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血能量和骨源質異種同源,它不能直接轉化成骨源質,但被噬骨吸收后,能促進噬骨產生骨源質。

用精神力探查一圈后,羅格確定靜室中沒有攝像頭。

不一會兒,工作人員就送來了兩瓶鮮紅的精血能量。

之後,羅格直接將精血能量倒入掌心的噬骨中,緊跟著在羅格的控制下,噬骨中開始產生骨源質能量。

……

羅格本體沒有使用精血能量,除非他是像隆多那樣不到1%的特殊個體,不然精血能量和維持他身體的其它能量沒什麼區別,羅格的身體在他自己長時間微調下,已經接近人體的最健康狀態(健康和體質極限狀態不同)。

而且身體產生精血能量,對現階段的羅格來說,並不一定是好事。

…….. 二掌柜自然明白三掌柜的意思,低聲吩咐道:「老三,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如今之計,先保住小命要緊,錢財乃身外之物,只要人沒事,日後自然有機會賺回來,你且不要說話,一切看二哥的眼色行事便是!」

三掌柜聞言,自然知道二掌柜說的有道理,心中黯然,只好默默地退到了一邊,不再多說,心中卻是充滿了怨毒,六個億啊,攤到自己的頭上一半,也要三個億啊,三個億啊,自己這半輩子坑蒙拐騙,甚至加上燒殺搶掠,害了半輩子人,才攢了幾個億啊,這一下子卻是就去了大半,簡直是在割自己身上的肉啊,不對,寧願被割去十斤肉,也不願意喪失這些錢啊,畢竟自己體重二百斤,十斤肉也不算什麼!

那邊吳賴卻是看到了三掌柜眸子中隱隱閃現的怨毒神色,心中一動,卻是似乎猜到了三掌柜的想法,開口哂笑道:「怎麼?小爺我怎麼看三掌柜貌似有些不滿意啊?莫非不願意出這些錢,這好說啊,三掌柜的身份貴重,這身上的肉自然也值錢,只要三掌柜捨得割去十斤肉,可以免去三個億,三掌柜意下如何啊?」

三掌柜聽得嚇得是魂飛魄散,以為吳賴能夠探知自己心中的想法,嚇得往二掌柜身後躲了躲,口中卻是嘟囔著說道:「如果你說話算數,這個事情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吳賴何等耳力,聞言不由哈哈大笑道:「哈哈,三掌柜果然是個有趣的人,那好,既然三掌柜願意用肉換錢,那小爺看三掌柜的那顆大頭差不多正好十斤,就割下來換錢吧!」

三掌柜聞言,頓時打了一個寒戰,縮了縮脖子,不敢再說話了,二掌柜回頭狠狠地瞪了一眼三掌柜,口中低聲呵斥道:「說了不讓你亂說話了,再說我只怕也保不住你了!」

三掌柜這下子乖乖地點了點頭,將那厚嘴唇抿的緊緊的,不敢再吭聲了!

而二掌柜則是從懷裡取出支票簿,刷刷地在上面寫好了數字,便撕了下來,隨手叫過來一名雇傭兵,示意這名雇傭兵將支票送過去。

那名倒霉的雇傭兵很明顯有些膽怯,可是又不敢違逆二掌柜的意思,只好接過支票,膽戰心驚地朝著吳賴走了過去,走到吳賴的身前之時,一顆心已然是嚇得要跳出來似的!

吳賴卻是哪裡會為難他,笑吟吟地接過支票,看了一眼,沒有問題,便伸手一把抓住了那名雇傭兵的手腕。

那名雇傭兵以為吳賴要對自己出手,嚇得是肝膽欲裂,也不敢反抗,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腕,卻是感覺自己的手腕竟然似乎是被鐵圈箍住了一般,根本動不了絲毫,口中急忙討饒道:「饒命啊,我們只是受命而來,並不是有意要和你作對!」

吳賴微微一笑道:「不要害怕,看在你過來給我送支票的份上,我給你將手腕治好了!」

原來剛才吳賴奪槍的時候,用靈力將所有雇傭兵持槍的那隻手的手腕刺傷了,如今吳賴正是用靈力將這位雇傭兵的手腕順手給治好了!

吳賴說著,便鬆開了手,那位雇傭兵抽回手腕,果然發現剛才還刺痛不已的手腕竟然真的沒事了,不由深深地朝吳賴鞠了一躬,在所有雇傭兵羨慕的眼光中,轉身跑回了自己的隊伍中。

而二掌柜則是朝著吳賴一拱手,接著說道:「小兄弟,這第二個條件我們也答應了,小兄弟若是消了氣的話,就請小兄弟移駕,離開漱玉坊吧!」

吳賴卻是微微一搖頭,口中淡淡地說道:「嘿嘿,二掌柜,兩個條件怎麼能夠呢?這還有第三個條件!二掌柜要不要聽啊?」

二掌柜聞言,心中不由「咯噔」一聲,不知道吳賴又要出什麼幺蛾子,可是事到如今,卻也由不得二掌柜了,只好點了點頭說道:「那好吧,就請小兄弟提第三個條件吧!」

對於現在的二掌柜來說,只要能保住性命,一切就都好說,畢竟他們背後還有一個勢力通天的大掌柜,一切都還可以重新來過,甚至大掌柜還會為自己二人找回場子呢!

而那些雇傭兵也一個個興奮起來,他們盼望著吳賴再勒索點兒自己首領什麼東西,然後自己搶著送過去,那自己手腕的傷說不定就被對方順手治好了呢!

二掌柜見自己手下那一個個躍躍欲試的架勢,心中不由哀嘆不已,不過也不敢出言呵斥,只能是暗暗放在心中,等這件事過去,再慢慢算后賬了!

吳賴卻是沉吟了一下,出言說道:「二掌柜,我這個人是很厚道的,所以這第三個條件很簡單,不要你們的東西,也不要你們的錢,只要你們配合小爺,按照小爺的吩咐照做便是了!」

三掌柜聞言,終於鬆了一口氣,只要不要自己的東西和金錢,那剩下的就好說多了,反倒是二掌柜卻是大大地吃了一驚,他可是領教了這個小子的難纏,對方越是什麼也不要,那說明下一個條件還不一定要多刁鑽呢!

「小兄弟請講,你現在也看出來了,我們漱玉坊是誠心要向小兄弟你道歉的,還請小兄弟能夠真的原諒我們兄弟,我們以後真的不敢再冒犯小兄弟了!」二掌柜拱了拱手,很是誠懇地說道,當然,至於心中如何想的,那二掌柜就不能宣之口中了!

吳賴點了點頭說道:「嗯,沖著二掌柜的態度,那這第三個條件的難度就降低一下吧,這樣吧,只要你們叫出你們的大掌柜,三個掌柜一起跪在小爺我的面前,叫上三聲『小爺爺,我們以後再也不敢了』,然後小爺我就走人,也再沒有別的條件了,你們看,小爺我果然很厚道吧?」

二掌柜聽完,頓時便在心裡罵開了:「厚道,你厚道你妹呢厚道,你小子如果算是厚道的話,我們漱玉坊三個掌柜簡直就是大好人了!」

三掌柜見二掌柜的臉上似乎有些難色,卻是有些不解,這個條件對於三掌柜來說的話,根本就不是什麼問題,要知道自己在二掌柜來之前,便已經在這個小子面前下跪了,至於再叫上幾聲「小爺爺」,那也實在是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這個……二哥,這個條件果然不難,咱們就答應了他吧,趕緊將這小子送走才是正道!」三掌柜趴在二掌柜的耳邊悄聲地說道。

二掌柜卻是狠狠地瞪了一眼三掌柜,心中那個惱怒都別提了,這個老三,以前怎麼就沒發現這麼笨呢,這件事情結束之後,這個老三看來也不能重用了,實在是個廢物啊!

二掌柜聽吳賴的這第三個條件之後,心中便開始了嘀咕,他的性格不像三掌柜,讓他軟語相求自然問題不大,但是要是讓自己跪倒在地上,叫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爺爺」,這卻是讓軍人出身的二掌柜難以辦到,還有就是一旦下跪了的話,對著這麼多自己的手下,以後還怎麼帶著這一群桀驁不馴的雇傭兵上戰場啊,而且還有更難辦到的是,竟然還要自己找出大掌柜的,大掌柜的,怎可能給人下跪呢!

三掌柜卻是沒有領會二掌柜的意思,繼續扯著二掌柜的衣角,意思很明顯,趕緊跪他一下算了,剛才二哥不是還說了嗎?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就跪一下而已,又不少肉,又不少錢的,沒什麼大不了的啊!

二掌柜實在是忍不住了,低聲呵斥道:「老三,你忘了,人家說的不是我們兩個,還要加上老大,你認為老大是能跪下的人嗎?」

那三掌柜這才反應過來,想起自家老大的恐怖,竟然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戰,低聲問道:「那二哥我們怎麼辦?難道要通知大哥不成?」

「通知大哥?你認為今天的事情辦成這個樣子,大哥會輕易饒了我們嗎?」二掌柜沒好氣地說道。

三掌柜頓時啞然,卻是突然轉向吳賴跪倒在地上說道:「小爺爺,我跪,我和二哥都能跪下,我們大掌柜的現在就不在西秦省,根本就趕不來,而且冒犯小爺爺你的主要是我們兩個人,我們兩個人給你跪下就行了吧?」

吳賴卻是早就聽到了兩人暗中的對話,自然清楚,這個漱玉坊的大掌柜一定更是一個無比恐怖的人,竟然讓這兩位掌柜都不敢通知,心中好奇之意更甚,自然想要領教領教,哪裡會輕易答應,冷冷地說道:「三掌柜,你和二掌柜兩個人可是不行啊,無論你們的那位大掌柜在哪裡,都要給我把他叫來,三個人一起跪,少一個人都不行!」

二掌柜也不想跪,這邊出聲了:「小兄弟,拿走所有的玉石,還有六億現金,無論我們剛才怎麼冒犯了你,應該也補償過來了,這第三個條件就免了吧,給彼此留些餘地不好嗎?以後只要小兄弟來到西秦省,就是我們漱玉坊最尊貴的客人,小兄弟你看可好?」 吸收完兩瓶精血能量之後,羅格心中估了一下,大概已經恢復到巔峰時六成的骨源質能量。

骨源質是羅格控制骨刺裝甲的能量,也是噬骨成長的能量,但這個精血能量的質量不夠高,無法使噬骨像之前那樣快速蛻變,只能水磨豆腐一般以量變引起質變。

「叮!」

「再給我拿三瓶精血能量過來。」羅格按下房間中的呼機道。

「馬上給您送到。」

幾分鐘后,敲門聲響起。

「進來。」

一個工作人員托著三瓶精血藥劑進來。

工作人員放下精血藥劑后離開,羅格繼續吸收著精血能量。

實際上,羅格儲備骨源質的上限至少比現在要高十倍以上,也就是說骨刺裝甲的能量從來都沒補滿過。

大部分骨源質都是儲備在骨刺裝甲中,儲存在他骨骼中的屬於備用能量。只是直接用積分購買精血能量來轉化骨源質的話,並不划算。羅格現在補充的能量是為了應付接下來的戰鬥,至於真正將骨刺裝甲的能量充滿,還是等日後他自己去處理異常事件更為實際。

吸收完三瓶精血能量之後,羅格站起身來,離開了靜室。現在,他身體中的能量比巔峰時期更加充盈。

….

「羅格先生。」櫃檯接待員微笑說道。

「如果我想要兌換魔法術式或著引導術,是怎樣交易的?」羅格問道。

「魔法術式、引導術、呼吸法等一切超凡知識,都只能在這裡學習,不能帶走。」

「大廈二十樓以上就是賓客房,可以長時間留下學習。」

「一旦兌換,您有一百次學習的機會,每次二十四小時。」櫃檯接待員耐心的解釋道。

「這樣的嗎…」羅格思考著。

「好,給我定一間房間。」羅格點點頭,道:「再給我準備一瓶精血能量,帶走。」

說完,羅格就直接走開。

「蘭德爾…」羅格坐在蘭德爾旁邊的沙發上。

「你接下來什麼打算?」羅格問道。

「當然是繼續調查血族…」蘭德爾抬眼看了看羅格,淡淡的說道。

「我知道,我是問你下一步的行動?」

「….血族另外兩個據點應該已經被特察局的人端了,我想去找血獵組織,看他們有沒有什麼消息…你..不去了嗎?」蘭德爾看出羅格的心思。

「對。我打算在這裡避避風頭。」羅格說道。

「我估計血族已經盯上我們了。」

「特別是我…」羅格心中補充道。他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詛咒』會不會被發現——雖然他自己看不出什麼異常。但如果被發現的話,可以預見血族肯定會想盡辦法搞死他。

而且他也需要一段時間研究一下這『詛咒』作用,最好能研究出原理,順便在等特察局一個回應!

在外面,搞死他的辦法實在太多了。羅格抗不了子彈,也頂不住手雷、炸彈,血族手下的炮灰血奴不知有多少,就給他來個最簡單的人肉炸彈,他又保證一定能提前發現嗎?

「特察局的人主動找到我幫他們審訊一個犯人。」羅格嚴肅的說道。

「審訊的內容我不能說,但我可以告訴你,特察局可能很快就會對血族採取全面行動,而血族也必然會瘋狂的反抗。」

「而當前,個體的力量其實遠遠比不過科技…我們其實也還差得遠。」

「誰也不知道陷入絕境的血族,會做出什麼瘋狂的舉動!」

蘭德爾點點頭,沒有回應,只是站起身來說道:「那我先走了。」

「嗯。」羅格平靜的點點頭。

…..

「羅格先生,這是您要的精血能量藥劑。」

「嗯,結賬吧。」羅格拿起藥劑說道。

「好的,一共六瓶精血能量藥劑,每瓶200積分,您擁有九折優惠,一共1080積分。」

「沒問題的話,請您在這裡簽個字。」接待員遞過一張簽單。

簽過字后。

「我們的工作人員會帶您去您的房間。」

「好。」

…….

電梯中。

網游之西游道圣 「羅格先生,您的房間在二十五樓,這是您的房卡,這張卡也代表您的身份,請一定隨身攜帶。」

「好。」羅格淡淡道。

政府的賓客房,其實和酒店差不多,確定沒有監視器后,羅格首先打開箱子,把桑德和伊拉放出來。

這時候,時間已經是凌晨三點多,羅格站在落地窗前俯視下去,城市中仍還是一片燈火通明,這是一片不夜城。

他的目光所至 在他身後,四隻倀鬼出現,仰望天空,吸收著月華能量。另外兩隻新增的倀鬼,是羅格幹掉的兩個血奴變成的,四隻倀鬼,就是羅格當前控制的上限。

隨後,羅格拿著一個墊子,就在窗邊盤坐下來。

羅格沒有修鍊凝神咒,也沒有修鍊冥想法。他確實是在冥想,但用的卻是他前世學習冥想技巧。

世間的喧囂、渾濁,彷彿在慢慢遠離他。

羅格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平靜下來好好冥想了,自從獲得冥想法后,他都是儘可能用冥想法代替睡覺。

靜靜的,羅格連時間的感知都模糊了。

…..

突的!羅格的眉頭緊緊皺起,兩手握拳,身體緊繃著。

「唔!」在羅格睜眼的瞬間,瞳孔中的血光一閃而逝。羅格緊咬著牙,似乎在剋制,在承受著什麼。

紅樓多嬌 「呼。」好半響,羅格才鬆了口氣。

「這就是詛咒嗎?」羅格淡淡說道,就在剛才,他平靜冥想的時候,心中突然升起一股無名的殺戮慾望,那是一種奇怪的感覺,他渴望割開皮肉,想要看到鮮血濺射的場景,想要飲一口那血管中噴涌而出的鮮血——這絕對不是他自己的情緒。

如果說羅格的精神空間是一片湖泊,那『詛咒』就像是一個『水怪』,平時隱藏在湖面下,而有些時候,它又會攪動平靜的湖面,製造或大或小的水花,激起一層層波紋。

而羅格卻沒有解決的辦法,因為它是不存在的『水怪』。

詛咒發作的時候其實還沒有羅格『心魔』發作嚴重,至少剛才那次是這樣的。

關鍵是,羅格能控制『心魔』發作的時間,他能在心魔前找一個安全的地方,靜靜度過心魔發作。

但他控制不了『詛咒』發作的時間。

如果在戰鬥中『嗜血詛咒』發作了,那極有可能是致命的!

…….. 「哈哈,漱玉坊?最尊貴的客人?今天這第三個條件你們若是完不成的話,難道過了今天,漱玉坊還能存在不成?」吳賴仰天哈哈狂笑道,話語中的意思很明顯,若是第三個條件不滿足的話,他要將這個漱玉坊就地抹平!

那二掌柜聞言,頓時大吃一驚,臉上浮現出一絲狠戾的神色,將腰挺直,剛才臉上的諂媚之色也收之一空,冷冷地問道:「這位小兄弟,你莫非真的要我們大掌柜出來給你下跪磕頭,還要叫你小爺爺不成?」

「正是,莫非你不滿意?」吳賴冷冷地回答道,心中已然明白,這個大掌柜估計也不是什麼凡俗之輩,不過,吳賴並不畏懼,反倒隱隱有些興奮,他從恆山紫霞觀下山之後,還沒有遇到一個像樣的對手,如今有希望遇到一個像樣的對手,自然是有些興奮!

二掌柜卻是臉上沒有絲毫的懼色,而是冷哼一聲道:「哼!小兄弟,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我們老大可是不比我和老三,你若是執意要引出老大,只怕後果不是你能承擔下來的,還是見好就收,現在離開便是,不然的話,只怕你小命也難保了!」

吳賴聞言,哂笑道:「嘿嘿,既然如此,那我倒也看看你們這位老大到底是何方神聖,而且你和那位老三想必早已恨我入骨,就不必做出這副假惺惺為我著想的樣子,還是將你們老大叫出來,正好為你們報仇啊!」

「這……咳咳……」那二掌柜聞言,卻是露出了一絲猶豫的神色,轉首看三掌柜,卻見三掌柜的臉上也是有些恐懼的神色。

「老二,實在不行就將老大叫出來吧,雖然一定會嚴懲我們,但是總比這樣被這個小子欺負要好啊!」三掌柜終於將心一橫,咬牙切齒地說道。

二掌柜卻是轉首對吳賴說道:「小兄弟,看你的身手如此不凡,想必也不是普通的凡俗之輩,那我告訴你一個組織,你想必知道!」

「呃?什麼組織,不妨說說!」吳賴心中隱隱感覺到什麼似得,出言問道。

二掌柜一字一頓地說道:「龍……組!小兄弟想必知道這龍組的大名吧,實話告訴你,我大哥便是龍組中的人,你應該知道惹上龍組是什麼樣的後果吧?」

「龍組?」吳賴不由微微一愣,這還真是巧啊,自己可是北方巡察使,這西秦省也是屬於自己的管轄範圍,這卻是有點意思了,而且難怪這漱玉坊有這麼大的實力,竟然有龍組撐腰!

二掌柜卻是以為被吳賴嚇住了,不由微微一笑道:「怎麼樣?小兄弟,見好就收吧!龍組不是你能夠惹得起的,前兩個條件我們既然答應了,也絕對不會反悔,現在就請離開漱玉坊吧,不然的話,惹出大哥的話,可是就難以收場了!」

天賜一品 吳賴卻是大大咧咧地坐在了椅子上,再一次將二郎腿翹起來,施施然地靠在椅背上,淡淡地笑道:「那好吧,既然你們有這麼厲害的大哥,那我更要見識見識了,什麼龍組的成員,我還沒見識過呢!」

「你……你莫非要找死不成?」二掌柜聞言又驚又怒,對方剛才的表現很明顯是聽說過龍組的名字,但是看那樣子,卻是一副不將龍組放在眼中的樣子,心中更加的狐疑起來,要知道這華夏國中能夠將龍組不放在眼中的人不多啊!

吳賴卻是淡淡地笑道:「呵呵,好啊,你就當我是找死吧,速速將你們那位厲害的大哥叫來吧,我還真想看看這龍組成員到底是什麼三頭六臂呢?」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