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有人指著張靈泉,一臉震驚的驚呼道。

宗師如龍,在世俗界,可謂是雄霸一方的存在了。

可現在,張靈泉竟然僅僅只是用了幾個呼吸的功夫就進入了宗師之境,這聚靈丹的效果依然十分明顯。 「好逆天的寶貝啊!」

眾人全部都是一臉激動的看向了林逸。

如果能夠購買到一些聚靈丹,那他們的修為還不蹭蹭的往上漲啊!

黑衣男子看著林逸手中的五十顆聚靈丹,心裡也同樣掀起了滔天巨浪,這五十顆聚靈丹的價值,絕對要超出軒轅劍太多了,深吸了一口氣,黑衣男子看著周圍的眾人淡淡的笑道:「如果沒有其他人加價的話,那這軒轅劍可就是這位小友的了啊?」

「五十斤靈草,外加五十顆聚靈丹!」

人群中再度響起了一道聲音。

林逸一聽,眉頭微微一皺,沉聲說道:「一百顆聚靈丹!」

「什麼?難道這小子身上還有聚靈丹?」

眾人的眸子亮了。

「小子,財不露白,你這樣可是很容易給自己招惹禍端的。」

那名出價五十斤靈草,外加五十顆聚靈丹的男子,站在人群中,一臉陰鷙的盯著林逸冷冷的笑道。

「哈哈,如果你有實力的話,大可以繼續加!」林逸無所謂的大笑道,他現在有點進入瓶頸的意思了,進入天威之境可不是那麼容易的,而且,這軒轅劍又如此恐怖,他怎麼可能放棄呢?

不要說只是一百顆聚靈丹,便是五百顆聚靈丹都交給對方,在林逸看來也是划算的。

五百顆聚靈丹林逸同時服下,對他的提升也絕對不如軒轅劍來的可怕!

「父親,沒想到這小子身上竟然有如此多的寶物,等會兒怕是有些棘手了啊!」上官清湊近上官金的耳邊,皺著眉頭小聲嘀咕道。

上官金的面色此時也是陰沉的可怕,心中更是充滿了濃濃的後悔,如果早知道林逸身上竟然有如此多的丹藥,就算是拼著身受重傷,他也會跟林逸決鬥啊!

可現在,自己的兩個兒子跪在林逸面前道歉了,林逸恐怖的財力也曝光了,稍後打林逸注意的人怕是多如牛毛了,他上官金再自負,也不認為他一定能夠在強敵環伺的情況下,把林逸洗劫一空啊!

「我不管,這個王八蛋,一定要死在我們上官家的手中!「

上官岱咬著槽牙,無比怨毒的盯著林逸怒吼道。

「不錯,他必須死在我們上官家的手中!」

上官金咬著槽牙,同樣低沉的說道。

張靈泉感受著自己體內澎湃的力量,整個人上前一步就跪在了林逸面前激動的笑道:「多謝前輩大恩,張靈泉沒齒難忘!」

「呵呵,我也只是隨手之勞而已。」林逸淡淡一笑。

「這位貴人,難道不打算出手嗎?」黑衣男人確認了聚靈丹的藥效之後,扭頭看向了那無比鮮紅的轎子,淡淡的笑問道。

「不了。」

轎子里那軟綿綿的聲音再度響起。

黑衣男子見狀,吧唧了一下嘴巴,顯得有些意興闌珊,隨後看著山谷內其他的強者笑道:「如果諸位沒有加價的,那這上古神兵,軒轅劍,可就是這位的了啊?」

眾人面面相覷,很多人都是一臉惋惜之色,只可惜,他們現在還處於玩靈草的階段,靈草跟丹藥之間的差距那可就大了去了。

「罷了,今天這把道器就是小兄弟的了啊!」

黑衣男子有些唏噓,隨手一揮,上古神兵軒轅劍便直接落入了林逸的手中,感受著軒轅劍的鋒利無匹,林逸的嘴角浮現了一抹淺淺的笑意,裝著聚靈丹的瓶子便直接朝著對方飛了過去。

「諸位,就次告辭!」

黑衣人哈哈一笑,便帶著一眾天榜修士,朝著山林中狂奔而去。

整個山谷瞬間變得安靜了起來。

一些弱小的武者則是神情緊張的後退,而強大,有野心的人此時則開始慢慢往前走去,把林逸跟周小凡包圍了起來。

「林逸,跟我一起走吧!」

紅色的轎子打開,一名美的簡直就像是蟒蛇精一般的女子緩緩走了出來,她的穿著簡直就像是傳說中的妖姬一般,全身上下幾乎有百分之九十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可是那最關鍵的地方,卻又恰到好處的被遮蓋起來,讓人僅僅只是看上一眼,便無法再移動自己的目光。

「竟然是你?」

林逸看著對方愣住了,倒是沒想到,這女人竟然就是之前他幫助陳美君恢復職位的妖姬。

「呵呵,很意外嗎?」

女人咯咯一笑,這一笑,簡直有如百花齊放一般,充滿了萬眾風清,看的不少人都是暗暗吞咽口水。

美!

美的簡直冒泡!

她全身上下,甚至連每一根腳趾頭,似乎都在釋放著獨有的魅力。

之前,因為生病的原因,林逸只是覺得她很美,可以說是兩世為人見過最驚艷的一個女人,可現在,當她好了之後,另外一種美就更加的恐怖了,簡直有如傳說中讓人無法拒絕的妖精。

「呵呵,的確有點意外。」林逸抿嘴淡然一笑道。

「走吧!看在你曾經出手幫過我的份兒上,我今天救你一命,否則,這些人怕是會吃了你的。」妖異女子嘴角噙著一絲不屑的笑容,看著周圍虎視眈眈的強者冷笑道。

「多謝好意,不過就憑他們的話,貌似還不夠看啊!」林逸握著軒轅劍,雄心萬丈的大笑道。

就算是沒有這上古神兵,他林逸也不會把周圍這群垃圾放在眼裡,更何況現在,他道器在手,這群人又算的了什麼呢?

「呵呵,林少果然霸氣,既然如此,姐姐我就先走了。」

妖異女子淡淡一笑,並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似乎早就料到了林逸的反應一樣,隨後豁然的轉身,仙氣飄飄,上了紅色的轎子,四名神威之境的強者,意味深長的看了林逸一眼之後,便抬著轎子離開了山谷。

田穀 「林逸,你剛剛仗勢欺人,逼的我兒雙雙跪下,現在應該是算賬的時候了吧?」

上官金第一個跳出來,指著林逸,一臉兇狠的呵斥道。

「不錯,我跟上官家乃是多年的至交好友,今天,你必須要給一個交代,否則,你別想活著離開山谷!」

「上官家,乃是蜀中名門,為我蜀中做出了很多貢獻,大家一榮俱榮,一辱俱辱,今天你必須要給出一個交代!~」 「不錯,沒有一個讓我們滿意的交代,你必死無疑!」

「林逸,你華夏第一人的名頭,在這裡可不好用,還是交出道器跟身上的丹藥吧!」

「寶貝雖好,可也要有命去享用啊!今天,這裡神威之境有七人,天威之境足足有接近五十人,就算是你有道器在手,能夠殺的了幾人?」

一名名強者紛紛盯著林逸冷冷的呵斥道。

「如果加上我唐門呢?」

一道輕吒驟然響起,隨後穿著紅色勁裝的唐玉,便宛如山谷中的火蝴蝶一般,不斷的在山崖上飛奔,直接落在了林逸的面前。

「唐玉?你唐門不是已經封山多年,難不成也想要搶奪這道器不成?」

「哼!唐門的確是厲害,可如果你們敢破壞規矩,今天依舊是難逃一死!」

「不錯,唐門有什麼了不起的?難道你一句話,我們就要把道器讓出來嗎?」

眾人現在顯然是抱成一團了,根本就沒有把唐門放在眼裡的意思。

唐門的確是恐怖,底蘊深厚,更有暴雨梨花針這等逆天的寶貝,單打獨鬥,在場任何一個勢力,家族都不是唐門的對手,可如果唐門要同時對付這麼多人,也同樣力有不逮。

「唐玉,退下,就這群垃圾,我還真沒有放在眼裡!」

林逸上前一步傲慢的呵斥道,隨後手腕翻轉,軒轅劍直接出竅,一道金光就像是可怕的洲際導彈一般轟在了遠處的山體上。

「轟隆隆!」

足足有七層樓高的巨大山體,在道器之威下,竟然轟然倒塌,宛如大地震來臨一般恐怖。

「咕嚕!」

吞咽口水的聲音此起彼伏。

每個人都是一臉驚恐的看著那轟然倒塌的山峰。

之前,黑衣人一劍揮動,斬數十萬斤的山體,已經讓他們驚為天人了,可現在,這道器軒轅劍在林逸的手中,威力明顯更加的可怕恐怖了。

上官金一看,也是心頭一顫,這一劍的威力,實在太恐怖了,便是他也無法正面抗衡,不過這樣越發讓他激動了,能夠爆發出如此驚人的威力,豈不是越發的說明了這軒轅劍的強大?

「諸位,都不要在藏私了,這小子的戰鬥力不俗,如今又有道器在手,想要殺他怕是有點困難,我建議大家還是精誠合作,先殺了他再說,如何?」

上官金看著周圍其他家族的強者,淡淡的冷笑道。

眾人一聽,都微微點了點頭,林逸的強大,的確讓他們心驚膽顫。

「兩位長老,請出來吧!」上官金仰天長嘯道。

「嗖嗖!」

兩道幻影一閃而過。

隨後在上官金的旁邊則出現了兩名神威之境的強者,兩人頭髮花白,滿臉褶皺,看起來非常老了,不過氣息卻強悍的恐怖,宛如大海一般深沉。

「血煞,你們竟然沒死?」

有人發出了一聲驚呼。

「呵呵,你們家族老一輩的強者都不曾死,我們要是死了,上官家還不要被你們欺負死?」

血煞仰天哈哈大笑道。

「也罷!既然上官家都拿出底蘊了,我們也不要再藏著掖著了,大長老,請出山!「

「不錯,父親,出來吧!」

「天瓏上人,現身吧!」

「嗖嗖!」

一道道強悍的氣息,不斷的出現在山谷中。

眨眼間,整個山谷就像是夕陽紅俱樂部在這裡搞旅遊一樣,竟然出現十幾名花甲之年的老者,不過這些老者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強大,十分的強大,沒有一個人的修為低於神威之境。

「林,林逸,現在怎麼辦?」唐玉面色蒼白,後退了一步,哆嗦的問道。

唐家的確強大,可現在也不過才區區兩名神威之境的強者,如何能夠擋住眼前這麼多恐怖的存在呢?

「我都說了,讓你退後了啊! 無限之盤古的逆襲 人數多,有的時候並沒有任何的用處,否則,細菌早就統一了這個世界了!」林逸咧嘴輕鬆一笑,便擋在了唐玉前面。

「林逸,就算是有軒轅劍,你覺得你能夠擋住幾人?」

上官金看著林逸,得意洋洋的冷笑了起來,十幾名神威之境的強者,這是何等恐怖的陣容你?不要說林逸還只是靈威之境的修為,便是他進入神威之境,再拿著道器今天也絕對難以活著離開這裡。

「林逸,不要逼我們,留下道器,你可以離開!」

「不錯,留下道器跟丹藥,我保證你安然無恙的離開,否則,哼哼,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不要以為頂著一個什麼華夏第一人的名頭就了不起了,真正的強者,都是不出世的。」

……

聽著眼前眾人的威脅,林逸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手中的軒轅劍一抖,遙指上官金冷冷的呵斥道:「上官老狗,單打獨鬥你可敢?」

「你……」

上官金一聽,頓時氣的緊咬槽牙,林逸在沒有拿到道器的時候,都能夠跟他一戰,現在道器在手,上官金還真沒有膽子跟林逸一戰。

「你們呢?可有敢跟我林逸一戰的人?」林逸仰天大笑,宛如戰神一般,桀驁不馴的盯著面前的強者質問道。

璇璣圖 只可惜,這群神威之境的強者,卻沒有一個人敢應戰。

「不堪一擊的垃圾,既然你們不敢應戰,那我就打的你們應戰好了!」

林逸獰笑,隨後身形一晃朝著上官金沖了過去,同時手中的軒轅劍也猛的揮了出去。

「瑪德,狂妄!」

天賜嬌妻:祁少乖乖投降吧 其他的神威之境強者見狀也怒了,紛紛爆發出了恐怖的殺招朝著林逸打了過去。

他們可都是成名百餘年的強者,如何願意被人稱之為垃圾呢?

「轟轟!」

一道道可怕的氣息,簡直就像是炸彈不斷在天空上炸開一般,讓整個山谷都顫抖起來。

「林逸,小心啊!」

唐玉看著那鋪天蓋地的攻擊,擔心的尖叫道。

對著上官金劈出一劍之後,林逸猛的轉身,手中軒轅劍狠狠的一橫,朝著前方推了過去,劍光宛肆虐,殺機滔天,宛如萬蛇出動一般瞬間就跟那些恐怖的攻擊碰撞在了一起。

「噗噗!」

各種兵器,攻擊手段,在軒轅劍犀利的攻擊之下,竟然像是水面上的氣泡一般不堪一擊,紛紛炸開,消散在了天地間。 「這怎麼可能?」

一眾神威之境的強者眸子一瞪,一個個都宛如見到了鬼魅一般發出了驚呼。

那些不過天威之境,靈威之境,正準備衝上來的強者,全部都宛如被定身了一般愣在了原地。

十幾名神威之境強者聯手都擋不住林逸的軒轅劍,他們上去,那不是找死是什麼?

「血煞救我!」

上官金驚呼道,林逸斬向他的那道劍光,雖然,沒有對抗十幾名神威之境強者的恐怖,可此時,依舊讓他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他知道自己擋不住這可怕的一劍。

「嗖嗖!」

血煞二人一聽,頓時面色一變,上官金乃是上官家的家主,如果死在這裡,整個上官家的臉可就丟大發了。

「想走?你問過我手中的道器了嗎?」

林逸獰笑,身形一晃,后發先至,速度竟然比血煞二人還要恐怖。

「你找死!」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