有時間就過來看你。錢財你不用擔心,你床底下我給你留了,夠你用一段時間,到時候我再給你帶來。」廣寧侯說完這些,準備離開了。

金陵城裡還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去處理,廣寧侯府的世子突然沒了,他還是需要主持大局的。

「父親一路順風。」緋傾傾點頭,看著廣寧侯遠去。

這地兒緋傾傾也看了。

是個小院子,院子里有一處閣樓。

出去就是大片的土地和竹林。

風景倒是非常不錯。

看著兩個留下來照顧她的丫鬟,緋傾傾敲了敲桌子,把兩人叫了過來。

既然已經脫離了廣寧侯世子這個身份,那自然要好好享受。

兩個丫鬟原本以為這個小姐會不太好相處,結果很快,三人就打成了一片。

沒有什麼關係是一頓美食不能緩解的,如果有,那就兩頓。

之前雖然也是自己做飯,但是因為要照顧南宮流雲,所以辛辣的東西她都是不做的。

天知道她多想吃一頓地地道道的火鍋。

這會兒,終於有機會了。

這地方是一個小城鎮,雖然有點落後,不過該有的還是有的。

緋傾傾帶著兩個丫鬟去鐵鋪打造刷火鍋的鍋具。

給鐵匠描述了想要的鍋的樣子,得到可以做的回答后,緋傾傾就帶著兩個丫鬟去買各種碟子。

刷火鍋碟子也是必不可少的。

幾天後,緋傾傾定的鍋弄好了。

熟過鍋,刷火鍋就被提上了日程。

兩個丫鬟早已經被緋傾傾的一手好廚藝征服了,所以對緋傾傾是意外的信服。

買一堆菜,一大早就開始處理食材。

緋傾傾則熬湯底,順便做蘸料。

一陣忙碌之後,下午三人終於吃上了火鍋。

兩個丫鬟被辣得直喘氣,但是還是被川渝的火鍋給征服了。

火鍋這種東西,就是吃了一次就忍不住上癮的東西。

……

南宮流雲看著拿到的彙報,忍不住扶額外扶額。

金陵現在因為廣寧侯世子突然消失的事情人心惶惶,而事情的主人公居然悠閑的吃著美食。

光是看文字彙報,都覺得嘴角抽個不停。

廣寧侯世子消失了。

還是在太子府消失的。

對此,當今皇上直接把太子南宮流雲叫回了皇宮。

南宮流雲自然遵從。

廣寧侯府那邊,澹臺忘歸,廣寧侯夫人都恍恍惚惚,當然,也有澹臺菁這種喜聞樂見的。

不過,喜聞樂見之後,又有點愁。

畢竟澹臺非和她關係不好,但是如果沒有澹臺非,廣寧侯府的襲爵就到此為止了。

廣寧侯自然也可以在旁支里選一個過繼過來,但是過繼的和她們可不親。

這麼一算,突然也愁了。

於是乎,整個廣寧侯府就陷入了愁雲慘淡之中。

最難過的,莫過於澹臺忘歸。

緋傾傾是她認可的弟弟,突然消失,她自然擔心。

偏偏想找南宮流雲和南宮流觴幫忙,兩人都被限制在宮裡出不來,沒事她也沒法進宮。

對此,澹臺忘歸只覺得難受,不過她是不會放棄找緋傾傾。 廣寧侯府已經派人找了,能不能找到不知道。

澹臺忘歸自然希望是能找到的。

但是也要做好最差的心裡準備。

除此之外,澹臺忘歸突然早出晚歸,用她自己的力量去尋找緋傾傾。

……

兩年後,廣寧侯府。

前廣寧侯世子消失之後,並沒有找到。

無奈之下,廣寧侯只好從旁支那邊過繼了一個孩子。

所以,現在新的廣寧侯世子,並不是廣寧侯的兒子。

好在,這個過繼過來的孩子性格不錯,特別是和廣寧侯府四小姐關係很好。

關於廣寧侯府的四小姐澹臺忘歸,這是個每天活在別人口裡的人。

澹臺忘歸今年十七歲,對於女子來說,這年齡有些大了。

再不定親,就要成老姑娘了。

不是澹臺忘歸太差別人看不上,相反,澹臺忘歸很優秀。

治好了太子南宮流雲從娘胎裡帶出來的弱症,還求了個自己的婚事自己決定的恩典。

所以,即使別人看上了澹臺忘歸,澹臺忘歸不同意都是白搭。

廣寧侯和廣寧侯夫人被澹臺忘歸哄得好好的,真實體驗到什麼叫做女兒都是小棉襖,所以也捨不得把澹臺忘歸嫁出去。

這樣一來,澹臺忘歸在金陵就變得特例獨行了起來。

不過除了澹臺忘歸之外,太子南宮流雲也是個特例獨行的主兒。

同樣十七歲,現在太子妃都還沒有,側妃小妾之類的,也是一個也沒有。

誰養太子府送的女人,都被毫不留情的丟出去。

本來皇上應該擔心的,但是不知道太子和皇上說了什麼,皇上也沒有逼太子娶太子妃。

其實南宮流雲也沒說什麼,就是和皇上聊了聊元皇后。

然後,皇上也就沒出聲了。

一連兩年,緋傾傾在南宮流雲這裡,就只有每七天一次的文字彙報。

「給那邊透消息吧。」南宮流雲看完這次的彙報,開口道。

不用南宮流雲說那邊,有人應了一聲,然後黑影一閃就沒了。

同一時間,澹臺忘歸這邊,澹臺忘歸的窗戶被敲響。

「進來。」澹臺忘歸淡淡的說了一聲,同時從床上坐了起來。

「主子,有消息了。」來人一身黑衣,身材看起來很是嬌小,應該是個女子,而且,年齡還不大。

這是澹臺忘歸這兩年來自己發展的勢力。

不過和原劇情里不同的是,原劇情里這批勢力是為南宮流觴奪皇位的,這次卻只是為了找個人。

「找到人了?!」聽到黑衣人的話,澹臺忘歸眼睛都瞪大了。

她一直沒放棄,本來已經做好了一輩子都找不到的準備,結果今天,黑衣人卻給她帶來了驚喜。

「不是的。」黑衣人回答。

澹臺忘歸臉上的喜色褪去。

「那是什麼意思?!」澹臺忘歸眉頭挑起。

「我們按照主子你的要求找了,可是,那人是個女的。」黑衣人恭敬的說道。

「女的?」澹臺忘歸眉頭皺起,很快,澹臺忘歸做出了決定。

「不管是不是,我都想見一見。」澹臺忘歸說道。

萬一是那小子男扮女裝呢,還是見一見才可以放心。 兩年時間匆匆而過,緋傾傾也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這兩年來,緋傾傾每天努力練武,功夫進步了很多。

不過輕工還是很差,每次想偷偷跑去太子府看南宮流雲,都被發現了。

名門賊夫人:萌妻要逃婚 所以,兩年來,緋傾傾都沒看到過南宮流雲一次。

說起來簡直就是男默女淚。

獨寵萌後 不能偷偷的去看南宮流雲,緋傾傾就決定,光明正大的去。

這兩年她也不是啥也沒幹。

悄悄發展了自己的勢力。

「小姐,我們就要到金陵了,住那個客棧?!」之前廣寧侯安排的兩個丫鬟中的一個丫鬟開口問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