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這個只是嫏頁境頁底級的美婦人,和她兩個只是嫏頁境頁眉級的美丫鬟,到底何來底氣?

她們究竟是什麼人?

是這美婦人引發的戰息壓制嗎?

「你是何人?」首先開口的,是翡烽翠,畢竟這喬?百十九居是她的地盤。

只不過,這語氣卻是高高在上,威懾十足的。

廷笙冷然合目,不予理睬。

一身復生輪迴無上之威隨著時間的延續,漸漸顯露來。

四掌令一見,不由一震,這女人……到底是何神聖?

她真的只是嫏頁境頁底級?

「不請自來,連問候禮數都不懂嗎?」鐵夢月這時冷斥。

「哼!」翡烽翠隨即朝鐵夢月釋放媚底級締壓!

鐵夢月月臉色霎時蒼白,就要跌退!

這時,廷笙睜開眼來。

眼一睜,跌退失!

翡烽翠和其餘三大掌令頓時瞳孔一縮!

雖然說廷笙只是嫏頁境頁底級,平常也只是養花種草不怎麼締練,但是她的越境能力卻是完全不輸於武仙娘的(目前為止,武仙娘的戰力還是要勝廷雲一籌)!

只要她願意,她完全能夠去晉陞成媚頁境!

只是她也知道,眼前這四個人並不是尋常媚頁境頁底級,她們亦有越境戰鬥能力!

腹黑總裁的雙面嬌妻 恐怕一般的嬑頁境頁眉級完全不是他們對手!

「夫人貴姓?」這時候,墨傾戈打破僵硬,笑問。

廷笙緩緩看向他,不得不說,從外表來看,這個墨傾戈是要完勝她的兒子廷雲。

確實是帥得無與倫比!

「你就是墨傾戈?」廷笙淡淡一接。

墨傾戈點點頭,笑容依舊。

「你——確實算是嫏頁城第一美男子。」廷笙微微感慨。

墨傾戈沒有說話,只是盯著廷笙,他知道她的話沒有完。

「你走吧,本婦已老,不想作惡,生丑。」廷笙再次合上雙眼。

墨傾戈卻又道:「夫人貴姓?」語氣和第一次問時並沒有什麼差別。

廷笙置若罔聞。

一時間,氛圍死寂! 輕156.廷禁,焱黛犀愛蕨百十九誅!

不知廷笙底細,四大掌令並沒有輕舉妄動。

當然,他們也似乎另有原因。

只聽月氅巾不冷不熱道:「你在等什麼?」

廷笙緩緩睜眼,凝向這個一身月色金華裝的女人,隨後,又緩緩看向一身氤氳繚繞裝的煙戮雨和一身翡翠晶瑩裝的翡烽翠。

最後,她嘆了嘆,道:「鐵鬟,冰鬟,你們看,她們三個的身貌,如何?」

「老夫人,鐵鬟不及!」

「老夫人,冰鬟認輸!」

廷笙不禁一笑。

「不過,和夫人去比,她們卻又是不及的!」鐵夢月補了一句!

廷笙笑容未退。

四大掌令思忖著這番對話中的信息。

「兩個小姑娘,為何不及?」煙戮雨首先回神,問來,

冰書月冷冷一應:「你們的身貌已註定,而夫人的卻是未知的。」

「什麼意思?」

煙戮雨笑然追問。

「意思就是,你們的身貌已死,夫人的卻是活的!」鐵夢月接道。

煙戮雨微微一怔,笑道:「有意思的說法。」

誰知,翡烽翠卻道:「在本令眼裡,你們已是死的。」

鐵夢月冷瞪,慍道:「翡烽翠,在我眼裡,你就是不知死活的!」

「找死!」翡烽翠頓怒,一揮手,就是媚底級締力掃來!

廷笙這時手一抬,一株焱黛犀愛蕨憑空立在了鐵夢月身前,巋然不動!

一見,四大掌令皆震。

洛炁媚底級頁物!

這女人哪來的洛炁媚底級頁物?

整個嫏頁城,洛炁媚底級頁物早已不存在!

它們都已成為了壓制戰息的養料!

這婦人到底是何來歷?

難道來自媚頁城或者更往上城地?

在四人陷入驚疑之時,鐵夢月和冰書月也是訝異不已。

她們真沒想到她們的老夫人竟將她經常種植的頁物當做對戰兵器來使用!

而且還是如此的隨意,嫻熟!

柔柔嫩嫩的蕨條,宛如擎柱!

其實,在廷笙心裡,這焱黛犀愛蕨,她確實是頗為喜歡,因為她兒媳婦武仙娘曾為它放下她的天下之架,親自服侍她這個婆婆。

這顯然就是她兒媳婦的孝敬象徵。

而以此為器,廷笙也感覺很適合,以柔克剛,天下象!

「有點本事!越境戰力竟然能夠抵擋本令試探之力!報上名來吧!」翡烽翠回神來。

廷笙並未理會她,只是一收焱黛犀愛蕨,淡淡道:「鐵鬟,冰鬟,一直以來,我都沒有教你們什麼,這次看來,是機會難得,終於有外人來了廷家啊!」

鐵夢月和冰書月不禁面露喜色,終於可以見識老夫人的深不可測了!

四大掌令自然不可能忽略兩丫鬟的神色。他們都不禁一怔,隨即更是斂神以對。

「既居於喬,則此數有緣,那今日我便以此為株,而株,亦是誅!廷禁——焱黛犀愛蕨百十九誅,起!」

廷笙復生輪迴威音一落,赫然就見一百一十九株媚底級焱黛犀愛蕨以看似繚亂實則內含玄奧禁律的方式呈現在了四大掌令四周,圍困,禁誅!

四大掌令內心震撼不已!

竟然……有這麼多洛炁媚底級頁物!

「讓本婦看看,你們四條地頭蛇有多少本事破禁吧!」對於地頭蛇這三個字,廷笙覺得從兒媳婦借來一用,無傷大雅!

然而,話出,四大掌令皆沉臉下來!

「真是目空一切!」月氅巾哼聲道。

廷笙看向她,道:「你們只是四個小小媚頁境頁底級,還代表不了本婦眼中一切。」

「哦?那廷老夫人眼中的一切是怎樣的?」煙戮雨玩味一問。

廷笙瞥向她,笑道:「小姑娘,本婦眼中一切,自然是廷家。」

煙戮雨神色一僵,對這「小姑娘」三字自然反感。

堂堂上千歲掌令人物,竟然成了人家口中小姑娘!

「廷老夫人,你們廷家還有何人?」墨傾戈接聲來。

廷笙卻微嘆:「剛才命你離開,你就該離開。命,可是你自己的。」

墨傾戈面色難堪,也不再語。

最後,翡烽翠冷聲道來:「就算你是媂頁境,在這裡,你也只能一敗塗地!」

「哦?」廷笙冷瞥。

「的確如此。」煙戮雨接道。

廷笙看了看站在一起的墨傾戈和月氅巾,才道:「本不想問,經小姑娘這麼一說,卻還是要問了,你們四人不該是互相敵視的嗎?」

四人未語,也未互相對視。

「沒人回答本婦嗎?那作罷,誅!」 亂世錚妍 廷笙也不想廢話,直接令廷禁——焱黛犀愛蕨百十九誅殺向四人!

只見一百一十九株焱黛犀愛蕨交相飛舞,散息絞殺!

四大掌令面不改色,各自為戰!

場面容於一院,雖不宏大,但卻驚險!

而從四人表現來看,實力都是不相伯仲,還有一點就是四人都沒有使用兵器,都是以身作戰!

隨著時間的延續,廷笙卻感覺不大對勁,按理說,四人水平不應該被困這麼久,應該有爆發才對!

可為什麼四人像是締力不全呢?

看著四人紛紛挂彩,廷笙心底不妙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雖然一百一十九株媚底級焱黛犀愛蕨並沒有多少損傷,但是它們所有的攻擊都沒有對四人產生致命威脅!

那麼,這就無效!

那麼,這就詭異!

「看來,得等兒子回來才能明白這其中蹊蹺了。這四人既然想以戰養身,那麼便成全他們吧!只要能拖延時間!」廷笙雖然不清楚為什麼無效,但還是能看出他們四人是將此禁當做了一種自我締練!

禁中,四人並沒有分心。

的確,這禁,對他們來說就是締練!就是一種不小的戰力恢復!

因為瑰琦節的到來,他們四人的戰力實際上是有被壓制的。

因為瑰琦有和平之息!

只要過了這七天,那麼他們就能徹底恢復巔峰實力!

屆時,無論誰來,在嫏頁城,他們個個都是王!個個都是至尊!

因為嫏頁城的戰息只會壓制除他們四人以外的人!

哪怕來人是媂頁境,都會被壓制!被壓制到媚頁境內!

不過,隨著時間的再次延長,四人也終於察覺了廷笙神態的不對!

她太安然!

就像知道了他們四個在以戰養身,也完全不以為意!

不,不對!

她確實是在等!

而且,一定是在等人! 157.青小小,仙絕戰魔娘!

意識到廷笙確實是在等人時,四人只能改變對策!

他們不能被人牽著鼻子走!

所以,四人相視了一下,隨即就聯手破禁來!

不得不說,四人聯手締力,非同尋常,估計就是武仙娘看見,也會有所震動!

因為這聯手締力等同一個媂頁境!

如此越境之力,這四人為何要屈居一個嫏頁城呢?

剎那過後,一百一十九株焱黛犀愛蕨盡碎,成烽!

鐵夢月和冰書月神色頓白。

而廷笙神色微凝,她察覺了這成烽的一點端倪——這一百一十九株焱黛犀愛蕨成為了一種極難察覺的詭異頁息!

這種頁息,戰意濃濃!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