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娘說罷,和李道道木魚和尚二人對視一眼,三人眼裏都有着深深的無奈。他們不想走,但又不得不走……

三人彼此點了點頭。三人身上的氣息退去。

“我們等你回來。”李道道看着離。眼睛眨也不眨,似乎一眨眼,眼前的人兒便會消失一般。

“嗯。”離點了點頭。

“一定要回來。”木魚和尚囑咐道。

“一定!”離堅定點頭。但眼眶卻不爭氣的溼潤了。

“苗苗,我們走。”紅娘對着陳苗苗道。

然而陳苗苗卻倔強的搖了搖頭。

“相信我。”離望着陳苗苗,堅定道。

陳苗苗眼眶溼潤了,一字一句道:“我相信離大哥,我一直都相信。但這一次,我只想陪伴在離大哥的身邊。”

“苗苗聽話。”離微微笑着,“我不會有事的。”

與陳苗苗說話的同時,離目光望向李道道,向李道道點了點頭,傳音給李道道道:“拜託了。”說罷,離給李道道打了一個眼神,目光轉向陳苗苗。

李道道領會離的意思,身形如電,霎時間出現在陳苗苗身後,一掌從後背將陳苗苗打暈。抱起陳苗苗,李道道道:“保重!”

保重!兩個簡單,而又沉重!

說罷,木魚和尚抱起地上的雨霏霏,三人幾個起落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直到李道道幾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夜色中,老妖道:“我已經放他們走了,你也該兌現你的承諾了。”

“再等等。”離望着李道道等人消失的方向。

“你不相信我?”老妖饒有興致的盯着離。

離搖了搖頭,道:“你值得我相信?”

老妖只是淡淡一笑,卻也沒有反駁。又過了許久,老妖道:“他們已經走遠了。”

“那我們也該有個了斷了。”離神色一變,砰砰砰,連續幾聲脆響,原本纏繞着他雙腿的藤蔓盡皆崩碎。離腳尖點地,身形飛退,在十丈外與老妖遙遙對峙。

老妖似乎早就預料到了離會來這麼一處,所以也不驚訝,反而異常平靜,笑道:“你這又是何必呢?我要殺了你,易如反掌。”

離冷哼一聲道:“我明白。論道行,我和你相差太遠。但並不意味着,我就要任你宰割。”

“你還有其他的選擇嗎?”老妖戲謔的看着離。

離搖了搖頭,沒有答話。

老妖說得一點也沒有錯,他的確沒有選擇的餘地。老妖要殺他,甚至不用動手。


“我完全能從殺了你,然後從你身上拿走封印之書,可是我沒有那麼做,你知道爲什麼嗎?”老妖道。

“不知道。”離聲音很冷,“我也不想知道。”

“我看未必。”老妖呵呵笑了起來,“其實理由非常簡單,我也想看看,能把蒼打成那個樣子的年輕人,到底已經強悍到什麼地步了呢。”

“來吧,我不動手,讓我看看你到底能強到什麼地步。”老妖悠然自在的立在那裏,已經做好了迎戰的準備。


離冷哼一聲。他絲毫不覺得老妖不動手是對他的輕蔑,他完全有理由相信,老妖即便不動手,他也難以應付。

畢竟,老妖已經達到了天隱境界。而他,不過剛剛突破九隱境界而已。

指天劍往前一橫,精神力與劍魂溝通,霎時間,熾熱的火精自指天劍噴薄而出。指天劍,以及離全身上下瞬間被熾熱的火焰包裹。

騰騰的火焰如不滅的鬥志,熊熊燃燒。

離整個人的氣質頓時大變,如果方纔離給老妖的感覺是九隱初期境界的話。那麼火焰騰起之後,他給老妖的感覺,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竟然有九隱境界巔峯時期的威勢!

老妖不覺也警惕了幾分,畢竟他曾經見過在蒼在這火精之下的悲慘遭遇。一旦沾上火精,幾乎沒有撲滅的可能。蒼,不就是因此而自斷一手臂嗎?

“地火精華……嗯,想不到,指天劍已經有了這等變化。這等威勢,恐怕與誅仙四劍想比,也差不了多少了吧。”指天劍所展現出來的威勢多少讓老妖有些驚訝。指天劍本就是十大神劍之一,更何況現在,指天劍還擁有了火精凝聚而成的劍魂。

“人劍合一……雖然已經和劍魂溝通,但自身境界不到,人劍合一畢竟有些勉強。”老妖一眼便看出了離和指天劍之間的端倪。以他的見識,很容易想到是因爲人劍合一,眼前這年輕人氣息纔有瞭如此大的變化。

除了人劍合一,還有另外的原因嗎?老妖想不出來。

老妖能如此毫無偏差的將離看破,也是讓離心中咯噔一跳。神色微變,但很快又恢復了凌厲,不再多言,喝道:“看劍!”

話音剛落,指天劍猛地劈頭斬下,一條長長的火龍從指天劍中奔騰而出,在空中盤旋一圈,發出一聲嘹亮的龍吟,然後身形一轉,猛地往老妖激飛而去。

龍戰於野!

這正是離在豐都鬼城古戰場所領悟的技能。


離自身修煉了龍族法訣,加之指天劍劍魂之中蘊含着無上火精,二者配合,自然便有了這等狂暴的技能。

龍戰於野,所向披靡!

火龍所過之處,大地被烈焰燒出一條深深的黑色溝壑。明亮的火光照亮夜空。

老妖只覺一條一股無比熾熱,足以毀滅一切的氣息撲面而來,即便已經達到了天隱境界的他,也不禁皺了皺眉頭。

不過他也並不慌張。面對來勢洶洶的火龍,老妖倒也講誠信,他並沒有動手。而是口中唸了幾句咒語,無邊的藤蔓從地下蔓延生長開來。不一會兒,便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囚籠,嚴嚴實實,沒有一絲縫隙的將老妖籠罩在了其中。

轟!

幾乎在囚籠形成的瞬間,那火龍便氣勢洶洶的撲到,直接引燃了那堅固而嚴密的囚籠。幾乎只在瞬間,那厚實的囚籠便化作了灰燼。

灰燼落地,卻不見老妖的身影。

就這麼輕而易舉燒死了老妖嗎?

這個念頭只在離腦袋裏停留了片刻,便被他給否定掉了。

老妖是什麼人,可是達到了天隱境界的高手,怎麼可能就這麼死去?

果不其然,火龍在夜空中盤旋一週消失隻手,老妖原本站立的地方,土層突然破開,一連串的破土之聲響起,老妖緩緩從破碎的土層間站了出來。

“有點意思。”老妖乾枯的面頰上帶着魔鬼般的笑容,“輕易破去我的第一層防禦,如果不是使用了土遁之術,將自己藏在了地面之下,恐怕還真要在你這火龍之下吃了苦頭。”

老妖說話間,竟然對離有了幾分讚賞。


老妖的話不能說全是假話。如果老妖不反抗,不躲避,離的確有把我用火精將老妖活活燒死。但那也只是侷限於老妖不反抗,不躲避的情況下。

可是誰又能傻到不躲不避呢?

如果不是老妖有意不出手,恐怕離連凝聚出火龍的時間都沒有,跟別說傷到老妖了。

“這種程度,還不夠。”老妖淡淡道。

還不夠嗎?

離冷哼一聲,心中卻有幾分苦澀。龍戰於野,雖然不是他最強悍的技能,但其威力,絕對不容小覷。這樣的攻擊不但沒有傷害到老妖,甚至連燒焦老妖的衣角衣衫也沒有做到。

離雖然對天隱境界的強悍有了一定程度的預估,但卻沒有想到,會強悍到如此地步。

既然這樣,那麼,就只有使出殺手鐗了!

“小心了。接下來我會用盡全力!”離提醒老妖。說實話,他提醒老妖並不是因爲他是一個爛好人,而是他不想佔了老妖的便宜。

佔老妖的便宜?也許你會反駁這樣的說法。老妖可是天隱境界的高手,離怎麼可能佔到老妖的便宜呢?

的確,按理說老妖在實力上有着絕對的優勢,離不可能佔到老妖的便宜。但別忘了,老妖有承諾在先,不會出手。這樣即使離打敗了老妖,他也會覺得自己勝之不武。

既然如此,何不提醒老妖呢?

他寧願堂堂正正的戰死,也不願用卑鄙的手段獲勝!

女總裁的痞子保鏢 ,並沒有做出過多的表示,只是淡淡盯着離,傳遞出動手吧的眼神。

離自然不會客氣,手中結出一個奇怪的法印。

“以吾之身,化爲神龍。”低低誦唱着,離的身體漸漸發生了變化。

身體上騰騰燃燒的火精更加旺盛了幾分,頭髮根根倒立,肌肉爆炸性的膨脹起來,撐破衣衫,露出矯健的身體,如岩石一般強壯的肌肉。

然而這只是開始。肌肉誇張隆起之後,離全身上下的骨骼噼裏啪啦作響,好像所有的骨骼都破碎了一般,整個人都開始變得扭曲起來。身體似乎被拉長了,身高陡然長高了幾分。

與此同時,金光燦燦的堅硬鱗片從頭部開始,如鎧甲一般,浮現在離的體表,嚴嚴實實的覆蓋着離的每一寸肌膚。

吼!

一聲似乎是龍吟的長嘯之聲從離的口中發出,震徹天地。

“化龍?竟然是……”見到離身上所發生的變化,老妖也是驚呆了,心道,這小子是怪物嗎?他怎麼能夠化龍?

難道……老妖突然有一個大膽的猜測。即離是龍族之人。然而很快,老妖又否定了這個猜測。因爲如果離真是一條龍,何不直接變成一條真龍?完全沒有必要變成一個龍不龍,人不人的結合體?

老妖有哪裏知道離不光修煉了龍族祕法,而且還在不久前煉化了一具龍骨。

離現在能化龍,莫不是受了那具龍骨的好處。

龍骨煉化之處,離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擁有這樣的能力。直到又一次,他無意中從睡夢中醒來,竟然發現自己全身上下都佈滿了龍鱗。

那時候他非常驚慌,不明所以,但仔細思索過後,離也有了一番猜測。他嘗試着運轉龍族法訣控制體表的龍鱗,讓他沒想到的是,竟然這能控制龍鱗的出現與消失。

除此之外,離還有另外一個發現。

即化龍之後,他自身的力量似乎也會幾何倍數的增長。尤其是化龍之時,身體後充滿一股狂暴而又霸道的力量,每次都給離一種可以毀滅天地的感覺。

一直以來,離都沒有將自己可以化龍之事告訴任何人。一來是因爲這實在太驚世駭俗,而來,他還沒有完全悟透這其中的奧妙。

如今面對比自己強悍太多的老妖,離不得不化爲神龍。

如此方能如老妖一戰!

吼!

離又是一聲長嘯,一條火線從嘴中噴出,整個人散發出毀滅天地的氣息。這種氣息讓老妖也不由一震。

那竟然是,天隱境界才該有的氣息…… 化爲半龍半人的離,就像一尊戰神。

渾身上下金燦燦的龍鱗,在騰起的火精照耀下,金光閃閃,甚是威武。

磅礴的氣息從離的身上釋放出來,一股無上的威嚴蔓延至十里之外。彷彿在這方圓十里的範圍內,他就是王者,他就是主宰。來自龍族的威嚴即使是老妖,也要爲此感到震顫!

人、神、妖、龍四個種族之中,神和龍,向來都被認爲是上位種族。龍族和神族,無論在修煉天分,和身體強度方面,都要遠遠勝過人類和妖族。和妖族比起來,人類又有諸多劣勢,所以,人類,在四大種族中,屬於最爲弱勢的種族。

自然而然的,人類龍族或者神族的時候,都會不由自主的產生敬畏之情。老妖雖不是人類,但他所屬的妖族也同人類一樣,是屬於下位種族。

故而,當離爆發出龍族氣息的時候,老妖也要爲此感到戰慄!

“他到底是什麼來歷?”

離以人類之身,化身神龍,並且散發出龍族特有的威懾氣息,這實在太讓老妖感到震撼了!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這個曾經在蒼身邊效力十多年的年輕人,竟然擁有着這樣的能力。

現在想想,老妖倒是覺得上次在雪域,蒼敗得並不冤枉,因爲即便是他,從離的身上,也嗅到了危險的氣息。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