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也可能是他們不太願意注意,生怕惹上這兩尊大神。

但也總有人特別留神這兩人的行蹤,不是張北羽,也不是房雲清,而是遠遠站在後面,默默注視著的鹿溪。

至少到目前為止,今天這一戰的每一步都是按照鹿溪之前設想來走的,除了元烈出手的那個驚喜之外。

七喜出動是一個信號,明白這個信號的人有兩個。一個是鹿溪,另一個則仍然沒有現身…

眾所周知,F.S的成員非富即貴,在江山和房雲清到場的時候,更是眾多豪車滿滿登登的停了幾排。

一定有人記得,在眾多豪車中有一輛不那麼起眼的帕薩特,不知何時也已經停在了車隊之中。

黑色帕薩特裡面只坐了一個人。這個人從始至終保持著相同的動作,一隻手靠在車門,轉頭望向車窗外,甚至連神情都不曾有過太大的變化,一臉的的陰沉。

只不過,在他的視線掃向前方的某幾個人時,會微微一亮,彷彿陷入某種情節之中。其中最明顯的就是在看向張北羽和立冬的時候。

……

緊密關注立冬行蹤的人,除了鹿溪之外還有一個,就是張北羽。

雖然沒有真正跟七喜交過手,但兩人在雙雁的時候也有些交集,張北羽完全可以從七喜的氣勢中就判斷出來,這絕對是個狠角色。所以,不斷瞄向立冬這邊。

這並不是不相信立冬的本事,只是七喜太過強大,這或許是在同齡人之中,立冬遇見除九龍之外最強的對手…

而張北羽在關注立冬這邊情況的時候,也就免不了分神。他的目光剛剛收回,還沒等轉眼,就被房雲清抓住機會,抬手一劍擋住石志權,向前一衝,提腿一腳正中胸前。

PON!張北羽還未反應過來,就被踹倒在地。

房雲清的個人能力的確很強,無論是械鬥還是格鬥,至少跟立冬、七喜在一個水平,要比張北羽高出一個水平。

但是,張北羽和石志權二人與他鏖戰至今,雙方也都互有損傷。房雲清的手腕甚至在一次防守不力的情況下,被石志權一腳踢中,已經腫了起來。

就算如此,房雲清還是能使出這麼大的力道,可見在面對仇人的時候,也是拼了命了。

張北羽在倒地的一剎那,立刻回身,用手肘在地上撐了一把,順勢起身。房雲清也乘勝追擊,刺出西洋劍就在眼前。

關鍵時刻,又是石志權回身抬到,擋住了房雲清的去路。

「北哥當心!!」石志權大吼一聲,抽刀回來,向前一個大跨步,由下至上挑斬一刀。

房雲清眼見石志權也是死命護住,不解決他,也就別想幹掉張北羽。想及此,他索性調轉矛頭,橫劍胸前,直指石志權而去。

有些人就是為大場面而生,看樣子石志權就是如此。放在平日里,沒有人會相信他能在房雲清手下走五分鐘,估計早就被放倒了。

而在今天這個關鍵時刻,石志權已經屢屢擋住了房雲清,甚至在張北羽的牽制之下,傷到了房雲清。

越到關鍵時刻,頭腦越清晰,如今的石志權在四方核心層之外的眾人當中,堪稱「大心臟」。

話說回來,關鍵時刻的高光表現也只是偶然罷了。當房雲清開始發全力的時候,石志權依然抵擋不住。

張北羽忍著肩傷的疼痛,不得不提起天縱,再次撲上去解圍。然而,他很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態即將到達臨界點,因為肩傷沒有很好的處理,導致不斷流血,現在臉色都有些不對勁,嘴唇發白,全身乏力。

這個時候,他下意識的再向前瞥一眼,視線中的立冬似乎已經進入狀態,與七喜纏鬥。

……

很顯然,七喜的名聲比不上立冬,外面知道他的人並不多,對他有更深入了解的人也就更少了。立冬就在此列之中,他對七喜的了解並不多,跟大部分人一樣。

外人只知道,江山身邊有一個很強的近身,叫做七喜,其他的一概不知。至於強到什麼程度,更是沒人見識過了,不過,今天立冬倒是真正見識到了七喜的本事。

在立冬眼裡,七喜就算再強,也還是個近身而已,充其量能夠達到十四的水平就不錯了,所以在剛一開始就有所保留。不過,這回他可大錯特錯了,七喜的能力遠遠超過他的想象,至少不在自己之下。

意識到這個問題之後,隨即,立冬使出全力。

而對七喜來說,這一戰更是意義非凡,這是打響自己名號的第一步。所以,只能贏,不能輸。抱著這樣的心態,剛剛交手七喜就毫無保留。

一個有所保留,一個毫無保留,一進一退之間,立冬竟然有被壓制的趨勢。

正是因為對七喜不了解,或者說是有些輕敵,才讓立冬落於下風。不過,他強大的調整能力也讓他迅速適應了七喜的節奏,自己也開始進入狀態。

所謂的「七喜的節奏」就是一個字:快。

無數經典的武俠小說當中都出現過一句話: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而七喜,恰恰把這一個「快」字演繹得淋漓盡致。

這「快」的程度,甚至連立冬也無法完全招架。兩人交手不過幾秒鐘,轉眼的功夫,七喜已經接連轟出十幾拳,在高速的出手之上,仍然能夠保持力量和准心,以至於直接把立冬給打懵逼。

好在立冬沒有慌神,腳下的步伐依舊很穩,不斷後退,但卻無法發起有效的進攻,雙臂只能在半空中不斷招架,抵擋七喜的進攻。

在兩人交纏之際,後面的鹿溪默默地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待電話被接聽之後,她只說了幾個字:「可以動手了。」

掛斷電話,收起手機,鹿溪長吁一口氣,微微揚起頭,讓自己的視線越過層層人群,來到了停車的路邊。

沒有人注意到,車隊中的一輛帕薩特車門被打開,從車裡走出一個人。

悠閑小木匠 這人一襲黑衣,身材健碩,但臉色看上去並不是很好,像是有點內虛的感覺。下車之後,他又轉身從車裡拿出一根一米多長的黑色鋼管,扯掉包裹在外的布條,露出濃重的殺氣。仔細看,這鋼管的一端被削尖,閃出點點寒芒。 小貔貅撇了夜南山一眼,嗤笑了一聲,說道,「小子,不懂了吧,本大爺告訴你,錢,在這處空間,可是好東西,只要有了錢,在這裡,你可以得到任何你想要的,神通功法,靈丹妙藥,神兵利器,應有盡有,甚至如果你錢夠多,你都可以直接用錢將你的修為砸到半聖境界!」

夜南山聞言,沉吟了兩秒,開口道,「那我想娶個漂亮媳婦,可以嗎?」

「???」

小貔貅感覺有些跟不上夜南山的思路,話說,咱聊的是一回事嗎?

「愚昧!」小貔貅說道,「等你有了錢,有了實力,有了寶物,什麼都有了,你還擔心娶不到漂亮媳婦?到時候你想娶多少就娶多少!」

夜南山搖搖頭,「我只想娶一個,但是那婆娘挺凶的,今天還差點殺了我,怕是不太容易。」

小貔貅有些無語,咱現在能聊點正經的嗎?

「小子,不慫,本大爺觀你骨骼清奇,將來必定前途無量,等你實力夠了,還不是手到擒來,實在不行,直接搶了那婆娘!」

夜南山眼睛一瞪,「婆娘也是你叫的!?」

「……」

小貔貅無語,次奧,沒法交流!

沒再和夜南山瞎扯,小貔貅直接了當問道,「現在這財源廣進系統落你身上,本大爺就問你,這造化你接不接受?」

夜南山想了想,問道,「有副作用嗎?」

小貔貅乾脆了當,「沒有!」

夜南山點了點頭,「那好,我接受。」

隨著夜南山話音落下,之前聽到的系統聲音,在空間內響起了。

「授權通過,開始與宿主融合。」

「融合中…」

「系統錯誤,宿主軀體非人族…」

系統聲音響起,小貔貅眼睛瞪大了一些,然後看著夜南山連忙問道,「小子,你不是人!」

夜南山眼睛一瞪,「你才不是人!」

小貔貅,「不是,我是說你不是人族。」

夜南山,「我怎麼就不是人族了,我是正兒八經的……」

夜南山的話突然頓住了,他本來想辯駁一下來著,但是,突然想到,自己剛剛不久可是穿越了,但是,穿越了也是人吶,除了樣貌不一樣了,沒啥區別呀,難不成說,這異界的人不算人?

正當此時,系統聲音又響起來了。

「強制融合。」

「融合中。」

「系統錯誤,聚財功能崩潰。」

「系統錯誤,智能輔助功能崩潰。」

「系統錯誤,強制交易功能損壞。」

一連幾道提示音在空間內響起,聽的夜南山和小貔貅一愣一愣的。

「你小子到底是個啥玩意?」小貔貅有些惱怒,「天道神器都要被你玩壞了!」

系統提示各種功能崩潰損壞,一聽就不是好事,夜南山也懵逼啊,他哪裡知道什麼情況,心想著,難不成我真的不是人?不是,不是人類?

「我也不知道啊…」夜南山有些無語道,「我在家好好睡覺來著,一覺醒來就到另一個世界,成了另外一個人了,但應該也是人啊。」

「卧槽!」小貔貅驚呼了一聲,「還不在原來的那方世界了?」

夜南山正想答話,突然間,他和小貔貅所處的這方空間,一陣地動山搖。

「什麼情況。」小貔貅面露驚色。

系統聲音此時也再次響起來了。

「檢測宿主生命本源嚴重損壞,嘗試修復。」

「修復中…」

「系統錯誤,宿主軀體非人族,修復失敗。」

「啟動強制修復。」

「修復中…」

「修復完成,注入生命力。」

「注入失敗,修復功能崩潰。」

「系統錯誤,兌換功能損壞。」

隨著一連串的提示音響起,金色空間搖晃的越來越厲害,夜南山都感覺有隨時可能崩潰坍塌的可能。

「與宿主融合完畢,開始接入世界規則。」

當這條系統提示響起的時候,夜南山所在的金色空間,才總算是停止晃動了。

小貔貅和夜南山,雙雙從地上爬了起來,看了看夜南山,小貔貅神色有些古怪。

「世界規則接入成功,檢測宿主當前所處世界為異界,系統對該世界規則應用率為20%」

「檢測該世界貨幣度量單位有異,自動校對完畢。」

「融合程序完畢。」

「不太歡迎你使用本系統。」

夜南山,「???」

你敢天長我願地久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貔貅聽到最後一句系統提示音,直接笑抽。

夜南山一頭黑線,系統也能這麼皮的么?之前還一本正經都是系統音呢,怎麼到最後非要皮這麼一下……

看了看小貔貅,夜南山淡淡的開口道,「你再笑,那麼我們就再商量商量決一死戰的事情。」

「……」小貔貅的笑聲戛然而止,看了看夜南山,說道,「你小子是個人才,天道神器都要被你玩壞了。」

夜南山,「廢話少說,你快說說,剛剛這到底怎麼回事?」

「你還好意思問我,這系統是根據我們那方世界人族設計的,意在讓人族振興,誰知道怎麼陰錯陽差就到了你身上,你小子居然不是人族,而且,居然還不在我們那方世界了!」說著,小貔貅似乎想到什麼,「啊,對了,生命本源,不行,我得去看看,順便看看你小子到底是個啥物種。」

說完,小貔貅也不等夜南山反應,小屁股一扭一扭的,小跑著就到了金色空間邊緣,然後穿了出去。

夜南山一愣,啥?合著原來還能穿過去的啊。

鮮妻送上門:老公,輕點 沒過多久,小貔貅又扭著小屁股跑回來了,看著夜南山的眼神,更古怪了。

「有兩個好消息和兩個壞消息,你想先聽哪個?」

夜南山一怔,然後開口道,「先說個好消息吧。」

小貔貅,「你小子真的不是人,呃,人族,你小子竟然是一條龍!」

夜南山愣了,驚道,「龍?怎麼可能!我明明就是人!有胳膊有腿,怎麼會是龍!」

「誰告訴你龍就不能化成人身了?」小貔貅說道,「我肯定的告訴你,你就是一條龍,魂魄是龍形,體內血脈也是龍脈!」

夜南山驚愕了一會兒,消化著這個信息,沉吟了兩秒,說道,「這算是什麼好消息,我都不是人了…」

小貔貅眼睛一瞪,「你是一條龍,這還不是好消息?你知道什麼是龍嗎?龍啊!至高無上的存在!你知道有多少人夢寐以求成為龍嗎?就連那些帝王,也都以龍自居!就連本神獸,祖上也是一隻龍!雖然你只是一條青龍,但假以時日,未必不能修成正果,成就金龍之軀,到時候,四海之內,寰宇之中,任你遨遊!」

這麼一說,似乎是有些牛比,但是,一聽自己都不是人了,夜南山還是有些難以接受,但是,這玩意也不是他能控制的,誰知道怎麼著穿越過來就成了一條龍了。

夜南山,「那再說個壞消息吧。」

小貔貅,「壞消息就是,你的魂海內,龍魂的命魂和一隻鳳凰糾纏相融在一起了。」

夜南山,「什麼意思?」

小貔貅,「意思就是,你的小命,和一隻鳳凰連接在一起了,簡單的說就是,那隻鳳凰要是死了,你也就死了,反之亦然。」

夜南山一愣,也不知怎的,突然腦子裡就出現了一道身影,是那個女人。

會不會她就是那隻鳳凰?如果是的話…那就太好了!

同生共死,嘖嘖,這是註定的緣分吶,這媳婦,娶定了!

夜南山並不知道那女人是不是那隻鳳凰,但是,似乎直覺告訴他,就是那女人。

夜南山,「這是好消息啊。」

「???」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