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所有人都可以接着戰爭成為人上人,但是人上人終究只是少數。他們這些人,可不就是別人成為人上人的階梯嗎?

十幾萬大軍,被妲己幾句輕柔溫柔的話語,說的兵無戰心。再也沒有一點鬥志。

就算那些有些本事的人,在妲己強大的魅惑神通之下,也也逐漸灰心,絕望了起來。

「妖女,膽敢亂我軍心。」大軍當中的歐陽淳大聲的叱罵道。

可惜他也只能在下面叫罵幾句,絲毫威脅不到半空當中的妲己,在下面氣的跳腳。

「這種無能平庸之輩,也配成為一軍主將?」馮燁遠遠的看着對面軍陣當中的歐陽淳說道。

「想必是家世顯赫,再加上多熬了幾年資歷,總能夠輕鬆的步入高位的。」申公豹解釋了一句說道。

「陛下,還需儘快破除那幽魂白骨幡的法術,這種左道法寶吸人魂魄,時間長了,對麾下士兵勢必會有很大的影響。」申公豹提醒說道。

天空當中的妲己,伸手一招,手上浮現出四隻寶珠,正是開天珠,闢地珠,混元珠,拌黃珠。

四珠浮現,頓時圍繞着妲己的手旋轉了起來,開天闢地,攪拌玄黃。

隨着這四枚寶珠的旋轉。妲己手邊的空間都隨之不穩了起來。

「去!」妲己一聲輕吒,四枚寶珠打着旋就砸了出去。這四枚寶珠合併,威力並不比定海珠弱小。

只是這樣強大的法寶,卻在進入了白骨幽魂幡的區域以後,迅速的失去了控制,落入白骨幽魂幡之上。

這白骨幽魂幡能夠攻擊一切進入它影響範圍之內的靈魂,無論是人畜,還是法寶。

經過主人祭煉的法寶,上面都有主人的神識附着,這樣才能夠如臂指使,隨心所欲的控制法寶。

但是神識卻也是靈魂的一部分,這些法寶上面的神識,也會被白骨幽魂幡所攻擊,而且還會非常容易的就被蒙蔽。

馮燁也發現了,這法寶確實很厲害,但是卻也不是沒有缺點,移動是個很大的問題。馮燁覺得,這東西放在神祗分身的神國當中,應該非常的不錯。

左道法術雖然有很多的缺點,但是卻也不是沒有優點。至少在威力方面,還是很不錯的,而且施展上面,限制也要小很多。

許多正道法術都是需要修為,道行為基礎的。基礎不夠,許多厲害的法術就施展不出來。

所謂的旁門左道法術,就是在正版法術的基礎上,投機取巧,能夠更簡易的施展出來,或者施展出來威力更大,但是隱患也會隨之增加。

妲己一擊無功,便不服氣的催動腰間漁鼓,「咚咚咚」漁鼓之聲響徹天地。

地上的一眾軍隊,從剛剛開始覺得妲己好美,不想要傷害她,覺得她說的話很有道理,想要聽她的話。逐漸變得狂熱起來。

妲己在他們眼中,逐漸變成了無與倫比的珍寶,任何想要傷害妲己的人,都是他們有奪妻之恨的仇人。

妲己所說的話,在他們的聽來,都是真理,膽敢反駁的人,都是面目可憎的異端。

就連有一定修為的卞吉,也捂著腦袋,感覺自己的精神受到了侵害。

不過這卞吉一身強大的左道法術,卻也不是好招惹的。雖然他不會飛行,卻也不是沒有還手之力。

當即張弓搭箭,一箭射向半空當中的妲己。

卞吉四周的親衛見到卞吉對空中的妲己射箭,當即一個個雙眼通紅的向卞吉沖了過去。

「殺!」彷彿見到他們的仇人一般。

卞吉手持方天畫戟,絲毫沒有留手的打算,大戟揮動,將所有向自己撲擊過來士兵全部斬殺。

他之前的位置是躲在白骨幽魂幡的後面,與白骨幽魂幡還有一段距離,此刻見到四周的人瘋了一般。

便向白骨幽魂幡走去。

在白骨幽魂幡的範圍內,所有進入的士兵,無論敵我,無論人畜,進階到底昏迷不起。

馮燁在遠處看着卞吉的操作,對這白骨幽魂幡的了解又加深了一層。

「陛下,咱們還不動手嗎?」申公豹說道。

「再看看,我要看看這白骨幽魂幡有沒有上線,究竟能承受多少靈魂能量,或者說,能夠同時對付多少人。

如果中招的人多了,會不會給這個卞吉帶來更大的壓力。反正對方還有十餘萬的士兵,應該能夠試探出來這法寶的底線了。

如果真的好用的話,我以後也煉製一個。」馮燁無所謂的說道。

用敵人做實驗,這不是挺好的事情嗎?

===

在妲己漁鼓聲的蠱惑之下,越來越多的士兵,承受不住妲己的魅惑神通,開始瘋狂的向卞吉發起衝鋒。

他們沒有畏懼,只有憤恨,彷彿拚死也要咬上卞吉一口似的。

大批大批的被魅惑后的士兵,衝進卞吉的白骨幽魂幡範圍內。這些人只要衝進這個攻擊範圍,就會毫無徵兆的倒下。

後面的人無所畏懼,前仆後繼的繼續往上沖。

很快就在白骨幽魂幡四周倒伏了大批的士兵,如同被收割的麥子一般。

作為一軍主將的歐陽淳都已經看傻眼了,作為一軍主將,有軍中血煞之氣庇護,所以他才能得以倖免妲己的魅惑神通。

但是隨着士兵大批的昏迷,軍中血煞之氣大幅度消耗,他這個主帥所能夠得到的庇護,也越來越少。妲己對他的魅惑影響,也越來越重。

「這是什麼妖術?你們趕緊給我清醒過來啊!」歐陽淳瘋狂的大叫道。

只可惜他的大喊大叫,只能淹沒在大批的喊打喊殺聲之中。

很快就連一軍主將的歐陽淳也迷失在妲己的魅惑神通當中,瘋狂的衝上去,要與卞吉決一死戰。

十萬大軍,將卞吉白骨幽魂幡所在的點,圍攏成了一個大大的圓圈。

在圓圈的周圍,有大批的人倒在地上。

卞吉看着瘋狂的從四面八方向自己喊打喊殺的士兵,有些畏懼的看着天空當中的妲己。

能夠魅惑十萬大軍,這種魅惑能力,簡直可畏可怖。

「不要繼續了,我投降。我投降了!」卞吉驚恐的大叫道。

可惜妲己卻絲毫沒有停下對漁鼓的敲擊,清脆的鼓聲依然回蕩在所有人的耳邊,卞吉的的雙眼也愈發的泛紅了起來。

直到他無法抵擋妲己的魅力。

「出來吧!跟我說說,你這白骨幽魂幡是怎麼煉製的?可有驅使的秘法?」妲己柔聲的詢問說道。

妲己在馮燁的授意之下,讓卞吉將這白骨幽魂幡的煉製方法交代了出來。

而且這東西,也不是真的敵我不分的,還可以煉製一種破解符。只要帶了破解符,就可以不再受到白骨幽魂幡的影響。

好在每一個白骨幽魂幡的破解符都是不一樣的,倒是避免了這種符籙會爛大街,導致白骨幽魂幡失去作用。

至於煉製的原材料,白骨也好,幽魂也好,馮燁都有的是。白骨完全可以自己造,幽魂更簡單了,上次在西遊世界當中,他用萬鬼血魂幡可是收納了整個地府十八層地獄當中的所有惡鬼。

用這些惡鬼來修鍊白骨幽魂幡在馮燁看來,最適合不過了。雖然殘忍了一點,但是對這些該下十八層地獄的惡鬼來說,再怎麼殘忍也是罪有應得。

馮燁這邊大勝,正在打掃戰場的時候,一直沒有動靜的孔宣,也已經出現在了大周六十萬大軍周圍。

孔宣不僅僅是道法通玄,兵法方面也是非常的厲害,藉助冀州狼騎兵的速度,一路白天休息,晚上趕路。

當他出現在臨潼關外面的時候,姜子牙都忍不住大驚失色。

孔宣佔據了臨潼關,那就意味着,整個大周六十萬大軍,被人家關門打狗了。而孔宣的十萬狼騎兵,就是那隻門栓。

將他們與西岐的聯繫死死的斬斷,讓他們逃無可逃。

「相父,前方傳來消息,歐陽淳那個廢物十幾萬大軍全軍覆沒了。居然連一天都沒有撐到,他這個臨潼關總兵,是怎麼當上的?

簡直廢物到了極點。」武王姬發麵對如此惡劣的形式,也是破口大罵。

身後的退路被人堵住了,前面探路的先鋒已經死了。是真正的進亦難,退亦難。

前有強敵,後有雄關。

偏偏因為他們西周的大軍太多,就算佔據了澠池商軍的糧草,他們也堅持不了太長的時間。 第555章:心疼你

喬氏看了眼那邊正在說話的晏臻和白衣男子,再看奶娘說道:「你只管喂著。」

「我害怕。」奶娘說道。

她可不想喂著喂著,孩子死在自己的懷裏。

「真是慫貨。」喬氏罵道。

奶娘低下頭,小心翼翼的喂孩子,看孩子吃奶都費勁兒,只吃了幾口就昏昏睡過去了。

她看了眼晏臻,小心翼翼抱着孩子過去。

晏臻看了眼,接過來放在孩子睡覺的籃子裏。

這孩子情況不對,晏臻決定先不走了,若是孩子情況不對,還能及時救一救。

雖說未必能救活,可到底也要儘力而為。

父母錯是錯了,孩子無辜,他不該承受父母的禍。

「是個男孩。」僕婦說道。

喬氏點了點頭,男孩也好女孩也好,左右都是容家的孩子。

閔相宜倒也沒多少不快,這孩子便是活下來,往後也不可能繼承侯府家業。

因為,他父親是個罪犯,還是個被千刀萬剮而死的罪犯。

為了侯府的正統清譽,這個孩子最多當個族人養著。

「好生照顧著。」閔相宜說道。

不能讓人說她是個小氣無度的侯夫人。

卧室里即便清掃過,也還是有濃濃的血腥味兒,喬氏等人看了一圈就走了。

閔相宜自然要留下來,問晏臻孩子的事情。

「孩子怕是不好,這兩日我留在這裏,照看孩子。」晏臻說道。

閔相宜點頭,說道:「公主大度慈善,能救這個孩子也是功德。」

說着,便叫人去收拾偏房出來。

晏臻搖頭:「不必了,就在這裏。」

侯府的院子大,卧室自然也大,唐語嫣的卧室多擺幾張床也是足夠的。

閔相宜點點頭。

「那就勞煩公主了,熱水等已經備好,公主還是梳洗沐浴吧。」閔相宜說道。

晏臻陪了大半日替唐語嫣接生,衣裳上都是血污。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