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絡的聲音之中,也難以掩藏那一抹興奮之意。

這傳說中的卜天大殿,他們終於是進來了。而那傳說中的無數珍寶,也終於要重現天日了。

王絡的目標很簡單,需要煉製新的軀體,就需要一些材料與藥物,藥物方面只找到了一株極陽草,所以這大殿之內,一定還有他所需要的東西在內。

沐青青轉過頭,看了一眼雲婉蓉和趙勾,而後便邁步向那大殿內走去。

眾人一見已經有人進入,那麼接下來的戰鬥似乎他們還看到了些許的曙光,很多人心裡幻象著,只要自己夠幸運,那麼也一定會像沐青青一樣,最終走到那大殿之內。

所以,戰鬥便又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雖說那黑影兵對於進入到大殿內的沐青青不做理會,但並不能代表它會對外面的這些人手下流情,黑影閃掠間,又有十幾名強者倒在了血泊之中。

那雙眼還未曾閉上,身體中的鮮血便已經流干。

又是大約半盞茶的時間過去了,依舊沒有第二個人衝破防鎖進入到大殿之內,但地上的鮮血似又加多了不少。

唳!

一聲尖銳的唳鳴劃破長空,眾人抬眼望去,只見那上官燕腳踏七彩霞鳥猛的衝進戰圈,對著那卜天大殿的門口閃掠而去。

山澗之三教九流 在其身後,一道七彩的霞光映紅了天際。 眾人眼見那映紅了天邊的七彩霞光,卻是愣在了當場,沒想到這七彩霞鳥不僅實用,而且這速度也是如此的驚人,只不過是一個閃掠,便已經衝過眾人的頭頂,來到了那大殿前的不遠處。

黑影兵自然不會如此輕易的便放過她,就在那上官燕將要飛掠而過的一瞬,所有的黑影兵竟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合而為一,對著那上官燕猛然轟出一拳。

這一拳的強勁之處在於,在外人看來,更本已經感覺到不到任何的能量波動,而上官燕本人卻是被那氣息鎖定,不能挪動分毫。

就在那黑影兵的拳頭即將要落下的一瞬間,上官燕腳下的七霞鳥卻突然光芒大盛,那光芒甚至都已經超過了天空之上的曜日。

接著便是一聲悶響傳出,那七彩的霞光竟然硬生生抗下了那黑影兵致命的一擊,與此同時,那上官燕的身影已經閃掠到了幾十米之外的距離,而距離那大殿的門口,僅有幾步之遙。

嘶!

私婚密愛 空地上頓時響起了倒吸冷氣的聲音,不是因為那上官燕手段有多高超,而是那黑影與她之間的距離已經近在咫尺。

嘭!

一道撕裂空間的音爆之聲頓時響起,但血肉模糊的場景並沒有出現,那上官燕的後背之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隻及其厚重的盾牌,將那黑影兵致命的一掌阻擋了下來。

只是那強大的勁氣依然透過那盾牌射到了上官燕的後背之上,上官燕的身體頓時飛出,其目標正是那敞開的大殿門口。

沒想到這黑影兵的一拳不但沒有結果了上官燕,反到將她送進了卜天大殿之中。

上官燕在地上輕滾一圈,而後起身,緩緩將嘴角的一絲血跡抹掉:「多謝了,你這個黑大個兒!」

說完,一招手,那已經氣息奄奄的七彩霞鳥便化作一道流光衝到了她的袍袖之中。

「唉,我看我們這樣打下去,人全都死光了,也未必會進去啊!」

眼見第二人已經進入那大殿之中,空地上的一眾高手變得有些氣餒,只怪自己生的不好,沒有那麼多的寶貝可以拿出來用。

今日那上官燕若不是因為有那一隻七彩霞鳥,怕是早都已經命喪當場了,哪裡還有那好運氣進入到了大殿之內。

即便是如此,這百年才能一見的卜天大殿就在眼前,就算是要死在這裡,這些強者也絲毫沒有任何猶豫。

因為只要能進入到那大殿之中,一步登天,似乎就在眼前。

正當大家艷羨之時,又是一道黑影驟然衝出,其速度快到只能勉強看清一道黑線,人便已經消失了。

等那黑影再次浮現之時,已經來到了大殿之前。

嘭!

那黑影兵想也沒想,對著那道黑影猛然轟出一拳,一聲巨響之後,一道身影驟然出現在了大家的面前。

「蕭元?」

趙勾站在安全範圍之外,一眼便認出了這個該死的傢伙,他與沐青青之間的恩怨趙勾也是知道一些,所以,對他沒有任何的好感而言。

其餘一眾黃谷宗的人似乎對蕭元的出現,並沒有任何意外,必竟這蕭元是乾元國的皇子,又是黃谷宗的弟子,所以無論哪一點,他蕭元都有這個資格。

只是不知道他的本事到底如何,能不能躲過那黑影兵的攻擊,順利進入到大殿之內。

正在眾人對於蕭元的本事充滿疑慮之時,那蕭元卻是陰森的一笑,而後從懷中拿出一物,大力向地上一擲。

一道白色的煙霧頓時升騰而起。

「嘁!」趙勾卻是不以為意,那煙霧對於那黑影兵來說沒有任何作用,如果煙霧管用,大家豈不是全都可以靠著煙霧矇混過關了。

沒想到趙勾的話音未落,其目光中卻是充滿了濃濃的驚詫!

只見那大殿前,煙霧飄散,竟是出現了三個一模一樣的蕭元。

「化元神器?」

不遠處的一名強者失聲叫道。

化元神器,可以將使用者的精魄一分為三,塑造出三個一模一樣的人體,外人根本不可能分辨得出來,因為每一個人影,都可以當做是真正的本體來使用。

其中唯一的弊端就是,若是一道人影受傷,本身也會跟著承受一定的傷情。

不過在現在這種危機時刻,即便自己要受傷,蕭元也是拚命一試!

化元神器起了作用,那蕭元也是不再遲疑,對著那黑影兵陰森一笑,四道人影一瞬間便消失在了原地。

四道黑影對著大殿的方向閃掠而去,那黑影兵絲毫沒有遲疑,對著其中一名蕭元大力轟出一拳,隨後,那道身影便化做點點星光,消散了。

而真正的蕭元頓時感到胸口一悶,一股腥甜的氣息涌了上來。

但即便是如此,蕭元的腳下也並不敢做絲毫的停留,對著那大殿的方向暴沖而去。

嘭!

又是一記重拳,另一道身影也緩緩消失了。

只不過是眨眼只間,四道身影已經消失了兩道,其餘兩道也已經離那大殿門口僅幾步之遙。

黑影兵的身形如同鬼魅一般,來到了兩道身影的身後,隨後雙掌同時大力轟出,正對兩道背影的后心!

蕭元冷哼一聲,當下心念一動,在那手掌到來的一瞬間突然騰空而起,踏在另一道身影的肩膀之上,藉助衝力,一舉滾落到了大殿之內,而那黑影兵的手掌也終於落在了那最後一名分身的身上。

噗!

三道身影消散,蕭元也受了不輕的內傷,不過這些與能進入到大殿之內比起來,並不算什麼。

隨著時間的推移,大殿之前的人影也是逐漸減少,除了想盡辦法進入到大殿之內的十幾人之外,其餘的大多數都已經死在了這裡,成這為卜天秘藏的一部分。

最為讓人唏噓的是嚴鶴誠,為了讓嚴彩兒進入秘藏,竟生生受了那黑影兵一掌,顯些喪命。

此時眾人也才明白,為什麼這大殿前會有如此茂盛的綠洲,或許就是因為這裡死過太多的人,鮮血滋養了這一片土地。 剩下的人除了修為太高進不到大殿之內,便是像趙勾這樣根本沒有能力進去的人群,從最開始進入這秘藏之內的上千人,如今大殿之外只剩下了寥寥二三百人。

而進入到秘藏內的不過二十幾人。

可想而之其慘烈程度。

趙勾望著眼前那被鮮血染紅的小草,心裡也在默默的祈禱著:希望沐姑娘與師父一切順利。

鮮血所鋪就的路,註定不會平坦!

最先進入到秘藏之內的沐青青,自然是比別人先行一步。

但大殿內的情形似乎與外界看起來完全不一樣。

在外面看著這座大殿,最多只有上千平的樣子,為會進來之後,這裡的通道卻是沒有盡頭一般。

整座大殿在進來之後,便只有一條通道,而通道的兩側,又存在著上百道的房門。

王絡將自己的精神感知力開到最大,一路指揮沐青青向那大殿的深入走去。

「沐青青,再往前走一百米,左手邊的那個門!」

王絡大屠靈棍中開口說道。

沐青青也不敢耽擱,直接小跑著來到百米之外的一處房門前,猛的大力將石門推開。

哇!

打開門的一剎那,沐青青卻是驚叫出聲。

這一路走來,這扇門才是沐青青打開的第一扇門,沒想到這門內的空間是如此之大,在她面前的,是一片跟本都看不到盡頭的藥材寶庫。

在這裡面的,全都是世界上最為珍惜的藥材,每一種藥材的都會被一種發光的小小光團包裹在其內,以至於這麼多年過去了,這些藥材看起來,依舊如新生一般。

「絡哥哥,我、我們拿不了這麼多吧!」

沐青青擦了擦自己嘴角的口水,別說什麼其他的東西,單純是這些藥材搬出去賣掉,都可以換回來好大一筆錢,多到自己一輩子都數不過來。

「想什麼呢?」

正當沐青青做著美夢的時候,王絡閃身從屠靈棍中走了出來。

不過當王絡看到這些藥材的時候,眼中也是忍不住浮現了一抹震撼之色。

整個房間內的面積,可以說是一眼望不到邊際,而裡面的藥材更是多的數不清,別說是一個雲嵐宗,怕是這整個萬莽大路八成都難有如此大規模的存儲量。

果然,這卜天秘藏內的寶貝讓人多到數不清。

「絡哥哥,你快看!」正當王絡尋著自己所需要的藥材時,沐青青又是一道驚叫聲響起。

瞬著她那如玉一般的小手望去,只見在那葯海的裡面,好像還有一隻頂天立地的黑色葯鼎。

「這是?」王絡看到此時,一時間腦海之中也是閃過無數的念頭。

「走,我們過去看看!」

王絡說完,便已經閃身離開的原地,沐青青緊隨其後。

兩人大約快速的飛掠半炷香的時間之後,在那一叢叢光團之中,一隻大鼎便是出現在了兩人的眼前。

「這是煉丹師所用的葯鼎,不過可惜,秦河和歐陽萊並不在這裡!」

沐青青想起了那個可憐的秦河,如果不是因為他,可能秦河也不會離開雲嵐宗。

想到這裡,沐青青頗有些遺憾的敲了敲那爐鼎的鼎身。

嘭!

一道輕微的悶響聲傳出,隨後便有一顆丹藥從丹爐內竄了出來,旋即,一道比那些草藥濃郁不止千百倍的葯香味傳了出來。

「什麼?居然可以自動煉丹么?」

沐青青手中拿著那顆丹藥在這房內的夜光石下瞧了又瞧,因為她實在不明白,這顆丹藥到底是怎麼從那丹爐里跳出來的。

「沒想到這裡還能看到了天地熔爐!」王絡對此爐鼎看起來頗為熟悉,而後伸出手輕輕的按在了那鼎身之上,緩緩的閉上了雙眼,像是在感應著什麼。

片刻之後,王絡的雙眼猛然張開,一把拉過沐青青的手,將她的手指劃破。

刺啦!

鮮血滴落在爐鼎之上,

一道略有些刺耳的聲音霎時傳出,隨後沐青青驚訝的發現,那爐鼎竟是在緩緩變小!

「這是怎麼回事?」

沐青青當下大驚,但不等王絡開口,她又像是聽到了一道細微的聲響,自己的好像竟然與這鼎建立了某種微妙的聯繫。

「天地熔爐,可熔萬物,隨心所欲,只在一念之間。以後這爐鼎便是你的了!」

說話間,那爐鼎已經縮至手掌大小!

沐青青看著手掌上的那隻迷你型的爐鼎,紅唇微張,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這鼎便成了自己的了。

「好了,不要再看了,快些收起來,我們趕緊找一找我們所需要的東西!」

話音剛落,王絡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可是絡哥哥,你還沒有告訴我找什麼呢?」

沐青青瞪著一雙美目,實在不知道王絡所需要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這樣,你用你最快的速度,將你所看到的珍貴靈藥全都扔到那個爐鼎里儲存起來,或許以後我們會用得到,我要找的東西便由我自己來找!」

聞言,沐青青便也快速的行動起來。

「以經有人趕過來了,我們還是快走吧!」

王絡拉起沐青青便出了房間,向更遠的方向跑去,而當兩人離開之後,那道石門卻是緩緩閉合,就如同從來沒有開啟過一樣。

片刻之後,蕭元的身影出現在了那座石門之前。

「彩兒,你快過來,這裡還有一座石門,我們試一試,看看能不能打得開?」蕭元閃身,其身後跟著的赫然是一襲金色華服的嚴彩兒。

看其樣子,似乎興緻不高。

「彩兒,你放心,嚴將軍一定會沒事的,到是你,為了讓你進來嚴將軍受了傷,但你又沒得到什麼寶貝,這豈不是白白讓嚴將軍受傷了不是。」

蕭元一臉賠笑的在嚴彩兒面前說道。

「是,蕭元哥哥你說的是,彩兒一定會振作起來!」

嚴彩兒微微垂眸,長長的睫毛之上,早已是霧氣閃爍。

「好了,彩兒,那我們再試一試這處石門可不可以打得開。」說罷,蕭元便掄起胳膊向那石門上猛推而去。

可任憑那蕭元如何用力,那石門竟是紋絲不動! 蕭元雙手放在那石門之上,竟然未能撼動那石門分毫,當下便有些覺得在嚴彩兒面前丟了臉面。

「彩兒,你等著,這道石門我定然能夠打開。」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