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雲飛定了定心神,不急不慢的煉製著,一邊對林塵說道:「我們這次煉製的丹藥是將品暴氣丹,若是你煉製的是師品丹藥,或者是更低品階的丹藥,最後還是會判你會輸!」

「我知道。」林塵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我等著你對我嗑三個響頭。」

白雲飛目光微冷,繼續煉製丹藥。

過了半個時辰的時間,白雲飛的丹爐發出了一道悶響,一股香味瀰漫而出。

「丹成了。」白雲飛收起了火焰對林塵道:「開爐吧!」

「慢著!」林塵忽然叫停。

白雲風輕蔑的看了一眼林塵,說道:「難不成你要反悔?」

眾核心弟子紛紛冷道:「若是敢反悔,我們就聯手把你按在地上,讓你履行賭約!」

林塵淡淡道:「我不會反悔,只是由誰來檢查丹藥的品質?」

白雲飛眉頭舒展開來,他對其中一個核心弟子吩咐道:「去請一位將品丹師來。」

「好。」核心弟子點了點頭,就要離開。

「哈哈哈…林塵小友,沒想到你在這裡,老夫找你找的好辛苦啊。」

一道蒼老的笑聲突然響起,接著,就見有一道身形閃至了比武台。

眾多核心弟子看到這個老者時,臉色微微一變,連忙恭敬叫道:「見過丁長老。」

白雲飛看到這個老者時,不禁起身,恭聲道:「丁長老,您來的正好,您是東荒界少有的丹王,我剛剛跟林塵比試煉丹,正需要一人檢查一下丹藥的品質,您正合適。」

丁長老名叫丁鼎。

丁鼎挑著白眉,望著林塵,驚訝道:「林小友沒想到你來這裡是煉製丹藥來了。」

「你檢查一下,看誰煉製的丹藥品質更高。」林塵笑了笑。

丁鼎點了點頭,隨後先檢查白雲飛的丹爐,丹爐中共有十粒丹藥,其中三粒是廢丹,有七粒是成功煉製的丹藥。

丁鼎拿起丹藥打量了一遍,不禁讚歎的對白雲飛說道:「你年僅二十歲就已經能煉製將品丹藥,未來肯定會跟你師父一樣,都是名動東荒的丹皇。」

「丁長老繆贊了。」白雲飛謙虛的笑了笑。

丁鼎輕點了點頭,說道:「你煉製的丹藥,最好的一粒是四星品質的暴氣丹。」

白雲飛輕點了點頭,對丁鼎道:「還請丁長老看一下林塵煉製的丹藥。」

丁鼎點了點頭,揭開丹爐,不禁愣在了那裡。

「十粒丹藥,全是成功品!」丁鼎連忙打量一番,蒼老的眼眸閃過了濃濃的震驚之色,不可置信的望著林塵,驚顫道:「你…竟然也是將品丹師,而且!每一粒丹藥都是十星完美品質,這…這簡直就是天縱奇材啊。」

眾人聽到這話,一個個懵比,天縱奇材?將品丹師?十星品質?怎麼可能?

他們的第一個念頭就是不信,林塵僅僅只有十八歲,就算是天縱奇才,撐死了只是師品丹師,怎麼可能會是將品丹師?而且,還是十星完美品質的丹藥。

白雲飛也是不信,立即走過去查探,一會兒后,白雲飛的臉色陡然蒼白,不可置信的望著林塵。

林塵煉製的丹藥竟然真的是將品十星完美品質的暴氣丹!

「你…你怎麼可能煉製出將品丹藥!」白雲飛凝望著林塵,心中依然無法相信。

他乃是東荒界首屈一指,年輕一輩唯一的丹道天驕,年僅二十歲就已經是將品丹師。

在他心中認為,放眼東荒,他就是年輕一輩最傑出的丹道天驕,沒有之一。

而!

來自金龍鎮這種破地方的林塵,竟然能煉製出將品丹藥,他的第一個念頭就是不信! 林塵撇了一眼白雲飛,說道:「就許你是丹道天才,我就不能?」

白雲飛臉色難看至極。

林塵的目光掃了核心弟子一眼,隨後將目光定格在白雲飛的身上,淡淡道:「你們輸了,履行賭約,全部跪下,對我嗑三個響頭!」

白雲飛等一眾核心弟子的臉色難看至極,他們若是跪下對林塵磕頭。

那麼!

他們的臉就丟盡了。

這件事若是傳出去,整個流嵐宗都將會成為一個笑話,他們也會被重重的責罰。

至於白雲飛,他更不可能跪了,若是跪了,他將會成為整個東荒界的笑話,甚至還會連累他的師父。

丁鼎慧眼如炬,一眼就看明白了。

原來這些人跟林塵進行了賭約,結果卻是輸了。

林塵冷笑,漠視著白雲飛等人,冷聲道:「怎麼?難道你們想反悔!」

白雲飛面色變幻著,眼神中閃過了一道冷芒,他冷望著林塵,沉聲道:「我可以給你上好的功法跟武技,還有上好的丹爐,來抵消這場賭約!」

「我不需要,我就要你跪下對我嗑三個響頭!」林塵負手而立,眼神淡漠。

一旁的丁鼎皺著白眉,林塵給了他洗身丹的丹方,解除了困擾他多年的病體,他心中很感激林塵。

丁鼎對林塵提醒道:「林小友,白雲飛是丹皇唯一的弟子,丹皇對他期望很高,若是你真的讓他當眾跪下磕頭,你就徹底得罪了他,以後…他可能會針對你。」

丁鼎通過密語傳音的方式告訴林塵,這道聲音只有林塵能聽到。

林塵神色淡然,白雲飛從一開始的時候就在針對他,他又怎麼可能會放過白雲飛?

「跪吧!」林塵冷淡一聲,目光直視著白雲飛,眼神里湧現著淡漠之色。

白雲飛的臉色冰冷至極,他雙目冰冷的望著林塵,冷聲道:「如果我不跪呢!」

「那就打到你跪!」林塵眼神閃過了一道冷芒,一而再再而三的針對他,如今想不跪下?他不答應!

「呵!」白雲飛渾身綻放著武將的氣息,氣息猶如泄洪的決堤,恐怖無比。

嗡!

林塵懶得廢話,既然不跪,就打到你跪!

瞬間。

林塵動了,風神腿運轉,無數道殘影接連向著白雲飛踢出。

白雲飛是一星武將,周身有著一層防護罩,守護著他的身體。

當林塵出手時,他也立即動了,他以最直接的方式,攥起一拳,猛然砸出,武將之力暴涌,響起了音爆聲。

砰砰砰砰!

林塵的風神腿不斷的踢出,有時向著左邊,有時向著右邊,僅僅瞬間功夫,一百腿全部踢出。

倒是將白雲飛打的防護罩潰散了一分,但並沒有對白雲飛造成傷害。

白雲飛的攻擊也沒有轟到林塵。

嗡!

這時。

林塵的身形躍向半空,周身陡然纏繞著一股金屬性的靈力!

金屬性靈力重鋒至極,身形猛然下墜,猶如一道從天而降的流星,猛然降臨。

愛情保衛戰 白雲飛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擊,他單手撐天,可怕的一掌發出了一道龍吟聲,震蕩著空間直向著林塵衝去。

彭!

然而。

猶如流星直墜的林塵,直接以最霸道的姿態,碾碎了白雲飛的一掌。

只聽彭的一聲。

流星直墜,轟然撞在了白雲飛的雙肩上。

咔嚓。

白雲飛的臉色瞬間慘敗,他的雙肩響起了骨頭崩裂的聲音,同時,他感覺到有股殘暴的力量順著肩膀,向著他全身瀰漫而去。

咔嚓!

白雲飛雙膝一軟,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同時口中噴出了口血。

而白雲飛的雙肩上,卻是站著一道身形,這人正是林塵。

林塵負手而立,目光冷漠的望向眾核心弟子,漠聲道:「你們跪!還是不跪!」

核心弟子們一個個臉色難看至極,林塵連白雲飛都敢打,肯定也敢打他們。

但是讓他們就這樣屈服,他們的心底很不願意。

「分散跑!」其中一名核心弟子突然道了一聲,隨後,幾十名弟子向著不同的方向跑去。

在他們想來,這樣分散跑開,林塵頂多只能留住幾人而已,他們每個人都覺得自己不可能那麼倒霉,正好被林塵留下。

林塵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玩味的笑容,以為這樣就能溜掉了?

「九雷指!」

林塵揚手,猛然對著其中一部分人指去,頓時有一道雷鳴紫電劈閃而出。

咔嚓!

十人從半空掉下。

林塵又對著另一邊指去。

咔嚓。

又是十人掉下。

咔嚓咔嚓!

又是幾指,所有核心弟子全部在地上哀嚎著,一個個的臉色慘白至極。

林塵冷漠的撇了他們一眼,隨後跳下白雲飛的雙肩。

守望軍魂 此刻的白雲飛,全身多處關節被破壞,體內也是血氣震蕩,受了不輕不重的傷。

林塵面向白雲飛,冷淡道:「磕頭!」

白雲飛蒼白著臉,他已經無力反抗,但他長久以來的自傲感,讓他無法去屈服磕頭!

「磕頭!」林塵又道了一聲。

白雲飛艱難的抬起頭,目光森然的望著林塵,臉龐扭曲,獰聲切齒:「林塵!即便你是夏傾月的夫君,我白雲飛也要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讓你生不如死!」

砰咚!

林塵抬腿,隨後腳落在了白雲飛的腦袋上,白雲飛的腦袋猛然砸在了地上,響起了咚的沉悶響。

「這是第一個響頭!」

林塵再次抬腳,落在白雲飛的腦袋上,咚的一聲,第二個響頭完畢。

緊接著。

第三腿落下,三個響頭完畢!

此刻。

白雲飛濃濃的自傲心已經被摧殘的支離破碎,他今天丟臉了,丟了大臉。

他一想到自己將成為整個東荒界的笑話,將無法面對夏傾月,他心中就難受的想死,最終,怒氣沖腦,昏迷了過去。

眾核心弟子還癱在地上哀嚎,只不過哀嚎的聲音小了許多。

他們也看到了白雲飛的下場,一個個臉色慘白,不想被林塵這樣對待,連忙顫聲道:「我跪,我跪,我磕頭,磕頭。」

「我也跪,我也跪,我也磕頭。」

一時間。

眾核心弟子紛紛屈服,不屈服不行啊,不屈服的下場就跟白雲飛一樣,很凄慘。 ?眾核心弟子齊齊跪下磕頭的場面,讓丁鼎一陣愕然。

核心弟子可是流嵐宗未來的中流砥柱,以後可能擔任宗門長老一職,如今都向著林塵磕頭,流嵐宗的臉都丟盡了。

不過丁鼎倒是覺得沒什麼,男人大丈夫,敢作敢當,既然賭約輸了,就要履行賭約。

丁鼎望著林塵笑道:「林小友,多謝你給的丹方,解決了我多年來的毛病,我現在感覺心氣平和了許多,不會經常發火了。」

「小事一樁。」林塵望著丁鼎問道:「我的五品丹爐呢?」

「這。」丁鼎攤手,一鼎紫色的丹爐出現在了面前。

「你這人倒是很不錯。」林塵收起了丹爐,對丁鼎讚歎一聲。

在他與核心弟子還有白雲飛起衝突的時候,丁鼎並沒有站在他的對立面,這一點足以說明丁鼎是個為人正直的人。

再加上丁鼎原本身上的毒性,那種毒性只有長期服用殘缺的丹藥才會形成。

通過這一點,林塵知道丁鼎對丹道非常的熱愛。

「我也該走了。」林塵道了一聲,便要離開。

丁鼎問道:「你去哪裡?」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