竇方剛重重地點了點頭,道:「既然是義診,當然是不要錢的。」

有便宜不佔是王八蛋,喬老太眉開眼笑,「那就謝謝竇大夫了。」

竇方剛為了這次義診,帶來了不少常備的藥物,都是他自己特製的配方,「我先給你貼一副,回去之後,記得定時更換。」

「那就麻煩你了。」喬老太欣喜地說道。

貼膏藥也就技巧。平常人就是隨便地貼在痛處,老中醫會根據痛處周圍的氣血脈絡,先進行按摩,然後再給她貼上膏藥。

等竇方剛貼好之後,喬老太就發現頸椎處,傳來一陣熱浪,渾身上下熱氣猛躥,不少原本覺得淤塞的地方,瞬間就被打通了。

這是「一竅通,百竅暢」的現象。

喬老太伸了個懶腰,原本胳膊很難向上拉升,現在卻是輕而易舉地能上舉,與耳側平行,效果真的很明顯。

「那我在藥王堂配的這些葯呢?」喬老太內心的天平已經開始動搖,她意識到自己是被端木雄給坑了。

「活血熟絡湯,對治療頸椎病的確有不錯的效果,但服用的時間比較長,建議你配合膏藥使用,不出意外,一周左右,你的頸椎病就可以緩解,到時候停葯便可以了。」竇方剛耐心地解釋道。

如果竇方剛惡意攻擊端木雄,喬老太或許會生疑,但竇方剛說的話很客觀,並沒有攻擊端木雄,而是站在病人的立場上給出合理的建議。

「謝謝!」喬老太心情不錯,畢竟從竇方剛口中得知,自己的病情沒有那麼嚴重,至於剛才在藥王堂買了兩千八百元的中藥,就當是花錢買個教訓。

不過,走到三味堂大廳,喬老太稍微了解了一下,心裡開始不平衡。

三味堂這邊拿葯的人很少,大部分人都是沖著義診而來,竇方剛基本是當場就用中醫辦法,直接給出治療方案,現場就能看到實際效果。至於配藥,也只是配一些最簡單的,總價不會超過兩百元。

喬老太越想越生氣,終於意識到自己是被端木雄給坑了。

葯是沒法退了,不過喬老太不肯輕易善罷甘休,她就像王鐵樹那樣,站在藥王堂不遠處,攔住了準備想要去藥王堂的顧客,直接說出了自己遇到的情況。

顧客一聽說,藥王堂的義診是個幌子,其實是變相地讓人買貴葯,自然扭頭便往三味堂那邊去找竇方剛免費看病了。

三人成虎,消息隨風擴散。

中午停診兩個小時,酒足飯飽后,還小睡半小時的端木雄,發現來找自己看病的顧客越來越少,而三味堂那邊相反,卻再次排起了長龍。 「竇老,他已經連續接診五六個小時,午飯跟我們一樣吃了盒飯,他是不是要休息一下?」蔡妍擔心地問道,想讓蘇韜去勸竇方剛休息片刻。

「放心吧,竇老現在狀態正佳。」蘇韜看了一眼竇方剛,他氣色紅潤,眼神清亮,談吐渾成,這是身體處於興奮的表現。

蔡妍見蘇韜說沒事,也就放心,蘇韜也是一個醫生,如果瞧出竇方剛比較疲憊,肯定能瞧出端倪。她感慨道:「今天多虧有竇老在,不利的局面完全因為他扭轉。」

蘇韜點了點頭,今天的主角肯定是竇方剛,自己也跟竇方剛學了不少,論眼力,宋思辰第一,論治病實戰,竇方剛更勝一籌。

婚以溫情 病人絡繹不絕,主要是因為竇方剛醫術精湛,經驗豐富,用實力征服了病人。

雖然連續工作了好幾個小時,但竇方剛治病還是一如既往的淡然,很難想象生活中那麼暴躁的人,卻在工作的時候,如此和煦,讓人如沐春風。

竇方剛作為大夫,他的風格會影響到病人,彷彿任何疾病都變成不值得一提的小事。

心態決定一切,在放鬆的狀態下,就不會排斥接受治療。

「以後我們的每一個分店,都要有一個站得住腳的實力型中醫。」蘇韜將自己的想法告訴蔡妍,「我已經與水雲澗聯繫過,接下來他們會給我們輸送中醫人才。宋思辰和竇方剛兩位老先生,也會安排他們的弟子,加入三味堂。至於道醫宗、大慈門,我也會與他們主動聯繫,爭取吸納更多的中醫人才。」

蔡妍讚賞道:「你的思路不錯,跟其他藥房不一樣。別人都是以藥材銷售為主,你卻是主推中醫診療服務,屬於首開先河。」

蘇韜沉默數秒,沉聲道:「看得出來,藥王堂也有類似的轉型打算,不過他們還是太急功近利。以這次義診而言,用高薪聘請了端木雄,卻在藥方上做文章。治病不花錢,購買藥材花錢,這種模式不僅會讓市民寒心,還會阻礙中醫的發展。」

中藥也是這兩年價格被炒起來的,一些藥商包裝了中醫專家,推廣養生概念,什麼「綠豆包治百病」,「鐵皮石斛生津養胃」,「冬蟲夏草強身補腎」等。

其實任何中草藥,它的功效都是有限的,只有搭配上其他的藥材,組合起來,才能達到治病功效。

以蟲草為例,往往只發揮藥引的作用。

「你的計劃是什麼?」蔡妍覺得此刻的蘇韜特別有魅力。

「三味堂的盈利模式在於中醫人才。」蘇韜笑道,「藥材上的利潤降到最低,如此才能夠與西醫競爭。」

蔡妍道:「你思考得很深!」

蘇韜一直在思考中西醫的差距所在,雖然老百姓現在都在抱怨西醫藥費昂貴,但事實上,中醫草藥的成本更貴。目前,社會沒有那麼大的反應,只不過是因為中醫沒有普及,等到普及后,中醫必須要藥材上與西醫進行競爭。

兩人討論之間,只見一個穿著黑色風衣,背著相機包,帶著眼睛的高個男子走了進來。

蔡妍反應很快,連忙迎了上去,微笑道:「不好意思,我們這邊謝絕拍照。」

男子看上去三十齣頭,從口袋裡掏了一陣,摸出了一張名片,道:「你好,我是淮南日報的記者,接到線索,所以過來採訪一下。」

「請問你想了解什麼?」蔡妍面帶微笑問道,她面容姣好,身材婀娜,氣質形象很好,任何男人見到她,都會覺得心跳加速。

男子上下打量蔡妍,又掃視了廳內一圈,尷尬地笑道:「我說話也就直接一點了。有人投訴你們這邊開業當天打人。」

「的確發生了不愉快的小插曲,不過問題已經解決了。」蔡妍笑著指了指大廳內的會客區,「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給你介紹一下當時發生的情況。」

記者原本是帶著採訪負*面新聞的目的而來,一般這種新聞都會遭遇強烈的抵制,並不是所有人都會積極配合。他原本在琢磨,如何組稿,才能讓新聞變得有可看性。因為上午要採訪其他新聞,所以來到三味堂的時候,現場衝突已經消失不見,這就更加增加了採訪的難度。

見到蔡妍之後,記者瞬間被這個年輕的女管理者給吸引了。

蔡妍將上午的衝突,如實還原,毫無保留地告訴了記者。

記者憤怒地拍了一下桌面,道:「原來是這樣,如果聽他們的一面之詞,就會被誤導了。」

蔡妍心中一喜,瞧出這個記者還是有職業道德的。

記者也是靈活多變,意識到繼續採訪負*面新聞,難度很大,開始轉換角度,從三味堂分店擴張作為切入口,對蔡妍進行採訪。

蔡妍口齒伶俐,跟記者介紹了三味堂的背景,同時重點介紹了年輕掌門人蘇韜,得知蘇韜只不過二十歲出頭,記者瞬間就提起了興趣,中醫對於很多人而言,是一個盲區,儘管蘇韜在韓國已經取得了很多成功,但華夏依然還是有很多人不知道蘇韜。

這名記者長期跟進醫療健康,等採訪到一半,他突然有了印象,「原來三味堂的年輕掌門人,是去年醫王大賽的獲勝者。」

「沒錯,因為合城是葯都,所以我們將分店的首站選擇在這裡。」蔡妍微笑著回答道。

「這下我抓到新聞點了!」記者興奮地說道,「你不介意我在文章里還原今天的始末吧?」

「當然!」蔡妍道,「您這是免費幫我們做宣傳!」

記者笑道:「我的採訪就到這裡!」

蔡妍抿嘴一笑,將一個信封遞至記者手邊,「您辛苦了!」

記者怔了怔,沒有推脫,將信封隨意地塞入口袋裡。

只要記者收了這個信封,那就證明他的立場,明天的新聞將會站在三味堂的立場上進行報道。

蔡妍接待的過程很熟練,她有這方便的天賦,鄰家女孩的氣質,讓人感覺很親切。

送走了記者之後,蔡妍走到了蘇韜的身前,微笑道:「怎麼看我的眼神不對勁?」

「我被你迷倒了!」蘇韜鞠躬笑道。

「得了吧!你們男人都是這樣,很容易就被女人的外表所迷惑。」蔡妍斜眼乜了蘇韜一眼,心裡卻是甜滋滋的。

「我說的是肺腑之言。」蘇韜嘆了口氣,「那記者明擺著是來找茬的,在你的公關之下,他改變了想法,你得記大功!」

蘇韜此刻的心情感覺特別開心,不僅僅是因為事情得到了妥善的解決,而是他覺得一點也不孤單。

回想起那十年經歷,絕大多數時候都是一人在戰鬥,然而此刻,他現在身邊圍繞了一群人。

他的夢想,也是一群人的夢想。

當自己出現危難的時候,也不再是自己獨自一人沖在最前面。

蔡妍的變化很大,不在是那個站在翠寶軒門匾下,吃瓜子閑聊的鄰家大姐,她舉手投足已經有了商業女強人的影子。

人是會慢慢進化的,蔡妍的成長超出了蘇韜的預料,他有些期待,再過些時日,蔡妍會如何綻放,成為一朵盛放的玫瑰。

穿著黑色皮夾克的羅燃,站在了三味堂的門口,嘴裡叼著一根煙,他將煙頭直接砸在地上,用腳尖狠狠地蹍滅。

趙劍沖了過去,他認出了這個不速之客。

「這裡不歡迎你!」趙劍沉聲低吼道。

「你沒資格跟我說話!」羅燃撇了撇嘴,不屑地說道。

趙劍感覺身後傳來一陣風,夏禹大步沖了過來,他伸手掐住了羅燃的脖子,借著衝力,直接將羅燃頂出了大門,然後再鬆開手。

羅燃只覺得喉嚨如火燒一樣,下意識地捂著喉嚨,發出乾嘔聲。

「這裡不歡迎你!」夏禹沉聲重申,「記住,以後不要再隨意進入三味堂!」

羅燃半晌才緩過勁來,往後倒退了兩步,保持安全距離,眼神中對夏禹充滿畏懼,他聲音沙啞地說道:「我是奉我白師兄的命令,來請蘇神醫的!」

「哦?」夏禹冷笑道:「這是一場鴻門宴吧?」

「難道他怕了?」羅燃用了激將法,但明顯他對夏禹很畏懼。面前這個渾身痞氣的男人,出手太重,身手很好,沒人願意被人在極短的時間,被同一個人毆打兩次!

「怕?」夏禹哈哈大笑,「你還真幼稚,電視劇里的對白看多了吧!」

「今晚七點,醉鄉樓四號包廂!」羅燃深深地望了一眼站在裡面的那個年輕人,有些狼狽地離開了。

原本準備趾高氣昂的高調通知一聲,沒想到最後被人趕了出來,羅燃內心的滋味可想而知。

「白礬約你見面,肯定是不懷好意。我建議你還是不要去了。」夏禹走到蘇韜身邊,謹慎地說道。

「不懷好意,又如何?難道他還能把我給吃了?」蘇韜微笑道。

夏禹嘆了口氣,他知道蘇韜的性格,表面溫潤,內心強硬,不會輕易地低頭,就是明知那是龍潭虎穴也得闖上一闖。

「想要在合城立足,就不能示弱!」蘇韜沉聲道,「我也好奇,究竟白礬會設下一個什麼樣的飯局,等待著我。」

「我跟你一起去!」夏禹擔心地說道。

「不用!」蘇韜耐心地勸道:「你得留在三味堂,我怕中了調虎離山之計。」

夏禹點了點頭,如果自己也走了,三味堂就徹底失去保障,以白礬的手段,他很有可能安排人來個突然襲擊。

更關鍵的是,他對蘇韜有信心,既然蘇韜敢獨自涉險,肯定有全身而退的辦法。 暗門被遮掩得很好,周圍沒有任何醒目的標誌,能找到這裡,完全憑藉風水定穴。

現在不少成功人士置業或者遷祖墳,都喜歡找風水大師算一算。事實上,在風水學上位置極佳的地方,早已被過去人搶先一步給佔據了。因為往前追溯百年,無論風水還中醫,都有不小的市場,豪富的家族死了長輩,找一處好陰宅,可以庇蔭家族百年。

不過,華夏新國建立之後,將風水認定為封建迷信殘餘,所以風水學比起中醫還要艱難,已經極其凋零。

蘇韜對風水之術,也是存有敬畏,老祖宗傳下來的文化瑰寶,有自己的獨特內涵,風水在於對天地人和的推演,雖說不能百分之百趨吉避凶,但偶爾也能起到特殊功效。

蘇韜找到這處墓穴的暗門,是利用風水之術採取逆向推理的辦法。

既然古代人都信風水,所以一般風水極佳的地方,肯定會有大穴。

結果與蘇韜分析和猜測的一樣,那兩個死者受到鬼面蛛攻擊,恐怕就是因為擅自進入了這個墓穴。

「我下去看看,你在上面等著我!」江清寒沉聲命令道。

「那怎麼能行?」蘇韜皺眉,暗忖江清寒還真沒將自己當成女人,個性不是一般的好強。

「放心吧,我有進墓穴的經驗。三年前在西郊的某個村莊,有人發現井裡有屍骨。當時就是我第一個下去的,陰差陽錯發現那口井連接著一個明朝墓穴,墓主人是當時本地的富人。」江清寒重新紮了一下黑亮的長發,捋起了袖子,躍躍欲試。

蘇韜連忙攔住江清寒,道:「我跟你一起下去吧,下面有鬼面蛛,我有對付的辦法,你獨自下去,肯定不行!」

江清寒皺了皺眉,暗忖蘇韜說得也有道理,「那我先下,你跟在我後面!」

蘇韜笑道:「在這件事情上,就不能講究女士優先了。」言畢,蘇韜掀開了暗門,順著那個只容下一人進入的通道,慢慢地向下深入。

江清寒見蘇韜徹底從地面消失,問道:「下面的情況怎麼樣?」

千萬媽咪秒殺爹地 許久之後,一束光從裡面射出,蘇韜用手機打開電筒功能,所以有光,聲音若隱若現的傳上來,「你先別下來,等我看看周圍有沒有特殊的情況。」

江清寒擔心蘇韜的安全,在她眼裡,蘇韜是自己的徒弟,自己有責任保護蘇韜的安全,所以沒有聽蘇韜的,直接進入通道。

通道是後期人為鑿出來的,越往裡越狹小,距離地面大約十二米左右,爬了一陣之後豁然開朗,果然如同蘇韜所猜測,是一個墓穴。

現實的墓穴沒有那些盜墓電影中敞亮,墓穴的高度大約在一米六左右,江清寒身高一米七二,必須低著頭弓著腰才能保證正常行走。

「蘇韜,你人呢?」江清寒往前走了一陣,雖說自己膽大,但在這昏暗的環境中,還是忍不住有些緊張。

人對於未知的東西,都會心存恐懼。

「我在這兒呢!」 離婚風暴:錯惹壞總裁 前面有亮光隱現,蘇韜沒想到江清寒這麼快就跟了下來,只能駐足等待。

等一見面,蘇韜就用藥品排出一些粉末,在江清寒的身上灑了許多,解釋道:「可以驅蟲!」

江清寒心中大定,意識到蘇韜擔心自己獨自下來之後,被鬼面蛛給咬到,他打算將下面的情況給弄清楚,再讓江清寒下來。黑暗之中,望著蘇韜的背影,江清寒有種想法,原來男人的安全感,並不是因為年齡帶來的。蘇韜分明很小,但卻讓自己有種很踏實的感覺,這是過去很長時間以來,從來沒有過的情緒。

「不出意外,這應該是南宋的墓穴。這段時間,兵禍接連不斷,還出現了幾次自然災害,南宋國力衰弱,王公貴族的陵墓規模就不如以前那麼奢華。不過,墓主人選的這處位置,風水極佳,身份地位應該不同尋常。」蘇韜並不是賣弄學識,而是跟江清寒說話,讓氣氛稍微緩和一下。

「你懂的東西真不少!」江清寒跟著蘇韜往前走,表情稍微輕鬆起來。

儘管國力衰弱,但宋人對墓穴很重視,修墓室會跟修房屋一樣用心。墓穴之中房屋結構,窗戶、大門、樑柱一應俱全,雕磚裝飾上有精美的花紋、文字雕刻,壁畫精緻典雅,刻有朝鳳圖,菊花和神仙草等圖案。

「前面就是主卧!」蘇韜小心提醒道,一路行來,沒有看到太多的人工痕迹,想必是那兩個年輕死者還沒來得及挖掘。

江清寒加快步伐,走到蘇韜的前面,以她的性格,不甘於人后。

就這個時候,蘇韜的眼皮急速跳動,不好的預感強烈無比。

回到漢州之後,經常遇到危險,但從來沒有今天這麼不適,這也是為何蘇韜硬要跟著江清寒來到東儀村的原因。

殺機終於出現!

「小心!」

蘇韜加快步伐,雙腿蹬地,用力撲了過去,將江清寒摁倒在地。

一個黑影從右側方沖了出來,口中發出「咦」的一聲,顯然潛伏已久,沒有攻擊到江清寒,極其意外。

江清寒也是被嚇了一跳,黑暗的墓穴里,突然多了一個人影,第一反應,它究竟是人是鬼?

很快,她意識到應該是人,因為蘇韜已經跟黑影纏打起來,或許是被蘇韜打中,口中發出吃痛的聲音。

墓穴里,竟然還有人?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