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滿是透露着傷感之色,身體都在不住的顫抖着。

美女老師見炎天沒有動,也沒有看自己和自己說話,就帶着滿臉疑惑之色走到炎天身前,拍拍炎天的肩膀正要開口。

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炎天冰冷的說道:“不要動我。”

直接一揚手把美女老師給弄的坐到了地上。

“啊。”美女老師疼的大叫一聲。

此時的教室頓時靜了下來,在場的同學全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炎天,每個人的嘴巴都能塞進一個大蘋果了,每個人的面容上都浮現着震撼的神情。

已經走到後面的巨人也是看到了這一刻,憨憨的臉也是浮現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

但是此時的炎天依舊冰冷的站在門口看着窗前的人。

美女老師慢慢的站了起來,看向炎天的神情滿是憤怒之色,立刻又要上去質問炎天。

氣沖沖的站在了炎天的面前,絕世的容顏上滿是生氣之色。

用修長的手指指着炎天的臉憤怒的說道:“你這個同學是不是有病啊,還是故意的,難道你不知道什麼尊敬師長嗎?”

炎天看着憤怒的美女老師,正要說話。

“炎天,你到底要幹什麼?你來這裏幹什麼?你竟然打了我們的老師。”

一個憤怒的聲音響起,一個穿着卡通T恤,下身潔白色的七分褲,頭髮拉的直直的漂亮女孩,跑到了炎天的身前。


這個漂亮女孩兒不是別人,正是林雪兒。

炎天看到林雪兒來到自己的身前,把視線從美女老師的身上移到了林雪兒的身上。

深藍色的眼眸靜靜的注視着林雪兒,英俊的臉上滿是冰冷之色,但是不管怎樣冰冷,都掩飾不了炎天那份淡淡的傷感。


此時的美女老師有些搞不懂了,憤怒的神情漸漸消散,相反卻是浮現出滿是莫名其妙之色。

看着林雪兒疑惑的問道:“這位同學你認識他。”

“恩,老師,我認識他。”林雪兒回答道。

此時的林雪兒心中就像是打翻五味瓶,不知道自己的是什麼滋味。

站在炎天身前,身體不住的顫抖着,臉上特別的難看。

此時的炎天也冷靜下來許多,對美女老師淡淡的說道:“老師,剛剛很對不住,冒犯了您,希望不要生氣。”

說完便走到向着站在後面呆住的巨人走去。

此時全班的所有人真是有種無語的感覺,打了老師,說了一句話,就瀟灑的走了。

每個人看向炎天的眼神都是流露出難以置信之色,每個人的臉上都寫出了倆個大字,牛逼。

此時的美女老師也是快被炎天氣瘋了,雖然剛當老師不久,但是也不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學生。

但還是把怒氣忍了下來,心中生氣的想道:先上完課在解決這個沒有管教的學生。

林雪兒站在門前看着炎天向後走去,也是生氣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好了,同學們,我們上課吧,首先每個同學都起來介紹一下自己,好讓大家都能互相的認識。”

美女老師立刻恢復了微笑之色,站在講臺上對着同學們大聲的說道。

就從左邊第一個同學開始吧。

正在這時教室裏發生了一聲巨響,是從教室的做後面傳來的。

美女老師和全體同學都向後面的看去,發現此時的巨人正坐地上,還有凳子的殘骸。

同學們立刻大笑起來,笑的是前俯後仰。

站在講臺上的美女老師也是開心的笑了起來,用手捂着嘴笑着,生怕自己笑出聲來。

此時的炎天坐在巨人的身邊,看着坐到地上的巨人,也是笑了起來。

對着巨人笑着說道:“大傢伙,我真是佩服你啊,竟然能把坐的凳子給壓壞。”

英俊的面容上付出燦爛的笑容,彷彿剛剛傷感之色已經煙消雲散。

因爲巨人的小插曲,同學都放開了心情,從新開始了自我介紹。 “我叫楊學習,今年20歲,愛好學習,興趣學習,最喜歡的是學習,夢想是學習。”

一個戴着600度的眼睛,穿着米格格襯衫,長相平常的男生站起來自我介紹道。

當楊學習介紹完之後,全班的學生頓時笑了起來,自巨人之後,又一次引發了全班的鬨堂大笑。

“好了,好了,你們笑什麼,難道愛好學習有錯嗎?難道你們不是來這裏學習的嗎?”

站在講臺上美女老師大聲的說道,絕色的容顏上浮現出生氣之色。

同學們聽到美女老師的話,看到美女老師生氣了,就立刻停下了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已經靜下來的的教室,還有着一個特異的笑聲。

而且就是從教室最後面傳來的,當然不是炎天,現在的炎天自從又一次見到林雪兒後,根本不在了狀態,一直看着課桌發呆。

那就只有巨人了,此時的巨人坐在地上憨憨的笑着,笑聲非常的大聲。

全班的學生已經看向了坐在地上大笑的巨人,連美女老師氣沖沖的向着巨人走去。

可是此時的巨人根本全然不知,只是沉寂在自己的快樂,笑聲裏。

“這位同學,你在笑是什麼?笑的這麼開心。”

美女老師站在巨人的身前看着巨人,強忍着怒氣微笑的說道。

正在大笑的巨人聽到美女老師的話,立刻停止了笑聲。

擡頭看向了美女老師,饒饒頭說道:“老師,我在笑那個剛剛自我介紹的那個同學,連名字都叫學習,呵呵。”

一臉的憨笑看着美女老師。

此時坐巨人身邊的炎天開口了,微笑的說道:“大傢伙,你真是誠實啊。”

“我說這位同學,允許你說話了嗎?誰讓你說話的,你不知道這是在上課嗎?”

美女老師生氣的說道,邊說邊用手指着炎天。

高聳的胸部急促的起伏着,把坐在炎天前面的一個男學生都看呆了。

鮮紅色的鼻血慢慢的流了出來,可是他卻全然不知,帶着色眯眯的眼神看着美麗老師起伏的胸部,連口水哈拉都流了出來嗎。

鮮紅的鼻血和白色的口水已經相融在了一起。

炎天已經徹底得罪了美女老師,以後的日子肯定不會過了。

炎天聽到美女老師的話,沒有在說什麼,炎天自己心裏也清楚,也懂得什麼是尊敬師長,雖然炎天在藍炎大陸沒有上過學。

乾脆直接爬到桌子上,睡起了覺。

美女老師被炎天這樣的舉動真是快被氣瘋了,可是又不能了失了自己優雅的形象。

就又一次把怒火壓在了心底,又對巨人說道:“這位同學,以後不要在課堂之上取笑別人,人家愛學習是好的,是你們的榜樣,你們應該向楊學習學習這種精神。”

“好的,老師我知道錯了,以後不會了。”

巨人摸摸自己的頭,憨憨的說道。

很難想象的到,一個黑幫老大竟然會認錯。

聽到巨人的認錯,美女老師算是有了一點安慰,就轉身向着講臺走去。

此時流着鼻血的男生,也是感覺到了自己在流着鼻血,連忙拿出面巾紙手忙腳亂的擦掉了血跡。

和他坐在一起的一個女生,疑惑的問道:“你怎麼了,你是不上火了,怎麼流鼻血了。”

男生連忙不假思索的點點頭。

“好了,我們繼續介紹,下一個。”

美女老師微笑的說道。

但是坐到楊學習後面的林雪兒卻沒有站起來介紹自己,只是呆呆的坐在凳子上,好像沒有聽到美女老師說話一般。

美女老師見林雪兒沒有反應,就疑惑的對林雪兒大聲說道:“坐在窗邊的那位同學,你怎麼了,起來介紹自己啊。”

林雪兒這才聽到了美女老師的話,臉色茫然的慢慢站了起來,猶如行屍走肉般的說道:“大家好,我叫林雪兒。”

便坐到了位子上,繼續卡門着窗外發着呆。

雖然林雪兒只說了一句話,但是全部依舊響起了激勵的掌聲,特別是男生,全都用力的拍着手,看向林雪兒的眼神滿是愛慕之情。

當然有一個人沒有鼓掌,那就是炎天,炎天此時拿出了耳機戴在了耳朵上,聽起了十一年,傷感的旋律在炎天的耳邊響起。

當然炎天會用手機,會聽歌曲都是巨人教的,自從炎天知道了好聽的旋律是叫歌曲,就迷醉了,每天都會聽聽歌。

聽着傷感的歌,英俊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傷感,只是炎天隱藏的很深。

此時的巨人竟然也在玩着手機,碩大的手掌的拿着超大的手機,玩着天天酷跑,憨憨的臉上滿是浮現認真的神情。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終於輪到了最後面的學生,炎天前面的剛剛介紹完自己,坐了下去。

但是炎天此時的正在認真的聽着哥,閉着深藍色的眼眸,根本全然不知已經輪到了自己。

站在講臺上美女老師,看到炎天沒有站起來,而且耳朵裏還插着藍色的耳機,閉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一般。

立刻大聲的說道:“坐在最後面染着藍頭髮的那位同學,輪到你了,趕快起來介紹自己,全部都等着你了,你還有時間聽歌。”

“我叫炎天。”高昂的聲音突然從炎天口中傳出,如同**爆炸一般,直接向着全班蔓延開來,快速的蔓延了整個教學樓,整個教學樓都聽到了炎天這特別的,驚人的自我介紹。

炎天驚天動地聲音中摻雜些許決然的意味。


全班同學立刻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耳光,所有的人的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美女老師也是同樣用精緻的手掌捂住了耳朵,絕世的容顏之上浮現出了震撼的神情。

就連坐在炎天身邊玩着遊戲的巨人,被這驚天動地的聲音,震的連手中的超大手機都掉在了地上,看向炎天眼神滿是震驚之色。

坐在窗邊的林雪兒,被炎天的聲音震的緩過了神,轉過頭看了看熟悉的面容,但有立刻轉過了身。

心中默默的想道:林雪兒,你這是怎麼了,他剛剛連話都沒和你說,你還看他幹嘛,你已經忘了他了,他只是你的過客。

此時當事人竟然還閉着眼睛,閉着眼睛聽着歌,根本不去管自己的聲音會給被人帶來多少震撼。

就連校園內,樹上的鳥兒都被炎天的聲音給驚的飛向了天空,快速的扇動着翅膀飛出了校園。

樹上的的葉子全都慢慢的飄落下來,是清爽的秋風還是炎天的叫聲,只有枯黃的落葉自己清楚,明白。

我叫炎天在校園裏迴盪着,在這一刻,全校的學生都聽到了這四個字,“我叫炎天。”

每個聽到這個聲音的人,或老師,或學生,臉上全都浮現出驚訝之色。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