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隆臉一黑,然後淡淡的說道:「是啊,但是我能斬斷我自己的腿。」

山治頓時明白了索隆的意思,淡淡一笑的說道:「那你還不如砍我的,不然我怕你下不去手。」

索隆對山治挑了挑眉:「沒有腿的你不就成了廢物嗎?」

山治頓時急眼:「你說什麼?綠藻頭!」

索隆毫不客氣的回道:「沒有腿的你沒有用啊,色情河童!」

都這種情況了你們還能吵起來?

你們是多信任我啊?莫索無語

但現在的情況不能再拖了,要不然一會他們就都變成蠟像了。

具象。

一把藍色的騎士劍出現在的左手中,莫索拎著劍就朝著燭台衝去。

「休想!」

Mr.5一聲大吼,拿出一把左輪手槍對準了莫索。

「必殺·火藥星!」

烏索普的彈丸精準的朝著Mr.5飛去,但令烏索普難以置信的是,Mr.5居然一口把火藥星吞了下去,還打了個飽嗝。

Mr.5看著呆住的烏索普露出冷笑:「就先解決你,再去殺了那個莫索!」

「交給你了,烏索普!」莫索朝著燭台奔去。

我感覺我不行啊!

烏索普咽了一口口水,還是硬著頭皮拿起彈弓對準了Mr.5。

「別想!一萬公斤重力!」

那個陰陽女Miss.Valentine上前試圖擋住莫索,可她卻被兩個少女合力給擋住了。

是娜美和薇薇。

「你的對手是我們!」

而莫索此時已經到了燭台前,高舉手中的劍,一道十幾米的巨大光劍從中射出,對著燭台徑直劈了上去。

Excalibur!

錚!

轟鳴聲意料之中的響起,但燭台卻沒有倒下,因為一面白色蠟牆擋在了前面。

莫索看著面前蠟牆的眯了眯眼睛。

這蠟燭的硬度超乎了他的想象,Excalibur居然連他的一半都沒砍斷。

「嘻嘻嘻,放棄掙扎把,你將是我藏品里最完美的作品。」

白色蠟牆融化,Mr.3出現在後面,對著莫索露出油膩的笑。

他頭頂的「3」的頂端莫名燃起了火。

燭台上的路飛盯著他的頭髮,眨了眨眼說道:「大叔,你頭髮著火了啊,本來就沒幾根。」

「無路賽!」

Mr.3對著路飛一聲怒吼,然後轉頭又看向莫索,白色的蠟燭粘液從他手中不斷冒出。

「來吧寶貝,蠟燭雕刻!」

Mr.3對著莫索甩出大量蠟液,蠟液在空中迅速變成各種武器的形狀,朝著莫索飛馳而去。

莫索具象出念動力,一揮手直接將這些武器甩到一邊,再一揮手,許多金色的虛圈出現在他的身後。

無數金色的光劍從虛圈中飛出,如同Mr.3之前對莫索一樣,朝著他刺去。

「蠟燭牆!」

Mr.3見狀在面前用蠟液製造一面牆,將莫索的光劍全部擋住。

「不錯嘛,有點東西。」Mr.3露出高傲的神情,「那就給你看看我的藝術的最高級!蠟燭冠軍杯」

無數的蠟液瞬間包裹了Mr.3,然後迅速化成形狀,形成了一個如同巨大機器人的盔甲包住Mr.3。

他又大喊一聲:「Miss.GoldenWeek,上色!」

一直安靜的待在一旁的那個小女孩拿起了手中的畫筆,甩動畫筆,無數色彩沾染在了機器人盔甲的的身上。

遠處的Mr.5再次將烏索普炸飛,看著傷痕纍纍的烏索普得意的說道。

「你這廢物不用掙扎了,Mr.3的蠟燭冠軍杯可是解決過4200萬貝利的海賊!」

烏索普再次爬起,吐了一口帶血唾沫說道:「哪有什麼的,莫索可是賞金5000萬貝利的海賊!」

Mr.5面容一僵,拿起左輪憤怒的對準烏索普。風煜宸一臉寵溺地看着蘇允朵分析,這眼裏的愛意都快藏不住了,王釗看着,心想實在是有失體統。

「分三步,第一步就是輿論戰,這一步我可以出手,保證三日內必定反轉。」

王釗看她一臉得瑟,便吐槽道:「就你一個女子?如何能將千萬人的輿論掌握一夜之間顛覆?」

「哼,我可是京都娛樂圈的創造者,安插在民間的水軍、輿論傳播場地還少嗎?廢話不多說,你只需要看結果。」

這話堵得王釗沒話說,只是他也很好奇,之前就聽風煜宸他們說過,……

《紈絝醫妃有點狂》第112章讓人心寒 「你撕碎了我的至尊煉丹證,要付出代價的!」

葉飛冷漠的對著燕雲說著。

「冒牌貨,少他媽的裝了,我是煉丹協會的高層,有至尊煉丹師拿證,我怎麼不知道?你能騙的了別人,騙不了我們!」

燕雲大聲的對著葉飛說著。

「明目張胆的用假證,你還真敢啊,你他媽的算個什麼東西?」

王江水也是在一旁附和著,一臉的怒意,葉飛不但搶奪本該屬於他們的煉丹師,還搶奪了陰陽師,陣法師,古武者也大部分跟了葉飛,要是再不阻止下去,葉飛非要成精了不可。

「不管我的證是真是假,在證實之前,你都不應該碎我的證件,打你個多手狗!」

葉飛一腳就踹在了燕雲的肚子上,燕雲整個人都倒飛著,他宛如蛤蟆一般重重的摔在地上,一口胃酸被他吐出來,燕雲帶上的痛苦面具,面部痛苦扭曲著。

「你敢打煉丹協會的高層,你這是跟整個煉丹協會作對。」

「你完了,你攤上事了,你攤上大事了。」

王江水指著葉飛的鼻子大罵著,沒有一句好話。

「去你娘的煉丹協會!」

葉飛一腳又踹在王江水的身上,王江水同樣倒飛而去,和燕雲姿勢一樣的摔在地上,王江水捂著肚子,感覺自己的腎都快被踹出來了,葉飛拍拍鞋子,這兩個煉丹師修為不高,葉飛用的力氣恰到好處,既不能踢死他們,也不能讓他們那麼好受。

「完了,完了,偽造證件,還打煉丹協會的人,這可不是小罪啊。」

「對啊,天城會組織人手懲戒葉飛的,就一個偽造證件,就是十年牢獄大罪啊!」

「還有毆打煉丹協會的人,那整個煉丹協會會擰成一股繩,把葉飛弄死的。」

「離遠點,快快。」

無數人都是倒退著,還有許多人從桌子上拿回自己的簡歷,他們第一時間跟葉飛撇清關係,生怕被葉飛連累到。

「這種人道德敗壞,竟然會偽造證件,這八荒劍八成也是假的。」

「對對對,這麼年輕就知道用這些手段,一定是個陰險的人物,絕對不能夠跟著他。」

「幸好燕雲和王江水大師阻止了我們,不然我們會跟著一個道德敗壞的傢伙的,好險。」

葉飛聽著幾百人竊竊私語,都是指責自己道德敗壞,葉飛深吸一口氣,看來今天不吧假證的事情給解決了,那自己的名聲就毀了,天城的風很快,一點消息就傳遍整個天城,這對葉飛的名聲不利。

以前葉飛可不會在乎什麼名聲,不過現在要建立葉家,那就必須在乎名聲,也有助於自己的子孫後代的後輩生長。

「你竟敢打我?」

「你完了,你徹底完了,打了煉丹協會的高層,那整個煉丹協會都會與你為敵!」

燕雲指著葉飛大聲的說著,他捂著肚子彎著腰,眼神毒辣,宛如一直潛伏的餓狼一半。

「叫人吧,正好也證明一下我的至尊證!」

葉飛倒付著手,對方叫人,也順應了葉飛的心,自己的至尊證不解釋清楚,那自己的名聲就臭了,這裡有幾百人,這很關鍵。

「哼哼,欲擒故縱,你以為你故意裝的這麼淡定,我就真的不會叫人了嗎?」

「可笑,待會煉丹協會的人來了,管你什麼金花一朵兩朵,弄死你!」

燕雲冷笑連連的對著葉飛說著,就這一張假證,就足以讓葉飛在天城扎不住腳,不光是煉丹協會的人不會放過葉飛,就連天城的法制也不會放過葉飛的。

「打電話,讓煉丹協會的人來證實一下,我說是真證,那就是真證!」

葉飛眯著眼睛說著,已經不耐煩了,燕雲竟然還不打電話。

「裝,裝,繼續裝,他媽的,傻叉,我現在就給煉丹協會打電話,你小子可別跑!」

王江水指著葉飛大聲的說著,他把門給關上,然後撥打著電話。

此時那帶著黑色面具的男子,冷目看著現場的一切,他是這場酒宴的舉辦者,一個人如常的在原地站著,不言不語,不動不搖,宛如一根木頭,就那樣在原地看著一切的發生。

「喂,老闆,趕緊來吧,有個人偽造我們煉丹協會的至尊證,還打了我們煉丹協會的人,你趕緊來,這小子猖狂的很,對,桃花酒宴。」

王江水打完電話便是冷笑連連的看著葉飛。

「哼哼,葉飛,你完蛋了,煉丹協會可不是你能夠惹得起的,整個煉丹協會的人脈遍布天城,至尊煉丹師就有兩個,隨便一聲令下,你就沒有辦法在天城站穩腳跟!」

「葉飛,給我跪下,然後舔我的鞋子,我可以不讓煉丹協會對你怎麼樣,至於你偽造證件的事情,天城律法會懲戒你的,那我可管不著。」

「你要是不跪下,今天呢,你就斷兩隻手回去坐牢吧。」

王江水冷笑連連的對著葉飛說著,一臉的張狂。

「好啊,既然打電話了,我也就等等,看看我的至尊證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現在你求我還來得及,不求我的話,黃金萬兩奉上,我才原諒你。」

此時葉飛坐在酒桌上,他為自己倒下一杯桃花釀,悠哉悠哉的喝著,煉丹協會的人到來,對葉飛有好處,既然是煉丹協會頒發的證件,那他們就可以證實真假,自己的名聲也得以清白。

「裝你娘的個嘚,還裝呢?待會我煉丹協會的人都來了,弄死你跟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就連四大家族都會讓煉丹協會三分,你算個什麼東西?」

燕雲冷漠的對著葉飛說著,他站在門口防止葉飛逃跑,他的手在背後捏著一枚手雷,這顆手雷可是經過陣法加持過的,雖然無法殺死葉飛,但是出其不意也會傷到他。

「待會煉丹協會的人來了就知道了,你們現在少在我面前囂張,會後悔。」

葉飛臉上帶著笑意,然後仰頭把一杯桃花釀給喝乾凈,他十分淡然。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