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傾傾輕咳一聲坐好,不好意思是有,不過不多。

自己的小嬌妻,自己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管別人在不在場啊。

而且,緋傾傾還巴不得緋落初看到她和蔣清雙親密,最好是徹底的別再惦記她的人兒。

但是蔣清雙不一樣啊,蔣清雙喜歡害羞的性子,根本不可能在別人的目光注視下,和緋傾傾旁若無人的親密。

比如現在,推開了緋傾傾之後,蔣清雙的頭都要埋進胸口了。

一方面是害羞的,另一方面還有些忐忑。

他就這麼推開了緋傾傾,緋傾傾會不會生氣,然後……就不喜歡他了?!

蔣清雙腦子裡亂鬨哄的,隱藏在寬大廣袖裡的手握成拳頭,因為用力,骨節都有些發白。

不過有袖子擋著,誰也沒看見。 緋傾傾關注了一下緋落初的表情,雖然看起來平靜,不過貌似不是很好的樣子。

緋傾傾挺滿意的。

雖然緋落初這人品性OK,不是個壞人,但是她惦記自己的可人兒,這就讓人很煩。

所以,最好緋落初能夠自己死心。

當然,不死心也沒關係,反正蔣清雙是她的,緋落初不會有任何的機會,也不可能有任何的機會。

一片沉默中,有下人來稟報午膳已經準備好了。

「午膳好了,小妹隨為姐一起去用膳吧。」緋傾傾站起身來,對緋落初說完這句話后,就去扶起蔣清雙

蔣清雙原本還怕緋傾傾會因為他拒絕和她親熱而不喜歡他,突然被扶起來,身體不協調下,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緋傾傾急忙攬住了蔣清雙的腰,將蔣清雙整個人撈進懷裡。

「怎麼這麼不小心?!」緋傾傾雖然是訓斥的話語,但是語氣卻沒見真生氣。

總裁老公太過分 雖然如此,緋傾傾還是有點擔憂的。

蔣清雙這樣子,真是離開視線範圍內都沒法放心吧。

萬一不在她視線範圍內,磕著碰著了可怎麼是好?!

「對,對不起……」蔣清雙真是自己都想哭了。

突然感覺自己特蠢,為啥在緋傾傾面前,老是出狀況啊。

估計緋傾傾要以為他是個廢物了。

簡直被自己給蠢死了!

「說什麼對不起,你又沒錯,不過要小心些,不然你磕著碰著了,我可是會心疼的。」緋傾傾乾脆就直接攬著蔣清雙的腰往前走。

蔣清雙雖然感覺渾身不自在,但是聽到緋傾傾的話后,也不好意思亂動了。

心裏面感覺甜甜的,原來緋傾傾這麼在乎他嗎?

明明沒有吃糖,但是為什麼感覺這一刻會那麼甜嗎?!

蔣清雙不明白,但是他很高興也很開心。

如果說蔣清雙是吃了蜜一樣的甜,那緋落初就是吃了狗糧一樣的撐。

還是苦瓜味的狗糧,即苦澀又撐!

雖然可能狗糧里根本沒有苦瓜味的。

用午膳的時候,緋傾傾貼心的給蔣清雙夾菜,蔣清雙也貼心的給緋傾傾夾菜。

兩人之間的氣氛那叫一個甜甜蜜蜜。

而緋落初,她感覺自己前所未有的飽,感覺真是啥也吃不下!

午膳過後,緋落初就急忙的告辭了。

緋傾傾也不留人,吩咐了管家把緋落初送出去。

「雙兒,陪我午休一會兒。」礙事的走了,緋傾傾當然要享受她的福利了。

小嬌妻陪睡,棒棒噠!

「嗯。」蔣清雙紅著臉點頭答應。

緋傾傾看著蔣清雙的小紅臉蛋兒,緋傾傾歪頭,然後……

「啾~」快速的在蔣清雙的臉上啾了一口。

然後,原本只是兩頰紅的蔣清雙,蹭的一下,整張臉都燒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緋傾傾暢快的笑了起來。

蔣清雙紅著臉,水汪汪的眼睛瞪了緋傾傾一眼。

不過不知道是因為臉太紅還是其他的,一點殺傷力都沒有。

反而渾身散發著一種讓緋傾傾有想要狠狠欺負的氣息。

所以,緋傾傾果斷的給蔣清雙的另外一邊臉也啾了一個。 所謂撩漢一時爽,不讓碰火葬場!

緋傾傾給蔣清雙左右兩邊的臉都啾了一下后,蔣清雙整個人都變成了蒸熟了一樣,從頭紅到尾。

然後,害羞的蔣清雙果斷的和緋傾傾保持了半米的距離。

緋傾傾靠近蔣清雙,蔣清雙就後退,無奈的緋傾傾,只能往「雙」興嘆。

緋傾傾完全感受到了什麼叫做不作死就不會死。

不過,緋傾傾嘴角一翹,現在蔣清雙可以躲,但是一會兒蔣清雙可就不能躲了。

畢竟,蔣清雙已經答應陪她午睡了啊。

回到天賜院的卧室的時候,蔣清雙可算是把捂著兩邊臉的手給放下來了,雖然臉已經不那麼紅了,不過卻依舊很紅就是了。

「雙兒來陪為妻睡一會兒吧。」 我真是醫神 緋傾傾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攬住了蔣清雙的腰,把人撈進了懷裡,然後攬著往床鋪的地方走。

蔣清雙:「……」

感覺好不容易降溫的臉蛋,又要升溫的節奏。

但是想到之前自己已經答應要陪緋傾傾午睡的,不能言而無信。

所以,蔣清雙乖乖的任由緋傾傾攬著他走向床鋪。

緋傾傾終於再次攬到了自己的小愛人,心滿意足的躺上了床。

躺上床后,蔣清雙又想到了緋傾傾之前想要當著外人親他的事。

然後,蔣清雙扯了扯緋傾傾的袖子。

「怎麼了?!」緋傾傾翻身側躺,面對著蔣清雙,順便抬手給蔣清雙拉了拉被子。

看到緋傾傾這貼心的動作,感覺心裡暖暖的,原本還猶豫的話,直接就說出來了:「妻主以後可不可以不要當著外人的面,做那麼親密的事情啊?!」

這人,一旦感覺被寵愛,就難免會有一點嬌縱。

比如蔣清雙,感覺到緋傾傾對他的好,他也敢明確的表現出他自己的想法了。

「不喜歡我對你親密?!」緋傾傾明知故問。

「啊,當然不是啊!」蔣清雙趕忙擺手。

他只是覺得這樣很難為情罷了。

緋傾傾輕笑,她那裡會不知道啊。

蔣清雙害羞級別,肯定到了十二級。

「那就是喜歡我對你親密了?!」緋傾傾臉上露出有點惡劣的邪氣笑容,盯著蔣清雙,等著他的答案。

「啊!」蔣清雙被緋傾傾這麼盯著,感覺緊張級了,而且緋傾傾的那個問題,這讓人怎麼回答嘛!

爹地,放開我女人 害羞級別十二級的蔣某人臉再次爆紅,然後一拉被子,捂住臉裝鴕鳥!

緋傾傾臉上露出了爽朗的笑容,她家小嬌妻,真是太會害羞了。

此情無處訴相思 不過,她喜歡!

抬手把被被子包住的蔣清雙整個撈進懷裡,緋傾傾閉上了眼睛,真的準備午睡了。

一上午全用來批改奏摺了,下午還得處理太女需要處理的事。

以前總感覺皇子皇上什麼的很好,現在緋傾傾只感覺,一點也不好。

簡直每天忙成狗一樣,到底是哪裡好了?!

不過現在她在這個位置上,就算是為了她的愛人,她也一定會做的好好的。

畢竟,皇位等於五十的氣運值呢,那差不多是蔣清雙幾十年的壽命了。 所以這皇位,她要坐穩,也必須坐穩。

緋傾傾是真的累壞了,所以很快就睡著了。

當個太女,當得比她做明星的時候還忙還累。

以後還不知道要體驗什麼樣的生活,不過,肯定不可能太輕鬆。

但是為了她的小愛人,再苦再累都是可以的。

小白可是說過了,等氣運值攢到一定的數,可以給她的愛人逆天改命的。

她不怕辛苦和累,只要有他,一切都值得。

緋傾傾的呼吸變得均勻綿長,蔣清雙小心的哪來臉上的被子,然後就看到了面前緋傾傾那張白皙俊美的臉。

眼睛閉著,長長的睫毛在下眼瞼投出一片陰影,除此之外,她的眼下還有一些淡淡的青黑。

緋傾傾沒佔用這個身體之前,原身這幾天每天都忙得腳不沾地。

從原劇情中就知道原身很喜歡蔣清雙的,至於為什麼一直沒時間去看蔣清雙,真不是因為不喜,而是因為原身已經忙成了狗。

女皇陛下病倒了,突然被委以重任的原身,剛開始還不能遊刃有餘的處理各種事件,所以也導致了需要用更多的時間去處理。

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會如此的忙碌。

而現在緋傾傾眼底的淡淡青黑,就是原身熬夜處理問題時留下的痕迹。

後來已經淡了很多,不過還是能看得出來。

蔣清雙小心的抬起手,摸了摸緋傾傾的眼睫毛,以及緋傾傾眼下的那一片的青黑。

蔣清雙只感覺有點心疼。

但是他作為一個男子,卻什麼忙也幫不上。

既然幫不上忙,那蔣清雙要做的就是不給緋傾傾添亂。

收回手,蔣清雙整個人縮進緋傾傾懷裡,然後閉上了眼睛。

等蔣清雙再次醒來的時候,緋傾傾人影又沒了。

蔣清雙只感覺之前睡前的雄心壯志一下都沒了。

特別是看到外面的日頭后,蔣清雙只感覺現在別人看他的話,估計能直接在他臉上看到失敗兩個大大的大字。

還在鬱悶呢,小尤進來了。

看到小尤臉上曖昧的笑容,蔣清雙感覺他已經可以很淡定了。

面對小尤的調笑,蔣清雙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應。

任由小尤給他穿好衣服又梳理了頭髮后,蔣清雙才問起了緋傾傾。

「太女什麼時候走的?!」蔣清雙喝了一口茶,問道。

「大概是你們進去後半個時辰就走了。」小尤老實的交代道。

蔣清雙感覺更鬱悶了。

為什麼緋傾傾能那麼早就醒,而他,總是睡那麼久啊!

不過現在也不是糾結那麼多的事了,蔣清雙放下茶杯,對小尤說道:「去吧賬本都拿過來。」

小尤沒動。

「怎麼了?!」蔣清雙斜眼浪看過去。

「公子,怎麼突然想要看賬本啊?」小尤僵硬的轉移話題。

「妻主把管家權給了我,那我自然要做好,不給妻主拖後腿。」蔣清雙解釋了一句。

「可是看賬本和處理太女府內大小事件的事交給了管家了啊。」小尤只好開口解釋道。

他扯謊的技術不行,而且他也不敢騙自己公子,只好把情況直接說了。 「什麼時候的事?!」蔣清雙面色看上去沒什麼反應,平靜的開口問道。

「就是公子你午睡的時候。」小尤老實的說道。

「行了知道了。」蔣清雙點點頭,沒說什麼。

怪緋傾傾收他的權?!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