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宰!

隔着一道光屏,兩個人的心眼在一瞬間轉了幾千幾萬個彎兒,都覺得自己撿到了寶。

於是——

各懷鬼胎的兩人,同時朝對方露出一個微笑。

程煜:「大師……」

季柚:「程煜先生……」

程煜趕忙道:「大師,您先說。還有——您叫我程煜,或者阿大就行了。這樣顯得親切些……」說着,朝季柚露出憨厚的笑容。

換個稱呼?

=增進與大師的距離。

=獲得大師的青睞。

程煜差點覥著臉,湊過腦袋給大師揉一揉了。

季柚順水推舟,說:「阿大,我實驗室的缺口並不大,所需不多,所以你說1億就算了。但——既然你願意以500萬的價格購買一個我親手製作的草籽果吊墜,那我就如你所願——」

程煜大喜。

季柚道:「但是——我無法保證成功率,你知道的,實驗都是無數次失敗才堆疊而成的成功。我可以答應你由我親手製作兩個與之前一樣款式的草籽果吊墜,但不保證別的……你明白嗎?」

大師嘴上沒有明說,但她的意思,程煜卻是一下子聽明白了。

不保證什麼?

不保證它是魂器。

言下之意,大師保證是親手製作,但不保證是魂器。

程煜頓時面露苦惱。

如果最後不是魂器,也就是說自己花500萬,只買了個價值1000的藝術品?

「……」

詐騙?

這大師,是騙子?

可……

可能嗎?

眼前這人,真是大師?

[不會錯,郵件內容,除了我跟對方,沒有第二個人知道。]

[而且,既然是騙子,為啥不騙自己1億,反而只騙500萬?]

……

程煜糾結了。

季柚沒說話,她給對方留了思考的時間與空間。

其實,她心裏也懸啊。

現階段,相同的草籽果吊墜,她能製作出一模一樣的,但是她根本沒辦法製作出魂器。

程煜說的1億,她不想要嗎?不想要那都是騙鬼的話。

但——

她不能要啊。

眼下,季柚要是收了,性質就有點像詐騙了,當然詐騙個1億,拿了錢跑路也行。可是嘛——這對於她來說,完全是得不償失的舉動——臉不要了?名聲不要了?人也不做了?

……

而且——

季柚覺得嘛,眼前這頭肥羊,又肥又傻又老實憨厚,可不能只宰一次,哪怕一次宰個1億,對於自己來說,也是虧了。

因此,季柚定下了個『可持續發展』策略。

宰是肯定要宰的。

騙也是肯定要騙的。

但——

宰1億?

拿錢就跑路。

還是500萬呢?

保持可持續發展呢?

季柚腦袋十分清楚,毫不猶豫選擇了500萬,她也想好了,就當程煜這個人慧眼識珠,提前投資了自己。

至於以後?

以後自己真做出了魂器,真有大本事,當然少不了他好處。

如此一番安撫自己后,季柚立馬摘掉了自己的『詐騙』帽子,理所當然的給自己戴了一頂『戰略性融資』的大帽。

沒錯。

自己是在找程煜融資,讓他投資自己的事業啊。

這有啥好心虛的?

季柚腦袋裏千萬念頭一一閃過,面上保持着淡定從容之態。

1秒。

2秒。

3秒。

……

程煜似乎考慮清楚,他看着季柚,說:「我相信大師,我會按照郵件內容所說,以500萬購買一個草籽果吊墜。」

季柚抿唇微笑:「明智的選擇。」

------題外話------

大家晚安\(^o^)/~ 在軒轅城已經沒有什麼需要去做的事情,並選擇一塊離開這裡。

江月黎看著自己在這裡生活了那麼些年,這一次離開下次回來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變故。

每一次的回歸都讓江月黎提心弔膽,對於江家沒有任何的感情。

「江月黎,你不會捨不得離開這裡了吧,不然我們就在軒轅城找一些提高修鍊的資源。」

蘇澤並不是非要帶著她離開,只是認為江月黎如果能夠一直陪在自己的身邊就太好了。

看著蘇澤開玩笑的樣子,江月黎笑了笑。

一旁的小坤很好奇,蘇澤接下來到底要去哪裡,這一路上蘇澤幫助了自己很多。

可小坤並不想要和蘇澤漫無目的的去其他地方,例如有些地方蘇澤並沒有太大的興趣。

「你們接下來準備去哪裡總要有個目的吧,我不可能和你們這樣漫無目的。」

看著小坤詢問了起來,其實蘇澤也不知道去哪裡,他想要去找一個距離洪荒世界比較近的連接點。

在那裡感受到的信仰力會更加強大一些。

蘇澤就算現在達到了地階,他還想要不斷的提升自己的實力,只有達到了天階才能夠回到江家,讓江月黎不用和家人分開。

「我還不知道,你們知不知道哪裡可以加快修鍊,讓我能夠儘快的達到天階。」

「這個……」

小坤根本沒聽說過類似的事情,面對蘇澤的追問,一時間不知如何回應。

旁邊的小石頭在這個時候得到一些提升,也很感激蘇澤。

對於這件事,小石頭知道一些,看著他們對於這件事情為難的樣子,終究是開口說了起來。

「你們不要著急,我聽說過這方面的事情,在軒轅城南邊,有一座很高大的山。」

聽著小石頭這個樣子說,蘇澤整個人的眼睛都亮起來了。

要知道有什麼地方能夠加強自己的修鍊,讓自己的修為體更勝一籌。

「那個地方大概距離軒轅城有多遠,你有沒有去過?還是只是道聽途說?」

看著蘇澤如此激動的樣子,小石頭都有些驚訝,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件事情我也只知道聽途,說具體的情況並沒有了解過,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看著他這個樣子,蘇澤也沒有灰心喪氣,依舊很冷靜,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

「沒事,我們出發吧!」

縱然不知道目的地在哪裡,小坤也選擇和他們同行。

一旦可以找到讓他們短時間能提升能力的東西,就是一個巨大的突破。

想到這些,亂七八糟的情緒也得到了一點點的平復。

另一邊,江淮在失去父親以後,心中自責,認為是自己害了父親。

可是,把所有的怨恨都記在了蘇澤的身上,要去找蘇澤算賬。

為自己死去的父親討回一個公道,就在江淮準備去找蘇澤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了聲音。

「你現在這個樣子,真的是蘇澤的對手嗎?」

「你是誰?」

江淮聽著陌生的聲音,心裡充滿了戒備,不明白對方到底是誰。

死神之神看上了江淮身上對蘇澤的炫赫門,可以幫助自己更快的達到目的。

「你不用知道我是誰,我可以幫助你一塊對付蘇澤。」

根本看不到到底是誰在和自己說話,江淮感受到了對方的實力,認為對方不一般。

為什麼直到現在都沒有出現,卻成為江淮心中最大的疑問。

「我的事情不需要其他人幫忙!」

江淮丟下這句話,快速的跑了出去,可那個聲音,好像陰魂不散一樣,再一次傳了過來。

「你不要這麼強硬,想想為你犧牲的父親,你甘心就這個樣子?」

一大堆的問題撲面而來,江淮的情緒逐漸失控。

「你能幫我嗎?」

江淮動搖了起來了,認為對方如果可以幫助自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對,我可以讓你儘快恢復神力,神祇會比之前更加厲害。」

「你想讓我做什麼?」

江淮知道任何一個人都不會平白無故幫助自己,肯定有他的目的。

「你只要幫我對付蘇澤,我就可以幫助你。」

在知道神秘人和自己目的一樣,心中的戒備一下子消失了很多。

認為這件事情本來就是解決蘇澤,有個人幫助自己,更容易一下。

突然,一個黑色氣體包裹的丹藥出現在了江淮的手裡。

江淮從來都沒有看到這種丹藥,可是在看到黑色氣體,有一些明白了。

「你是不是洪荒世界里,大家都在畏懼的死神?」

江淮聽過說關於死神的傳說,那個時候不以為然。

覺得從來不出面的死神,肯定沒有多麼厲害。

死神在聽到對方猜測到自己的身份,沒有任何的反應。

自己的身份並沒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完全可以坦然。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