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毅並不懂如何對敵人憐香惜玉,任由後者盯著,神色絲毫不為所動。

他只是想暫時把這個籌碼握在手中,讓七玄閣有所忌憚,不敢隨便對他身邊的人出手。

坐車回到了金衡市,忽然無數心緒再次浮現心頭,「小小,我給你報仇了,不會這還沒有結束,我會把龍堂盡數毀滅,不會讓他一絲一毫余苗存活於世上。」

而秦毅不知道,此時此刻幾十公里之外,正有著兩個女孩等他回來,不知道秦毅見到之後面色會是何等的精彩。 余天景說的想辦法,就是接了門派中的一個任務,賞金高,卻很危險的一個任務。

葉靈想跟著。

余天景不肯。

「師父,你認識草藥嗎?」

余天景一愣,他的盲點果然徒弟都知道。

「如果你辛辛苦苦去一趟,結果采錯了……」葉靈其實是想跟上,有他開路,那路上一定還有不是懸賞之外的草藥,這樣就有額外收入了。

看著昨天余天景捉襟見肘的窘樣,怕下次沒烤雞可以吃了。

「太危險……」誰知道余天景還是搖搖頭。

「我可以保護自己的!師父,你帶上我吧,百草圖上的我都能分辨出來哦。」

余天景又一噎,他看草都是草,徒弟竟然能分出來嗎?

「師父,除了玄星草,這一路上一定還有很多值錢的草藥,我跟著你,你保護我,我采草藥,賣了好價錢,就可以天天吃烤雞啦~香噴噴的烤雞喲~」

「那你要聽話……」

「我當然聽師父的啦~」

葉靈歡歡喜喜的跟著人上路。

這個世界是習武的世界,是她所不知道的朝代,動植物的樣子也稍有差異,更有某些見所未見聞所未聞,但經歷各種的葉靈沒有顯得太驚訝,不過是好奇。

「師父,我們大龍朝真的有龍嗎?」

余天景沒有直接回答她,此時因為剛出門,裝束還算是整齊的,大概也是因為出門的緣故,頭髮有束了一下。

但就是這樣,也顯現出他挺撥的身姿,露出的半張臉也足夠清雋。

只是走路不好好走路,隨手拿個狗尾巴草捋著,像手不得閑一樣。

如果他正經起來,大概是門派里最帥的人,可惜一副遊手好閒腰不直身不挺的樣,讓人根本不在意他的樣貌。

余天景清清嗓子。

葉靈以為他會講一個很長的故事。

結果只有三個字:「大概吧。」

葉靈不甘心:「沒有傳說之類的嗎?」

「傳說你也信?」被嚴重懷疑的眼神。

葉靈無言。

余天景望了她一會,扔了草,手背在後面,開口道:「傳說也不是沒有……」

「是什麼?」葉靈很捧場。

「聽說呀……」

兩人邊說邊走,趕了兩個時辰的路,才到了要上的山。

「師父,有沒有什麼能飛的功夫?」

老老實實的走路真的太累了。

「……」余天景看著她面無表情。

「幹嘛?」

「我好像會輕功……」

「什麼?!」葉靈氣得模糊!

「走走鍛煉身體。」余天景抹抹鼻子,不看她生氣的樣子。

只是讓葉靈看見他嘴角的弧度,她更生氣了!

好像故意的一樣!

超級全能學生 「師父!」

葉靈上前,重重的踩了人一腳,冷哼一聲。

隨後想想,原主是知道的,只是她一時沒往這方面想,結果……

四個小時一上午徒步,多累啊。

幸好是習武的身體。

「生氣了?」余天景湊近。

「沒有!」

「還騙為師~」

明知故問叫人怎麼回?葉靈翻了個白眼。

余天景瞄了瞄四周,突然一聲不吭的往某個方向掠去~

「……」不能交待一聲再走么?

嬌妻好孕:冷酷BOSS送上門 她是要前進還是等在原地?

還好左右不過幾十秒。

余天景拿了一大把連枝帶葉的野果,紅彤彤的,十分惹人。

「這個好吃~」

挑了最紅最大的一顆,放到她嘴邊,距離短得她只能張嘴吃下去。

「好吃吧?」一臉的求表揚。

葉靈點頭。

余天景就整枝給她。

「那麼遠你看見的?」一下就人都看不見了,輕功確實不錯嘛。

「沒有。聞到的。」

「這麼遠?」

「嗯。」

「這麼靈?」的鼻子?

余天景仍然點頭。

雖然果子的確香甜,但這距離能聞到,簡直算是異能了!

不過對於習武之人有些特異功能,似乎也不是稀奇的事。

只是不知道有沒有千里眼順風耳,畢竟這鼻子是變異了。

步步驚婚:總裁的心尖前妻 不然她什麼都沒聞到?

余天景又抹抹鼻子,發現他沒事的時候,習慣抹鼻子。

像個孩子。

葉靈眨眼,注視著人。

「看什麼?」

葉靈垂眸,笑道:「師父蠻好看的,為什麼總遮著臉呢?」

「嗯?」余天景聽完一愣,然後在葉靈面前撩起了他垂落的那些髮絲:「並沒有特意遮的。」

整張臉露出來的時候,真的有那麼一剎給她有個錯覺,似乎有著熟悉感一樣。

可哪來的熟悉感?

直到余天景又把頭髮放下,看向葉靈的時候,有些莫名。

葉靈回了回神,有些沉默。

「幹嘛這表情?師父的樣子又不是沒看過,嚇到了?」余天景摸摸自己的臉,沒發現什麼異常,然後一臉不解的看向葉靈。

葉靈收回自己的情緒,笑言:「師父很帥呀。」

「帥是什麼?」

「就是很有型,很好看,很英俊……」

余天景看她的樣子,微微歪了點頭:「你是不是想跟師父要什麼?」

嘴這麼甜?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怎麼會?我是那樣的人嗎?」

「你就是。」

「師父~」

「說吧,想要什麼?」

兩人繼續前行,本來遞給了葉靈的野果,余天景又拿了回去,扛在手上,讓葉靈可以邊走邊採摘來吃。

「師父你要吃么?」葉靈覺得總自己吃好像不太妥。

「你說呢?」

「嘿嘿~」葉靈摘了幾棵,放在手心遞給他。

結果,某人懶到直接伸嘴就吃。

葉靈差點反應過激……

「倒是蠻甜的。」余天景毫無自覺,還一副享受的樣子。

葉靈皺眉。

按理說,到了余天景這個年齡,大多已經是有妻有兒了,他的同門師兄弟就是,可是余天景卻一直未娶妻,甚至原主來了幾年,也沒有見有女人找過他。也沒有帶過任何女人進山,接觸的女性只有原主來之前轉投他師的顧飛菲。

原主本身沒有打聽過這些事,加之少出門,更沒聽到什麼流言,只把一切想當然。也並不想別人都有師娘,為什麼她沒有?

葉靈觀察著人,這個朝代這個年紀還不成親,大概是不想成了的吧?

但是剛才的行為,又讓葉靈覺得這個人似乎不會想到那些事情一樣。

當然,也有另外一個可能,就是他對自己一絲絲的非分之想都沒有,自然也就不會有什麼異樣的感覺。

是哪樣呢?

葉靈默默的跟在人的旁邊,然後走歪了也不知道…… 余天景扶住人,無奈的說:「好好走路!」

葉靈連忙站穩。

「想說什麼?」看她探頭探腦的,余天景睨了她一眼。

「師父,你,多大了?」

雖然面部線俊朗,但也不代表會一直年輕不是?

余天景停下來,看著明顯好奇的葉靈。

然後交疊著手摸下巴:「怎麼感覺你最近有點……」

「有點什麼?」葉靈縮了縮,拉開距離。

余天景發現貓膩,睨著眼,一副審視的目光,像看穿了什麼似的。

葉靈表面鎮定的眨眼,但不自主的心跳快了些,她已經努力模仿了,難道還是露出破碇了?

「笑得有些過於殷勤討好,做了什麼對不起師父的事?老實說,師父看能不能原諒你。」

「師父,如果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你也打算原諒我的對吧?」

「那要看什麼事。」

「什麼事不會被原諒?」葉靈有些好奇。

可能習慣了原主的動作,竟然又往他眼前湊……

余天景定睛,伸手捏她的臉:「老實說,就不會生你的氣。」

「那師父是不喜歡別人騙你是嗎?」

余天景一頓,彷彿有過被騙的經歷。

葉靈眨眼,看他不承認卻也沒有否認。

「我要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也不原諒嗎?」

余天景掃了她一眼,沒有說話,只是獨自往前行。

葉靈陪著走了一段。

然後大聲說:「那師父也不是沒跟我說實話?」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