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曉曉奇怪道,「那你呢?」

蘇豪苦笑道,「我和空武心都被它鎖定了,暫時走不了!」

穆曉曉眼睛通紅道,「不行,要逃一起逃!」

「這是一隻七品巔峰的風屬性妖獸,它的速度絕對十分恐怖。!」蘇豪死死盯著青雕道,「不過你放心,只要你們先走,後面我有辦法逃脫。」

「赤焰虎,把她帶到你的老巢等我!」蘇豪對赤焰虎吩咐道,「馬上!」

赤焰虎三下兩下跑到穆曉曉身旁,也不管穆曉曉同不同意,尾巴一卷就把穆曉曉丟到了背上,隨後猛地一躍就跳下了山頂!

半空中的青雕從始至終都沒有把赤焰虎和穆曉曉放在心上,它的眼中只有蘇豪和空武心兩人。

赤焰虎和穆曉曉走後,蘇豪對空武心笑道,「敢不敢聯手斗它一斗!」

空武心立即擦拳磨掌道,「好,那我們就斗它一斗!」

「很好,我數到三,然後你我同時攻擊它!」

「沒有問題!」空武心點頭道。

「1、2、3!」

話音一落,蘇豪和空武心立即動了,不過兩人哪有攻擊青雕的打算,而是不約而同地轉身往懸崖方向跑。

「你這種人果然信不得!」蘇豪面無表情道,顯然他早已料到了這一點。

「哼,你也不是什麼好貨色!」空武心冷哼一聲道。

原本空武心的速度略遜蘇豪,但不知道他用了什麼辦法,此時速度竟然能夠比擬蘇豪,而且隱隱要超過的趨勢。

只是一小會,空武心就跑到了蘇豪的前面,順帶冷笑一句,「你就留下來陪這隻青雕吧,我會殺死那個賤人,讓你們在地獄做一對同命鴛鴦的!」

空武心一說完,腳下速度再度突然暴漲,呼的一聲就乾脆利落跳下了懸崖。

蘇豪猛地停住身形,然後轉身看向青雕,而青雕此時也動了,蘇豪根本沒有看清它的動作,只感覺胸口一陣劇痛,然後胸口處就赫然多出了一個大洞,他沒有來得及吭一聲便倒了下去。

大鷹解決蘇豪后便向空武心逃跑的方向追去,那速度用絕影也不足以形容。 從山頂跳落的空武心任憑身體直線下降,直到距離地面百餘米的時候才用雙爪切入山壁,然後沿著山壁滑行到地面。

空武心抬頭看了一眼山頂,臉色瞬間劇變,因為他正好看到青雕的身影從山頂俯衝下來,速度不知要比他快多少倍。

「這蘇豪真沒用,竟然這麼快就死了!」

空武心罵完蘇豪后突然神色一狠,臉色頓時就蒼白了幾分,同時無比肉疼道,「只能燃燒精血了,精血失去還可以再恢復,但是命丟了就找不回了!」

空武心身形一動就到了百米開外,速度竟然還比方才快上數倍,咻地鑽入叢林中消失不見。

呼的一聲過後,青雕出現在空武心消失的地方,它的眼睛彷彿能夠突破障礙一樣,沒費多少時間就鎖定了空武心的方位,翅膀一扇便消失在原地。

再說蘇豪被青雕殺死沒多久又重新爬了起來,臉色后怕道,「這妖獸太恐怖了,還好我早就趁機買好【守護天使】,成功躲過這一劫,剩下的就讓空武心來承受吧。」

蘇豪正想從山頂跳落,空氣中突然傳來一股奇香,他只是隨意聞了一口就感覺精神無比清爽,就像是在三伏天喝了一碗冰鎮酸梅湯,感覺直入心扉。

「難道是百環人面果成熟了?」

豪門老公很癡情 蘇豪帶著疑惑來到百環人面果前,這還是他第一次近距離觀察百環人面果,這顆百環人面果約有碗口大,形狀卻是像是一張人面,被密密麻麻麻的猶如鐵線粗細的乳色光環從上到下套住,蘇豪快速數了一輪,正好是一百圈光環。

「真的成熟了,比想象中的還要快。」蘇豪驚喜道,「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以最快的速度收了百環人面果之後,蘇豪挑了一個最近的方向便跳落了山頂。

青風托著蘇豪的身軀下到地面之後,蘇豪找准赤焰虎所在的山峰方向後便一頭扎入叢林消失不見。

風靈體賜予了蘇豪身輕如燕的天賦,他奔跑的速度越快,造成的聲響反而越小,不注意的妖獸還以為是一道青風吹過。

大約跑了半刻鐘,蘇豪突然停住身形望向某個方向,因為他隱隱聽見了空武心慘叫的聲音從遠處傳來,看來還是未能逃過青雕的追殺。

蘇豪站在原地思索了一會才重新啟動腳步,不過卻不是原來前進的方向,而是改換到慘叫聲傳來的方向。

蘇豪跑了沒多久就聽見後方遠處傳來一聲凄厲的長鳴,隨後便是恐怖的轟鳴伴隨著落石的聲音。

「這青雕太恐怖了,還好我跑得快!」蘇豪臉色后怕道。

大約過了半刻鐘,蘇豪來到一片無比狼藉的叢林中,這裡的樹木已經全部倒下,斷裂的傷口都十分光滑,像是被利器收割的一樣。

哈嘍,猛鬼督察官 蘇豪尋找了好一會,才在某處樹葉掩蓋的地方找到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如非屍體身上的衣服蘇豪在空武心身上見過,他還真認不出這是空武心。

「跟青雕比速度,我是說你蠢呢還是蠢呢!」蘇豪微微笑道。

蘇豪很快就在空武心屍體的不遠處找到了目標,正是空武心的儲物袋。

空武心死後,儲物袋上的精神烙印也隨之消散了,蘇豪的神識不費吹灰之力便探入儲物袋中。

靈石若干,靈藥倒是不少,竟然有十多種,就是不知道是空武心自己找來的還是掠奪來的。

靈石和靈藥固然十分吸引人,但是蘇豪的目標都不是這些,他真正的目標是《化妖訣》。

通過與空武心的戰鬥,蘇豪發現這伏妖門的《化妖訣》實在是太強悍了,心中早已起了獵奇慾望,雖然空武心不太可能會把《化妖訣》帶在身上,但是他還是不甘心地過來查看。

過了一會,蘇豪從空武心的儲物袋中找出了三塊小玉牌和兩張獸皮紙。

蘇豪立即用神識讀取小玉牌的內容,過了一會他才失望道,「果然沒有。」

雖然沒有找到《化妖訣》,但是蘇豪卻從這三塊玉牌中發現了一門有意思的戰技。

這門戰技名為獵步,玄級下品戰技,是一門非常純粹的步法戰技,想來之前在山頂的時候,空武心突然超過他就是依靠這門戰技。

「我正好缺一門步法戰技,這獵步還挺適合我的!」

收好戰技后,蘇豪又拿起一張獸皮紙端詳起來,裡面的內容全部是介紹靈藥的,不過要比他身上的那張要更加詳細,蘇豪想都沒想就把獸皮紙收了起來。

拿起最後一張獸皮紙,本來已經不抱什麼希望的蘇豪突然驚喜道,「竟然是《化妖訣》。」

《化妖訣》作為伏妖門的鎮派武法,通常情況是不允許帶出宗門的,所以蘇豪十分不理解空武心身上為什麼會有《化妖訣》。

其實蘇豪想得沒錯,真正的《化妖訣》原本空武心是不可能帶的出來的,蘇豪現在手上的只是空武心借的副本,而且記載內容也只是到洗丹境為止。

「這《化妖訣》這麼難修鍊?」看了獸皮紙上的內容之後,蘇豪臉色微變道。

按照獸皮紙記載,修鍊《化妖訣》的武者要達到變身妖獸的境界,首先要用真元模仿妖獸體內的行氣路線進行修鍊,直到修鍊出妖氣方能滿足變化妖獸的第一條件。

第二個條件就是殺死這種妖獸,並提取它的精血,然後與武者本身的精血進行融合,融合成功後方能變身妖獸。

光是第一個條件就已經難倒無數人,因為不是所有妖獸的行氣路線都是人類武者可以模仿的,如果強行模仿,結果就是走火入魔,然後爆體而亡。

抽取妖獸的精血對於很多人來說並不是難事,但難就難在精血融合這一點,人類和妖獸完全是兩種不同的物種,所以人類武者精血和妖獸精血融合就像水火交融,不出事才怪!

「伏妖門肯定知道哪些妖獸的行氣路線適合人類武者模仿,這是前人積累下來的經驗,但是他們是如何做到讓武者精血和妖獸精血融合的呢?」蘇豪臉色思索道。

「獸皮紙已經給出了探知妖獸行氣路線的方法,但卻沒有給出精血融合的辦法,看來光靠這張獸皮紙是很難修鍊成功這《化妖訣》。」蘇豪遺憾道。

不久后,蘇豪重新往赤焰虎的老巢趕去,《化妖訣》之事已經被他放到一邊,當務之急是先與穆曉曉匯合。 大約半個時辰之後,一路疾跑的蘇豪終於看到赤焰虎老巢所在的山峰,不過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小片黑壓壓的紅雲,在這夜晚中顯得很是詭異。

蘇豪神色露出苦澀,所謂夜路走多終見鬼,這鬼不是真正的鬼,而是一種名為鬼蝠的飛行妖獸。

他身後這群鬼蝠至少也有上百隻,全部是八品也就是相當於洗丹境的級別,如果只是這樣蘇豪還可以輕鬆解決,但是這群鬼蝠之中有一隻七品初段的鬼蝠王,這才是蘇豪真正頭痛的原因。

正在瘋狂奔跑的蘇豪身形突然快速彎折上百次,然後才繼續往前跑,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蘇豪身前的地面上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多出了上百個雙指粗細的坑洞。

蘇豪後背的衣服已經被冷汗打濕,心有餘悸道,「無形無聲無息,這鬼蝠的超聲波攻擊實在是令人防不勝防。」

蘇豪發現這些鬼蝠能夠發射出一種奇怪的波動,這種波動能夠傷人於無形,若非他本身是風靈體,對氣流的波動十分敏感,不然能不能躲過這種波動還很難說。

接近山峰的時候,蘇豪遠遠就看見了穆曉曉和赤焰虎的身影,果斷開啟了【幽靈疾步】,瞬間與鬼蝠群拉開了距離。

穆曉曉也發現了蘇豪的身影,臉上不禁露出喜色,只是看到蘇豪身後那群鬼蝠之後,又被嚇了一跳。

「穆師姐,到赤焰虎的背上去!」

蘇豪一把抓住穆曉曉的手,也不管她同不同意,一甩手就把她扔到了赤焰虎的背上,隨後自己也跟著跳了上去。

赤焰虎也發現了後面的那群鬼蝠,在這裡生活了不知多少年的它更加清楚這些鬼蝠的厲害,根本不用蘇豪吩咐就亡命奔跑起來。

跑了一會,赤焰虎見擺脫不了鬼蝠群,果斷開啟火焰變身模式,速度徒然增加了數倍,而且還專挑叢林茂密的地方鑽。

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從始至終蘇豪的雙手都緊緊抱住穆曉曉的小腹,初時穆曉曉擔心鬼蝠群追上,還沒有放在心上,當見到鬼蝠群距離他們越來越遠的時候,她才想起自己此時正被蘇豪緊緊摟著,臉色頓時變得羞澀無比,她人生中還是頭一回碰到這種事,一時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蘇豪倒不是想趁人之危,他只是為了保證平衡才下意識抱住穆曉曉的,只是當他的雙手觸碰到穆曉曉的剎那,那溫暖的柔軟和淡淡的處子之香猶如一道道閃電在他的腦海出現,久久不能停歇,他下意識的不想破壞這種氣氛。

不知狂奔了多少里路,赤焰虎終於在一條小河前停了下來,而身後早已不見鬼蝠群的蹤影。

赤焰虎直接毫無形象地躺在地上休息起來,長時間的極速奔逃差點把它累壞。

「蘇豪,你在想什麼?」穆曉曉從赤焰虎背上下來后疑問道。

正在回味的蘇豪立即收起雙手笑道,「沒什麼,穆師姐!」

「真的沒什麼?」穆曉曉依然狐疑地看著他。

蘇豪馬上正色道,「師姐多慮了!」

「這裡是什麼地方?」穆曉曉不再追究,而是打量了一番周圍后問道。

蘇豪苦笑道,「天色太黑,一路亡命奔逃的我們根本無法看清楚周圍的狀況,所以說我們應該是迷路了。」

「希望這附近沒有青雕或者鬼蝠群這種恐怖的妖獸!」穆曉曉后怕道。

蘇豪看了看天色道,「準備天亮了,我們休息半個時辰就可以再趕路!」

「那就依你!」穆曉曉說完便開始打坐起來。

蘇豪也開始打坐休息,只是不知為何,嘗試了良久也無法入定,無奈睜開眼睛,卻意外發現穆曉曉也同時睜開了眼睛。

兩人目光對視數秒后又迅速分開,穆曉曉語氣不太自然道,「我去洗把臉!」

「我陪你去!」蘇豪立即說道。

「謝謝!」

小河的水頗為清澈,敷在臉上冰涼冰涼的,快速洗了一把臉的蘇豪頓時感覺神清氣爽很多,而穆曉曉還在慢慢洗。

「那是什麼?」蘇豪隨意打量周圍,卻突然發現有一物從上游緩緩飄下來,不過由於天色尚黑,一時無法看清是什麼。

「穆師姐,上面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漂過來!」蘇豪對穆曉曉提醒道。

穆曉曉站起來觀察了一會才說道,「我也看不清楚是什麼。」

「我問道了血腥味!」 S級獨家暖寵通緝令 蘇豪突然說道。

穆曉曉臉色微變,下意識看了一眼河面,發現原本清澈的水已經被染成了紅色,不禁驚聲道,「蘇豪,好多血!」

蘇豪看了一眼河水,臉色隨之變得凝重起來,空氣中的血腥味更濃了,他之前遠遠看到的物體也終於接近。

這是一具男性屍體,身上傷口無數,而且這些傷口似乎還很新,生前彷彿是被亂刀砍死。

一道青風在蘇豪的控制下把屍體從水面拉了上來,當看清楚屍體的衣服樣式和標誌之後,蘇豪臉色一變道,「是天劍閣的弟子!」

「蘇豪,又漂來了兩具屍體!」穆曉曉又喊道。

再次把這兩具屍體撈上來,蘇豪發現這兩具屍體身上衣服印刻的門派標誌他沒有見過,一個是盾牌標誌,另一個是大刀標誌。

之後又陸陸續續有新的屍體漂下來,有天劍閣的,也有其它兩個門派的,不過死狀都非常凄慘,下手的人似乎非常毒辣,不過值得他慶幸的是,其中並沒有弈劍門的弟子。

蘇豪看著上遊說道,「那邊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不然不會有這麼多屍體漂下來。」

「那我們要不要去看看?」穆曉曉詢問道。

「此事關係到天劍閣,我不去看一下心裡不踏實!」蘇豪沉吟道,「就怕萬一是…」

見蘇豪欲言又止,穆曉曉疑惑道,「萬一是什麼?」

「萬一是你們劍宗的人!」蘇豪最終還是說道。

穆曉曉立即語氣肯定道,「絕對不會是我們劍宗的人,因為這次進入秘境的劍宗弟子就只有我一個!」

「那就好!」蘇豪點頭道,「我們現在馬上動身!」

其實蘇豪心裡充滿了疑惑,比他們早一天進入秘境的天劍閣弟子應該是去找仙石礦脈才對的,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這其中到底出了什麼意外? 天色逐漸放亮,穆曉曉騎著赤焰虎向河道上游奔去,有了之前的尷尬,蘇豪哪裡再好意思與穆曉曉同騎一虎,只好馭著青風跟在後面。

讓蘇豪奇怪的是,河道越往上游就越寬,完全顛覆了他的認識,不過想想之後又覺得很正常,畢竟這裡是神武大世界,前世地球的很多常識拿到這裡已經無法適用了。

半刻多鐘后,飛在空中的蘇豪首先看到了一座金碧輝煌的環形建築,在初現朝陽的照耀下顯得尤為顯眼。

見蘇豪的飛行速度加快,赤焰虎也跟著加快了速度,虎背上的穆曉曉也終於看到了遠處的那座金碧輝煌的宮殿,不禁疑惑道,「難道這秘境中還有人居住?」

「過去瞧瞧便知!」蘇豪說完又加快了速度,赤焰虎唯有苦逼跟上。

過了不久,蘇豪終於看清了環形宮殿的模樣,之所以說這座宮殿是環形的,是因為這座宮殿以環形為層,一環一層,越往上越小,一直到第十二層才結束。

宮殿通體仿若黃金澆築,有五隻巨大的妖獸雕像站在無比寬闊的河面上用背托起整座宮殿,任憑大浪如何沖刷也無法讓它動彈分毫。

到這裡蘇豪發現了更多的屍體,在流水的作用下緩緩向下游漂去,這一次他不但發現了天劍閣和其它兩個門派的弟子,還發現了許多他不認識的門派弟子。

宮殿被巨獸雕像托起十餘米,數丈高的大門正是朝著下游的方向,蘇豪仔細打量了一番后便帶著穆曉曉和赤焰虎飛到了大門前。

「這是什麼字?」蘇豪看著門頂的牌匾疑惑道。

穆曉曉沒有立即回答他,而是皺著眉頭仔細觀察牌匾上的幾個金色大字,過了一會才失聲道,「長生殿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穆師姐知道這座大殿?」蘇豪疑惑道。

穆曉曉點頭道,「長生殿即宮殿也是法寶!」

「開玩笑吧,這是一件法寶?」蘇豪不相通道。

「這就要從千年前說起了,千年前天闌州突然出現了一名非常厲害的散修尊者,他一出現就帶著他的法寶挑戰各個門派的尊者,竟然無一敗績,興起了掀然大波,只是後來又突然消失,有人猜測他被尊者們聯合殺掉了,也有人猜測他去了其它州,但是無論怎麼樣,此人在當時留下了濃重的一筆。」

「那人使用的法寶該不會就是這座宮殿吧!」蘇豪猜測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