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腳步沉重,但又擔心弄出動靜驚擾了這個樓層的住戶們,於是又紛紛放輕腳步,貓腰穿過眾鄰居們的大門,這才到達3218。

楊曉亮打開大門后,眾人長出一口氣,紛紛找到可以落座的沙發椅子,然後各個來個癱瘓躺,一陣大喘氣。

楊曉亮自覺慚愧,不知道今天會有這麼多貴客上門,尤其是嚴芷菡能親臨他的寒舍,早知道今天起床后就好好收拾一下房間,也不至於讓大家抬頭見襪子,低頭見鞋子的,整個屋子就沒有可以坦然下腳的乾淨地,讓他甚是尷尬。

嚴芷菡這會兒也懶得管這些髒亂差的內務問題了,只要能夠有張床先把兩個孩子安排睡下,就萬事大吉了。她對楊曉亮說:「你的大床讓兩個孩子睡吧,你睡沙發。」

婚外之癢 楊曉亮趕緊擺手道:「姐,你千萬別管我,我站著打盹都沒問題,我去廚房給孩子們泡碗面,你給他們洗洗,吃碗面,就讓他倆睡吧,看他倆困得那個可憐樣!」

看不出來楊曉亮表面上是個不拘小節的人,其實骨子裡竟然還是個細心的大暖男。嚴芷菡看得喜歡,但是嘴上也沒說什麼,只是說:「我知道了,今晚辛苦你了,曉亮。」

楊曉亮最怕嚴芷菡跟他客氣,且先不論他對嚴芷菡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反正只要跟她在一起,他就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著實令人沉醉不願意醒來,哪怕是跟著她一起被鬼給追得四處躲藏,他也是舒心的。

「姐,我去煮麵了。你快給他們倆洗澡吧。」楊曉亮生怕嚴芷菡看出他的心思,趕緊扔下一句,掉頭跑進廚房裡忙乎起來。

王妃是個交換生 嚴芷菡想著,先把兩個小孩安置好,然後再給江峰打手機,剛才被那鬼司機嚇得四處躲藏,都忘記了給他打電話這一茬,不過現在想來,即使她當時撥響了他的手機,他也顧不上接聽,剛才大家不都是親眼目睹了嗎——那女鬼就坐在車廂後排呢。

匆匆忙忙地打發完兩個孩子上床睡覺,嚴芷菡這才得空坐下來吃口面,剛扒了兩口,突然想起給江峰打手機的事,於是又放下筷子,拿起手機。、

坐在對面的楊曉亮看得心疼,說:「姐,天大的事都暫且放下,先把面給吃完吧。」

嚴芷菡沖他笑笑,然後撥響了江峰的手機,果真如她所料,江峰這個時候哪有功夫來接她的電話,得先忙著逃命是真。

「怎麼?江大哥沒有接手機?」楊曉亮見嚴芷菡一直表情嚴肅,就明白事情不妙。

嚴芷會雖說之前已經有心理準備了,江峰不跟那女鬼大戰個幾百來回是分不出勝負的,但是轉念一想,肉身凡胎的江峰能奈女鬼何,他若是命大活到現在,定是女鬼無意要害他,而是意欲耍弄他取樂。

這車中的女鬼不像是照片中的嚴曉菲啊,難道這人死後變鬼會這麼難看,不是傳說中的女鬼都是明艷動人的嗎,怎麼跟自己親眼看見的不一樣呢。

嚴芷菡暗暗揣測著,實在是搞不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這時,她驀地想起還沒有詢問太平間里發生的事情呢,於是便問楊曉亮昨晚在醫院太平間的遭遇。

楊曉亮這才一五一十地把昨晚在醫院太平間里的奇遇給嚴芷菡複述了一遍。嚴芷菡聽罷,半晌無語。這事情發展到現在,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個嚴曉菲的鬼魂沒有擺平,其他的鬼魅也跟著來湊熱鬧,真是看熱鬧不嫌事大,人間如此,陰間亦如此。

「姐,你先躺沙發上休息一會兒吧,我打個地鋪就行,咱先休息,等天亮再說。」楊曉亮不忍看見嚴芷菡繼續殫精竭慮,回頭身體垮了,什麼事都做不了了。

嚴芷菡嗯了聲,對楊曉亮說了句你辛苦了,然後和衣在沙發上躺下,但是仍舊睜大了眼睛,絲毫沒有閉眼睛睡覺的意思。

楊曉亮去衛生間抽煙,隨手關了客廳的大燈,只留了一盞落地燈。

嚴芷菡雖然是滿腹的心事,但是架不住倦意陣陣襲來,等楊曉亮抽完煙回來準備鋪地鋪的時候,她已經睡著了。楊曉亮輕手輕腳地拿起一個薄被蓋在嚴芷菡的身上,然後又拿了幾張地墊鋪在沙發旁,胡亂拿了個沙發墊就權當枕頭了,一躺下去,腦袋剛挨到沙發墊,呼嚕聲就起來了,不消幾分鐘,人就睡得跟個死豬一樣了。

這一覺下去,眾人是睡得昏天黑地,就連經常失眠的嚴芷菡都一覺睡到自然醒,見天已經大亮,床上的嚴寶和小鈴鐺睡得連被子落地了都不知道,一個人的腳放在另一個的鼻子底下,也渾然不知,再看地上的楊曉亮,正抱著茶几腿說夢話呢。

嚴芷菡搖搖頭,心道江峰還不知死活,這一屋子無論大的小的,都是些沒心沒肺的,先顧著自己睡覺,這麼一個大活人生死未卜都不去問了,真真是慚愧不已。

想著,嚴芷菡也顧不上洗漱,趕緊拿起手機繼續撥打江峰的電話,仍舊是沒有人接聽。

這個時候的嚴芷菡已經顧不上其他了,腦子裡已經過濾了一遍所有江峰可能遭遇的不測,她完全是朝著最壞的方面去想了。她拿起手機,迅速翻看著各種突發事件:有沒有什麼莫名車禍啊,或者是水中驚現匿名男屍,再抑或是衣物均在,但是人不見了……總之,嚴芷菡把她能夠想象到的可怕事件都拿出來篩選了,不求結局一定要圓滿,但至少要有個結果。

她全神貫注地翻看了半天手機新聞,也沒找到適合江峰的突發事件,這才稍稍喘口氣。

楊曉亮一覺醒來,心情大好,一場美夢早就把昨晚發生的捉鬼一事拋到九霄雲外。但翻了幾個身,眼睛睜開一絲縫,才發現自己居然睡在了客廳的地板上,這是怎麼一回事,是不是自己昨晚夢遊掉床了。

正準備爬起來上床,突然一眼看見坐在沙發里正握著手機,緊皺眉頭的嚴芷菡,這才驚覺到自己又習慣性地失憶了,忍不住一陣懊惱,昨晚那段刻骨銘心的捉鬼經歷,他咋能睡一夜就忘了個乾乾淨淨的呢?還是犯了得過且過的老毛病,總是習慣性地遺忘自己不想記起的東西,這樣不好,像他這種立場不堅定的人向來都是姑娘們痛恨的人渣類型,他可不願意給嚴芷菡留下這麼一種渣男印象。

「姐,你起來了?咋不多睡一會兒呢?」他一骨碌從地墊上爬起來,問道。

嚴芷菡此刻腦子裡全是江峰遭遇各種不測的驚悚畫面,一臉的恍惚,連楊曉亮的問話都沒聽見。 嚴芷菡這會兒思緒正在雲里霧裡飄蕩呢,遠遠地似乎聽見有人在叫她,定了定神,才反應過來,一看楊曉亮正在緊張兮兮地叫著她,趕緊應道:「哦……沒事……曉亮,你剛才說啥?」

「姐,大哥的手機還沒有打通嗎?」

嚴芷菡搖搖頭,然後一聲嘆息:「如果他沒事了,他至少應該給我們打個電話,不然就是他出事了。」

楊曉亮一聽就坐不住了,他從沙發上跳起來,在室內來回走動著:「不會的,不會的,姐,你不知道,昨晚在醫院太平間,嚴曉菲的鬼魂居然還幫著我們對付其他的鬼魅,看來它是不想讓我們落到其他同類的手中,它想要親自收拾我們,所以江大哥不會有事的。不然,這遊戲就沒得玩了。」

嚴芷菡一聽楊曉亮說得頗有道理,心裡也稍許安慰了些。

楊曉亮一看自己的這番推論起作用了,嚴芷菡聽后表情也變得舒緩了些,於是趁熱打鐵道:「姐,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咱先把肚子給餵飽,今天還有好多事情要做呢,有力氣才能幹活,你說是不?」

嚴芷菡會意地看著他,心想看不出來你還是個知寒知暖心思縝密的人,其實就算不是為了他們兩個大人,就是為了嚴寶和小鈴鐺,她也得打起精神來做早飯。

嚴芷菡去廚房做早飯的時候,楊曉亮就借口出去抽煙,跑到公寓走廊上給大悅城公寓的保安哥哥打電話,詢問情況。

自打那日二人公寓分手后就沒再聯繫,楊曉亮上來第一句話就是:「哥哥,你這幾日怎樣?女鬼來騷擾你了嗎?」

保安沒好氣地回敬道:「女鬼把我給吃了,現在跟你說話的是鬼保安。」

楊曉亮一聽見鬼保安三個字就忍不住渾身一哆嗦,醫院鬼保安的猙獰尊容立刻在眼前浮現,那真是一種肝顫的感覺。

保安一見楊曉亮無話可說了,還以為他一言擊中其要害,於是更加洋洋得意道:「你小子聽好了,我現在是陰陽兩道混的人,別惹我,小心我沒事就帶你去鬼界溜達兩圈……」

楊曉亮險些一口老血噴出,心想這小子真是口無遮攔,也不怕一語成讖,今晚那女鬼就帶他去陰間開開眼。

「我說哥哥,咱別過嘴癮了,我問你正經事呢,你那裡晚上真的沒啥事嗎?」楊曉亮說這話時底氣不是很足,他想昨晚在醫院太平間鬧出那麼大的動靜,難說公寓這邊會是風平浪靜,毫無波瀾。

保安琢磨著他這席話像是話裡有話,怕是在投石問路,心想這小子昨晚肯定沒有干好事,不然不會說話這麼吞吞吐吐的。

「你小子昨晚是不是去騷擾你那女鬼姐姐了?」

楊曉亮一驚,這傢伙怎麼老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昨晚那還叫騷擾啊,那簡直就是拼了老命,要不他這會兒還能站在這裡跟他聊天嗎。儘管知道保安是在信口開河,可是這胸膛里的小鼓砰砰砰砰地跳得令他都要兩眼一閉,昏厥過去。

「我說哥哥,咱能正經說句話不?弟弟真是有事問你——」楊曉亮強忍著心中的不適道。

保安見他就跟改了性似的,於是見好就收,這才收住戲謔,一本正經道:「啥事?說吧!」

「昨晚——你那真的沒事?」楊曉亮試探道。

「嗯,要是有事,你哥我還能接你的電話啊。」保安一邊悠哉地喝口茶,一邊道,「還是我有前後眼,事先整了個大師開過光的符戴在身上,果然這幾晚都是安然無恙。哈哈,看來真是應驗了那句話——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哈哈!」

楊曉亮見保安不像是在跟他逗著玩,心想還行,這女鬼還是有節操的,冤有頭債有主,不傷無辜,就沖這點,他都要初一十五給它上柱香。

但是,接下來保安說的話就讓他開始心驚肉跳了。

「我說,曉亮,我今兒個翻看監控,怎麼看見前晚你來了?還和一群人跟打狼似的一窩蜂地擠進電梯。我說你們走後,怎麼屋子裡的燈也不關,到現在都還亮著呢。我去1102敲門,也沒人搭理。是不是人都出去沒回來?……不對啊,我昨晚值班時看見一起跟你們出去的那個男的,他回來了啊?還帶著個女人,那個女人我咋越看越像那個以前住在1202的嚴曉菲啊……」

楊曉亮心想完了,他們中計了,這嚴曉菲的鬼魂真不是個善茬,貌似是在幫助他們脫離其他鬼魅的糾纏,實則是想把他們都給支走,讓他們誤認為大悅城公寓是危險之地,不宜回來,而它就挾持著江峰,把他帶回公寓。

楊曉亮轉念一想:可是不對啊,嚴曉菲即使要跟江峰單獨算總賬,它應該把他帶到1202去,為何它們會在1102,難道說江峰此時已經是被他這個小情人的魂魄給吸髓喝血,變成它的同類了?此刻,1102躺著的只是副軀殼,抑或是個吸血殭屍,故意亮著燈,吸引他們上門查看,就等著他們自投羅網……

想到此,楊曉亮忍不住懇求道:「哥哥,你再去1102敲敲門,看看到底有沒有人在家?哦,記住,你別一個人去,叫上幾個同事一起去?」

電話這邊的保安一臉狐疑:「你小子是不是在1102給我設了個套啊?說,1102裡面究竟藏了什麼人?」

楊曉亮心想我哪知道啊,我要是知道,這會兒還求你上門去幫我看看?不過嘴上可不能這麼說,還是得低聲下氣地懇求他:「我的好哥哥,算你幫弟弟我一個忙,你去1102再敲敲門,聽聽裡面有沒有動靜?」

保安琢磨了一會兒,見他言語如此誠懇,只好說道:「你給哥哥句實話,是不是1102藏著個女鬼?你不給我說實話,我不會幫你去趟雷的。」

楊曉亮四處瞅瞅,見沒有閑人注意到他,於是壓低聲音道:「哥哥,我懷疑那女鬼現在就在你們公寓——」

保安一聽就從椅子上彈起來了,差點連手機都給扔出去了,他說:「我說你小子,有你這麼害哥哥我的嗎?平日里我可待你不薄,你明知道這女鬼在1102,你還讓我去幫你叫門,你這不是讓我主動送上門去找死嗎?」

楊曉亮叫苦不迭:「我說哥哥,你可真是冤枉死我了,是,我是說女鬼在公寓,可我沒有說它就在1102啊?」

保安這會兒眼前是金星亂冒,他都被楊曉亮給繞糊塗了,什麼叫女鬼在公寓,但是不一定就在1102,它不在1102,那你叫我去敲1102的門幹嘛?

「我說你小子,再不跟我說正經話,我這就掛電話——」

這時,就聽見楊曉亮在電話那頭扯著脖子叫道:「哥哥,那女鬼有可能已經害死人了……」

保安這會兒再也坐不住了,他現在放眼望去,看哪裡都是女鬼的蹤影閃現。

「曉亮,你給我把話說清楚,這個公寓什麼時候又死人了?」

正說著,一群人呼啦啦地從外面跑進公寓里,嘴裡還嚷嚷著:「又死人了!又死人了!」

保安嚇得魂飛魄散,大聲問道:「誰死了?」

楊曉亮也在電話里聽見了公寓那邊亂成了一鍋粥,他忙屏住呼吸,豎起耳朵,聽著那邊的動靜。

只聽見保安詢問后,有人帶著哭腔答道:「是保潔王大姐!」

「怎麼死的?」

「嚇死的……」

楊曉亮此刻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這大悅城公寓真是邪門了,接二連三地死人,要說這嚴曉菲做鬼以後還真是沒有節操,俗話說得好,冤有頭債有主,既然你都把正主江峰給引來了,你們倆關起門來自己解決問題就行了,何苦牽連這麼多無辜的人呢?便利店老闆給你嚇死了,這保潔大姐也中槍了,難不成這一公寓的人都得來給你丫陪葬?

楊曉亮想到此處,很是生氣,對電話那頭的保安說:「哥哥,你先不要急,趕緊先報警,讓警察順便也把1102給檢查一下,你也別去冒險查看了,我現在是明白了,這個女鬼是跟咱們幹上了,它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如今咱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也別想什麼獨善其身了。還是大家抱團取暖,集思廣益,早點把這件事給徹底解決了。」

「你小子說得輕鬆!」保安在電話那邊哭喪著臉說,「怎麼徹底解決?前兒個便利店的老王死了,今兒個保潔大姐又遭難了,我想下一個就該輪到我了。」

「那你就更該跟我們合作了。」楊曉亮循循善誘道,「哥哥,你想,老話說得好,獨善其身者,難成大事,只有大家精誠合作,才能化險為夷啊!我可告訴你:這女鬼可是高智商的鬼,斷不能用一般的眼光來看待,必須要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全力以赴,才能速戰速決。」 楊曉亮心中竊喜,這算是把保安哥哥給綁住了,這下可不怕他關鍵時刻掉鏈子了,反正這也是助人為樂之餘幫助自己,誰讓大家都跟這個公寓脫不了干係呢。那話不是這麼說的嘛?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又想共享資源,又想獨善其身,那是不可能的。

楊曉亮放下手機回到3218,居然是面帶笑容,哼著小曲,不知道的還以為他今天出門見喜了。

嚴芷菡正在催促嚴寶和小鈴鐺起床,看見楊曉亮眉飛色舞一步三晃地走進來,很奇怪,雖說是沒有出聲詢問,但是眼裡全都是問號。

楊曉亮見嚴芷菡被自己的得意忘形給嚇住了,趕緊收住一臉輕狂,低眉頜首,一副謙卑恭順的模樣。

嚴芷菡愈加奇怪,實在不知道對方的葫蘆里在賣什麼葯,於是忍不住開口問道:「你剛才出去跟誰打電話啊?」

楊曉亮這才想起剛才跟保安的通話內容,心想自己大意了,這會兒應該做沉痛悲傷狀,畢竟公寓里的保潔大姐光榮了,這保潔大姐的家屬要是鬧起來,弄不好東拐七拐得找到他們算賬要賠償,誰讓他們捉鬼不利呢?如果他們早點把鬼給驅趕走了,保潔大姐還會平白無故地遭此劫難嗎?真是說多了都是淚!

嚴芷菡見這會兒楊曉亮又開始神遊了,也懶得再理會他,轉過臉去繼續催促兩個孩子起床。

小鈴鐺還惦記著乾爹江峰,一個勁地問嚴芷菡江峰找到了沒有。嚴芷菡此刻比小鈴鐺還心急如焚,但是又不便在眾人面前表現出來,只能敷衍道:「快了!快了!他是大人,肯定會想辦法脫險,主動跟我們聯繫的。」

楊曉亮在一邊暗暗道:芷菡姐真是個大善人啊,雖說現在已經跟江峰沒有法律上的那層關係了,可是對方落難,她不僅不落井下石,還為他的安危殫精竭慮,換成其他女人,面對這種背叛的男人,不說火燒澆油,早就站在一邊冷眼看笑話,哪還會管對方死活,所以說現在像她這種負責任的前妻可不多了。

他本想好好安慰她一下,可一想到保安說的江峰昨晚被嚴曉菲的鬼魂帶著進入公寓,生死未卜,他就如鯁在喉,不知道該怎麼開這個口。

嚴芷菡此時似乎已經察覺了什麼,她不動聲色道:「你剛才是不是在跟公寓的保安通電話?」

楊曉亮一驚,心想自己千小心萬小心,還是讓嚴芷菡發現了蛛絲馬跡,這還是因為自己的心理素質不過關,否則怎麼老是陰溝裡翻船呢。明明是自己救人心切,毫無私心雜念,可是怎麼就給嚴芷菡一種賊膽心虛的印象呢。

楊曉亮痛定思痛,決定先跟嚴芷菡坦白一切,然後再做自我批評。

「姐,我從保安那裡打聽到——昨晚,江大哥回公寓了——」

嚴芷菡看著他,沒有說話,顯然她是在等待他的後半句。

楊曉亮抓耳撓腮,他自知向來不具備那種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概,他也永遠都不會成為嚴芷菡母子需要的那種保護神,他只能乖乖地跟在她的身後,做一個默契敬業的助手。

「我聽保安說,昨晚江大哥不是一個人回去的——」楊曉亮硬著頭皮說道,「好像……那個嚴曉菲跟著他的……」

嚴芷菡一驚,這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她一直就懷疑昨晚江峰車中的女鬼就是嚴曉菲,可是那張鬼臉實在是不能恭維,太磕磣人了,與嚴曉菲生前的模樣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保安還說了什麼?」嚴芷菡沉聲問道。

楊曉亮知道嚴芷菡想問什麼,就是用腳趾頭想,都明白此刻江峰是凶多吉少,這嚴曉菲的鬼魂絞盡腦汁,終於把眾人跟江峰隔開,這樣它才有空可趁,單獨跟江峰相處,怕是這會兒已經把他抽筋扒皮地歷練了一遍了。就是不知道他身上的二兩肉還能剩多少,有沒有已經被女鬼給喝血吸髓,榨到連渣渣都不剩了。

嚴芷菡想到傷心處不禁一陣悵然,這世間最沉重的東西唯一「情」字,無論是人,還是鬼,均不能脫俗,身不由己地為情所困,終為情而亡。 傾世紅顏:董鄂妃傳奇 看來這一次,江峰是在劫難逃了。

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嚴芷菡反而平靜下來了,她對眾人說:「我們先吃早飯,然後再回公寓去看看,收拾一下東西,該搬的搬,該扔的扔。」

楊曉亮默默地看著嚴芷菡,此刻內心縱使有萬般情感洶湧,都說不出口,男人不論年齡大小,無能就沒有自信,失敗了就不可能驕傲地抬起頭來。

倒是一旁的小鈴鐺沒有楊曉亮這般情感複雜,她徑直問道:「嚴媽媽,那我們以後住哪裡?」

嚴芷菡心想現在就連小鈴鐺都知道那個十一層公寓如今已是是非之地,他們現在回去就只能是收拾殘局了,說不定連江峰的屍體都找不到呢,那嚴曉菲恨之有多深,愛之就有多深,這逮著機會了,還不把她所有的心愿都實現了,生前要人,死後要屍。

她輕嘆道:「嚴媽媽和你嚴寶哥哥還有一個小房子,一直空著的呢,這下我們可以回去住了。」

「住得下我們三個人嗎?」小鈴鐺繼續問道。

嚴芷菡笑了,這個孩子真是有趣,雖說是手持通靈之寶的靈童,但是童真一點都不比同齡孩子少。

「傻孩子!房子雖然不大,但是不會多你一張床的。你和嚴寶睡高低床就可以了。」嚴芷菡笑道。

孩子就是孩子,一聽說自己有床可以睡覺,就等於有家可回了,立刻就歡呼雀躍起來。

楊曉亮忍不住小聲問道:「姐,那江大哥那邊——」

嚴芷菡的表情瞬時就暗淡了下來,她想了想,問道:「公寓那邊出什麼事了嗎?」

楊曉亮眨眨眼睛說道:「我在電話里聽見他們在喊——保潔大姐死了……」停了停,他小聲說道,「是嚇死的。」

顯然這不是件令人欣慰的新聞,甚至可以說是令人沮喪的,嚴芷菡除了嘆息也別無他法,這個公寓的保潔大姐是最令她匪夷所思的一個人,自打她走進這個大悅城公寓開始起,對方見了她真的就跟見了鬼一樣,每次打量她的神情都是驚恐的。當時,嚴芷菡就在想會是什麼事情令對方這麼害怕她呢。

後來,嚴芷菡索性遠遠看見她,就主動避開,繞著走,盡量不跟她碰面。畢竟她也是一個行事低調的人,她也不想搬到一個新的環境里來,還跟在以前的老小區一樣,因為嚴寶的怪異,而被人在背後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但是,沒想到的是,嚴芷菡還沒來得及找個機會跟對方好好溝通一下,她便出事了,而且還是跟之前的便利店老闆一樣,都是被嚇死的。嚴芷菡就想不明白了,嚴曉菲的鬼魂為什麼要嚇死這兩個無辜的人?難道他們都知道它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嗎?

越想越頭疼,腦子越亂,嚴芷菡就感覺自己彷彿被人帶進了一個圈套中,但是她現在一時又說不清這是種什麼樣的圈套。這就彷彿,一個人,他(她)走進了迷宮中,但是他(她)根本就找不到出口,更可怕的是他(她)不僅找不到出口,他(她)還無法自拔地被困於原地,他(她)痴迷於這種混沌中,久久不願意醒來……

有的時候,嚴芷菡就感覺自己腦子裡始終有個聲音,一直在不慍不火地跟自己說話,即使她刻意忽略它,避開它,但是那個聲音從來都沒有消停過,它就跟個錄放機一樣,周而復始地循環著一些話,一遍遍地說,就像經文一樣,慢慢地麻痹了她的思想……

本來,這次入院,江峰就打算按照醫生的囑咐給嚴芷菡來一次全面的身體檢查,但不幸的是,他們入住的醫院竟然是嚴曉菲遺體存放的醫院,於是一通打怪后,她帶著兩個孩子連落腳地都沒有,只能暫住在楊曉亮的小公寓里,哪還有精力去體檢。

換做是誰,身體再好,也經不住這麼折騰,經歷了這一通打擊,非死即傷,所以說,嚴芷菡此刻十分慶幸自己居然還能這麼冷靜樂觀,不然這兩個孩子可真成了名副其實的孤兒了。

想到深刻處,嚴芷菡就一陣啞然失笑。楊曉亮還以為她受刺激了,趕緊上前寬慰道:「姐,你別多想,保潔大姐的死是意外,現在連警察都沒結案呢,有可能是她遇事緊張,自己嚇自己,本來她就有心臟病,出意外也不稀奇。」

嚴芷菡若有所思道:「她一個保潔能遇到什麼事呢?緊張到心臟病複發?」 「為什麼我總覺得公寓的那個保潔大姐好像認識我似的?」嚴芷菡突然說道。

楊曉亮一怔,本來他聽說保潔猝死並沒有當回事兒,只當是嚴曉菲的鬼魂殘害無辜,但是聽嚴芷菡突然這麼一說,他這才驚覺事情的確有些蹊蹺。

便利店老闆和保潔大姐都跟嚴芷菡打過交道,但是他們都蹊蹺死去,而且都是被嚇死的,顯然,這個幕後真兇是在清算所有跟江峰和嚴芷菡有關的人。按照這個邏輯推理下去,那麼接下來他和保安大哥都難逃一劫。

楊曉亮想到此,禁不住打了個寒戰,說:「姐,怕是下一個遭難的人就是我和保安大哥了,等把我們這些外圍人員清理完了,它才會對你和江大哥下手的——」

嚴芷菡搖著頭:「這是對方故意放出的*,它的目標不是你們這些無關人員,但是它想混淆視線,所以會給我們造成一種錯覺,讓我們被它牽著鼻子走。」

「可是它既然目標明確是來報復的,為何要牽連這麼多的無辜的人?」楊曉亮十分不解。

「這也是我困惑不解的地方。」嚴芷菡嘆,「嚴曉菲繞了這麼大的一個圈子,最後還是把江峰給帶走了,且先不論江峰的死活,按理說,冤有頭債有主,現在它也算是如願以償了。可是它為什麼又要把保潔大姐給嚇死?難道這就是惡鬼的本性?濫殺無辜?」

兩個人越推理越費解,感覺就跟被人給騙進了一座迷宮裡,左繞右繞,最後不僅沒有找到出口,甚至連進門處都找不到了,整個被轉暈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