瞪她。

葉靈只等著自己的午餐。

餐桌上還有另外一個小伙,已經吃了一半,看見氣場不融,加速吃完離場。

小伙走了。

周圍的人還是很多,也嘈雜。

付聲海皺著眉看著周圍的人,但是店裡受歡迎的程度高,小伙坐的位有人過來,但是看見付聲海的臉又走開了。

站著也不願看著別人的臭臉吃飯!

他沒點餐,連服務員都給他臉色看!

葉靈自顧自的吃著。

付聲海起了幾次意,然後什麼都沒問出來。

反而在裡面被擠了一身汗,感覺自己的襯衫都被弄髒了!

葉靈看著帶著憤怒出來的付聲海,什麼也沒說,然後向公司走去。

「顧纖纖!」或許是對她的行為大為不解,付聲海終於吼了出來,再也沒有維持那副斯文的面孔。

「有事?」

又是這一句!

付聲海陰恨的看她:「你是不是忘記了什麼!」

「什麼?」葉靈看著人,淡定自若的表情似乎更惹人生氣。

付聲海把她上上下下看了一遍,突然冷笑:「看來,是翅膀硬了是吧?不聲不響的離開也就罷,回來不說出罷,怎麼,現在是要裝作不認識嗎?嗯?!」

那眼裡,像是要滲出陰質來。

葉靈的身體縮了下,大概是對這種眼神的恐懼還留在意識里。

可是她並沒有在臉上表現出來,仍然是那副淡然的表情。

「如果沒事,我要回去休息了。」午睡也挺重要的。

「我看你是真的忘了什麼!」付聲海伸手要來抓她的手,那勁道,被抓上的話,說不定能把手摺斷。

葉靈自然會躲開。

然後是人不可思議的眼神。

看來對方對原主還真是覺得吃得死死的呀。

就認為她會站著任他作為嗎?

傻的人才不保護自己吧?

周圍的人已經投來目光,甚至有一些小女生駐足,對著付聲海一副霸道總裁的樣子兩眼放光,還在悄悄議論著Man的形容。

葉靈眼神有些涼的看了一眼過去。

他們倆人在這些人眼裡,算是俊男美女吧,這一場男強女弱,當眾對峙的戲,好看?

不知道別人經歷了什麼,卻發出了讚美,好像,某款遊戲里會被豆噴死的物種。

葉靈收回視線。

她與人無干,別人與她無尢。

只是付聲海,眉間竟然多了一絲喜色,不知哪來的優越感,趾高氣揚的喊了句:「跟我走~」

「這位先生,如果你不說事,請不要擋路。」

沒時間浪費。

付聲海才積起來的勢瞬間化為滿腔的怒氣,如果不是在大街上,他會……

他忍著,嘴邊的笑帶著陰冷:「好,顧纖纖,那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聊聊!」

咬字咬在聊聊上。

看來是打算做點什麼。

但她傻了才會配合。

「就那吧。」

葉靈指了指不遠處沒人坐的長椅。

付聲海又一個錯愕。

大路邊?太陽下?確定?

確定的。葉靈已經先走了過去。

付聲海看得冷笑,這個女人,果然是今時不同往日了,現在都公然反抗他了,怪不得能做出那樣的事情來。

既然這樣的話,那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怎麼想就怎麼做就好了,那些沒有完成的事,既然回來了,就完成它好了,反正,現在也正是需要助力的時候。

付聲海看了看不遠處的大廈,人想要得到一些東西,總是要付出的,不是嗎? 自從那天被找之後,葉靈竟然被付聲海要求提供孫麗雅的時間安排給他。

雖然作為助理,但是孫麗雅要上哪裡做什麼事,是不需要經過她同意的,現在的孫麗雅,對公司也不過想來就來。

而她,只要每天打卡,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孫麗雅有召喚的時候,她就跟在身邊,不然的話,她只需作自己的事就好。

葉靈想起當初遇見孫麗雅后,她問自己有什麼需要,她說需要一份工作,然後她讓自己跟著她,葉靈也解釋自己的情況,她卻說跟著就跟著,什麼也不需要。

別人問,孫麗雅就給她一個助理的名頭。

但孫麗雅本身也不過掛職,助理自然也沒什麼可做的。

現在付聲海似乎誤會了什麼。

不過,真以為她是當初那個為了愛傻傻付出的原主嗎?

「纖纖,下班了嗎?今晚我定了個高級餐廳,你下了班就直接過來~」

發了定位。

葉靈眯了眼,這人,還真自己送上門來嗎?

「沒時間。」

電話打了過來。

「顧纖纖,我們好久不見,和你聚一聚…」

「沒時間。」

葉靈邊往外走邊拒絕。

最近心情不是很好,葉靈看了看外面的街道,一如既往。

付聲海剛開始還溫柔的勸了幾句,或許是聽出她的態度堅決,「你不要後悔!」

然後直接掛了電話。

葉靈愣了一下,她後悔什麼?

電話放進包里,然後看了看四周,沒什麼特別的,抿了抿唇,直接回了家。

有點煩躁啊。

待在屋裡看了看,好像更煩。

葉靈一個人走了出來,不,應該說一直都是一個人的。

為什麼突然意識到自己是一個人呢?

可能是路上的行人三三兩兩才顯得自己孤獨吧?

葉靈有些無力的在路邊坐了坐,她開始感覺孤獨了?

什麼時候的事?

三天前?這兩天?

發生什麼事了嗎?

葉靈下意識掏出手機。

然後翻開與某人的聊天。

自上次后,她在第二天主動發信息問了一句。

「吃了嗎?」

信息過了一段時間才回的。

兩個字。

「吃了。」

然後到現在,沒有聊過天。

那個天天說早安晚安的人,那個羅羅嗦嗦的人,突然就不跟你說話了。就像一直跟你熱熱鬧鬧,總是和你聊天的朋友,突然結了婚,很久沒有理你了一樣。

朋友嗎?

葉靈握著手機緊了緊。

她把人家當朋友了呀?

似乎還是有點重要的那種。

所以人家不理自己了才覺得孤單呀?

是因為原主的情緒嗎?

自從離開付聲海后,拒絕了所有的朋友,也從未和人交過朋友,覺得自己臟,覺得自己不配,覺得世上沒有任何人可以信任……

所以此時此刻,心酸湧上來,讓她想哭。

真是受不了別人對自己一點好呀。

或者對某人帶了點什麼期待一樣。

葉靈努力的微笑,不讓淚滴落。

她不能受原主的影響太深的,要及時處理好情緒,不然的話,怎麼面對以後的事情?

葉靈擦了擦臉。

果然一個人安靜下來,就知道自己的心境了。

其實想明白也沒什麼不好。

如果煩惱是因為太在乎一個人,那就讓自己不去在乎就好了。

總要自己堅強,才不會被困在其中。

她一直是這樣做的。

所以再次面對夏雲澈出現的時候,她的心揪了一下,但被她很好的掩飾過去了。

不要輕易的把情緒給別人看,這些人,終將是與自己無關的人。

夏雲澈似乎只是跟她打個招呼,看她兩眼,問她過得好不好?

「挺好的。就那樣。」她不會改變,她一直是那樣子。

只是他好像變了,沒有澄澄的笑,沒有熱情,沒有羅嗦。

跟他的身份很像,不苟言笑,帶著正氣的臉,直直的站在她面前,離她一米之外,說話還不對她的眼睛。

站了一會,葉靈看人沒有要說的話,就說了句有事就走了。

等了幾天等回來個不一樣的人。

或者那才是正常的他吧。

人還真是……易變呢。

原主當初遇到付聲海,一個月就愛成那樣,但是,隨後就可以變成她不認識的樣子。

現在,葉靈自己也遇到了一個。

是這身體遇見的人都善變,所以原主才拒絕所有人做朋友?

「哦。」葉靈邊走邊應著自己。

原主後來懂得了保護自己,是因為經歷了足夠的痛,她現在竟然想去嘗試,是多愚蠢的想法呀。

葉靈越走,腳步越堅定。

既然人善變,那就自己去面對所有問題好了。自己總是不會變的。

葉靈走著,才走不遠,就被人喊住。

一輛轎車停在她旁邊。

「上車!」付聲海咬牙的樣子,挺…難看的。

「沒時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