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江凡站起身來之後,所有人心底都湧現出一股震驚。剛才那老者可是爆發出驚世一劍,完全可以將大山斬斷的一劍,卻沒有殺死江凡。

「這小子生命力,居然如此頑強。」看到站起身來的江凡后,那血羅門的老者雙眼中,也露出一絲驚訝。

這驚世一劍,終究還是沒有帶走江凡的命。 「那一劍堪稱絕世一劍,怎麼沒殺掉江凡呢?」

「江凡果然是我華陽城的妖孽,這樣都沒有死。」

圍觀著的所有人皆是在討論,紛紛發表著剛才那一劍的威力,沒有人知道這一劍,最後沒有殺死江凡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小子,這一次只是出於偶然情況,下一次你若是再遇到這種情況,那我絕不會再幫你抵抗傷害。」江凡的腦海中,神劍的聲音再次出現,就當所有人,都在思考江凡沒有死掉的時候,那救了江凡的正主,卻還在江凡腦海說些提醒的話。

聽到神劍的話之後,江凡也無奈的笑了一下而已,剛才那一劍確實堪稱驚世一劍,若不是神劍抵抗的話,那他江凡估計已經是死去了。

「小子,你命可真大,但下一劍你可就沒有這麼好的機會!」江凡的對面,那老者雙眼冰冷無比的說道。剛才那一劍所含有的威力,他自己可是清楚無比的,就算是他自己在承受著一劍之後,怕都是不死則重傷,根本不可能像江凡一般還能站起來。

「那你就來試試。」此刻,面對這老者憤怒的聲音,江凡臉上只有著一絲淡然之色,再也沒有絲毫慌張的表情。

老者那一劍確實強大無比,完全是超出所有人的想象。但也是對沒有清楚原理的人來說,見識過那一劍之威后,江凡終於是徹底明白過來。

「既然如此,那你就給我去死吧。」一聲怒吼過後,那老者全身皆是爆發刺眼光芒,剛才的場景再次重現。

只見在全身光芒包裹中,老者全身所有的光芒,都已經是向著老者手中長劍涌去,彷彿就像是將所有力量,都集中在長劍中一般。

整個森林中,再次感受到這股強大無比的力量,幾乎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這一劍之力所吸引。這一劍猶如滅世一擊,可以斬斷任何事物一般。

感受到這股力量之後,華陽城中所有的高手,都是變了臉色。這一劍太過於強大,就算是他們自己來抵抗,也只有身死的下場。

但面對這樣驚世一劍,江凡卻沒有絲毫打算逃避的跡象,只不過是臉色平常的面對這驚世一劍。

「凡兒,快點逃啊。」

「江凡,快點逃,你打不過他的。」

感受到這股強大力量之後,那在一邊廝殺中的江家人,皆是在高聲吼叫著。這一劍之中所傳來的力量,實在是過於強大,饒是他們也感到一陣恐懼。

被捆綁在金色巨網中的江行風,更是雙眼落淚,失聲痛哭的面對這一切。

「小子,給你的自負付出代價吧。」望著一動不動的江凡,那老者雙眼中滿是暴怒,手中長劍積蓄完所有力量之後,直接一劍向著江凡所在殺來。

只是,就當老者將要殺來之時,那一直沒有動靜的江凡,卻突然抬起自己手中的流光劍,突然綻放出無邊的光芒,就像老者剛才所表現的一般。江凡身體中所有的力量,竟然也向著手中長劍湧出。深黑色的流光劍,瞬間便被一股光膜所覆蓋。

「這怎麼可能?江凡這一劍。」

「這江凡果然是妖孽啊。」

看到江凡的表現之後,所有人都震驚了,所有人都瘋狂了。經過幾次觀察之後,江凡竟然也會使用著驚世一劍,且兩者所傳出來的氣勢,居然不相上下。

「不可能,你小子絕對不會使用這一劍,為你的狂妄去死吧!」見到江凡手中長劍變化之後,那老者臉色滿是震驚,帶著極度不相信的神色。這老者使勁所有力量,向著江凡胸口處刺去。

「砰」

巨大撞擊聲響起,兩種驚世一劍撞擊到一起,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浪,兩人的周圍那些茂盛無比的古樹,竟然在這股氣浪中,直接被連根拔起。

「太強大了,這兩人的驚世一劍,實在太強大了。」

「江凡,這江凡果然不愧妖孽二字。」

「我華陽城,已經怕就是江凡這個妖孽的天下了。」

見到兩人對決之後,所有人都在驚呼。江凡臨時所施展的絕世一擊,竟然真的抵抗住老者刺入一劍,卻沒有絲毫後退的跡象,也就是說兩人驚世一劍對決,算是平局收場。

「噗嗤」

突然,就當所有人都以為兩人是平局收場的時候,那站在江凡面前的老者,卻突然噴出一口鮮血,而後直接跪倒在泥水之中,若不是右手靠長劍支撐,他怕早已經是倒在這泥水之中。

「怎麼可能?這不可能!為了練習這一劍,我苦練十餘載,才有今日收穫。你這才見過幾次的小子,為何會學會這一劍!」半跪倒在地面上,那老者雙眼中滿是震驚,大吼說道。

這一劍威力強大,老者學習十餘載才會使用,但現在江凡不過半時辰就已經學會,這巨大的差距打擊得老者的內心。心中所有的信念,在這一刻瞬間崩塌。

「天賦而已,別無他因。」望著這老者,江凡淡然說道,剛才那一劍所爆發的威力,已經是將老者所有經脈全部破壞,也就是說老者再無修鍊可能。

「好一個天賦而已。哈哈!我錢某苦辛修鍊一生,於二十年前發現這種劍法,用十餘載練習這一劍,想不到最後會敗在這一劍手上。天賦,哈哈!我錢某若是有你如此天賦,早就成為王朝之雄,我不甘啊!」此刻,老者像是發瘋一般,不斷仰頭大吼。

苦練十餘載,最後被同樣一劍所擊敗,這其中的悲涼,怕只有他自己才能夠感受到。

「安心上路吧。」最後一聲嘆息之後,江凡手中流光劍,已經劃過這老者脖子。對於這老者死是他最好的歸宿。

此刻,整個森林中都安靜無比,見到這一幕之後,所有人都安靜得發不出一聲來。剛才還被打得節節敗退,甚至是快要身死的江凡,此刻卻大發神威,直接將老者殺死。這巨大的反差,讓所有人都沒有辦法回過神來。

「老五!」就在所有人都處於安靜之中時,那血羅門另一位老者,帶著極度顫抖的聲音,直接撇下江正山和楊家家主的糾纏,急速飛奔到地上這面老者的身邊。

一道光芒亮起,那老者直接一掌擊飛江凡,而後扶起地上的那道身影。

「老五!弟弟!」地上的身影早已經死去,在大雨中那老者身體上還殘留的體溫,也漸漸開始冰冷。 蒼老的身體倒在地上,再也沒有任何的動靜,天空中的大雨,不斷擊打著地上的身體。這名老者在爆發出自己最強實力之後,最終還是死在了江凡的手上。

周圍所有人都安靜了,華陽城這邊的人見到江凡的實力之後,皆是震驚的說不出話來。而血羅門的人則是滿臉悲傷,自己的領隊竟然死在了自己的眼前。

若不是他先前的兩件消耗了太大得了靈力,或許我還贏不了吧。望著地上的身影,江凡在心底緩緩想到。那聚集全力的一劍,雖然強大無比,但這所要消耗的靈力,卻也消耗十分巨大。

「老五,你放心的去吧。你的仇,我絕對會幫你報的。」那血羅門的另一位老者,沉聲說道,語氣之間帶著無比寒意,彷彿就像是從九幽地獄而來一般。

聽到老者這句話之後,一邊的血羅門其他弟子,也在沉著臉冰冷無比,此刻他們雙眼中滿是冰冷,整個人的氣勢也是大變,變得更加的嗜血和瘋狂。

感受到這樣的變化之後,華陽城中所有強者,皆是警惕起來,從這些人的變化中,他們已經是感受一種不好氣息。

「小子,就你是殺了我親弟弟是吧,那今天我就要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再次放下地上的身體后,那血羅門另一位老者,雙眼冰冷的望著江凡,恨不得自己把江凡給吞掉一般。

「凡兒,快點逃。我們來對付他。」聽到這老者的話之後,江正山急忙說道。剛才這老者可是以一敵二啊,且沒有落雨下風。這樣一位強大的敵人,江凡怎麼會是他的對手。


「血羅門所有弟子,就算是今天死,都要給我擋住他們。」一聲怒吼,從老者的嘴中咆哮而出,頓時那些血羅門的弟子,全都像是發瘋一般,直接擋在江凡和老者的前方,不讓任何人前進。

「可惡,凡兒!」此刻,無論江正山是怎樣突破,但卻沒有任何辦法,能夠靠近江凡。在這麼多先武境強者的阻攔之下,根本就沒有靠近絲毫。



「轟轟」

雷電驚現,那老者冰冷著的雙眼,不斷向著江凡殺來。一股強大的氣勢,也從老者的身體中出現,這股滔天的氣勢,根本就不是簡單的先武境高手可以比擬的,這氣勢的強大程度,竟然已經是到達了先武境的尖峰。

「小子,我弟弟和我相依為命。今日,我弟弟死在你手上,那我就拿你的命老安慰我弟弟的靈魂。」那老者雙眼冰冷,且不斷向著江凡走來,一股強大的氣勢,已經籠罩在江凡四周,讓他沒有任何辦法能夠逃走。

此刻,老者身上居然冒出詭異的紫煙,且在大雨中也沒有消散,而且還有越來越大的趨勢。頓時兩人的周圍都是被一股紫煙包圍。

「啊!難道那就是傳說中的紫煙噬魂?」

「怎麼可能,這樣妖邪的武技,不早就已經被毀滅了嗎?」

見到這詭異的紫煙后,一些年長的家族弟子,已經知道紫煙的來歷,不由開始驚呼起來。

「凡兒,快點逃!這紫煙有噬人心魂作用。要是被紫煙籠罩,你心魂便被吞噬。快點逃!」見到紫煙出現后,江行風不斷高呼。

聽到這話之後,江凡終於是明白過來,這詭異的紫煙居然有如此詭異的作用,難怪這紫煙出現之後,江凡就感受到一股不詳的預感。

「小子,今天,你不要想逃跑!給我去死吧。」此刻,老者雙眼中滿是冰冷,全身紫煙中,這老者不斷向著江凡走去。紫煙像是受到人控制一般,竟然漸漸把江凡包圍在其中,且越來越濃,根本就沒有散開的驅散跡象。

突然,老者雙眼中也是出現了兩道紫光,竟然直接向著江凡射來。頓時,江凡便感受到一股強大而冰冷的氣勢,便籠罩著江凡的心頭。


這股紫煙把江凡籠罩其中,在這紫煙中江凡完全是移動不了,而且還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身體,濃濃的紫煙在雨水中,竟然已經是開始大雨中進入江凡的身體中。

冷汗在雨水中,不斷低落而來。一股無法述說的痛苦,出現在江凡的腦海中。這撕心裂肺的痛苦,就像是要把江凡的魂魄給撕成兩半。

「完了,江凡這次估計是要完了。」

「傳說這紫煙噬魂,連靈武境的強者都是可以殺掉。這不過才先武境的江凡,估計是逃不掉被殺的命運。」

望著這濃濃的紫煙,所有人皆是在低沉說道。雖然一些年輕的弟子,不知道紫煙的來歷,但在一些年長人介紹之後,也明白了紫煙的作用,皆是有些可惜的望著江凡。曾經的天才少年,難道今天就要死在這裡嗎?

我還有成為強者,我還沒有找到我母親,我怎麼能在這裡就是死掉!極大的痛苦,並沒有立刻吞噬掉江凡的心魂,江凡仍舊還是在不斷抗拒著。但這紫煙終究還是一種詭異強大的秘技。不過片刻,江凡便感覺到自己的心魂,正在被不斷撕裂,那巨大的痛苦,險些都讓江凡昏死過去。

「小子,給我變成活死人吧。我要看到你求饒的樣子,快點來求我。我可以讓你死得痛快點!」在紫煙中,老者雙眼冰冷,望著江凡的身體,臉色也滿是瘋狂。

此刻,那紫煙順著江凡所有的雙耳和鼻子,緩緩進入江凡的身體中,不斷破壞著江凡的魂魄。沒過多少時間,這詭異的紫煙,便已經進入江凡的丹田中。濃濃紫煙有著極強大的破壞能力,竟然打算把江凡的丹田,也一起破壞掉。

可就當這紫煙開始破壞江凡丹田之時,那一直在江凡丹田沉浸的神秘銅鏡,卻突然開始爆發起來。

不過半面的銅鏡,此刻竟然爆發出一陣刺眼光芒,且一道道神秘陣紋,以及一位位神秘的法相,皆是在神秘銅鏡周圍飛舞。那詭異而強大的紫煙,還沒有靠近江凡的丹田,這神秘銅鏡竟直接微微顫動鏡面,淡淡的光暈向著紫煙而去。

頓時,這股詭異紫煙全部消失不見,且此刻江凡身體各處都被光暈所包圍,不僅是身體內,就連江凡的身體外,都被這淡淡的五彩光暈所包圍。在這光暈下,那包圍在江凡身邊的紫煙,竟然直接被驅散不見。

「噗嗤」

當江凡身邊紫煙消失之後,那施展紫煙的老者,彷彿受到致命一擊般,直接噴出一口血霧向著倒去。很顯然,當江凡身邊紫煙消失之後,這老者也是受到了紫煙反噬之力,直接被打成重傷。 「怎麼可能,我的紫煙,你怎麼可能破解?」大雨中,那老者滿眼不敢相信的,望著江凡所在的地方。

此刻,江凡全身皆是被五彩光暈包裹著,猶如神靈降臨一般。幾乎所有人,都能看到江凡身上的光輝,所有人皆是震驚的說不話來。

失去老者的維持之後,那濃濃的子夜也最終是消失不見。隨著紫煙消失之後,按圍繞在江凡身邊的五彩光暈也消失不見,再也沒有出現。

「剛才,我沒有看到吧,那可是五彩光暈。那是傳說中的蓋世強者,才能夠綻放的光暈啊。」

「江凡明顯沒有這樣的實力,唯一能夠說明這個情況的,怕就是因為江凡身上有神物啊。」


周圍所有人都是在校生討論著,且晉陽城而來的強者,也都是一臉震驚。對於紫煙噬魂的秘技,他們可都是清楚無比,那可是連他們一碰都要死去的東西,江凡卻一點傷害都沒有受到。

一邊看到江凡沒事之後的江家人,皆是鬆了一口氣。特別是被抓住的江行風,原本焦急萬分的臉色,也終於是變得平和起來。對於江家來說,江凡可能是他們崛起的希望,而對於江行風來說,江凡只是他的兒子,唯一的兒子。

「小子,看來你身上有著異寶,難怪不受我紫煙的影響。」看到江凡身上消失之後的五彩光暈之後,那老者也明白過來。今天,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為江凡的身上,有著神秘而強大的異寶。

「小子,今天我殺不掉你。以後,我絕對會回來取你性命,來慰藉我弟弟之魂。」最後死死望了眼江凡之後,那老者雙眼中爆發出從未有過的怒火,不斷的怒視著江凡。

此刻,老者身受紫煙的反噬之後,已經暫時失去了戰鬥能力,沒有辦法再去憑藉靈力,殺掉江凡。

紫煙噬魂很是強大,相應的這反噬之力,也自然很是強大。在這樣強大的反噬之力下,老者身體中所有的靈力,都開始變得混亂起來,老者現在已經無法使用絲毫靈力。

其實,若老者直接殺掉江凡的話,那江凡絕對是沒有辦法反抗,但老者卻想要靠著紫煙之力,來折磨江凡,直接就導致了銅鏡顯威。

「所有血羅門的弟子,今天全部撤退,今日之恥,他日來換!」一字一句,像是從牙縫中吼出來一般,血羅門老者說完之後,最後回望了一眼江凡之後,便直接跳起,而後便直接消失在夜色中。此刻,他已經是身受重傷,且血羅門漸漸已經出現敗跡,老者只能選擇逃走。

只是在選擇離開的時候,那老者身上猶如地獄而來的殺氣,卻不斷圍繞這就江凡四周,恨不得直接把江凡殺掉一般。若不是今天他身受重傷,那江凡的性命他絕對不會留下。

大雨中,一個又一個的身影,不斷開始後退。那些血羅門的強者,皆是實力強大無比,就算是面對同等級的先武境強者,也沒有辦法立刻打過他們。

此刻,見到這些人開始撤退之後,華陽城和晉陽城的強者,也不敢再去阻難,免得徒生意外,剛才的廝殺中,一些先武境的強者,可都已經是死掉了。

「終於結束了,我華陽城還是抱住了。」

「我林家的祖業,還好沒有毀在我們這一代手中。」

所有人都在驚呼,大雨中不知道多少人在痛苦,不知道多少人擁抱。這一夜,發生了太多的事情,蘇林秦三家家主全部戰死。華陽城中,也損失了很多先武境和大武境強者,整體的實力都已經是下降。

「江家這一次的困境,終於還是扛了過去。」大雨中,江凡望著天空喃喃自語的說道。此刻,就當江凡鬆懈下來之後,一股鑽心的痛苦,頓時襲擊上江凡的大腦,在這巨大痛苦中,江凡直接就是倒在了地上。

這一次困境中,江凡不知道和多少人廝殺,不知道承受了多少的攻擊,此刻江凡鬆懈下來之後,那些撕心的痛苦,自然立馬便讓江凡昏死過去。

「凡兒,這一次辛苦你了。」就在江凡即將倒在地上的時候,趕來的江正刪厚實的雙手,直接抱住了江凡的身體。江家這一次能夠躲過浩劫,完全就是靠著江凡的周旋啊。

望著昏迷中的江凡,江家所有人眼中都流露出感謝眼神,無論是曾經對江凡抱有仇恨的人,還是對江凡抱有偏見的人,在江凡如此英勇的表現下,那股不滿的情緒,全部都消失不見。

一番激烈的戰鬥后,這片森林中的所有人,都已經開始撤退。那些死在這片森林中的人,全部都被各自的家族帶回去,特別是蘇林秦三家家主,更是被各自家族的人,帶著各自的禮儀為家主送行。

這一夜的變故,最終還是落幕了。整個森林中那股刺鼻的血腥味,也在大雨的沖刷下,漸漸消失不見。整個森林再次恢復了寧靜中。但就在所有人都離開的時候,這片森林中卻突然出現了一道身影,且就在江凡和人戰鬥的不遠處。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