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未央毫不猶豫的脫口而出:"當然是男女朋友啊!" 「在呢,四少,有什麼需要我為您服務的?」難怪紀總那麼討厭紀優陽,那不是沒有道理的。

「別對我那麼冷淡,畢竟,我們的關係,不止這麼多。」

潑髒水套近乎噁心人,不就是紀優陽慣用的伎倆?聽到旁邊傳來開門聲,費亦行也懶得搭理紀優陽,揮手叫人把這傳聲器關掉,以免吵到他家紀總。

看到費亦行的小動作,紀優陽提高音量喊了句,「救命啊,費亦行要殺我……」

被紀澌鈞摟著出來的木兮聽到紀優陽的求救聲,立刻看了過去。

費亦行趕緊上前解釋,「太太,您別誤會,四少在開玩笑。」

「兮兮,我們走吧。」最好真的動手,以免紀優陽那個禍害繼續煩他。

木兮攔住紀澌鈞的去路,遞了眼紀優陽那邊。

他實在是不想跟紀優陽見面,再聽紀優陽當面挖苦冷嘲熱諷他,他對紀優陽沒那麼多手下留情。

坐著輪椅出來送人的喬隱,本不該插手這件事,可是紀優陽那個傳聲器開著,時不時就發出點什麼噪音打擾他,他真是受不了紀優陽話多。

「大哥,去看看他吧。」

他本來是連醫院都不打算來的,要不是木兮拽著他,他怎麼會上來,旁邊的傳聲器關了,但是紀優陽的聲音還環繞在他耳邊,冷臉的紀澌鈞垂下臉對上懷裡在撒嬌的女人,最後沒辦法,只能點頭。

喬隱在原地等人,木兮陪著紀澌鈞過去。

費亦行提速走在前面,由他控制傳聲器,要是紀優陽口不擇言說的話太難聽,他方便及時切斷通訊器。

關了傳聲器,房間里安靜的只剩下儀器的聲音,即使窗外有人,可對於他來說,卻更像是跟死神作伴,直到傳聲器重新打開,外界的聲音傳入房內,那冰冷的感覺才多了幾分溫暖。

調整身後高度的紀優陽,在能看清紀澌鈞那張特別討厭他的臉后,才停止調整高度,「二哥,我就知道你會來。」

「……」沒見面之前,他有不少的話想要當面教訓紀優陽,可是真的面對面的時候,紀澌鈞才發現,自己不知道該說什麼。

木兮留意到紀澌鈞那張嚴肅的面容里,眼神有些不自在,木兮笑著先說話緩解氣氛,「阿陽,你今天感覺怎麼樣了?」

「本來快要死了,但是看到我二哥這張老臉,我又活過來了。」

「紀優陽,你是不是想死?」在這句話出口之後,紀澌鈞才發現,他跟紀優陽之間,一旦氣氛平靜,他就無法開口說什麼,只有刀光劍影的時候,他的心裡才會表現得特別淡定,大概,是習慣了這種拔刀相向的氣氛吧。

「你把費亦行送給我,我死也心甘情願。」每一次,看到他二哥被他激怒,他都感覺心裡可有成就感了,特別滿足。

紀優陽這話,在費亦行聽來,那可是對他家紀總有巨大吸引力的,費亦行急的連手都從傳聲器拿下,「紀總,您不能答應。」

本來,他就沒打算答應的,可是費亦行那麼著急的樣子,怎麼像是不相信他?費亦行的不信任,讓紀澌鈞心裡很不爽,「那你就留下來照顧他吧。」

「這這……」激動的費亦行,目光挪到木兮身上求救。

木兮還沒說話,紀優陽又接了句,「二哥,你讓費亦行跟我,我以後再也不插足你的婚姻,這買賣划算。」

「紀總,他就是故意挑唆,您不能上他的當。」他家紀總平靜的,讓他忍不住為自己的清譽感到擔憂。

知道這是他們兄弟較嘴過癮,可是聽到紀優陽把她拉進來做籌碼,木兮就不痛快了,「費助理,把通訊器關了,別打擾四少休息,我們回去吧。」

還是太太好啊,感動的費亦行,趕緊去關通訊器。

「二哥,你看看,你說話都沒威信咯,人家現在知道找枕邊風的人說話。」

說著沒心,難保紀澌鈞不會較真,胳膊繞到紀澌鈞身後摟著的木兮,眯著眼睛盯著那個在幸災樂禍說風涼話的紀優陽,「阿陽,你是不是想讓你二哥留下來二十四小時照顧你?」

看他二哥抱他木姐姐那姿勢,一看就知道不會撒手,紀優陽爽快回了兩個字,「好啊。」

木兮抬頭沖著紀澌鈞眨眼,「那你就留下來照顧他吧。」

「嗯。」敢欺負他老婆,紀優陽是想死吧!

聽到紀澌鈞應了一聲,然後木兮就走了,真的走了,連費亦行也走了,唯獨紀澌鈞還站在窗外。

這,這沒開玩笑吧?

一開始心裡有些激動,可是他二哥就跟一尊門神一樣,不,準確來說,那個表情可不像門神,更像是死神,凶神惡煞站在窗前,看久了,紀優陽感覺自己特別有壓力。

「二哥,你還是走吧,我不用你照顧,你在這裡,影響我康復。」果然,他沒有辦法,跟他二哥和平共處。

「紀優陽,我警告你,別給我耍花樣!」

還是這種氣氛讓人身心愉悅,「在你動我之前,我會先跟我木姐姐睡一覺。」

「紀優陽!」在紀澌鈞的拳頭擊向玻璃時,身後的保鏢馬上上前攔住。

好久沒當面跟他二哥硬剛了,這種感覺,真是讓人懷念又興奮,「二哥,你知道我沒有底線,為了你,我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把他給我拉到殯儀館去!」這個紀優陽,就是個不懂得感恩的傢伙,還想睡他老婆,留著就是禍害!

丟下一句話,紀澌鈞就走了。

還殯儀館,有他木姐姐護著,別說殯儀館了,就算是換醫院,看他二哥敢?「喂,二哥,你不親自拉我去嗎,一塊去吧,哈?」

難怪費哥有時候見到這位四少就躲,還真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就喜歡踩雷的主,保鏢暗暗捏了把汗,又不知道紀總這話到底是真是假,摸不著頭腦的保鏢只能給費亦行打電話。

費亦行推著喬隱,到了電梯前才停下腳步。木兮看了眼走來的人,目光又回到喬隱身上,「我跟你二哥先回去了,你要照顧好自己,快些恢復出院。」

「嗯。」他想瞞著木兮的,誰知道醫生說漏嘴了,木兮帶著紀澌鈞來看他,真的讓他很感動。

電話響了,到一邊接電話的費亦行,背對著過來的人。

過來的紀澌鈞,將木兮攬入懷中,那看似溫柔體貼的寵溺動作,可在喬隱看來,卻帶有某種宣誓主權的行為。

「大哥,你放心,我會替你照顧好紀優陽的。」紀優陽那個人特別能作,性格跟紀澌鈞截然相反,除了張揚不安分,就喜歡鬧事,關著門也擋不住紀優陽那大少爺的脾氣傳到他面前來。

「不用管他,你照顧好自己吧,以後,他要再出事,不準救他。」紀優陽救了也白救,那是一條養不熟會咬人的毒蛇。

他以為,面對紀優陽的威脅,紀澌鈞會生氣,找人解決紀優陽,沒想到一個「再」字,卻透露出,紀澌鈞對紀優陽的手下留情。見電梯到了,有人推著清潔車出來,喬隱立刻接了句,「大哥,電梯到了,你們先回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掛了電話的費亦行,回頭看了眼後邊想找許衛,才想起來,許衛在樓下買東西。

「費助理,不麻煩,這輪椅是電動,我能自己回去。」

「好。」喬隱自己回去應該沒多大的問題,點頭的費亦行跟上進電梯的紀澌鈞和木兮。

「喬隱,再見。」靠在紀澌鈞懷裡的木兮,跟喬隱揮手道別。

「再見。」大概是紀澌鈞在木兮身邊,還看著他,喬隱臉上只敢露出一抹禮貌性的笑容,不敢做太多的表情怕紀澌鈞誤會什麼,直到電梯門關上,紀澌鈞的眼神消失在眼前,喬隱才像做賊那樣,逃過一劫鬆了口氣。

轉身準備回去的喬隱,望見橫空出現,擋住自己去路的清潔車。

就在喬隱準備改方向時,耳邊響起一聲客氣的聲音,「喬總。」

這語氣,聽起來一點都不像是一個搞衛生的保潔員。

警惕的喬隱,望著眼前這個穿著保潔員衣服還戴了口罩和帽子的男人,「有什麼事?」

「喬先生,我們想跟你合作一個共贏的機會。」

現在是什麼時候,還有人來找他合作?「合作什麼?」

「難道你就甘願紀優陽活著出院?」

來挑撥他跟紀優陽關係的?他實在是想不到現在會有誰這麼做,對方突然找上他,讓他實在是很好奇這個人到底是誰,這是一場陰謀還是試探?「所以說呢,你們打算讓我替你們做什麼?」

對方從兜里拿出一個小盒子遞給喬隱,「這裡面裝有兩劑葯,你可以找個機會加到木兮的茶水裡,到時嫁禍給紀優陽,就能順利剷除紀優陽給你大哥和你媽報仇了。」

看來對方很了解他跟紀澌鈞目前的關係,喬隱沒有接過東西,冷笑一聲后,開始啟動輪椅準備離開。

「喬先生,你放心,這裡面的東西只會讓木兮精神失常,並不會給她造成太大的傷害,紀優陽的存在危及到你們,也擋了我們的路,難道你真的要看著一個作惡多端的人能繼續逍遙活在世上?」

精神失常?

這四個字,讓行駛的輪椅緩緩停住在地面。

看到喬隱停下來了,男子上前,將手裡的東西放到喬隱腿上,「兩瓶,藍色是解藥,千萬別把解藥打碎了,否則她這輩子都不會恢復正常,那就跟我們沒有任何關係。」

落在他腿上的盒子沉甸甸,壓得他搭在扶手上的手指關節發麻。

在他撿起盒子,打開盒蓋時,看著這兩瓶東西,他那墜入無盡深淵的靈魂,就像是看見了希望。

這算不算是,他改邪歸正後,上帝可憐他,給他送來彌補的機會……

只要有了這個,她就能回來了。

「叮咚」

身後的電梯門傳出提示聲。

「喬總。」許衛的聲音響起在身後。

被嚇到的喬隱,硬生生冒出冷汗,驚慌的目光打量四周,那個保潔員早就消失在附近。喬隱立刻把手裡的東西收進口袋,「你有看到我大哥他們?」

「在樓下遇見了。」見喬隱衣著單薄,許衛放下手上的東西,解下身上的外套蓋在喬隱肩上。

正在極力壓制那顆因為心虛而慌亂的心,蓋在肩上的衣服成功轉移了他的注意力,回頭的喬隱看著對自己態度改觀的許衛。

他並不是接納喬隱而關心喬隱,只是他希望喬隱能養好身體順利出院,不過目前他並沒有看出喬隱有哪兒對紀總和太太不利,「喬總,別著涼了。」 仙涼城外,林楠二人見到了這位衛煌大統領,一位天仙境強者,身穿金色戰甲,威風凜凜。

對於林楠崔慶二人的到來,表示了極大的歡迎。

當即,二人便各自領了一塊令牌,代表著他們的身份。

都是一等天將,甚至還專門給二人調派了一百位人仙境的二等天將。

在這裡,天將也分等級。

人仙境,只能算是普通二等天將。

地仙境,一等天將!

豪門絕愛:愛情黑白計 一聽說可以統領一百位人仙境高手,崔慶那就激動的不得了。

很快,一百名人仙境二等天將出現在林楠崔慶二人面前,對於林楠崔慶的身份,這些人並不清楚。

在這裡,他們是兵,是林楠崔慶二人統御的隊伍。

「各位好,現在起,我就是各位的隊長,接下來必須要聽從我和他的指揮,否則便以臨陣退縮論處!」崔慶一副老子老大的姿態,沉聲喝道。

一位位人仙境高手看向崔慶,自然是帶著一絲絲的畏懼。

甜心嫁一送一:總裁,請簽收! 地仙,比人仙境強很多,不過這些人終究帶著一絲疑惑,他們不清楚崔慶林楠二人,也不明白大統領為何將他們都劃歸到二人手下。

正常而言,一位地仙境的一等天將,最多也就帶領五十位人仙境高手而已。

但眼下,他們這一支足足百人。

當然,沒人敢問,這是戰場。

在加入天庭之際,普通的人仙,天人境通神境等,比地仙境還多了一個限制。

必須服從命令!

「是,大人!」上百名人仙境天將開口恭聲回道。

聽到這話,崔慶更是滿意了。

「好,現在所有人準備,半日後出發一戰!」崔慶說道,先前分配這一百名天將之際,他們的作戰任務也來了。

一聽有戰鬥,一百名天將頓時精神一震,加入天庭,很多人的目的便是為了戰鬥廝殺,立軍功,掙仙晶資源。

修鍊者,哪怕是仙人境也是一樣,沒有資源一切都是扯淡。

林楠崔慶二人能如此快的提升,資質,戰鬥是一方面。

資源更重要!

前前後後,崔慶耗費的仙晶多達十萬塊不止!

林楠這邊也差不多。

而這十萬塊仙晶,正常而言哪怕是天仙境強者也無法輕易拿出。

一個仙宗,或者一個仙族完全可以靠這十萬塊仙晶培養一百位人仙境高手!

一個普通的仙族,或者小宗門之中,或許都沒有這十萬塊仙晶的財富!

這就是現實!

崔慶林楠等人提升如此之快,這就是前提!

「是大人!」百名人仙境高手再度點頭。

當即崔慶一聲令下,一位位人仙境散去,各自開始準備去了。

每一次戰鬥,都是在拚命,都需要全力以赴的廝殺。

這是磨練,也是爭取軍功爭取仙晶的最好方式。

半空中,林楠也將仙宮放了出來,和崔慶二人直接進入仙宮之中開始謀划商議起來。

戰鬥來的有些快,他們也沒想到剛一到來就有任務,要出戰。

「這一戰可不好打,你可別大意,這座礦脈,肯定也有始皇仙庭高手守護,而且一旦咱們動手,對付勢必會得到消息,第一時間增援。」林楠琢磨著手中的一塊任務玉簡,琢磨道。

相比於崔慶,林楠至少在地球經歷了不少大戰。

和異境的廝殺,每次都是數萬人參戰,數十萬頭異獸。

地球上一些有名的戰役,更是看過不少。

雖然可能和仙人境的戰鬥不同,但看的多了,多少有些益處。

「有什麼不好搞的,對方不過五十位人仙境高手駐守,兩名據說實力強大的地仙境而已,咱們還怕他們?」崔慶不以為然道。

一想到馬上就要帶領一群仙人境大殺四方,他就顯得很激動,迫不及待的模樣。

「大統領可是刻意叮囑的,這兩人真的很強,之前可是有兩位地仙境高手隕落在他們手中的。」林楠搖頭無奈苦笑。

能被天仙境大統領專門叮囑的,肯定不會太差,否則也不會剛到就派他們去。

這是一塊硬骨頭。

重生之都市邪仙 雖然林楠自信不懼,但必須要小心。

一旦他們動手成功,還要小心始皇仙庭的援兵。

到時候,統領級對決,天將級廝殺,哪怕是求救,天仙境也不能直接動手,否則便是犯規。

各大仙庭王庭皇朝的廝殺,也有規則。

否則任意出手屠戮,便是災難,任何一方都承擔不起。

天仙境高手,不可輕易下場破壞規矩。

「笑話,咱們人仙境就能幹死幾位地仙境,現在還怕他們?」崔慶依舊不以為意。

「這第一戰,咱們壓殺的漂亮,你別和我搶,到時候你壓陣,那兩人都是我的!」

林楠聞言,更是苦笑,索性什麼都不說了,直接拿出剛剛得到的有關始皇仙庭的各種資料研究起來。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相鄰兩域,一些強大的地仙境高手基本上大家都彼此熟悉,天仙境仙王境這種強者更是不用說,彼此一清二楚。

其中有關這種礦脈的消息也都記錄在內。

一座盛產特殊煉製仙寶材料的礦脈,距離仙涼城兩三里左右,屬於始皇仙庭,期間數次被天庭攻下,但最終還是被他們奪了回去。

這一次,天國仙涼城這邊會率先發動大軍,直接殺入始皇仙庭,而趁著這個間隙,林楠崔慶二人帶領一百位人仙境高手直接殺入他們腹地,佔據這座礦脈。

而後,要負責抵禦周圍趕去的始皇仙庭的高手圍殺,一直等到天庭大軍正式殺入為止。

雖然這期間天仙境高手正常不會對他們動手,但誰也保不準,尤其是始皇仙庭可能會派遣更多的地仙境,人仙境。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