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昊看著天晴猿猴不服氣,不甘心的表情頓時笑了起來,妖魔一切可都是出現煩了臉上,顯然這頭天晴猿猴已是涉世尚淺,輕聲的說道。

「你的名字呢?」

秦昊報出了自己的名字,然後對著天晴猿猴詢問的說道?

「你可以叫我天晴」

天晴猿猴聽見了秦昊的話,頓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想了好一段時間,終於說出了這個名字。

「嗯,我知道了」

秦昊聽見了天晴居然想了怎麼久,而且只是將他們猿猴兩個字去掉了而已,一時間有一種想笑的想法。

「嗯,你以後就叫我天晴吧,我想要戰鬥的時候隨時都會去找你的」

天晴對著秦昊怒哼了一聲,對於被秦昊打敗了非常的不爽,顯然一直記在心裏面。

「可以」

秦昊看著如此的天晴,雖然是一個壯碩的青年男子,但是卻給人小孩一般的可愛感。

「等你們要進入到第三層的時候,我讓我老爹放你們過去」

天晴聽見了秦昊的花頓時興奮了起來,拍了拍秦昊的肩膀豪爽的說道,說完便看見了天晴一瞬間便離開了這裡,朝著另外一個地方趕去。

秦昊得到了寶物可是沒有人敢和他搶奪除非想和她徹底的撕破臉,要麼生死戰,要麼就是實力沒有秦昊強不敢去搶奪?

重生之侯府嫡女 「殺」 何況,羅陽是新近晉陞的焦點人物。

在小樹林集市方圓幾里內,他已是個人物了。

單是敢跟林家叫板,只憑這一點,便令道上的人刮目相看。

在一片如潮掌聲中,羅陽已走到施楠身邊。

「楠姐,我唱歌很難聽的。」羅陽笑道。

「多唱就行了。來,我帶你唱。」施楠將一隻麥克風遞給羅陽。

看她如此有興緻,羅陽只好成全她。

起先唱的時候,羅陽還比較緊張。

唱起頭了,膽量也就水漲船高了。

心想反正是這樣的貨色了,不唱都唱了,便也有模有樣地扯了幾句。

不過羅陽自信唱歌功力還是比肖大牛的要高。

若是讓肖大牛來唱,恐怕在場的人要走一半。

一曲完畢,羅陽產生一種錯覺。

受到這麼多人的歡迎,倒有點兒像是歌星了。

回到眾美人身邊,被洪佳欣一句「歌詞都唱錯了」,羅陽終於承認自己還不是歌星。

直到酒吧打烊,很嗨的消費者才依依不捨地回去了。

羅陽和眾美人上二樓包廂。

施楠來駐唱算是成功了,朱莉開香檳為她慶祝。

牌子是「庫克開花之樹鵪鶉香檳」,聽陳潔說,這瓶香檳要一萬多塊RmB。

眾美人都想要嘗一嘗。

一聽說後勁大,她們都只要了一點兒,只是嘗嘗味道而已。

羅陽嘗了一口,說不出是什麼香氣,應該是複合型的味道,但口感細膩,覺得確是佳釀。

據陳潔說,締造一款庫克陳年香檳至少要2o年的時間。

在品香檳時,洪佳欣對羅陽上台唱歌唱錯歌詞念念不忘,老是提起。

羅陽連忙岔開話題,笑道:「班長,咱們來做一個說真話遊戲,你敢做嗎?」

向來是巾幗女漢子,膽子就比普通女生要大。

何況現今喝了點香檳下肚子,洪佳欣微揚著俏臉,以挑戰的目光迎視羅陽。

「有什麼不敢的。」洪佳欣自通道。

其他美人都不懂什麼叫「說真話遊戲」,等著羅陽講清楚。

羅陽放下高腳杯,從褲兜里取出一個一元面值的硬幣。

「規則很簡單,我夾著硬幣,每提一個問題,班長敢真實回答,就拔出硬幣,不敢答,就不拔。由我先來問3個問題。接著班長來問我。」

只說一遍,眾美人都聽懂了。

洪佳欣更是躍躍欲試。

「班長,你在哪所中學上學?敢拔嗎?」羅陽問。

彼時他以右手食中二指夾著硬幣。

洪佳欣毫不猶豫地從羅陽手中拔走硬幣,答道:「東風中學。」

這是實話。

羅陽從洪佳欣手裡拿回硬幣,又夾在食中二指上,繼續問道:「班長,你今年多大?敢拔嗎?」

洪佳欣嘴角扯出不屑的弧度,快拔走硬幣,說道:「15歲。」

其他美人端著高腳酒杯在一旁觀看,也沒覺得這說真話遊戲有什麼好玩。

總覺得是一對少男少女在玩過家家。

不過,羅陽有興緻玩,而且要玩的時間也不長,眾美人便耐著性子繼續聽下去。

先前羅陽說了,他提3個問題。

完了之後,便會輪到洪佳欣來提問,羅陽作回答。

洪佳欣只等羅陽問第3個問題,她非常有信心回答他提的任何問題。

這時羅陽又從洪佳欣手裡拿回了硬幣,依然夾在食中二指上。

「班長,你的班主任叫什麼名字?」羅陽問道。

蘇雲就在旁邊,聽羅陽這樣問,也不知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只是好奇,伸著脖子聆聽。

這個問題自然難不住洪佳欣,她沒有什麼不敢回答的。

隨即便伸手去拔硬幣。

只是出了一點小情況,羅陽二指夾硬幣夾得很緊,洪佳欣拔不出來。

嘗試了幾次,她都未能成功。

洪佳欣輕挑柳眉,嬌嗔道:「你夾那麼緊,我怎麼拔出來?」

本來,其他美人也沒聽出什麼味道。

可是羅陽痞痞地一笑,再加上他那狡黠的表情,秦飄第一個領悟到羅陽的弦外之音了。

秦飄噗哧一聲笑了。

緊接著是朱莉和陳潔等美人,也明白過來了。

像安玉瑩等美女,若非秦飄等笑出來,她們是不會想到那方面去的。

見秦飄等美人都含羞地嬌笑,便也悟到是什麼意思了。

洪佳欣天生聰穎,一見羅陽不懷好意地笑,便知是中計了。

再細細咀嚼自己說的那句「你夾那麼緊,我怎麼拔出來」時,俏臉刷地紅到了脖子。

「姐要殺了你!」

洪佳欣飛起一腳踢羅陽。

早有準備的羅陽自然藏到了蘇雲身後,雙手握住她的小蠻腰,以她作擋箭牌。

「蘇老師,班長要殺我。快救救我。」羅陽笑道。

包廂里鬨堂一片。

只有洪佳欣又羞又惱,追殺羅陽。

二人繞著蘇雲轉圈圈。

蘇雲也笑的花枝招展的,一時還說不了話。

「班長,手下留情。」羅陽求饒道。

「休想!這次是殺定了!」洪佳欣又抓不住羅陽,「蘇老師,你讓開,我揍他!」

笑完,蘇雲便要勸洪佳欣放羅陽一馬。

偏偏此時羅陽又說道:「班長,我又沒做什麼,你為什麼要殺我呢?如果你覺得說話虧了,那我說一遍讓你笑回來也行啊。班長,你夾那麼緊,我怎麼拔出來?」

最後那句話由羅陽這個男生說出來,意思便立刻明顯無遺了。

先前由洪佳欣這位女生來說,倒還不容易讓人明白。

眾美人聽了又是一陣嬌笑。

洪佳欣更羞了,只想揍一頓羅陽。

「蘇老師,快救我。」羅陽摟住蘇雲的柳腰,帶著她一起旋轉。

這樣最省力。

只要蘇雲在洪佳欣面前,那洪佳欣就下不了手。

「羅陽,我也幫不了你啦。誰叫你口無遮攔,敢說這種話。你自己向佳欣討饒吧。」蘇雲笑道。

「蘇老師,你用手肘撞他,不要讓他抱著。等我揍他。」洪佳欣繞著蘇雲轉了好多圈。

她累到胸脯急劇起伏。

羅陽透視著洪佳欣那快一漲一縮的飽滿上圍,只覺體溫忽地升高了。

他的胸膛又正好緊貼著蘇雲的溫軟脊背,空氣不流通,更熱了。

「班長,我不敢了。」羅陽笑道。

「遲了!這次姐殺定你了!」 少奶奶每天都在洗白 洪佳欣雙手叉腰,氣咻咻道。

看來短時間內她不會消氣了。

羅陽只得繼續藏在蘇雲身後,以免洪佳欣撲上來暴打人。

這時朱莉說道:「牛仔,我要跟你談點事。」

剛才朱莉也露齒而笑。

認識朱莉這麼久,極少見她開懷大笑的。

平時,朱莉都是冰霜美人的樣子。

眼神多是用來瞪人的,溫柔的時候不多。

(本章完)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元聖和趙強兩人恢復的時候,很多人都破開了光圈,有人從裡面得到了寶物,有的人白費了力氣,什麼都沒有。

「媽的,老子拼死拼活裡面居然什麼都沒有,你這不是玩老子的嗎?」

復仇嬌妻:總裁怕了嗎 一瞬間裡面沒有得到東西的眾人冰冷的喝道,心中非常的不爽,他們和天晴猿猴戰鬥了怎麼久的時間,就是給他們這樣的一個結果,讓他們如何接受的了,這一刻他們開始怨天怨地怨水元洞府的主人。

「哼,老子已不準備去打開光圈了,來一個守株待兔」

這些沒有得到寶物的人心中非常的不爽,不甘心,看著很多沒有前去破掉光圈的人用實力奪得了寶物,一瞬間所有人都是這個想法,他們拼死拼活居然什麼都得不到,而那些沒有出任何力的人居然搶奪到了寶物,讓他們心中更加的不爽,不甘心,於是在場大都數都抱了這個想法,等待破掉光圈的人,然後開始搶奪。

這群人裡面還有七八人都是修羅島逃離了秦昊隊伍的人。

邪魅冷王:帶球醫妃哪裏逃 「殺!」

一瞬間又有人破開了光圈,這個破開光圈的人正是玄羅,修羅島少島主,而衝殺過去準備搶奪寶物最快的人已正是他們修羅島的人。

「修羅島自己的事情,其他人全部給我滾蛋!」

秦昊看見了這群人居然連同伴的人已準備搶奪,秦昊一步踏出攔擊了不是修羅島的人冰冷的喝道,殺意盎然,只要有人敢衝上去,那秦昊便直接斬殺。

「明白,明白,你們修羅島的人辦家事,我們不管,我們不參與!」

這群人聽見了秦昊的話,看著秦昊身上那沸騰的殺意和那能夠將人凍住冰冷的眼神瞬間害怕了下來,苦笑的說道,然後不甘心的再次在一邊等著,不準備去搶奪玄羅的寶物。

「你陰我們?」

另外那群修羅島的領頭人叫做納蘭蘇,納蘭蘇看著秦昊陰冷的喝道,非常的不爽。

「你是在對我說話嗎?」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