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間,全場都震驚了,所有人都感覺不可思議,從一品武士提升力到一品武師,那可不是想提升就能提升的。

除了靠丹藥提升的快之外,想要僅憑修鍊提升上去,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但是丹藥提升武者之力,是有著弊端的,雖然這個人的境界提升上去了,可是他的實力卻與那些靠著紮實修鍊得來的實力,是沒有可比性的。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弊端,但是大家還是選擇了服用丹藥。

因為這樣提升境界要快。

不過,對於這一點,顧銘所煉製的小培元丹,根本不存在這個問題。

看著滿場震驚的新生們,古星辰微微一笑,隨即大聲說道:「排位戰的規則,只有一條,不得致人死亡或者殘疾。」

說到這裡,古星辰的臉瞬間嚴肅起來。

「一經發現,立即逐出天武學院。同時,天武學院會通報整個大陸上的所有學院,永不招生該新生家族的子弟。」

眾一聽,臉色不由一變,這懲罰可不是一般的嚴重呀。

取消整個家族的入學資格,等於斷了這個家族的後路。

這種後果,可不是誰都能夠承擔的起的。

古星辰看著所有新生的表情,滿意地點了點頭,隨即說道:「現在我宣布,新生排位戰開始。我們會把你們送到森林中,位置是隨機的,在聽到哨聲后,才能行動。」

古星辰的聲音落下后,空中又飛來了一批血羽鵬,隨即落下。

幾個導師拿著名單,開始念名,隨後一個個被單獨送走。

「考慮的怎麼樣了?」

程濤扭頭看向顧銘。

「沒問題,我們賭了。不過再加一個條件,敗者要將積分卡里的分全部轉給對方!」顧銘微微一笑。

「好!正合我義!不過,你們千萬不要被淘汰了!」

程濤露出一個陰險的笑容來。

定下賭約后,顧銘看著陸續離開的弟子,對顧超和顧華說道:「一起行動的可能不大了,你們要小心!」

「銘弟,我們相信你!」

顧超和顧華二人鄭重的點頭。

他們心中非常清楚,他們的實力不夠看,可能會很快被淘汰。

畢竟這次新生就有三百多人,而且實力比他們高的太多,想要獲得積分,根本沒有那麼容易。

然而,這一切對於顧銘來說,那就是他表演的時刻。

「一個新生一百積分,三百個新生就是三萬積分。不過,真的會這麼簡單嗎?」

顧銘抬起頭,看向滿臉笑容,目光之中帶著戲謔的導師們,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看來新生排位戰並不是表面上所看到的那麼簡單。

雖然顧銘以前沒有參加過這種事情,可是他在地球時,在那些玄幻小說中,可是沒少看到相關的內容。

一定會有老生隱藏在森林之中,然後出手搶奪新生的積分卡。

絕對是這樣。 很快,一個導師點到了顧銘的名字。

顧銘和幾個陌生的新生,一起跳上血羽鵬的背部,飛向森林。

過了一會兒,血羽鵬落下,隨隊導師直接命令顧銘下去。

這裡便是顧銘出發的地方。

不過現在還不能行動,必須要等哨聲響起。

一刻鐘后,森林中響起非常清脆的哨聲。

「開始了嗎?呵呵……」

顧銘微微一笑,悠閑的向森林中走去。

這片森林並不是很大,三百多號弟子散布在這裡,很容易遇見。

至於散落在地上的那些積分卡,顧銘自然不會放過,雖然沒有直接對人下手來的快,但是蚊子再小,它也是肉。

「咦,這個裡面竟然有一千積分!」

顧銘找到一張積分卡,沒想到裡面竟然有一千積分。

這讓顧銘小小的激動一把,他沒想到會有這麼多的積分。

幾分鐘后,顧銘再次找到一張積分卡,但是這次他並沒有那麼幸運。

因為這張積分卡里只有一積分。

「原來是每張卡里的積分是完全不同的呀,會不會有超過一千積分的呢?」

顧銘將積分轉換后,直接扔掉那張已經清零的積分卡。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人影跑了過來,直接對顧銘說道:「不想挨揍的話,交出積分卡!」

顧銘一怔,竟然有人搶到他的頭上來了。

「呵呵!」

顧銘冷笑一聲,直接沖了過去。

「是誰給你的膽子,竟然敢讓我交出積分的!」

顧銘不屑的看了來人一人。

「你的膽子不小,既然敢不給,那我就自己來取吧!」

此人直接迎了上來,但是下一刻,他傻眼了。

八品武士的他,竟然被顧銘瞬間給打趴下了,而且一點反抗的餘地也沒有。

而他的積分卡,已經落入了顧銘的手中。

「一百積分到手!」

顧銘瞥了一眼自己的積分卡,然後將對方的積分卡丟了回去,滿臉笑容地說道:「謝謝了!」

等到那個人反應過來時,顧銘已經消失在眼前。

「他怎麼這麼強?」

這個倒霉蛋,滿臉驚恐地從地上爬了起來,眼中滿是震驚之色。

顧銘繼續尋找著積分卡,同時也把目光落在那些新生的身上。

很快,顧銘又尋找到兩張隱藏在森林中的積分卡,更是搶走了三名新生手中的積分。

以顧銘的實力,這群新生之中,根本沒有人會是他的對手。

很快,顧銘的積分已經達到了一千七百積分。

鏘……

就在這時,顧銘突然聽見打鬥聲,兵器相撞的聲音陣陣傳來,顧銘聽見后,迅速朝著聲音的方向跑去。

等到他跑到這裡時,就看見兩個境界在一品武師的小子在戰鬥。

「我們打了這麼久,還沒有分出勝負,不如我們聯手如何?」

一個少年微笑地說道。

他的對手一聽,扭頭看向顧銘,露出一抹激動的笑容:「可以,積分平分!」

瞬間,兩人達成了共識,齊齊地向顧銘看去。

「不知死活!」

顧銘冷笑,兩個小傢伙還想打他的主意,跟找死又有什麼區別呢?

一陣風吹過,兩個少年只感覺眼前一花,便失去了知覺,什麼也不知道。

「真沒意思!」

顧銘將兩人的積分卡撿起,轉完積分后,把空卡給兩人扔了回去。

兩人的積分卡中,一共有一千九積分。

這讓顧銘大吃一驚,除掉他們本身的積分,也就是說,他們已經搶了十七個人。

真是夠恨的,顧銘都沒有搶那麼人。既然如此,還是讓他們出局吧,這樣也好讓那些被搶的人心裡平衡一些。

此時,在天空之中,一隻血羽鵬正要跟隨著他。

「臭小子,速度真快,下手乾淨利索,恐怕積分已經快四千了吧?」

古星辰坐在血羽鵬背上,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對於顧銘的表現,他非常滿意。

畢竟顧銘可是他們天武學院的寶貝弟子,更是父親的真傳弟子,千萬不能出了什麼差錯。

但是令古星辰詫異的是,顧銘的戰鬥力也太強了吧,到目前為止,他還沒看見過顧銘動用武者之力,完全是憑藉著體內。

不過,顧銘越是妖孽,他的功勞也就越大。

別看他的父親是天武學院的校長,但是他的未來,一切都要靠他自己去努力。

「咦?看來這小子要遇上麻煩了,竟然遇到了老生!」

古星辰搖了搖頭,可是眼中卻閃動著期待的目光。

他想知道,以顧銘如今的實力是否可以戰勝學院的外院弟子。

學院內的外院弟子,最低的都是一品武師,他真的有些替顧銘擔心。

正如果顧銘所想的一樣,這一次的新生排位戰可沒有那麼簡單,學院可是派了一些外院弟子參加的,最高的達到五品武師,目的就是打劫這些新生的積分。

此時,正在狂奔的顧銘,突然停了下來。

「出來吧,別躲了!」

顧銘看著前方,淡淡的開口。

「真失敗,竟然被你發現了,真是丟臉呀!」

一個青年從一顆大樹後面走了出來。

顧銘看見此人身上的服飾后,不由的搖頭,真的如他猜想的一樣,天武學院還真的派出了學院的老生參加。

而眼前的人所穿的服飾是外院弟子的衣服。

「一會還有更丟臉的。弱弱地問一句,你丫的有多少積分?」

顧銘十分囂張地問道。

聽了顧銘的話,那個青年頓時一怔,他沒想到這一屆的新生,竟然這麼囂張,敢和老生這樣說話。

「哼?真是狂妄!」

青年臉色一變,冷哼道:「我手裡有四千積分,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

然而,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只感覺眼前一花,一道黑影突然出現在眼前,一張大臉出現在眼前。

「你是自己交出來,還是讓我動手?」顧銘問道。

青年瞬間傻眼了,目瞪口呆地看著顧銘。

這句話應該是他的台詞,竟然被對方給用了。

青年無比憤怒,眼中滿是怒火,這種被新生挑釁的感覺,讓他無法接受。

可是眼前這個新生,實在是太詫異了,剛才怎麼來到自己面前的,他都沒有看清楚。

「想要積分,打敗我再說!」青年大喝一聲,直接向顧銘攻擊。 然而,下一刻這個外院的弟子,知道自己錯了。

「你的速度太慢了!」

顧銘不屑一笑,連動都沒動一下,直接抓住了對方的拳頭,隨後用力一甩,直接將對方扔了出去。

噗通!

青年重重地砸在地面上,幸好地面上樹葉比較厚,否則可就慘了。

他搖了搖頭,吐出嘴裡的樹葉,一臉的茫然。

他可是二品武師呀,竟然就這麼被一個新生給扔出來了,怎麼可能?

這時,顧銘再次沖了過去,準備痛打落水狗。

青年的反應也不慢,迅速從地上蹦起,想要擋住顧銘的拳腳攻擊。

「還是乖乖的把積分卡交出來吧!」

顧銘的嘴角微微翹起,一邊攻擊,一邊說道。

此時的青年,已經再也沒有之前的傲慢,想要反抗,卻是一點沒有辦法。

他想知道自己遇見的,到底是新生嗎?

「謝謝,我收下了!」

青年已經無力還手,顧銘在他的身上找到了積分卡,快速的將積分轉到自己的卡中。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