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還未完全自愈,一長一短的雙腿,往蕭易陽那邊跑去。

砰。

劍靈平穩落地,將沾染在劍身上的血液撇乾淨,有些為難道:「心臟被插一劍,還能跟個沒事人一樣嗎?這傢伙的弱點,到底在什麼地方?難道,是頭?」

很快,屍傀跑到蕭易陽的屍體前,身強行破開石壁,伸進去,將蕭易陽的從中拽出,然後,連同些許屍塊,仰頭,一起塞進嘴裏。

囫圇吞棗一般,將蕭易陽吞食進腹中。

「餓了嗎?」陳偉覺得應該不是。

看見屍傀的身體表面,再次裂開。

這一次,身軀從綠色,變為紅色。

「吞噬進化!」陳偉腦海當中,當即冒出這麼四個字來。

對此,並不陌生。

「看來,那兩個傢伙單純只是在互相利用啊,誰都藏了一手。」陳偉肯定道。

蕭易陽自以為老者也是自己的傀儡。

殊不知,在老者眼中,蕭易陽的價值,只是讓屍傀通往更高階段的道具,除此之外,別無其他。

要不怎麼說,人知鬼恐怖,鬼曉人心毒呢?

「嘖,綠色就已經夠麻煩的了,又來血紅色?」劍靈不確定,自己還能不能對付得了這個大傢伙。

「不管了,先來一劍!」

抱着這種想法,劍靈迅速近身屍傀,一劍斬下。

砰!

劍沒什麼事,可反彈回來的力量,卻是震得劍靈手臂發麻。

察覺到不妙,迅速后跳幾個大步,與紅色屍傀拉開距離。

「吼!」屍傀張開雙臂,咆哮道。

周圍血紅色的靈氣一絲絲湧現,紅髮向上飄蕩,如同有風往上吹動。

陳偉,劍靈這邊,卻是什麼也感覺不到。

嗯!

陳偉忽然察覺到什麼。

神識感覺到,城主府外,確切來說,是城外,此時情況有些不太對勁。

(本章完)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10月15日

這段時間,周鴻宇很忙。

從識海秘境出來后一直在忙、忙著沖榜、忙著開竅、忙著領悟神文,可以說是從上次送回魂草后之後周鴻宇一直沒有再去過師父趙立的研究所。

大半個月沒有踏足過趙立的研究所,周鴻宇決定今天去一趟,師父給的鑄兵詳解他也早已吃透。

···

《萬族之劫之劫難重重》第一百二十七章鑄兵 (半小時后修改重複部分。)

「想要躲過會元輪迴的劫難。」

「唯有依靠玉帝,依靠每個會元賜下的蟠桃,才能躲避劫難。」

「我今日跟你們講這些,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在告訴你們,我當玉帝,也要有三清四御五老,也要有雷部眾神,也要有千神萬聖,要有一個歷萬劫而不衰的天庭。」

「孤家寡人,再高的力量,再高的權柄有什麼用?」

「孤家寡人,又如何能吞噬人皇位格?」

「所以。」

「無需擔心,我會成為世間最尊貴的至尊,而你們,也是我不可或缺的,在我設計的未來裏面,有你們的位置。」

神王也是極聰明的人,他知道這些人最怕的是什麼。

不是他的野心,不是他的貪婪,不是他的暴力,他們唯一怕的是神王作為無量量劫的意識,會毀滅一切。

然而。

只要他有慾望,可以交流,那麼他的強大,他的出身就不是任何問題,相反,因為他是無量量劫,反而能夠收穫更多忠心的臣服。

絕對強大,不可推翻的王所許諾的富貴。

將是真正的永恆。

這也是這些資本家們一生所追求的,他們固然想要成為最終的終產者,但他們更傾向於財富的固化,哪怕會受人控制,但那無傷大雅,並不重要。

神王能有這個表態,奧林匹斯的成員也好,門閥世家的家主們也好,資本家們也好。

全都歡欣鼓舞。

因為,他們將要拿到的不是諾亞方舟的逃難船票,而是通往天庭的通行證!只要跟隨神王,他們將獲得永恆的,不論宇宙生滅與否都影響不了的,永世的富貴。

……

……

「天庭。」

在英倫發生的「朝會」並沒有隱瞞,或者說,那就是神王要的宣傳策略,他們從來不走什麼群眾路線,他們只要精英。

至於他們治下的人民會不會恐慌?

不。

他們不會,他們很狂熱,一神教從來就是如此,他們看到的永遠不是幾乎所有人都會成為犧牲品,他們看到的只有那一個個「仙位」的位置。

比起逃難的船票,這種綁定永恆富貴的仙位,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因為,船票畢竟太Low了,並不能與文明覺悟的未來相抗衡,但是,仙位可以,天庭可以。

曙光城。

李和他們回來后就在忙着收容五十萬囚犯,並儘快準備審判開庭,這時候得到英倫那邊的信息,得知神王要組建天庭,作為回歸的智囊,姬長生是第一時間就明白了神王的目的。

「天庭的本質是歷史終結論。」

「在我們看來,文明覺悟是人類理解了文明的真諦,承擔起了『人』的部分,維持宇宙運行,宇宙改出無意義的循環,從而在動態的平衡中前進。」

「所以,覺悟只是新的歷史開端,而他們,建造天庭,永久固化,讓宇宙在無盡的循環中保持高高在上,俯瞰人間,本質上是歷史在這一刻就已經終結了,在未來不會再有半點前進。」

「從我們的角度來看,文明在這一刻,才是真的死了。」

「比方舟計劃的逃亡還要更加徹底。」

「而且。」

「如果他成功,從此以後,不會再有文明。」

姬長生說的很嚴肅,但卻沒有一點誇大,神王雖然給出了富貴,但也亮出了真正的獠牙,可怕的是,許多人,許多有本事的人,根本就不在意歷史是否會終結,他們甚至很樂意見到這樣的終結……

「該說,不愧是無量量劫嗎?」

李和有些感慨,這種幻想時代最強的劫難,在轉世為人後,竟然有着如此致命能力,他要的不是終結一個文明,而是永遠終結文明。

「那些被強行帶回來的犯人,應該要恨我們了。」

李和原本認為,在審判之後,那些沒問題獲得自由的人,至少會在曙光城中立發展,不急於去加入什麼組織,如今看來,這耽誤了他們「封神」,已經是結下仇怨了。

姬長生搖頭,說道:「固然是一批骨幹中間力量,但也不是不可或缺。」

「就算都關押起來,也比給敵人增強實力要好。」

「神王有這個態度,那明顯是準備跟我們來個路線之爭了,人類的未來只有兩條路,要麼是通往覺悟,要麼是通往天庭。」

「而且我相信,神王要吞噬人皇位格,器量絕不止於此。」

「天庭安置了精英,凡間依舊可以安置平民。」

「相比於封建、帝制、共和、聯邦……等等體制都經歷過的人類社會而言,民眾們其實對於任何一種政體都不大感冒。」

「那永恆的天庭,各司其職的神仙,似乎會更加『公平』一些。」

「至於會元寂滅。」

「跟普通人百年壽命來比,又有什麼影響?神王只需要許諾,賜第一元眾生以福緣,願意支持他的人絕對不在少數。」

「遠的不說。」

「如今天下四分,資本世界投靠了神王,他們帶着雄厚的財力去的,足以讓神王治下的生活,比我們要更好一些。」

「至少。」

「我們無法用先進的社會來吸引他們的民眾,從而在民心上瓦解他們了。」

這一場戰爭已經不是單單的什麼李和與神王的爭鬥,也不是神王與審判委員會的爭鬥了,而是徹徹底底的文明路線之爭。

是歷史繼續發展,還是就此終結。

在這巨大的撕裂之下,還有一個巨大的影響,那就是人皇位格,人類的心不齊,人皇位格即便就在那裏,也不會有人能夠撿起皇冠,重新加冕。

神王的這一場朝會,亦是對李和的一記重擊。

你要搞聖王宇宙,我就搞玉皇宇宙。

看看這世界到底是人人如龍,還是皆為芻狗。

…………………………………………

…………………………………………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李和聽明白了神王這一手的危害所在,便向姬長生問出了最關鍵的問題,神王已經出招了,我們該怎麼接招和應對?

姬長生笑着點開了世界地圖。

說道:「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神王會提出玉皇宇宙的說法,會引入文明的路線之爭,除了最終謀求人皇位格的目的之外,還在於他現在力量不夠。」

「神王現在的主動權源於什麼,源於他死後無量量劫全面爆發,而人皇位格攔不住。」

「而非他擁有足夠的力量顛覆世界。」

「核武器固然可怕,但也不至於因為對方手中有核武器,這仗就不能打了,我們要看到現階段神王是虛弱的。」

「玉皇宇宙再怎麼誘人,也無法彌補大義。」

「他無法代表大多數。」

「所以,他要的也不會是大多數,他們陣營對人民再好,也不過是暫時的謊言和欺騙,到最後他們還是要拋棄民眾的。」

「這在歷史上是有先例的。」

「冷戰時期,他們便是以欺騙的手段贏取到了民心,可等紅色的毛熊倒塌之後,他們就會立刻變臉,把刀朝向自己的民眾了。」

「所以,我們要知道,神王陣營,不論目前他們會讓民眾過上多少的生活,在神王力量足夠想要吞噬人皇位格的時候,他必然要拋棄絕大部分人類。」

「人越少,人皇位格的力量越弱,就越好吞噬。」

「這是不變的核心。」

「出於這一點,神王必然不可能代表大多數,到了最後一刻,即便是他領地內的民眾,也會為了自己的命運反對他。」

「神王是天然不具備大義的,我們必須要抓住這一點。」

「這也是我們勝負的關鍵所在。」

「因為不具備大義,又必須分化人類,又必須匯聚力量應對我們、周瑞、任俠,甚至還有審判委員會的四方圍攻,未來的這段時間,在有執劍者遇難之前的這段時間。」

「是難得的戰略空窗期。」

「在這個階段,就一句話,完全無需顧慮神王掀桌子,能打多狠就打多狠,最好能打掉神王的基本盤,因為神王不可能自殺跟我們同歸於盡,他現在是玉片,我們才是瓦器!」

「我們也必須在這個階段積累足夠的優勢,接下來的仗才好打。」

「所以,我們必須撕開神王的偽善面具,讓民眾們清晰的認識到神王是天然不佔據大義的,是必然會消滅絕大部分人類的。」

「我們要……揭開烏托邦實驗。」

烏托邦實驗,從李和在江城開始就一直心心念念的東西,直到如今終於到了披露它並解救那被豢養的上千萬人類的時候。

今時不同往日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