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長嘟起嘴道;「哪有叫自己的女朋友一直班長班長的啊,那樣顯得……多不親切啊。」

「呃……」陳十一問道;「那我要叫你什麼啊?」

班長道;「只要你不叫我班長,隨你叫什麼都行。」

陳十一想了想道;「可是小敏或敏敏只有叔叔阿姨才會叫的啊,我怎麼可以那樣叫。」

「啊這個……」班長想了想道;「要不……我們就按武林人的叫法?」

「武林人?」陳十一奇怪道;「武林人什麼叫法啊?」

班長道;「你看電視上,郭靖叫他的女朋友黃蓉都是叫蓉兒,不是挺好聽的嗎?那你叫我敏兒吧。」

「呃……」陳十一心說,這是什麼電視上這樣的叫法啊,要是在大家面前這樣的叫法,還不得羞死人啊,正想之間,忽然轉臉一看窗處,似已有亮光,連忙喜道;「哎呀,天快亮了,那賣早餐的應該是擺出來了,我們快去吃早餐吧。」

剛才兩個人只顧著動情了,把餓的事兒也給忘了,這會兒讓陳十一一提,班長馬上肚子一陣雷鳴,兩個人急急忙忙的刷了個牙,洗了把臉,班長的東西在女生宿舍,只好用陳十一的牙刷刷了一次,然後頭都沒顧得梳理,就跑了出去。

校門外賣早餐的好多家呢,這個時候也已有幾家開了門了,兩個人就近坐了下來,先要了一盤包子,還有兩盒牛奶,那包子本來也不大,班長拿起來一個,小嘴張的溜圓,「喀」一口咬下去一大半,但是剛到嘴裡不到兩秒鐘,「噗」的一口吐了出來。

「哎呀哎呀」班長一個勁的吸涼氣,顯然是包子剛出籠,太熱把她的嘴給燙了。

「慢點慢點,」陳十一道;「燙的痛不痛?」

班長道;「還好吐的快,」卻是不敢大口吃了,只好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了起來。

兩個人一個包子還沒吃完,只見大門裡又跑出兩個人,不是軒一南和王閃閃是誰?這兩位到了跟前,二話不說,拿起來就吃,王閃閃還好,軒一南燙得也是直吸嘴,竟然忍著沒吐,拿起陳十一的牛奶喝了兩口,算是順下去了。

「老闆,包子牛奶可勁上。」軒一南一邊說一邊又拿起一個包子吃了起來,老闆看著這幾個人,心說這是幾天沒吃飯了?不會是餓死鬼從下邊跑出來了吧,可是一看這兩個女生都是那樣的漂亮,特別是班長,這可是從來都沒見過的美麗,大約鬼是不可能這麼漂亮的吧。

哎呀,這四位這頓吃啊,班長一直吃的肚子漲得疼,還剩下半口,不吃了,兩隻手揉著肚子道;「哎呀,吃太多了,我可從來沒有吃過這麼飽過啊,哎呀……」

算了下帳,四個人吃了三十八個包子,喝了十瓶牛奶,個個都漲的肚子圓,這才算是結束了戰鬥,軒一南付了錢,這個時候天還早,軒一南問陳十一和班長;「你們兩個今天是去上課還是……?」

陳十一道;「我覺得我們還是去醫院一趟,看看他們兩個怎麼樣了?南哥,閃閃姐,你們覺得呢?」

軒一南道;「我們也是這麼想的,那沒得說了,等會兒天亮了我們就去吧?」

「好好」陳十一和班長都應了一聲,當然,這個時候什麼超市,商店都還沒開門呢,也買不了東西,只能再等等了。但是,卻也不能坐在這裡等,雖然消費給了人家好幾十塊,但是,這再坐一會兒就該影響人家的生意了,所以,四個人只好站起來,走到一家大超市門口,那裡有坐的地方,四個人一起坐了下來。

扯了幾句閑話,軒一南問道;「你們兩個在沐陽島怎麼樣?怎麼那麼快就拿到東西了?」

陳十一看了看班長,道;「那裡的島主通情達理,而且,他們說那沐陽珠並不是什麼寶貝,也就給了我們一個成色不夠好的,但是救人是夠了,你們呢?一定是遇到了兇險吧?」

軒一南搖了搖頭道;「我們也還好,倒也沒什麼兇險,你們也知道,那兩種東西在水裡都是跑得快的,所以,我剛將那屍烏金打開放到水裡沒多大一會兒,就有了動靜了,於是我連忙將水晶盒合上,爬到了礁石上,嘿,果然那兩種怪物是天敵,一見面就打了起來,我的天啊,我可真是從來沒有見過打得那樣激烈的仗啊……」

「剛開始的時候還只是小範圍的,但是範圍是迅速的變大,不一會兒,整個海灣都沸騰了起來,哎,你們見過水沸的吧,就是那個樣子,整個海都成了開水鍋了,就像是被那誰給煮了一樣,我們兩個……嘿嘿,也是看得驚心動魄啊。」

陳十一可以想見,因為他們接軒一南和王閃閃的時候,也從上往下看到了,果然是打的猛烈異常,那麼,那兩個人就坐在戰場的正中間,而且離得又是那樣的近,不驚心動魄才怪了哩。

天越來越亮了,同學們也都陸陸續續的到來,還有那認識的,老遠就打著招呼,但是陳十一和班長雖然沒認識幾個,跟他們打招呼的卻多,可能是那兩個假的認識的吧。

又過不多久,超市開門了,他們進去隨便買了幾樣東西,打了個車去醫院。

病房裡,陳十一剛推開門走進去,只見那黃小飛和賀大明已正在坐著了,張小艷和李小鹿都在,老師可能是去吃飯去了,不在,一看到陳十一和班長走進來,那兩位想下床,;「師父,班長,你們來了,哎呀,真的是太謝謝你們了,如果沒有你們,只怕我們兩個是得交代在這裡了。」

兩個女生趕快讓他們幾個坐下來,陳十一問道;「你們覺得怎麼樣?還好吧?」

黃小飛道;「我們已經沒什麼事兒了,明天就可以出院了,不耽誤後天回家。」

讓他這麼一說,四個人也想了起來,的確是到了該回去的時候了,陳十一和班長對視了一眼,別人都是學習了一個月,他們兩個倒好,跑到這裡來特訓來了,看來回去之後得努力了。

黃小飛又道;「師父,班長,南哥,閃閃姐,回到東山我們哥兒兩請客,最好的飯店,到時候你們可一定得去啊。」

軒一南道;「這個你放心,有吃的,我絕對會到場了,」然後轉過頭來看著王閃閃道;「是吧?」

王閃閃白了他一眼,道;「可能吧。」

幾個人閑聊了一會兒,老師回來了,又是將幾個人謝了又謝,如果不是他們幾個,他這個帶隊老師也只怕是麻煩大了,所以,這會兒客氣的要命,然後老師讓兩個女生去吃飯,順便也要幫黃小飛和賀大明帶飯回來。

看這兩位已以沒什麼事兒了,陳十一心裡盤算著,後天就得回去了,可是這太爺爺家還是得必須去一趟的,畢竟那是親太爺爺,既然是走到了這裡,怎麼可能不去看看人家呢?這要是回到東山,爺爺和姥爺問起來,也好回答啊,還有那沐陽島,其實就算是班長疑惑也好,懷疑也罷,可陳十一覺得那兩位老人真的就是班長的姥爺和姥姥,別的不說,班長和她的姥姥長的簡直是太像了,天下怎麼可能有無緣無故就長的那麼像的人,所以,這裡邊雖然可能有很多的故事,但是人,卻可能是真的,所以,這沐陽島,勢必也得再走一趟啊。 眼看著他們離回東山的時日已近,有幾樣事情卻已是不得不正視的了,比如太爺陳書禮,還有那沒見過面的太奶奶肖南雲,那可是他陳家現如今輩份最長的,也是養靈門輩份最長的了,所以,怎麼得也得去看看二老啊,不然回到東山,怎麼跟爺爺交代?

還有那沐陽島的兩位老人,看情形那兩位必是班長的親姥姥姥爺,如今班長可已是他的女朋友,這事兒也得想著啊。

看黃小飛和賀大明也沒什麼事兒,再說還有老師和軒一南,王閃閃都在,陳十一碰了碰班長,兩個人到了病房外的走廊上,陳十一道;「班長,你還是跟你姥爺打個電話吧,如果沐陽島上那兩位老人家說的都是真的,我們必須得去一趟。」

班長想了想,點了點頭,道;「好,我這就去問,那……你要跟我一起嗎?」

陳十一想了想,道;「沒什麼,你問一下就行了,畢竟這是……」

班長忽然抓住他的胳膊道;「這是我們家的事情,包括你……和我,所以,我要讓你聽著。」

「呃……」陳十一看著班長,說實話,有時候這個女孩兒聰明絕頂,可有時候卻又天真的要命,就像是一個幾歲的小女孩兒,但是,很多時候,確切的說,也不是很多時候,而是……無論何時,他都不得不聽她的。

「好……好吧。」

班長沖著他甜甜的笑了一下,然後掏出了手機。

*****

事情果然如陳十一所想,班長的姥爺剛聽到這件事,顯然也是很呆愣吧,停了好一會兒才稍稍的問了幾句,然後就肯定的說;這件事情的確是真的,那兩位老人也的確就是班長的親姥爺和親姥姥。

接下來該怎麼辦,已經很一目了然了,但是在這之前,陳十一覺得還是得先見一見太爺老倆,因為他們如果想到沐陽島上去的話,還得藉助人家的力量,比如,直升機,坐那個去的話,那真的是再方便也沒有的了。

「班長」陳十一道;「我覺得我們還是先去看看我太爺和太奶,而且到沐陽島還得求他們幫忙呢,你覺得呢?」

班長道;「好啊,我聽你的。」

*****

太爺就是這家醫院的院長,那麼隨便找個醫生問一下,應該就能找到他老人家,果然,他們兩個到護士站一問,原來院長已吩咐過了,如果是陳十一找他,可以直接去樓上院長辦公室。

那也就是說陳十一隨時可以去,兩個人回到病房,跟老師說,去找主治醫生,問一下黃小飛和賀大明的情況,還有沒有別的什麼事情,老師當然很同意,然後叫出了軒一南和王閃閃,說明了情況,請他們兩個再打個小掩護,這兩人當然是沒什麼說的,這也是陳十一兩人必須該做的事情,當下點頭同意,讓陳十一兩人只管去辦事兒就好。

兩個人來到院長的辦公室,只見一個中年婦女正在打掃衛生,一見到兩個人便笑著問道;「你們兩個是不是叫陳十一和宋燕敏?」

兩人點頭,那中年婦女一邊將兩人往辦公室讓,一邊道;「你們先在這裡等一下吧,院長就快來了。」她說著還給兩個人倒了兩懷開水,放到兩人的面前。

兩個人道了謝,既然老爺子讓等著,那就等著吧,也是他們來的早了點,這一等就等到八點多,兩個人都不是那種毛手毛腳的人,所以都是規規拘拘的坐著等,那也真的是等的老沒意思了。

八點剛過,忽然門處一陣腳步聲,門一開,陳書禮走了進來,兩個人連忙站了起來,陳十一叫了聲;「太爺。」班長也馬上跟著叫了一聲。

陳老呵呵笑著向兩人擺了擺手道;「先坐先坐。」他一邊說,一邊將包放到桌子上,在另一邊的沙發坐了下來,看著兩個人,道;「這一趟辛苦你們了,怎麼樣,有什麼感受嗎?」

「這個……」陳十一想了想道;「我們功夫還不夠好,還得加強練習。」

陳老笑道;「嗯,多練習是對的,不過,你們這一次的表現也算是差強人意了,畢竟那上官正我也是修習多年的老骨鬼,你們能將它打敗,也實屬不易了。」

聽太爺爺說到這兒,陳十一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道;「太爺,那水屍洞中的東西您老人家是不是會全部清出來?」

陳老道;「是啊。那些東西總不能放在那裡便宜了那些盜墓的吧,怎麼,你有什麼想法?」

陳十一道;「不是,我就是對那位白骨戰將的刀和盾很喜歡……」

「呵呵」陳老笑道;「這你放心,我一定會給你留著的。」

又聊了幾句,陳老道;「你們幾時回東山?」

陳十一道;「我們後天就得回去了,所以,如果可以,我想當面問候太奶的安。」

陳老笑道;「這是當然,當然,那這樣吧,我們現在就回家去,正好你們兩個也陪我們老倆聊聊天,還有也是時候讓你們四個人都見個面了。」說著他先站起來,陳十一和班長也連忙站了起來。

******

陳老有專職司機,他雖然是這醫院的老闆、院長,但是平時也很忙,很多時候會出門,他年紀大了,難免有個精神不濟的時候,所以,有個專職司機很正常。

三人上了車,陳老吩咐一聲回家,那司機便將車子開了出去,很快就出了醫院大門,行駛在最繁華的大街上,兩邊高樓林立,這可比東山繁華太多了,跟這個南方大城相比,東山也就個縣城。

陳老看著窗處,向二人道;「十一啊,你們兩個這一次來,也沒個時候在這裡好好玩上幾天,以後有時間可得多來看看我們兩個老不死,到時候我讓十木陪你們好好轉一轉。」

陳十一道;「太爺,以後多來是肯定的了,只是您老人家別賺麻煩才好。」

陳老笑道;「你們青輕人可能體會不到,這人啊,是越老就越想家鄉,也越來越想家鄉的人,這就是落葉想歸根吧,唉,我有時候還在想,什麼時候我才能回一次東山呢?」

陳十一道;「太爺,現在交通如此發達,您老回去一次也很容易啊,我爺爺他們也很想您呢,時常總提起您,只是我爺爺這一次的傷重了點,不然我也會勸他來看您呢。」

「呵呵呵呵,」陳老笑道;「話是那樣說,你爺爺還好,比如我,這邊也是一堆堆的事情,唉,雖然有人操心,但卻總是丟不下,也放不掉,所以就是忙,不過,你們兩個結婚的時候,我無論怎麼樣都會回東山一次的。」

陳十一和班長臉一紅,放到前兩天陳十一一定會儘力說個明白的,但是現在卻是不會的了。

車子行不多久就到了一處大院子,這可不是什麼小區,而是一片產業,這整個地方都是屬於他們家的,當然,這裡也並不是全部用來住的,還有別的附屬之地,但是主要卻是住,因為他家也算是家大業大,人也多,還有幾個弟子住這裡,所以,家小了能行嗎?

車子剛停到停車場,只見陳十木那小子吹著口哨正走過來,可能是想開車出去,一見爺爺的車回來了,就停了下來,眼看著爺爺和陳十一班長下車,陳十木問道;「爺爺,你們這是……?」

陳老道;「十一後天就回東山了,走之前看看我們,你今天要是沒什麼事情就別出去了。」

陳十木瞪了陳十一一眼,笑道;「爺爺,我還真的有點事情,不過,您放心,我中午吃飯前必會回來的。」

陳老搖了搖頭道;「行了行了,你去吧。」

以身試愛 「好的。」陳十木走過來,向陳十一和班長道;「大侄子,侄媳,對不住了,」說著,他上了旁邊一輛賓利,徑自走了。

陳老道;「算了算了,這小子這也是讓我給慣的了,其實他打也是沒少挨,就是這副臭德行卻總是改不了,不管他了,走吧,我帶你們去見你們太奶。」

******

出了停車場,前邊先是幾個大花園,還有假山流水,後邊便是一幢三層樓,樓雖不高,樣式卻很古樸,佔地也很大,門前梯都是漢白玉的,看上去很是有派。

他們剛到門口,正好一個女僕開門出來,一看陳老回來了,連忙施了一禮道;「老太爺,您回來了,老奶奶正在吃茶呢。」

「嗯嗯」陳老應了一聲,道;「我知道了,你去忙吧,」那女僕應了一聲,連忙走了。

陳老帶著兩人走進門內,進門是一個極大的大廳,裝飾的十分豪華,但是樣式卻同樣的古樸,對著門的正山牆上掛著一副極大的忠義手書,不知道是出自何人的手筆,那忠義二字之下是一副條案,上邊供著二爺關羽,陳十一影影綽綽的從溫付強的嘴裡聽到過,他們是黑道起家,雖然現在也辦了很多企業,也算是洗白了,但是暗中也還是把持著道上的生意的,所以,他們這裡供著二爺也不足為怪了。

供桌之下放著兩張大大的太師椅,一左一右,中間還有一個紫楠木的小茶桌,再往下是一張很長的長桌,就像是歐美貴族吃飯用的大長桌子一樣,但是卻更長大,樣式也是中式的。

這張大長桌子兩邊放著兩列椅子,兩排椅子後邊還各有一排椅子,這四排椅子一直排到長桌盡頭,這些差不多佔了整個大廳的一半。 卻說陳十一和班長跟著陳老到了陳家,穿過前大廳,走左後角門,進去之後,那才是陳老老倆的小客廳,平時他們老兩起居都在這裡,當然,有的時候也會在這裡見重要的人。

這客廳說是小客廳,但那是跟前大廳相比,其實也是一點都不小,只是布置卻很簡單,就是南方一般老式人家那種尋常布置,但是那所用卻是非同一般了,那些傢具隨便一件也都是幾萬幾十萬的了。

他們進去的時候,只見一個老太太正坐在桌前喝著茶,看著電視,電視上演著動物世界。

陳十一一打量這老太太,也就是六七十歲的樣子,中等身材,別看年紀不小了,滿頭黑髮,腰不彎,背不駝,精神相當好,往臉上看,現在雖然老了,卻也可以看出,年青之時,那也是少見的大美人。

她本來正看著電視,聽見腳步聲,轉頭過來,陳十一順著她的眼光一看,只見這老人家那一雙挺好看的眼中,閃著滿是歲月沉積的智慧之光。

「是十一和燕敏吧。」那老太太見三人進來,也站了起來,聲音很是親切的問道。

陳老向二人道;「十一,這就你們太奶。」

陳十一和班長連忙深深的彎下腰去道;「見過太奶。」

指染江山:攝政毒王妃 老太太連忙走了過來笑道;「不用多禮、不用多禮,」說著一扶兩人的肩,兩人直起身來,那老太太看著兩人道;「哎喲,你看看,這兩個孩子多好,快快坐下來,快坐。」一邊說,一邊將兩人讓到一旁的沙發之上。

兩個都坐了下來,有個女僕端過來兩個蓋碗茶放到兩人的面前,老太太在班長的旁邊坐了下來,伸手拉住班長的手,看著班長道;「哎喲,這孩子長的可是真俊啊,這也是我陳家子孫有福氣,十一,你爺爺,姑奶都好吧?」

陳十一連忙道;「是,托您老的福,他們都很好。」

老太太問道;「我聽你太爺說,你爺爺前一段時間受了傷?那是咋回事兒啊?」

陳十一簡單的說了莫劍晴的事情,老太太也是聽得感嘆連連,最後道;「唉,你爺爺來我們這兒就好嘍,總算我們這裡是開發區,條件好,並且冬天裡也不會冷,你回去可得好好跟你爺爺說一說,讓他來我們這裡住上一段時間。」

陳十一連忙答應下來。老太太笑道;「十一啊,你也不用總是這麼客氣,雖然鮮於見面,但大家都是一家人,你太爺雖然和你爺爺年紀差不多,也總是長了一輩,你們在這裡就是小孩子,小孩子嗎就要有活潑嗎,所以說,你們不要拘謹,我們只是居家閑聊。」

她話雖然是這樣說,但是陳十一和班長怎麼可能不拘謹?這老太太頭腦清淅,說話條理分明,引經據典,幽默風趣,不多時就將氣氛帶得隨和了起來,兩人也就不那麼拘謹了。

從聊天之中,他們也知道了太爺陳書禮的事情,原來陳書禮當年帶著兩聖獸靈出走之後,在江湖之上晃了沒多久,就去了南方,當時的社會,全國都是一個樣,但還算是這裡靠著海邊,也算是偏僻之地,好的多。

當時這一大片小幫派林立,大勢力就上官一家,而肖南雲肖家只是從多小幫派里很不起眼的一個,如果不是肖南雲長像十分出眾,再加之聰明好學,可能大家都不知道肖家。

但是正是因為肖南雲的出眾,也引起了多人的注意,很多勢力大點的都想將之娶到手中,但是,這肖南雲既長的出眾,又人才出眾,當然也就眼界很高了,那些幫會的頭頭目目的,她怎麼可能看在眼裡?

這些人眼看著明著來是不行的了,就有好多人動了暗中下手的心思,無如肖南雲也防備的很嚴,但是老虎還有打盹的時候呢,何況是人?有一次肖南雲終於落了單,剛好又遇到了一個勢力很大的幫會頭目,兩下里當時話不投機,開始動手,肖南雲的兩個人很快被打倒,而肖南雲雖然也挺利害,怎奈對方人多,眼看就要被抓受辱,正在這個時候,陳書禮出手了。

當然,陳書禮也是剛好遇到,其時他來到這個地方也不過一天,當然還沒聽說肖南雲的事情,但是卻也能看出這是幫會械鬥,本來,他是不想出手的,但是最後看那麼好的一個大姑娘就要受辱,他當然就不能坐視了。

有道是玩刀的玩不過玩槍的,但是遇到玩鬼的都白給,偏偏陳書禮是玩鬼的高手,再加上武藝高強,出手狠利,這些人怎麼可能會是他的對手,所以當時就救下了肖南雲。

後來又發生了好多的事情,兩人終於相愛,成親,然後在陳書禮的幫助之下,肖家開始壯大,但是,肖南雲的父親人才不濟,沒有多少雄心,所以,陳書禮和肖南雲有些放不開手腳,後來一次爭鬥中老肖受了傷,沒多久就去世了,就這樣,肖南雲成了大當家,這一下子兩口子終於放開手腳幹了,沒用多久,就吞掉了除上官家的其它小幫會,終於,他肖家成了和上官家平起平坐的兩大幫會。

肖南雲本來就是頂尖人物,在幫會爭鬥之中漸漸的深悉了其中之道,很快就運用得手,將一個幫會整治的井井有條,上下一心,下邊的弟兄也都深表服氣,再說還有陳書禮這種超級高手相助,哪個敢說個不字?

隨著改革開放,南方沿海都發展了起來,他們這些幫會更是如魚得水,再到後來,國家打得狠了,也抓得緊了,幫會都開始洗白,他們肖家當然也不例外,也建立起了很多生意。

陳書禮和肖南雲兩個兒子,如今是大兒子陳振南掌著暗中的生意,二兒子陳一嗚學問好,掌著明面上的生意,所以,兩個兒子都很忙,家裡長年看不到兩個人的身影。

陳十木是家裡的長孫,他爹是老大,而陳十木的長像性格也多隨肖家,好勇鬥狠,聰明倔強,資質很高,所以,陳老就將青龍靈給了他,種到了他的身上,也將之成為重點培養對像。

另一個朱雀之靈給了上官家的長孫女,名叫上官端午,原來這上官家雖然家大業大,勢力大,人才也算是倍出,但是也都知道陳書禮非一般人物,所以兩幫多有結交,其實他們也都明白,現如今這裡就剩下他們兩家最大,當然是斗則兩敗,合則雙利,所以小輩之中,或是弟子之中也多有結親的。

這上官端午也是因為其十分好的資質,被陳書禮看中,才將朱雀之靈放到她的身上,而這上官小姐也是不負眾望,很快就成為了兩幫之中的佼佼人物。

說著話,不知不覺的就到了十一點多了,眼看著就到了飯點的時間了,家裡來了客人,老太奶是一早就吩咐過了的,但凡是在家的陳家人都必須到場,她的話,敢不聽的只怕是還沒有幾個。

正說著,忽然聽得外邊一個女聲笑道;「哎呀,聽說老家來了兩個人,還是個大侄子,我也當姑了嗎?真是太好了……」

陳老和肖南雲聽這聲音不由得對視一眼,苦笑了一下,隨著腳步聲漸近,忽然廳門口人影一閃,只見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子走了進來。

陳十一和班長抬頭一看,只見這女生長的當真是明艷動人,身材嬌好,穿著時尚,打扮入時,只是舉手投足太多了男子氣式,使她顯得有些女漢子之樣。

陳十一和班長連忙站了起來,那女子看了看兩人,然後幾步走到陳十一的面前,笑道;「你就是我那大侄子叫……陳十一是嗎?」

陳十一連忙道;「是,我是陳十一……」他話還沒說完,只見這女生上身不動,穿著黑絲襪的長腿一抬,照著陳十一「叭叭叭」就是幾腳。

陳十一嚇了一跳,想躲,但是身後就是沙發,再說這幾腳來的十分迅猛,來不及細想,只好伸出一隻手,左撥右擋,總算是全給擋了下來。

肖老太看著這姑娘一瞪眼道;「鏑兒,不得無禮。」

那女子收了腳,笑道;「哎呀,奶奶,你放心,我就是跟我這個大侄子開個玩笑,」說著向陳十一和班長笑道;「你們好,你們是陳十一和宋燕敏,呵呵,我叫陳鏑,你們叫我大姑姑就好了,剛才跟你們開玩笑的,你們可別介意啊。」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