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長和王閃閃自然是住一間,她們也是選了最後一間,還好她們去的早,還沒有人,跟著她們的是九中的一班和二班的那兩位女生,也就是和黃小飛和賀大明一起的那兩位,看路上的意思,是那兩位的女朋友。

這兩位女生也挺殷勤,本來三班長宋燕敏就是學校最大的風雲人物,再加上那個視頻全校人手一份,誰不知道如今的三班長已是女俠一份,超利害的,所以,這兩位也當然是想跟著混混,混個平安。

女生的行禮多,東西也多,還好班長不愛打扮,畫個妝啥的,所以,也就是一些衣服,至於鏡子啊,梳子啊,隨手往桌上一放就得,她和王閃閃用一張桌子,並且她睡王閃閃上鋪。

到上午十點的時候,老師將同學們集合起來,每人先發了一張飯卡,本校的王老師跟大家介紹了學校食堂的情況,因為人家這學校大,學生很多,所以,差不多是一,二,三年級分開來吃飯的,就這,也是學生太多,所以學校食堂好幾個,檔次也有不同,五塊的十塊的,中間好幾個檔次,最貴的是VIP餐廳,早餐二十,中餐五十,晚餐三十,剛好每天一百塊。

介紹完了,王老師將大家帶到一間辦公室,讓同學們先充點飯錢,反正是一個月,愛沖多少沖多少,大家排著隊一個一個的沖飯錢,班長排陳十一前邊,還沒到他們,班長忽然轉過身來向陳十一道;「你的卡呢?」

陳十一抬起手道;「在這兒,咋……」話還沒說完,讓班長一把拿了過去,道;「你先坐著等著我吧,我幫你沖。」

「呃這……怎麼好……」陳十一老臉小紅,軒一南在後邊道;「行了,兄弟,反正都是你們家的,誰沖都一樣,你先一邊坐著吧。」說著將陳十一推出隊。

陳十一看著大家都排隊,覺得挺尷尬,但是沒辦法,看看一邊坐著的,都是女生,哪有一個男生啊?又看了看班長,心裡嘆了口氣,心說我這算是倒了霉了,這日子啥時候是個頭啊,這面子都不如人家的鞋底子了。

但是沒辦法,他又不可能跟班長去爭,再說了,他就帶了三千大元,能爭個啥?人家可是帶了十萬,行了,還是一邊涼快吧,反正這臉也不值幾個錢,沒錢就沒臉唄,關鍵是誰讓他攤上了這麼個好朋友呢?

為了不看別的女生對他的指指點點,他只好走到大家的身後,並且轉過身去,看著外邊的風景,雖然是看著風景,可心裡哪有那心思啊。

不一會兒,班長走了過來,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先是一個甜甜的笑臉,看著這笑臉,陳十一就算是想生氣,或是想爭口氣,要個臉,也生不起來氣,也爭不上那口氣了。

大家都沖了飯錢,王老師又帶著大家到了另一間辦公室,在那裡每人一個透明的包,裡邊放著的是書本,工具,筆,等等,還有一個內存卡,反正是學習要用的都在了,還得說是人家學校很是好客,準備的那叫一個齊全啊。發完這些,也就沒啥事兒了,下午大家可以先休息一下,明天,也就是星期二,會有老師將他們帶到教室上課。

大家帶著東西往回走,三三兩兩的,各自回到自己住的宿舍,到二樓的時候,班長和陳十一分別,班長道;「十一,一會兒我們出去吃飯,帶買東西,我和閃閃姐在樓梯口等你們。」

陳十一還沒說話,軒一南道;「好的好的,閃閃妹妹,你們放心,我們等你們。」

王閃閃當然不會聽不出軒一南這小子故意佔便宜,瞪了他一眼,拉著班長先走了。

軒一南和陳十一一起上樓,一邊往宿舍走,軒一南還一邊感嘆,;「哎呀,兄弟,你知道不知道班長給你沖了多少飯錢?」

陳十一搖了搖頭,軒一南道;「三千塊,當然了,大家都是沖的三千,畢竟VIP那裡不會很擠的,哎呀,兄弟呀,你真是好福氣,怎麼就攤上這麼一個好媳婦,好岳父呢,都說我軒一南有福氣,我看你比我有福氣多了。」

陳十一道;「南哥,你就別開我玩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班長現在真的是沒什麼的,就是這一次來這裡,也是她硬要給我報的名,再說了,那不是宋叔叔的託付嗎,其實我是真的不想來,而且,總是花人家的錢,你當我心裡很舒服啊?……」

軒一南笑道;「是啊,反正你們兩個有啥沒啥,你們自己知道,不過,每次都是女生掏錢,我們男生也確實是很沒面子,怎麼樣,我以前跟你說過的,咱們兩個組成一個工作室的事情,我接活,我負責女鬼,你負責別的,五五分成了,OK?」

陳十一道;「好吧,只是……我加入的話,南哥你少了一半的錢,很不好意思啊。」

軒一南笑道;「得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除了對女鬼有興趣,別的我才懶得理哩。」

兩個人放了東西,隨既回來到了樓梯口等著,不久,班長和王閃閃一起走了過來,四個人一起出了校門,找了個還可以的飯店,點了幾個菜,當然都是女生點,男生跟著吃就可以了,等著上菜的時候,班長跟老爸老媽發了個視頻,大家都送上笑臉跟大富豪老口子打了個招呼,當然,水心柔少不了又是一通讓班長這注意,那注意的,最後,還竟然破天荒的要和陳十一說兩句,陳十一當然是連忙接過手機,恭恭敬敬的重新打了個招呼,然後聽著班長老媽的很強硬口氣的託付,最後道;「錢都打到敏敏的手機上了,你們兩個隨便花,但前提是不能讓敏敏受了委屈……」

陳十一連聲的說著是是是,這一次就連幾乎從來不笑的王閃閃都笑了。

最後視頻結束的時候,陳十一的額頭上一層的汗,將手機還給班長,班長連忙拿了張紙巾遞給陳十一,一邊道;「十一,你別往心裡去,我媽……就是愛嘮叨……」

陳十一連忙道;「沒有沒有,阿姨也是……好心的提醒我……」

軒一南和王閃閃看著兩個人只是笑。

四人吃過飯,當然是軒一南付錢,他想要在王閃閃的面前買好,當然得心甘情願的當冤大頭了,然後幾個人找了個最大的超市,這一通買啊,班長買東西有一個最大的特點,那就是專挑最貴的,而且是雙份。

陳十一推著購物車跟著她,後邊王閃閃和軒一南倒也推著購物車,但是也就是看班長買了,就是這兩位也是瞪眼,就沒見過班長這買東西的,這是要賺死超市老闆還是想把超市搬回家啊。

算帳的時候,果然的,兩千多塊,然後陳十一身上能掛的地方都掛滿了東西。

*****

回去的時候,軒一南還偷偷的跟陳十一道;「怎麼樣兄弟,我就說你帶的那點錢都不夠你媳婦上一趟超市的,唉,不過,我也是服了,第一次見這麼上超市的。」

下午大家都回宿舍休息,不過,大都是將內存卡先裝到平板上,先看一看裡邊的內容,明天就要上課了,萬一不太熟悉人家的課程,那可就丟人丟到外邊了。

班長懶得上上鋪,就坐在王閃閃的床上,將課程大致的看一遍,都是一些比較突出的題型的各種解法,還有全套的筆記,雖然他們這邊的解題方式是和自己不一樣,但是殊途同歸,也不是很難理解,差不多看了兩個小時,看的差不多了,就放下平板,王閃閃也看得差不多了,將平板放下,看著班長道;「燕敏,看到你們兩個那麼相親相愛,真的好讓人羨慕啊。」

班長暮聽她這麼一說,意忽然愣了。 班長忽然聽到王閃閃說她跟陳十一很是相親相愛,不由得一愣,道;「閃閃姐,我們沒有……戀愛呀?」

她的話音剛落,對面那兩個女生,一個張小艷,一個叫李小鹿,道;「班長,現在學校都知道你們兩個是……那個關係啊。」

班長很是無辜的道;「可是我們真的沒有戀愛啊。」

王閃閃道;「燕敏,咱們兩個也算是朋友了吧,你還瞞我啊?」

班長道;「我說的是真的啊。」

王閃閃道;「好吧,你不想說就算了,但是我知道陳十一愛你愛得很深很深,你在他心的位置應該說是無可比擬的重要吧。」

班長瞪著王閃閃道;「你說……什麼?十一他愛我……?」

王閃閃看著班長的表情,有點氣笑了,真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還是故意說不知道,不過,這也太能演了吧?「你……不會連這也不知道吧?」

班長搖頭。

「好吧」王閃閃嘆了口氣道;「你可能真的是不知道,但是……陳十一是真的愛你愛的很深很深,我要是有這麼一個愛我的男朋友,那我會毫不猶豫的嫁給他。」

班長拉住王閃閃的手道;「閃閃姐,你怎麼知道他愛我啊?你給我說一說,我……也想知道……」

張小艷和李小鹿一聽,有八卦聽,連忙一人端了一個凳子湊了過來道;「是啊是啊,閃閃姐,你就說說吧,我們也想聽聽,學習學習。」

王閃閃想了想,笑了下道;「好吧,燕敏,我不知道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假的不知道,你知道我們上一次從東山是怎麼回去的嗎?」

班長搖了搖頭道;「這個……我好像真的沒有問。至從我睡了過去之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王閃閃嘆了口氣,抬頭望著虛無,好像是又回到了那個危險而又緊急,驚心動魄卻又溫情款款的時刻;「你睡過去之後,是陳十一馬上抱起了你,然後大家乘機往回跑,……」

王閃閃用很細膩的詞語輕輕的,卻又是那樣深情的將那件事的整個過程講了一遍,她能感覺到,隨著她的話語,班長抓著的她的手也是越來越用力了。

「他將你抱得是那樣的緊,我們用了很大的力氣,也不能將他的胳膊……掰開,我知道,那個時候的他已差不多將自己累到鬼門關了,或許他的心裡還有一絲睛明,那正是對你深深的愛,也正是對你如許深的愛支持著他跑了回來,將你帶到了安全的地方,可是他自己卻已快不行了。」

「我動用了我全部的所學幫他,還算好,也是他的功力深厚吧,他終於先是軟了下來,我們才能將你和他分開,他也慢慢的好了起來,當他能說話的時候,你知道嗎?他說的第一句話是;班長,我不能讓你死,我不能……那一刻,車上大部分的同學都感動的哭了……」

王閃閃說到這裡的時候,轉過臉看著班長,只見她的眼光也正直直的盯著一某一處,但是卻已淚流了滿面,而對面那兩個女生也感動的稀里嘩啦,滿臉淚花。

「真的,我從來沒有見到過一個男生會愛一個女生愛到這種程度,他早已將那個女生捧到了比自己的生命高得多的位置,」王閃閃唏噓道;「一個女生可能這一生會遇到很多愛自己的男生,但是能愛到這種程度的,或許是許許多多的女生一生也不會遇到的吧。燕敏,你要珍惜啊,當一個男生將你看得比他自己的性命更重要的時候,你就不要錯過了,因為那種愛就像是鑽石,流星,彩虹,雖然美麗,卻很短,錯過了就是錯過了,或許以後都不會出現了,如果你沒抓住,真的錯過,或許會遺憾一生吧……」

好一會兒,班長將頭輕輕的伏在王閃閃的肩上,難以忍受的抽泣了起來,王閃閃伸出胳膊輕輕的攬往了班長,嘴角輕輕的揚了一下。

張小艷已被感動的抽泣到哽咽,拉住同樣滿臉是淚的李小鹿道;「如果小飛對我有這樣一半好,我就會毫不遲疑的嫁給他。」「嗯嗯」李小鹿道;「我也是,如果賀大明也這樣的愛我,我也會馬上嫁給他。」

班長的淚濕透了王閃閃的肩,她是一個極聰明的女孩兒,但是這半年以來,她和陳十一的相處,陳十一對她一次次的相救,一次次危險之中的頂立的支掙,使她已完完全全的將他當成了她的靠山,這已成了習慣,她已熟悉了這種相處,雖然她時時刻刻的想要盡自己最大的能力還給陳十一一些什麼,那些能讓自己心裡舒服,但是,她卻從來沒有認真的思考過兩個人現在的關係。

她也沒有認真的體會過兩個人之的感情,這不知道是不是對感情的遲鈍,還是很多很多的先入為主的外在因素使然,她也從來沒有認為兩個人現在的相處有什麼毛病,有什麼不對,是的,她沒有想過以後兩個人會怎麼樣,也許會一直這樣……

但是現在王閃閃的話卻使她不得不正視一下兩個人之間的問題,這麼長時間以來,他一次又一次的捨命相救,為什麼?她以前沒有想過,但是現在,或許是該想一下了,為什麼?為什麼呢?還有最重要的,自己現在對他倒底是一種怎麼樣的感覺呢?愛嗎?還是……就是友情?

她仔細的想著,多少次,她會忽然覺得兩個人很像是某些愛情電影上一樣的橋段,那種讓人砰然心動的瞬間,就像是……自己最終安心的伏在他的背上進入夢鄉一樣。

她是什麼時候開始是這樣的信任這個男生了呢?當那種信任開始的時候,就是愛開始的時候嗎?可是,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啊?自己是真的從那個時候就已開始對這個男生有感覺了嗎?

這就是悄悄而來的愛嗎?

不知道是誰說過,當愛的火苗輕輕的開始燃燒的時候,你或許會不注意,但是當你發現的時候,愛的大火已將兩個人全部燃燒。

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是不是存在著真正的愛情,還是這個詞語本來就只是文人杜纂出來的,也可能愛情本來就只是只存在於想向之中的東西,但是,如果愛情是真的存在的話,那可能是可以將兩個相愛的人燃成灰燼的大火,只有虛假的愛情才會在時間的流逝或是距離的延伸之中悄悄的熄滅。

或許每個人都希望自己能得到完美的愛情,但是整個人間早已被私慾鋪滿,純潔的愛情早已被化成了文字,只能讓世人在被塵世浮華傷透的時候,才會將之找出來,看著那虛幻的文字,來撫慰一下自己的心靈,讓自己從浮華之中暫時的解脫出來,以便第二天再入塵世。

***

晚上吃飯的時候,陳十一和軒一南站在樓梯口等著兩個人,班長臉上的淚痕早已不見,她滿面笑容的盯著陳十一,走過來,然後輕輕的挽往了陳十一的胳膊,並沒有說一個字,好像她已做好了隨著他走到天涯海角的打算。

軒一南瞪著他們兩個,他好像發現他們好像是有一點不一樣了,他想問一下班長,忽然王閃閃踢了他一腳,軒一南只好閉了嘴。

VIP餐廳果然很不一樣,裡邊不但裝飾的很好,很安靜,還放著輕柔的輕音樂,大家都點了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吃飯的時候,班長竟然會時不時的笑著看陳十一,而且那眼神很不一樣,這不但讓軒一南深覺奇怪,就是陳十一都有些心裡發毛,總覺得自己是不是嘴上沾了米顆兒,只有王閃閃知道,這個妮子,這回是真的動了心了,哼哼,只要你動了心,讓愛的火苗燃起來,那就將會是一發不可收拾的,看著兩個人,只有她的嘴角上翹著,卻絕不說。

「哦」班長忽然道;「十一,你不要叫我班長了,明天我們到了人家的班裡,你再這樣叫我,會讓人家誤會的。」

陳十一想想也是,到時候,他叫班長,而那個班的班長也會答應,那豈不是尷尬了?「嗯,好的,不過……我該叫你什麼?」

班長道;「你就叫我的名子唄,我又不是沒名字,你叫我燕敏吧。」

「呃……」陳十一張了張嘴,他從來沒有叫過班長的名子,這忽然要叫的時候,還真的是很不習慣,所以張了張嘴,沒叫出來,軒一南笑道;「我說,乾脆點的,叫師妹也成,要不然就叫敏兒也可以啊,嘿嘿……」

班長瞪了他一眼道;「我們要怎麼樣叫,要你管?哼。」然後轉臉又向陳十一笑道;「要不然你直接拉拉我好了。」

「好吧。」 重生之毒心王妃 陳十一道;「我只是很少叫你的名子,所以不習慣,我會習慣的。」

「嘻嘻嘻」班長向他笑了笑,然後將一大塊肉夾起來放到他的碗里,道;「這個給你。」

「唉,」軒一南看著兩個人,重重的嘆了口氣,搖了搖頭,酸酸的道;「哎呀,這才真的是恩恩愛愛啊,誰來這樣愛我一下哦,哪怕一下呢。」說著,他斜眼深深的看了王閃閃一眼。

王閃閃冷笑道;「姓軒的,你說什麼瘋涼話,你不是有一打的妹子追嗎?」然後夾了塊帶皮肉,將瘦的部分吃了之後,將肥的帶皮扔到軒一南的碗里,「吃去。」

軒一南自嘲的笑了下道;「好,你就算是喂狗扔錯了地方,我也不會嫌棄。」說著,真的夾起來,放到嘴裡吃的津津有味。 第二天大家早早的吃過早飯,老師將他們帶到一間大辦公室里坐著等,到八點鐘上課了之後,一個又一個班的班主任來將分到自己班裡的同學帶走。

班長和陳十一當然還是分到了一個班,來帶他們的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女老師,長的很漂亮,看上去就像是一個親切的大姐姐,她笑咪咪的點了陳十一和班長的名子,然後道;「兩位同學,我是二年三班的班主任施小慧,請兩位同學跟我來吧。」

施老師帶著他們兩個往班裡走,路上還簡單的問了他們兩句,這個時候班上都已開始上課了,當他們到教室的時候,老師已在講課了,施老師一到教室門口,那個講課的老師就停了下來,笑道;「新同學帶來了?」說著,他往旁邊讓了一讓。

蜜寵甜婚:軍少,你好棒 施老師笑著點了點頭,將兩人帶進教室,當陳十一和班長站到講台上對著下邊的同學的時候,下邊馬上響起了一片聲的,毫不掩飾的驚嘆,一個同學道;「我的天,正妹啊,這也太正了吧,有點逆天啊。」

他的話剛落,一個坐在中間邊排的女生鄙夷的道;「丟臉。」

施老師道;「各位同學,注意點禮貌,這就是來自東山市的同學,在今後的一個月里,希望大家和這兩位同學多多交流,相互學習,取長補短,當然,也希望大家多多的注意禮貌,可不要讓人家看不起咱們SZ市的學生哦,好了,下面就請兩位同學先做一下自我介紹吧,呃——就女生優先吧。」

班長笑了一下道;「謝謝老師,」然後落落大方的向下鞠了個躬道;「大家好,我叫宋燕敏,是東山市九中二三班的,今次做為交換生來到貴班,還希望各位同學多多幫助我們,謝謝大家。」

班長的話說完,下邊一片聲的掌聲,接下來陳十一也做了一下自我介紹,當然,大家聽到陳十一的名字的時候也免不了笑話一番,先前那個男生道;「同學,你是不是還有十個哥哥或是姐姐啊?」

陳十一微微皺了下眉道;「不好意思,我既沒有哥哥,也沒有姐姐,這名字只是父母恩賜。」

「好」下邊竟然還有掌聲響了起來。

這班裡一排放了四張課桌,兩邊靠牆是單桌,中間兩溜是雙人桌,他們兩個的位置早就留好了,就在第三排中間左手邊的一張桌子,這回倒是好,兩個人還成了同桌了。

老師將兩人安排好,就先走了,然後本節課的老師接著講課,這節是數學,兩人將書本,筆,還有各種要用的工具都拿了出來,像什麼三角板,量角器,圓規什麼的,都放好了,聽老師講課。

當然課堂上老師出的題,也會先讓兩人解一番,看看他們學校的老師教的是怎麼樣的一個解題思路,這些題,無論是班長,還是陳十一都是很不在話下的,不卑不亢的將各種本校老師所教的解題方法都講了出來,也真的是一個老師一個教法,雖然萬變不離其宗,但是,必竟是多了個思路就多了個解題的方法,也方便同學們記住。

不知不覺得的一節課已上完了,果然有意思得多,老師剛一出去,同學們紛紛的站了起來,班長笑著對陳十一道;「十一,這樣上課果然也能學到更多的東西,……」誰知道她剛說完,只見一群男生忽然圍成了一個半圓,將她圍了起來。

這突如其來的一下子,把班長嚇了一跳,眼看著一個個伸著頭,最前邊的那一個,也就是先前上課講話的那個,站在最前邊,被後邊的同學擠得往前探著身子,都快擠到班長身上了,班長嚇得是一個勁的後退,已幾乎退到了陳十一的懷裡,陳十一想往後退,卻被班長抓住了衣服,看樣子班長這一下子是吃驚不小,或是嚇得不輕。

只見那個最前邊的男生,長的也算是高大帥氣,此時他攔住後邊所有的人,很帥氣的一甩頭道;「你好,美女,我叫何延濤,本班老大,交個朋友好嗎?」

何延濤的話音剛落,先前刺他的那個女生十分鄙夷的道;「何延濤,你丟不丟人,人家男朋友在呢,你可不要把我們班的人丟到別的地方了。」

何延濤瞪著那個女生道;「哎,赫艷芬,你是住海邊的,管那麼寬?」

赫艷芬回道;「你才是住海邊的呢,你全家都是住海邊的,我只是想告訴你,別丟人丟到外邊,更不要自己丟了人,還連累我們班丟人。」

何延濤道;「不用你管,丟人也丟不了你。」然後又向班長道;「怎麼樣?美女,我可是本校校草,……」

陳十一皺著眉看著這些人,真的想一拳上去,將這些人全打成熊貓眼,但是,他們可是初來乍到,當然不能動手,但是這些人,也真的是太過份了。

就在兩個人都很為難的時候,忽然一陣風從前窗吹了進來,這股風來的好巧不巧,忽然吹來,只見前邊黑板旁邊掛著一個先進班級的流動紅旗晃了兩晃,忽然就要掉下去。

陳十一眼角餘光掃了一下,伸手將桌子上的圓規拿了起來,出手如電,刷的甩了過去,一道寒光閃過,就聽「喀」的一聲輕響,那剛剛下落的紅旗盪了兩下,定了下來。

「哇」這一下突如其來的變化,一下子驚呆了眾人,不知道是誰忽然叫了一聲;「哇,中南海保鏢啊?」

另一位同學道;「什麼中南海保鏢,是校花的貼身保鏢,哥們們,撤吧。」

何延濤也反應了過來,馬上變成了笑臉,胡亂的抱著拳打躬道;「呃呵呵,大哥,大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打擾大嫂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邊說一邊連忙退一邊去了。

赫艷芬看著這群人冷笑,;「一群長了狗臉的,真丟人……」

班長長出了口氣,終於坐正了身子,回身向陳十一笑了下,小小的做了個鬼臉,真的是可愛煞了。

一個同學搖了搖頭,走到前邊,只見那圓規尖正通過那細細的掛旗絲繩釘在牆上,這同學伸手拔了兩下,沒拔動,又用力的拔了兩個,還是沒拔動,只好聳了聳肩道;「算了,就當是先進班級在我們班扎了根好了。」

********

這所學校和他們不同的是,下午上四節課之後,會有一個吃飯時間,然後會再上兩節課,放了學之後,軒一南約王閃閃和陳十一班長一起轉轉,反正現在回去也睡不著,再說到了一個新的環境,熟悉一下也好。

王閃閃和軒一南當然也分到了一個班,而且也是一個課桌,但是王閃閃都不跟他說話,晚上軒一南說大家一起玩的時候,還怕她會不願意,沒想到她很快就答應了,四個人一路說著這一天上課的事情,班長當然還說了他們兩個遇到的尷尬事情,還好是陳十一出手震住了那些男生,還有那個叫何延濤的同學也很逗,不知不覺四人就到了操場。

不得不說,人家這操場是真的大,同時三個班上課都不會嫌擠,現在雖然是晚上,但是路燈很亮,好多愛運動的同學都在打球,他們四個到了一個沒有人玩的雙杠那裡,靠著雙杠站著,看著操場里的同學們活動著,一邊說著話。

四個人正閑聊著,忽然遠遠的黃小飛四個人走了過來,一直走到近前,黃小飛和賀大明先打著招呼;「十一哥,軒哥,兩位姐姐,聊天呢?」

軒一南問道;「你們不回去睡覺,幹嘛呢?」

黃小飛四個人走了過來,道;「十一哥,軒哥,這個……我們有件事,想求兩位哥哥……」

軒一南道;「什麼事兒說,什麼求不求的,說吧。」

賀大明道;「是這樣的,其實我們兩個早就有這個想法了,只是一直不敢說,我們想……我們兩個想拜十一哥做師傅,我們想學武功行嗎?」

「呃」陳十一一聽,不由得一臉黑線,黃小飛道;「十一哥,你就收下我們兩個吧,我們不求練得多利害,只要能比現在利害就成——軒哥,幫幫我們說說好話吧。」

「哈哈」軒一南笑道;「你們兩個也真是夠那啥的,想讓你軒哥說好話,咋說,就這麼干說啊?」

賀大明連忙道;「哎呀,怪我們,怪我們,軒哥,兩位姐姐,師父,你們喝什麼,我們去買……」

軒一南笑道;「隨便吧。」

「好勒好勒」這兩位興高采烈的跑去買水了。

「哎……」陳十一想伸手阻止,兩人已跑遠了,「南哥,你怎麼……」

軒一南笑道;「哎呀,沒什麼,這兩位兄弟想學,就隨便教他們兩手唄,學會了,最起碼也能鍛煉一下身體嘛。」

「就是就是。」張小艷和李小鹿也連忙道;「十一師父,就收下他們兩個吧,他們可崇拜你了。閃閃姐,燕敏姐,你們也幫著說說吧。」

王閃閃笑道;「這事你們就求你們的燕敏姐就成,只要你們的燕敏姐答應,就絕沒問題了。」

「呃……」班長看了一眼王閃閃,真是看熱鬧不顯事大,誰知道陳十一願意不願意收什麼徒弟啊,這不是亂支招嗎?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