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在這些想法出現的時候林雪初不經想到,為什麼都要害她,仔細想想,她遇見的每個人好像都不簡單。

每個人的過往都好像有千斤重。

過往。

「安歲和」這個人,絕對有什麼過往。

而那段過往,就是安歲和現在成為每個人都像謀害的對象的真實理由。

想到這裡的時候,林雪初突然覺得自己自從來到這裡以後,就成了一個載體。

單純的承載著自己作為安歲和的過往。

關鍵是自己從來

都沒有研究過作為「安歲和」這個人的過往到底是什麼。

豪門隱婚:舊妻新愛 林雪初走到窗戶邊,看著對面。

下了很久的雨已經停了。

自己的心緒好像在一瞬間里也解開了。

那麼作為「安歲和」這個人來說,她所承載的過往又是什麼?

到底發生了什麼,讓幾乎所有遇見她的人都要傷害她跟背叛她?

「我本來以為你已經到極點了。」蔣素依的話浮現,「但是我沒有想過,你竟然這麼這麼惡劣。」

在當時的那個情境之下,作為「林雪初」的林雪初僅僅覺得蔣素依的這句話是用來挑釁的。

但是挑釁的時候,眼中不應該帶著厭惡。

那天的場景是自己離開林柏翊。

林柏翊的欲言又止並沒有在自己心中投下多大的情真意切。

那麼,會不會就是林柏翊的那些話讓影響了蔣素依的眼神?

而蔣素依在此之前極力壓制的情緒終於在那一刻綳不住了。

那是很真實的厭惡。

「我已經不喜歡你了。」這句話,是林雪初作為「林雪初」這個人說的話。

跟原主沒有任何的關係。

但如果是作為原主說的這句話呢?

那麼那些自己不知道的,關於原主跟蔣素依之間的真實恩怨,就都可以有理由。

那麼蔣素依眼中的厭惡,就都有了解釋。

林柏翊的黯然傷神,蔣素依的神色不耐。

都在說明著一個問題。

那就是「原主」這個人的問題。

原主在做了一件什麼事情的時候並沒有顧忌到蔣素依跟林柏翊雙方的感受。

所以他們才會出現這樣的行為。

「原主」這個人,自己了解的甚至還不如蔣素依多。

林雪初突然想到一件事。

(本章完) 如果原主才是那個窮凶極惡的人呢。

如果原主,才是那個從一開始就有問題的人呢。

毒女狂妃 如果蔣素依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做世俗意義上正確的人,正確的事呢。

那麼把這一切「如果」加在一起,所得到的一個結論就是。

原主才是最大的boss。

林雪初慢慢抬起了自己的手。

「繞了這麼久,我他媽才是這個位面里最大的boss?」

什麼紅樓的最大boss是蔣素依,什麼這麼多年來蔣素依的用心險惡。

什麼什麼……

但是沒想到,自己才是那個最大的王!

一直時間,各種念頭都在林雪初心裡飛奔著。

那麼蔣素依在「自己」的壓迫下,又做了什麼事?

一切的行為都是有理由的。

原主在什麼時候惹過蔣素依?

不過蔣素依在之前好像並不認識自己。

所以,她應該是帶著某種目的來的。

所謂的「實驗人性」可能只是一個幌子。

重要的是讓原主意識到一些問題,比如,經歷一系列的交往然後再輕易的背叛,原主走心以後再讓她知道什麼叫做背叛。

這樣做的理由是,原主曾經背叛過。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不過蔣素依的計劃被自己截胡了。

其實林雪初還是挺想站在上帝的角度看看原主在經歷了蔣素依的背叛以後到底是什麼樣的反應。

現在所有跟原主有著這樣那樣關係的人在自己身上做的事情,其實都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想到這兒,林雪初甚至覺得,是不是自己的出現擾亂了這個位面的發展?

其實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選擇,其實在經歷的時候,誰都是主角。

所以金手指任何很大程度的擾亂了這個位面原來體制下一些人的衝動以及報復或者是復仇的戲碼。

……光是想想這些事,林雪初就覺得自己的思維已經在這種逆境中磨練出來了。

太不容易了。

這麼反轉又反轉的事都能想到?

而在那些彎彎繞繞里,又有什麼驚天大陰謀?

自己需要做的事竟然是一個揭秘自己的過程。

關鍵還無從下手?

想到這些的林雪初實在是想仰天長嘯一聲:「老子玩不起不玩了!」

「主神你自己看著辦吧!」

「為什麼要這麼欺負我?!」

「我僅僅是因為缺錢才來到了這個位面。

如果這是一個尋找boss的遊戲。

在一開始的時候,有人告訴你要尋找boss,這個時候你就知道了你自己身份,是一個「尋找者」。

所以不會考慮作為「boss」應該要有什麼樣的行為和舉動。

但是在自己把自己當成一個普通人尋找那個幕

后最大的老闆的時候,殊不知,自己的各種行為已經成了別人眼中最大的嫌疑。

在接下來每一個可能的時刻,都會把自己給殺死。

然後完成真正的任務。

原來這個位面是這麼玩的。

想通這件事可能會發生的可能性,再想到主神跟小坑面對一些設定時候的各種不靠譜以及自己的隨機應變。

那麼事情很有可能會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

自己在上個位面里跟季玉澤一起玩了一次密室逃脫。

但是那個「密室逃脫」,其實是包含在自己經歷的幾件事里的。

而這個位面。

林雪初看著院子里的薔薇甚至都覺得那下面埋的全是死人,

花瓣上滲透出的全是血。

但是在一開始看的時候沒有任何的不妥之處。

相反覺得很美。

林雪初甚至想起來自己房間原本掛的那幾幅畫。

第一感覺是陰鬱。

現在想起來也是。

主基調其實從一開始就已經定了。

陰鬱飄在上空。

快樂浮在半空。

人性沉到深處。

而這個位面,就是一個完整的,參與性的「密室」。

至於能不能逃脫的掉,林雪初突然對未來失去了信心。

這是一個很雜糅的位面,幾乎什麼事都能發生。

林雪初突然想到自己對這個位面的第一印象。

類似巴洛克風格的衣服。

形狀不規則的華美珍珠。

其實還是人心不規則。

好像有誰突然打開了門,有個看不清臉的人站在門口朝著自己招手。

「歡迎來到算計的世界。」

林雪初看著那人。

姑且,就把那人當成主神吧。

想了很久,林雪初想突然想做一件事。

把自己的真實身份告訴慕錦航。

以前林雪初根本沒有想過這件事,但是現在,林雪初只想以自己的名字去做這件事。

對慕錦航說這些話。

門口那個看不起臉的人消失了。

慕錦航走了進來。

「你吃葡萄嗎?」慕錦航問。

林雪初點頭:「很久沒吃過了。」

慕錦航把托盤遞給了林雪初。

「很甜,以前牧楚也會摘給我吃。」林雪初道。

「在哪兒摘?」慕錦航問。

林雪初:「院子里。」

冷帝寵溺的復仇皇妃 想起剛來這裡的那天,牧楚在中途就給自己摘了一串葡萄。

「……這裡沒有葡萄。」慕錦航說。

「那這是什麼?」

「是進貢。」慕錦航道,「御靈城的土質不適合葡萄的生長。」

林雪初的心跳加快:「你在說什麼?我每天,我以前每天都會吃葡萄的!」

慕錦航:「每天?是誰給你的?」

「牧楚啊!牧楚每天都會去院子里給我摘葡萄的。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