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族武士長刀犀利,士卒手中的兵刃以之相碰,極容易被斬斷。此刻有了周啟召喚出的神龍護佑,情況立改!陣亡的將士數量瞬間大減!

施法完畢,周啟駕馭神龍昂首擺尾左右遊走於天際。不時向敵陣中噴上一口龍息,扔上幾道雷霆。當真是要多囂張有多囂張!

黑霧背後,一名臉帶面具,身材異常魁梧的妖將目視著半空中的神龍,面具上位於眼窩的空洞里綻射出兩屢幽幽的綠光。

「傳我命令,不惜一切代價將神龍殺死!尤其是龍背上的那個人,一定要死!」

「謹遵您的命令,烏天狗大人!」

就在被稱為烏天狗的面具男發出命令之後,不久,正對太平軍士卒展開殺戮的數十道黑影分出了大半。在為首一名臉上只在額頭生有獨眼的老者帶領下暗自集結!

眼見周啟駕馭神龍再次折返!

獨目老者突然周身冒氣大股的黑氣,將身周的三十多名妖將齊齊包裹。黑氣消散的瞬間。眾多的妖將霎時失去了蹤影!

與此同時,龍背上的周啟只覺精神一陣模糊,緊接著眼前一花。身邊的景物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下方喧囂的戰場在他眼裡失去了蹤影。只剩下光禿禿一片怪石嶙峋的荒地。而天空也並非冬日的煙灰色。而是化作了一片彷彿凶兆來臨時一半的暗紅色!

「幻術?」周啟一怔。心中忍不住感到一陣驚訝!

自己身懷蜃龍珠對幻術具有免疫效果。同時自身施展幻術效果翻倍。

難不成眼前的景象是真的?可是這怎麼可能?

就在他心下狐疑之際,聲聲兵刃破風之聲自耳畔響起!

不好!

周啟急忙將爆雷方天戟取在手中!

「九州風雨驟!」

長戟如龍,晃起漫天的重影,月刃舞起一團青光,將他整個人護在其中!

「噹噹……」一連串兵刃相撞之聲不絕於耳。周啟身軀大震,只感半身酸麻。胸腹一陣翻騰,「噗」地一聲噴出了一口殷紅的鮮血!

來敵不止一人!

可奇怪的是,自己的靈覺感應竟然也失去了效用,直至敵人近身也未曾發現他們的蹤跡。

不對,肯定有什麼地方不對!

還未等他找出答案,第二波進攻又至!

周啟急忙一拍龍角!

「昂」

腳下神龍低吼一聲,隨他心意衝天而起。無數襲來的兵刃落在龍身上,只打的龍鱗飛濺,龍身暗淡!

「三十人左右!」

周啟與鎮邪劍化幻化的神龍心意相通。默數之下,對來襲的敵人數量有了大概的估計。

「還真是看得起我,一下來了那麼多!」周啟一聲冷笑。

「沖!」

既然不是陣法,也不是幻術。唯有一種可能,那便是自己落入了某個敵人的結界當中。也只有結界才能發揮出這般類似陣法的效果。

有意思!那便看看究竟是神龍飛得快,還是這結界空間足夠大!

下方高台上的黃月英眼見他連人帶龍突兀地自天際消失不見,俏臉之上頓時色變。美眸一瞥身旁的諸葛亮,卻見諸葛亮也是眉頭深皺。

眼見黃月英問詢的目光。諸葛亮微一沉吟。

「先前吾人見太平王隻身誘敵,顯是早有防備。月英不必過於擔心。」

黃月英微微點了點頭。以她的智慧如何看不出周啟之所以那樣高調。顯然是想將異族中的武將吸引在身邊,好讓其餘人等不受威脅。

「孔明,你可有對策?」

「若在地面,吾人尚可以斟酌一二,可惜太平王身在半空。無法近處觀之。吾也無能為力。」

二人交談聲未落。

就在這時!下方戰場一道曼妙的身影已然衝天而起!

「若冰姑娘!」黃月英看到那人背後標誌性的鳳凰彩翼。忍不住低呼出聲!

卻見夏若冰在空中飛翔了片刻,突然身影一陣虛幻,便如同周啟和神龍一般,消失不見!

這!

黃月英大吃一驚!細細一想頓時有了主意。

「來人!速速去找洛璃姑娘!」

洛璃術法神奇,或許她會有辦法! 金色神龍搖頭擺尾,如潛龍升天,欲破蒼穹!

然而周啟御龍飛行良久,猩紅色的天際卻彷彿無窮無盡。任他高飛,卻似永遠都都觸摸不到邊際!

與此同時兵刃破風之聲不絕與耳,敵人始終就在周圍!

而無論在他的視野還是靈覺感應之中,四周空蕩蕩一片,根本無法察覺到敵人的影子!

如此被動只能挨打的詭異情形,他尚是首次碰到。心中頓時感到萬分的憋屈!

眼見腳下神龍的身影越發暗淡,周啟不由暗自心焦。

「混蛋,你在哪兒呢?我看不到你!」就在這時,頻道中突然傳來了夏若冰的聲音。

「若冰?」周啟這一驚非同小可。之前他曾試圖聯繫過其他人,卻因為信號干擾始終無果。夏若冰怎麼會在這裡!

「若冰你能看到什麼?」

「黑漆媽咚的,姐姐我什麼都看不到!」

「待著別動!千萬要小心。」周啟心中一沉,夏若冰看到的景象和自己不一樣。施放這個結界的人絕對不簡單!若是這丫頭沒來,實在不行自己大可往煉妖壺中一躲。

如今卻是不行了,一旦失去了自己的蹤影,妖將必定會去對付夏若冰!

必須儘快想辦法才是!

與此同時,戰場之上。

因周啟吸引了大部分的妖將離去。原本在數十道黑影出現后壓力倍增的眾人頓覺鬆了一口氣。

趙雲心繫兄長安危,一身武藝再無所保留。匹馬橫槍,沖入敵陣,片刻之間已經連殺兩名妖將!

明月空的囚者之災小隊收穫不菲,仗著人多,而他本人又是法則化的契約者,實力強悍。很快便有五顆人頭入賬。

不知是不是因為大蛇出現后,任務難度再次增加。所給的功勛,血腥點都要比尋常多上三成。尤其是寶貴的積分,每斬殺一名妖將竟然能得5分,和殺死歷史名將相同。

而付雲生三人也分別有所斬獲。合三人之力依靠四獸吞天鎧的幫助,各自斬殺了一名妖將。

此消彼長!太平軍在神龍護佑之下,高歌猛進,距離洛陽城已是越來越近!

就在這時,一道紅影翩若驚鴻飛身在半空。當身形停止,衣帶擋風,顯露出洛璃曼妙的身姿!

洛璃雙手結印,光潔的額頭上,緩緩浮現出一道月痕。

「洞虛之眼!」

她一雙紅寶石般璀璨的眸子,隨著月痕的出現,蒙上了一層乳白色的銀光。常人看似一切如常的蒼穹,落在她的眼中瞬間變得不同,煙灰色的雲層之下,時空紛亂,隱隱顯露出一個百丈大小的時空漩渦!

「鏡花水月?」洛璃暗自一驚!白皙的俏臉上頓時變得凝重無比。眼前的旋渦中散發出一股強烈的空間之力,與自身使用崑崙鏡術法時竟有八分相似。

「原來如此,怪不得無良的主人無故消失了呢。且看本宮的手段!」

洛璃不敢怠慢,纖纖素手結印於胸前。

「陰陽互轉,乾坤挪移!浮光掠影!疾!」

田園神醫 咒語落下之際,隨她手指一引。頭頂浮現的崑崙鏡虛影中射出一道純凈如月的白光!

白光如虹,橫貫經天!直直落入那翻騰流轉的旋渦當中!

煙灰色的天宮霎時如水波蕩漾!

「嗡」一聲轟鳴,空間彷彿打碎的鏡面轟然破碎!

正御龍飛行苦苦支撐的周啟突然只覺眼前一花,那猩紅的一片天空赫然已經消失不見。耳畔,戰場的廝殺聲遠遠傳來。環目四顧,三十餘道高矮不同,面目美醜不一的身影乍然出現在眼前!

不知為何,自己竟然莫名地又回來了!

「主人小心,此處有精通空間術法之人住持。」就在這時洛璃清亮的語音在腦海中響起。

周啟心中一暖,關鍵時候又是這貼心的女僕出手解困。

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很好!也讓你們嘗嘗我的手段!

隨他心念一動,金色神龍發出一聲高亢的嘶鳴,化作漫天的流光徐徐消散。周啟抬手一招,鎮邪劍電閃而至落入了手中!

「鎮妖!」

持續消耗自身能量用劍身鎮壓妖魔,能量消耗速度10點每秒。作用半徑50米,對範圍內所有妖魔造成30點傷害每秒!

金色神龍剛消失不久,一條體型更加龐大的神龍虛影延綿不知幾千里,橫亘於天際!龍鱗閃耀,頓時化作萬道劍光將周圍的一眾妖將神魂攝住!

「丫頭!殺!」

夏若冰剛自黑暗中恢復視野,本來擔心周啟的緣故前來幫他,卻沒想把自己也給陷了進去。此時正憋了一肚子的火。

聽到周啟的呼喚,美眸一掃,已然看到圍繞在他身旁的敵人身影。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1 滿腔怒火頓時找到了發泄目標!當即飛身上前對著就近一名妖將當頭便是一刀斬下!

「噗!」隨著利刃入肉之聲響起,半空中血光四濺!

「契約者3845斬殺妖將河童,獲得血腥點35000點,功勛5000,積分5分,白金神秘寶箱X1是否現在打開?」

「否!」

聽到空間的提示,夏若冰不由一愣,這便得手了?

誤惹豪門:總裁放開我 「愣著幹嘛!趕緊的!」

聽聞周啟連聲催促,她瞬間秒懂!這些個人不人鬼不鬼的的傢伙八成是被這傢伙作了手腳!

若說世上還有什麼比痛打落水狗更爽的事情,那便是痛打一群落水狗!

夏若冰後背彩翼翻飛,身形如電。眨眼的功夫又連斬七人!

她殺的爽,周啟動作也不慢,正愁煉妖壺中仙靈之氣不足,許多神妙無法使用。偏生這許多妖鬼送上門來。自然不能放過。

趁鎮邪劍將他們神魂攝住的剎那,忙將煉妖壺再次祭起。壺口噴出五色霞光左右一照,不但是活著的妖將,本著不浪費的原則,就連被夏若冰斬殺后尚未自空中落下的屍體都一一收了進去!

而當霞光落向一名額頭上生有獨眼的老者之時,卻見他的身影一陣虛幻,無往不利的霞光竟然一收無果!

周啟目中幽光一閃!

只見前方黑霧附近,獨眼老者緩緩顯露出身形。

「滑頭!種族:妖鬼(頭目):力量101,敏捷133,體力121,適性138,精神155,之力159!天賦技能:

1.偽裝大法:外貌可偽裝成為任何接觸過的人或物,持續時間30分鐘。冷卻時間60分鐘;

2.次元殺:召喚一道空間裂縫對敵人造成1500點無屬性大傷害。冷卻時間10分鐘;

3.鏡花水月:開闢一處空間通道,將目標傳送至異度空間,持續時間1小時,冷卻時間6小時;

4.無雙亂舞——絞殺!恢復章魚真身,用觸鬚對半徑50米內所有敵人進行纏繞,造成初始800點物理傷害,同時每秒受到100點傷害持續時間10秒!

原來是他!正是這傢伙將自己困住!

這獨眼老者看上去貌不起眼,沒想到卻是這一眾妖鬼的頭目。

夏若冰正殺的舒爽,眼見走脫了一人,便要飛身追趕。

「丫頭,先別忙著追。」說話間周啟閃身來到她的身邊。一把攬住她的纖腰。

「幹嘛不追?」夏若冰掙扎了一番見無法擺脫,只得任他摟住。

「這傢伙是個頭目。放心吧,既然被我給盯上了,他跑不了的。」周啟目光冰冷地注視著獨眼老者消失在黑霧之中,恨聲說道。

就在這時卻見夏若冰突然湊過溫潤的紅唇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周啟心中一盪剛要回吻過去,夏若冰卻趁機一扭身脫離了他的懷抱。

「這是先前救人的獎勵。別以為姐姐我就原諒你了。今後怎麼著,還要看你的表現。」周啟耳畔話音還未消散,卻見夏若冰俯身投向戰場,彩翼扇動間,早已去的遠了。

只留下周啟一人手撫臉頰,一臉的回味。

與此同時。

城牆之上,臉帶面具的高大男子目視著從天而降的獨眼老者,慘碧色的目光中儘是一片冰冷。

「究竟是怎麼回事?由你親自出手,竟然還全軍覆沒!我需要你的解釋,滑頭長老!」

「烏天狗大人,龍背上的人已經被困住,卻有人出手破了我的法術將他救出。還請大人再給我一次機會!」

「嗯。至高神馬上就要復活,堅決不能被打擾。記住,你還有最後一次機會,如果再失敗。相信不用我說,你也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哈衣!誓死完成任務!」

目送著獨眼的滑頭長老在眼前消失,烏天狗一偏頭,將目光投向了戰場。當視線落在匹馬橫槍,於萬軍從中如入無人之境的趙雲身上時,陰霾的目光中露出了一抹狂熱的戰意。

「沒想到在這個國度還有如此的武者!很好,這個人值得我出刀!」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