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月連忙道,「他是我的朋友,不要傷害他。」

秦月身後一名男子將肩膀搭在秦月的肩上,「二弟,這是怎麼了,這麼熱鬧。」

秦月看向身邊的人連忙道,「哥,他是龍辰,是我在妖獸山脈遇到的朋友,快讓他們放下武器。」

這名男子名叫秦日,他是秦家的長子,秦日道,「收起陣型,解除戒備,他是我弟弟的朋友。」

十名將士聽到命令后,同時收起武器,「冒犯了。」

接著十人回到原本的位置繼續站崗,龍辰走到四人的身邊。

秦日看著龍辰,「看你的發色你是龍吟帝國的人吧,這一路多謝你照顧我的兩個弟弟和妹妹了。」

龍辰道,「沒事,我也是被他們救了。」

秦月拿出暗影貓妖的妖丹道,「哥,這是暗影貓妖的妖丹,這就是龍辰給我的。」

秦日看向妖丹又看向龍辰,「真是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了,你開個價我給你元幣,算上報答你,我叫秦日,你呢。」

龍辰道,「我叫龍辰,錢財乃身外之物,妖丹也是這樣,我用不到送給你們也沒事。」

非法成婚 秦莉笑了笑,「大哥,你快走吧,我們還要帶著妖丹回去找大師煉藥給爹治病呢。」

秦日道,「那好吧,你們先走,晚上我回去,一定要擺酒席好好感謝龍辰。」

秦狩道,「嘿嘿,你就放心吧,早點回來。」

說完四人告別秦日離開城門,趕往秦家。

未完待續。 想起剛才張妙俞在車上的嘻嘻哈哈,還有之前在華府巷那邊和姜雲卿幾次打聽孟少寧,都被她岔開的事情,李嬋就只覺得氣悶的慌。

李嬋臉色難看的厲害,她長這麼大,就沒有見過比張妙俞更不會看人眼色的人!

「郡主…」

李嬋的貼身丫環元如見著李嬋回來,連忙迎了上去。

她剛準備開口說話,手中就被塞了個食盒。

元如臉上滿是詫異,郡主不是張家那位小姐出門去見那個姜小姐了嗎,怎麼還帶了個食盒回來?

「其他人呢?」

李嬋看了眼冷清的院子。

「都在忙著年節的事情呢,巧玲去了外院還沒回來。」元如連忙說道。

李嬋沉著臉進了房中之後,碧心連忙上前替她脫了披風,又將屋裡的炭盆燒的旺了些。

元如將食盒放在一旁,見李嬋臉色難看的樣子,不由開口問道:「郡主,您不是去見姜小姐了嗎,她惹您生氣了?」

李嬋橫了她一眼。

元如頓時想起李嬋和姜雲卿之間的關係來,而且這房中還有別人,她連忙收聲。

李嬋對著正在撥弄炭盆的碧心沉聲道:「你先出去。」

「是。」

碧心連忙起身朝外走去,只是剛走了兩步,李嬋眼角餘光就看到了桌上放著的食盒,頓時就想起了一路上都在嘰嘰喳喳的張妙俞來,心中煩悶的厲害。

她直接叫住了出門的碧心,皺眉道:「等等,把這食盒也扔出去。」

李嬋又從袖子里掏出一個檀木錦盒來,連帶著之前張妙俞塞給她的那張平安符放在一起,原本是想一起全部交給碧心的,只是想了想,又將平安符拿了回來,只是將錦盒給了她。

「把這個也一起拿去柴房燒了!」

「郡主?」

碧心遲疑。

元如見李嬋臉上露出不耐之色,連忙道:「還愣著幹什麼,郡主讓你怎麼做就怎麼做,趕緊拿著出去燒了,別惹了郡主煩心!」

碧心見李嬋臉色沉了下來,也不敢多問,連忙上前接過東西退了出去。

等走到外面隔間時,她手中剛撩起隔著的暖簾,就聽到裡面傳來元如的聲音:「郡主,您這是怎麼了,誰惹得您動了這麼大的火氣?」

「還不是張妙俞!」

李嬋的聲音帶著平日沒有的怒意,像是把什麼東西扔在了桌上,發出「啪」的一聲輕響后,就聽到她滿心厭煩道:「我以前怎麼沒發現,那個張妙俞這麼煩人,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簡直吵死了,半點眼色都沒有!」

「張小姐怎麼了?」

蝕婚囚愛:邪肆總裁撩火孽情 「還是姜雲卿……」

碧心聽到張妙俞和姜雲卿的名字,目光動了動,原想要再多聽一些,可是外間有丫環路過,她也不敢多留,連忙放下暖簾抱著食盒走出去,將房門關上,心中卻是在想著事情。

張妙俞她當然知道是誰,張閣老家的小小姐,長得可愛,性子開朗,對她們這些下人也是極好。

她還記得白日里張小姐過來的時候,郡主對她熱情的厲害,一口一個「小魚兒」叫著。 很快,秦月帶著龍辰來到了秦府。

龍辰看著秦府,秦月帶著龍辰走進去。

秦月轉身看向三人,「秦狩,秦莉你們安置一下龍辰,記得通知下人擺宴席,我先去給父親說一聲。」

秦狩道「二哥,你放心吧,我們一定會安頓好龍辰的。」

秦月點點頭轉身離開,秦狩還沒開口秦莉道,「走吧,我帶你去住的地方。」

龍辰笑了笑,秦莉帶著龍辰往前走,秦狩笑了一聲跟在後面。

秦莉推開門,「好了這裡就是你的房間了。」

龍辰走進去,看了看,「其實我明天就要走了,不用準備那麼多的。」

秦莉笑了笑,跑了出去,秦狩坐在椅子上,龍辰坐在旁邊。

兩人剛要開口說話就有一名下人跑了過來。

「三少爺,老爺要見您帶來的客人。」

秦狩道,「我知道了,下去吧。」

下人走後秦狩看向龍辰,「龍辰,我父親要見你,咱們去吧。」

龍辰點點頭,兩人趕往正殿。

很快秦狩帶著龍辰來到了正殿,秦氏四兄妹都在這裡,坐在正殿正中央的是秦凱,也是鳳鳴帝國的皇家占卜師。

秦凱道,「你們都下去吧,我和龍辰單獨談談。」

四人齊聲道,「是,父親。」

四人離開,正殿內只留下了龍辰和秦凱。

秦凱抬起手一揮,一個光圈籠罩了兩人。

秦凱站起身看向龍辰,「你就是御南昌師叔提到的中,新一代的星帝,龍辰?」

龍辰聽到御南昌看向秦凱,「沒錯,我就是,我手上的空間戒指就是他給我的,御南昌他老人家怎麼樣了?」

秦凱道,「御南昌師叔和我師傅他老人家要我保護好你,師叔他老人家一切都很好,他讓我轉告你一件事。」

龍辰問道,「什麼事?」

秦凱指著龍辰的空間戒指,「御南昌師叔將他自身的一般元力都注入到那枚空間戒指內了,他讓我轉告你,這裡面的元力全部釋放可以釋放一次,次元波,那是他老人家最強的招數之一,關鍵時刻可以保你一命。」

龍辰看向手中的空間戒指問道,「怎麼啟動?」

秦凱道,「只要你直接喊出次元波就可以了。」

龍辰道,「我聽你的秦月他們說,你生病了。」

秦凱搖搖頭,「我收到老師的信息,讓他們三個去妖獸山脈尋找三級妖丹,這樣子就可以遇見你並且把你帶回來。」

龍辰道,「你會占卜,那麼你能幫我占卜一下我的父母嗎?」

秦凱點點頭,「當然可以,我現在解除結界給你占卜一下吧。」

秦凱手一揮,籠罩著兩人的光罩消失,秦凱閉上眼,「跟隨星光的指引,為我照亮前行之路,展現出你偉大的一面。」

秦凱再次睜開眼,眼中布滿星辰,「站在我旁邊,這樣子你也可以看到。」

龍辰站在秦凱的身邊,漸漸的龍辰面前的畫面改變了。

這是兩個不同的環境,龍辰的母親孫月,她獨自坐在房間內修鍊,龍傲天也同樣坐在一個破破爛爛的房間內獨自修鍊。

龍辰的臉頰旁落下兩滴眼淚,秦凱閉上眼畫面消失再次睜開眼已經恢復正常。

秦凱道,「你不用擔心,你現在還有時間提升實力,一年後的今天,你的母親就要被迫嫁給別人了。」

龍辰擦去眼淚,「你放心吧,不用一年半年內我就會殺到玄天閣,將他們救出來。」

秦凱道,「你放心,到時候天機閣會全力配合你的。」

龍辰點點頭,秦凱道,「你什麼時候回去要不要我派人送你?」

龍辰道,「不用了,我現在就想回去了,我要抓緊時間提升實力。」

秦凱道,「慢走不送。」

龍辰點點頭,身邊的小天化為通天塔,龍辰走進去通天塔飛走。

通天塔的出現驚擾到了四人,四兄妹跑進來看向秦凱,秦月問道,「父親,龍辰怎麼走了?」

秦凱道,「龍辰還有事情要做,所以他先走了。」

秦凱揮手,出現白色的光罩籠罩著五人。

秦月問道,「父親,你這是幹什麼?」

秦凱道,「我現在要把龍辰的真正身份告訴你們,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從中州跑到這裡的原因。」

通天塔內。

龍辰看著外面的風景,開口道,「小天,你說憑藉我們三人的力量能從我姥爺手中把父母救回來嗎?」

小天想了想,搖搖頭蒼老的身影出現在龍辰的身邊,「星帝大人,請您務必要記住一件事,您的守護著已經開始聚集到您的身邊,他們會跟隨您一起成長,剛剛藍姑娘告訴我,只要你到達天武階段星帝訣的力量會初步覺醒,您的實力也會加快提升。」

龍辰點了點頭,感受著體內星帝訣的運轉。

半個時辰的功夫,現在已經可以看到迦迪學院了。

龍辰道,「小天,準備落下吧,避免造成恐慌。」

龍辰開始換衣服,換上了迦迪學院的戴上自己的令牌,小天也降落了。

龍辰走出通天塔,小天在龍辰的身邊飛著,走到了門口,有人阻擋,龍辰拿出自己的身份令牌,這才進去。

龍辰直奔葉爵的房間而去,這一路上有不少人對著龍辰指指點點,龍辰有些不耐煩直接御劍飛向葉爵的住處。

很快龍辰趕到葉爵的住處,「師傅,我進來了。」

龍辰走進房間,葉爵道,「回來了,跟我出去讓我看看那隻暗影貓妖。」

龍辰老老實實的跟著葉爵走出房間,空間戒指內的暗影貓妖屍體釋放出來,葉爵看著這具屍體點點頭,「不錯,每一次攻擊都有攻擊到要害,刀刃切割整齊,頭顱上的傷口一擊斃命。」

葉爵道,「為師托你買的鳳酥糕呢?」

龍辰聽到鳳酥糕后頓時懵了,笑嘻嘻道,「我忘了。」

葉爵搖搖頭,「沒事,以後有機會再吃吧,而且這個機會很快就會有的。」

龍辰問道,「師傅,你這是什麼意思?」

葉爵道,「你現在還沒有玄獸夥伴吧,再過幾日南方的島嶼就會開啟了,四大學院都會有人組織學員去南方的島嶼尋找合適自己的玄獸。」

龍辰點點頭,「只不過我有玄獸夥伴了,她現在有事暫時離開我,不過她早晚會回到我身邊的。」

葉爵點點頭,「那你回去吧,這隻暗影貓妖的屍體交給我,我幫你找老三說說,讓他給你練一下丹藥。」

龍辰點點頭轉身離開了,葉爵一揮手,暗影貓妖的屍體從原地消失,進入到他的空間戒指內了。

未完待續。 那時候郡主還對她好的像是自己親妹妹,而且那個張小姐性子單純,跟姜小姐還有陳家表小姐的關係也好。

怎麼等人走了之後,郡主立刻就翻了臉了?

還有姜小姐……

剛才郡主提起姜小姐的時候,聲音里也滿是不耐。

上次姜小姐在宮中受傷的消息,她明明聽著元如告訴過郡主,可是今天張小姐來時,郡主卻是裝作一無所知…

碧心滿心複雜,抱著食盒走到靠邊的地方,這才偷偷將其打了開來,就見到裡面還冒著熱氣,香氣撲鼻的碧玉丸子。

她又小心將那個李嬋讓她去燒了的檀木錦盒打開,裡面裝著的則是褐色的看起來十分眼熟的藥丸。

碧心忍不住抿了抿嘴角。

剛才也聽到了李嬋的話,知道她和張妙俞去了姜雲卿府上,這些東西十有八九是姜小姐特地準備的。

碧心還記得那次被元如燒掉的藥方,還有前幾次穗兒來跟她學習編製羅纓曾經給她的那些藥丸子。

穗兒說是姜小姐看她身子不好,讓她用了之後能夠調養身體,她也用過,療效特別的好。

可是姜小姐每次託人送給郡主的那些藥丸,都全部被郡主給燒了。

碧心握著手裡的錦盒,只覺得替姜雲卿不值。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