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他現在的身上,可是有著這麼多的傀儡。

外加還有一顆威力達到化元境後期巔峰全力一擊的珠子。

說到傀儡,他還有一個真魂境初期巔峰的傀儡。

只是這個傀儡,最後被那獅虎妖兩個的攻擊,給損壞了。

雖然可以修復,但是其中需要一些珍貴的靈材。

如果是中央那些大域,只要去一些大城,基本可以得到,但是在這裡,這種靈材何其的少,只能慢慢的找。

否則的話,那秘境主人,也不會只煉製一個真魂境初期的傀儡。

對此,不會抱太大的希望。能找得到,就盡量找一下。畢竟這傀儡一旦修復,對他來說,有很大的幫助。

另外他在那傀儡裡面,發現了一小節神魂木。

怪不得那魔頭,被封印了這麼長的時間,神魂也沒有消亡。

這神魂木,不僅可以滋養神魂,也可以讓神魂寄居在其中,讓其不會就此消散而去。

只是不知道那秘境的主人,跟那魔頭是什麼關係。

如果要斬殺的話,以他的實力,那魔魂肯定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緊接著搖搖頭,不去管他們的關係。

反正現在的他,快點提升境界實力。

傅少輕點愛 想到這,雙眼一閉,取出丹藥服下。

而這一修鍊,轉眼間就是兩個月的時間。

這一天,羅無生身上的氣息,直接達到化元境初期巔峰。

感受到這,羅無生控制著冰晶小舟,向著附近天地靈氣稍微濃郁的山脈而去。

接著不久,出現在了一處山脈的深處。

雖然這裡的天地靈氣,跟天荒神宮的山脈沒有的比,但對於他突破來說,已經勉強夠了。

隨之身形一動,出現在一處山洞之中。

這山洞,是一隻穿山甲妖獸的,但被他給直接滅殺了。

白蛇傳 而在進入山洞的時候,一道道血影,向著四周而去。

同時兩個後期傀儡化為殘影,隱匿在四周。

做好這些,羅無生雙眼神色堅定。

你若安好,那還得了 然後在一瞬間,瘋狂的運轉體內的真神功法。

這一運轉,原本初期巔峰的氣息,一個呼嘯暴漲,向著中期逼近而去。

就這樣三天之後,羅無生身上的氣息,已經達到了中期。

「破!」

對此,雙眼一開,一聲暴喝而出。

隨著喝聲,四周的天地靈氣,猶如怒濤一般,急劇的動蕩而起。

然後一個呼嘯,紛紛向著羅無生匯聚而去。

這一匯聚,羅無生身上的氣息,忽強忽弱,最後一股強大的靈力波動,強橫的衝擊而出。

衝擊的同時,羅無生身上的氣息,再次暴漲。

感受到這,羅無生臉上浮現出燦爛的笑容。

這麼長的時間,終於將境界突破到了中期。

現在達到中期,實力直接暴漲,一般的化元境後期武者,直接可以滅殺。

同時那乾玄冰焰,也可以再次煉化。

至於龍象霸體訣,沒有很好的環境修鍊,而且後面想要修鍊,也不是一時一刻。

這些只能慢慢來,幸好他現在靈器傀儡不少,龍象霸體訣的威力,跟不上也沒有什麼關係。

既然現在突破到中期,那麼自然鞏固境界之後,再次繼續前進。

而在這段時間,三大域的各大勢力,還在繼續尋找,但不說人,連一絲蹤跡都沒有找到。

隨後有消息傳出,說那羅無生被那兩隻五階妖獸給吃了,否則不可能沒有任何的蹤跡。

對於這個消息,喬穆親自出去尋找那兩隻五階妖獸,但可惜的,根本找不到。

那兩隻妖獸天賦不錯,找了一個偏僻的地方,將化形之劫給渡過了。

畢竟這兩隻,是唯一兩隻在秘境,將境界突破到五階的。其中的天賦,不用說。

而且有五階化形蛟龍的內丹,對化形有不少的幫助。

它們兩個化形之後,就向著其他的地方而去了。

現在的他們,只要不碰到比它們境界高的,一般不會發現的妖獸之身,可以很好的融入人類之中。

其實比他們境界高的,也沒有多少個。

而且都是在閉關什麼的,一般根本不會出來走動。

葉青璇羅月筱她們雖然臉色難看,但她們心中堅信羅無生不可能就此死去。

如果我們未相遇 至於羅無生,在境界鞏固之後,就再次乘坐著冰晶小舟,向著天北域而去。

期間他故意去了一次附近的大城,想要看看有沒有他的消息。

但是發現,越接近天北域,對於他的消息,越是小。

而且幾個月的時間過去,也逐漸減弱了下來。

這樣一來,他去天北域,恐怕也無人會認得他。

然而這一前進,轉眼間,又是兩個月的時間。

這兩個月,將重心放在乾玄冰焰的煉化之上。

威力一下子,暴漲了許多。

是他現在,一大強硬滅敵手段。

至於此時,羅無生控制冰晶小舟,穿過一處湍急的河流。

這條河叫天水河,在河的另一邊,就是那天北域。

從附近的大城了解到,這天北域被一條條大大小小的河流分割。

至於面積的話,比天水域還要大了半倍。

雖然到了天北域,但不知去哪裡落腳,所以先慢慢前進,四處看一下。

同時也稍微打聽一下,修復損壞傀儡的靈材。

至於修復的方法,那幾份煉製傀儡的玉簡之上有記載。

雖然那幾份玉簡,不是記載煉製真魂境的傀儡,但只是修復的話,沒有任何的問題。

但如他所想的一樣,那靈材稀少之極,沒有一個靈材鋪有。

接著這一前進,就是三天之久。

一路上穿過了不少大大小小的河流,有些地方,更是四面八方都被河流給包圍在其中。

但是就在他經過一處寬廣河流的時候,不遠處迎面而來一艘將近三百丈的巨船。 姜雲卿本就和以前的那些皇后不同,她不僅是宮中獨一的妃嬪,更是能和君璟墨一起上朝理政,甚至帶兵出征,權勢在握的中宮皇后。

只要能與她交好,得了她的眼。

但凡她手心裡流出一點好處,就足以讓他們程家盆缽滿盈,過的人人稱羨。

他們也是想了許多辦法,才促成了程雲海和周秀的婚事,可眼看著大婚在即了,程雲海卻鬧出了這一樁子事情,周家不僅直接來退了親,程雲海被廢了,連帶著他們還得罪了皇后。

程雲海和耿宏毓一樣,得知自己治不好,從此往後再也當不了男人時,整個人跟瘋了一樣的砸著房中的東西,對能見到的所有人都大打出手。

程夫人忍著他。

程家其他人可不忍著。

程家大堂里,程家大姑娘捂著臉直哭。

程鼎和程老夫人黑著臉,而二房、三房的人則是指桑罵槐的指責程雲海連累了府中名聲,因為他一人的事情,讓他們的兒女也跟著受過。

「祖母,爹,你們可要替我做主。」

程家大姑娘是程雲海的親姐姐,只比程雲海大兩歲,早幾年就已經嫁了出去,夫家門楣極好,這些年過的也不錯。

可此時她卻是挺著老大的肚子,眼睛哭得通紅,說話的時候更是滿是悲憤:

「早先你們說要讓雲海娶周家的姑娘,讓我幫襯著他說和。」

「我也是看在爹娘和祖母的份上才出面,甚至還借了我婆家的情面和陳家那頭走動,借而才說動了周家才定下了這門親事,可是雲海他到底犯了什麼瘋魔。」

「眼見著大婚在即,他卻做下這種混賬事情,讓周家悔婚不說,連我也在婆家那裡也沒臉。」

程大姑娘哭得眼淚直流,說話時語氣悲憤。

「如今外頭誰不看咱們程家的笑話,說咱們程家偷雞不成蝕把米,不會教兒子,連帶著我婆婆那邊更是說我們程家丟人現眼。」

「我婆婆本來早就想將她那侄女兒抬進府里給我夫君做貴妾,只是一直找不到機會,被我堵了回去,可如今倒好,現成的機會送到了跟前。」

「我夫君跟那女的青梅竹馬,她若是進了府,你們叫我往後怎麼在婆家立足?」

程家大小姐又氣又怒,既恨婆家和夫君無情,又惱怒程雲海牽連了了她。

那眼淚一個勁兒的往下落,心中又後悔的不行。

早知道程雲海是這個德行,哪怕他是她親弟弟,她也不會替他和周家說和。

如今倒好了,結親不成反成仇。

得罪了周家和皇后不說,連她自己也跟著倒霉,被婆家指責厭惡。

一屋子人聽著程大姑娘的話,臉色都是難看至極。

程夫人怒道:「混帳東西,那錢家的人怎麼敢這麼對你?」

錢家就是程大姑娘嫁過去的人家,在京中也算是顯貴,比程家這頭還要高上一截。

往日里程夫人還捧著他們,如今聽說他們這麼對自家女兒,滿是怒意道:

「你替錢家生了兩個兒子,如今還懷著身孕,他們這麼對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嗎?!」 第三百五十七章九眼靈蟲

見到這,羅無生方向一轉,向著那巨船而去。

既然現在不知道去哪裡,自然先坐一下船。

接著出現在巨船上方虛空的時候,收起冰晶小舟,出現在巨船的甲板之上。

對於羅無生的出現,巨船之上的侍衛,自然第一時間發現。

同時在一瞬間,一個錐臉老者出現在羅無生的身前。

身上的境界,達到了化元境後期。

出現的時候,一股強大的氣息涌動而出。

「我們木皇舟,不管距離,一人五萬靈石!」

接著看了一眼羅無生,直接開口道。

羅無生聽此,點點頭,手一揮,一道黑光向著那錐臉老者而去。

那錐臉老者見此,接過黑光,然後一掃。

確認無誤之中,對著羅無生點點頭,就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其他的侍衛見此,也就沒有再去管。

而羅無生對此,身形一動,出現在了船內大廳之中。

整個大廳,差不多兩百丈之大。

四周放著美食美酒,而在中間有一個將近三十丈大小的比武台。

此時有兩個天府境初期的武者,在上面激烈的比斗。

對此,羅無生看了一眼,就從旁邊取了一些美食美酒,坐在角落清靜的桌子之旁。

至於四周的武者,境界最高的,達到了化元境後期,至於真魂境武者,就算有,也一般不會出現在這大廳之中。

隨後不久,那兩個武者的比斗結束,獲勝的是一個紅袍青年,上面綉著一根根三色翎羽。

之後,很快又有兩個武者上去挑戰。

這一次的兩個武者,是兩個靈穹境後期巔峰的,天賦實力還算不錯。

羅無生一邊吃喝,一邊看著。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