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3天時間哪裡達到日本教官的要求?

況且日本教官的要求極嚴,民團大部分連槍都沒摸過,3天時間哪裡學到什麼?

……

第3天晚上,李宗仁、白崇禧、永田真里聚在一起開會,眾人均感愁死了:今天已經是期限最後一天了,有了步槍和子彈,還是得要時間練習!

「怎麼辦?」

李宗仁看看白崇禧,又看看永田真里,一愁莫展!

半晌,永田真里說道:「真是爛泥扶不上壁,學了3天,開槍都不熟練!」

李宗仁說道:「他們當中有的人都沒有看見過步槍,出現這種情況也是正常!」

永田真里說道:「那明天怎麼辦?」

白崇禧說道:「我看韋步平這人只是嘴硬,他絕對不會下令向同胞開槍!」

永田真里搖搖頭說道:「剛開始他是不會下令開槍,但是到了需要做選擇的時候,他們會毫不猶豫的開槍!」

「要不我們退回來吧!」

…… 沈明笑看向丁雨眠的目光中**裸的包含著極強的慾望,可還沒等沈明笑多看幾眼,就看見一個讓他恨的扒皮抽筋的人從車裡走了出來。

「走吧,家父已經等待多時了。」饒是見到仇人,沈明笑也保持著微笑的態度,雖然很疑惑為什麼洛川會在丁家的車上,不過他可不會因為這點私仇而壞了大事。

洛川在看到沈明笑后就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之後轉頭看了丁雨眠一眼,發現丁雨眠也正在看向他。

「可能有蹊蹺。」洛川輕聲說道。

「嗯。」丁雨眠點頭答道。

「先進去看看吧。」

「好。」

……

「哈哈哈,沈老哥最近身體可還好?」丁航推開門,像見到老朋友一樣笑著打了聲招呼。

「身體很好,老弟不用牽挂,我這把老骨頭還硬朗的很。」沈仲國笑著說道。

妖后很傾城 「聽雨,這是你丁叔,還不起來問好。」沈仲國對坐在自己身旁的女孩說道。

「丁叔好,丁嬸好。」沈聽雨微微笑著說道。

「好,好,沈老哥果真是有福氣啊,貴公子風度翩翩,沒想到還有一個如此秀氣識大體的女兒。」丁航笑著說道。

「哈哈哈,沒什麼沒什麼,這是弟妹吧,趕快入座,飯菜一會就好。」沈仲國笑著說道。

沈明笑經過洛川身旁時冷哼了一聲,隨即坐到了沈仲國身旁,而丁航一家人也已經全都入座了,沈仲國對著門口的服務生吩咐道上菜,之後那名服務生就走了出去,之後將門順手帶上了。

「丁老弟,這是合同,你先過目一下吧。」沈仲國似乎摸清了丁航想要說的話,直接將合同遞了過去。

丁航拿過來仔細端詳了一番,沒想到沈仲國說的都是真的,天上掉餡餅的事真的就這樣發生了。

「沈老哥,這……這合同上寫的都是真的?」丁航控制不住激動的心情說道。

「當然是真的,難不成我還會騙丁老弟嗎,以後都是一家人了,呵呵。」沈仲國似乎早已料到丁航的反應,一臉笑容的回應道。

「一家人?」洛川不動聲色的說了一句。

「嗯?沈老哥這是……」丁航也是一時興奮過頭了,並沒有聽出沈仲國的話裡有話,不過經過洛川這麼一提醒,也是瞬間感覺到此言有些不對,便開口問道。

「不知這位小友是?」沈仲國沒有理會丁航的疑問,而是笑著看向坐在最邊上的洛川問道。

「我……」

「沈伯伯,他是我未婚夫!」丁雲彤急忙打斷了洛川的話說道。

「呵呵,原來是這樣,看來丁老弟一家思想很前衛啊,既然這樣那我也就不打那麼多彎彎繞了。」沈仲國神色一凜,丁航知道沈仲國叫他來此行的目的終於要顯現出來了,也不由得繃緊了神經。

「丁老弟,你覺得我兒明笑如何?」沈仲國說完,沈明笑便站了起來,對著丁航微微的鞠了一躬。

「不錯,很有氣質,懂禮貌,識大體,風度翩翩,將來可謂是人中龍鳳。」丁航大加讚美道。

「謝謝丁叔誇獎。」沈明笑微微一笑以致意道。

洛川看了一眼丁雨眠,發現丁雨眠此時眉頭已經緊鎖了起來,看來她已經看出來沈仲國等人此行的目的了。

「實不相瞞,這次投資我們大可以去聯繫資金更雄厚的洛家、王家、蔚家等世家,但最終還是選擇與丁老弟進行聯手的原因,便是為了我兒明笑。「沈仲國笑著說道。

丁航點點頭,沈仲國這句話說的也確實是實話沒錯,相比於洛、王、蔚三家來說,自己的這個小公司還真不夠看的。

「不知沈公子有何需求?既然沈丁兩家已經聯手,能幫到的丁叔自然會去幫的。「丁航看向沈明笑問道。

洛川心裡暗叫一聲不好,沈聽雨嘴角也勾起了一抹笑容,沈仲國同樣笑了起來,只不過這股笑意隱藏的比較深罷了。

「是這樣的丁叔,我仰慕雨眠很久了,我們同是明珠校友,第一次偶遇她的時候便對她的美貌不失驚為天人,所以這裡想懇求丁叔成全我們!「沈明笑說完,深深的對著丁航鞠了一躬。

丁航跟韓雲霞明顯的一愣,他們萬萬沒想到沈家打的竟然是自己女兒的主意,可就為難在丁雨眠已經和洛川結定好了婚約,雖然還未公開,可是也不能出爾反爾啊。

「這個……「丁航面露為難之色。

「丁老弟似乎很為難啊……「沈仲國有意無意的說了一句,這很明顯就是在敲打丁航,如果你不答應,這次的合作便就此作廢,而且從此與沈家為敵。

「妹妹,你就答應了吧,沈公子對你一見傾心,將來也不會委屈你的。「丁雲彤咯咯笑著說道。

「到時候咱們姐妹倆一起訂婚,這可是大喜的事情呀,你說是不是呢?妹妹。「丁雲彤繼續說道,絲毫沒注意到坐在她身旁的丁航的臉色已經沉了下來。

「我不喜歡你。「丁雨眠淡淡的說了一句。

沈明笑明顯的臉色一變,沈仲國見丁航夫婦一言不發,臉色瞬間沉了下來,冷哼了一聲說道。

「丁老弟不想說點什麼嗎?「

丁航被沈仲國的氣場壓的有些不自在,但他丁航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小卒,大不了就和沈家真刀真槍的干一場,讓他出賣女兒去換取所謂的利益是絕對不可能的。

「沈伯伯,我們年輕人的事,不如就交給我們年輕人自己去處理吧,家父在與丁叔和丁嬸為我和雲彤結定婚約的時候,也是讓我們兩個先試著去相處磨合一段時間的。「在丁航剛想拍桌子攤牌的時候,洛川突然開口說道。

「強扭的瓜不甜,既然沈公子對丁雨眠這麼傾心,自然也不會急於這一時,用真心來打動佳人,這豈不是更好不過?「洛川話鋒一轉,直指沈明笑說道。

沈明笑一愣,雖然他聽出來了洛川言語中的嘲諷之意,可聽出來也沒什麼辦法,洛川這罵人不帶髒字的方法確實讓他無話可說。

「年輕人的事就讓年輕人自己處理吧,這句話說的好啊,丁叔叔,不如就這樣辦吧,咱們兩家別因為這點小事傷了和氣。「沈聽雨開口說道。

沈仲國和沈明笑同時看了一眼沈聽雨,只見沈聽雨微不可見的搖了搖頭,沈仲國這才緩解了自己的態度。

「那就讓孩子們自己去鬧吧,聽雨說的對,兩家的合作要緊。「沈仲國笑了起來說道。

「呵呵,是啊,就讓孩子們自己去鬧吧。「丁航嘆了口氣,如今也只能這樣答覆了,畢竟沈仲國已經給了自己台階下,如果在明言拒絕的話恐出其他變故。

「那咱們這次合作就這麼敲定了如何?「沈仲國看向丁航說道。

「好,我已經簽完字了,從今天開始還需要沈老哥多多照應了。「丁航笑著說道。

「丁叔,以後恐怕還要經常去家裡叨擾,還望丁叔勿見怪。「沈明笑恰到好處的補了一句說道。

「呵呵,小沈啊,隨時歡迎你來丁叔家裡做客。「丁航說完便站了起來。

重生明星音樂家 沈明笑內心狂喜,丁航此言算是默許了他追求丁雨眠的事,既然這樣那他就放心了,至於丁雨眠那妮子,呵呵,將來自然會和他主動妥協的,除非她肯棄丁家於不顧。

沈明笑有點按耐不住自己內心的喜悅,正當他沉浸在幻想中時,只感到手臂被輕輕的拉了一下。

只見沈聽雨看了他一眼,輕輕的搖了搖頭,沈明笑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有些高興的太早了,立馬將狀態調整了回來。

「沈老哥,那我們就先走了,公司那邊還有點應酬,下次我做東,請沈老哥好好喝一杯。「丁航笑著說道。

「哦?既然丁老弟有事,那就先去忙吧,下次再聚就好了,別耽誤了正經事。「沈仲國立馬說道。

「好,那就先提前預祝咱們兩家合作成功。「丁航說完便起身走了出去,韓雲霞等人也都站了起來,跟著丁航走了出去。

「父親,你說我們兩個……「丁航走後,沈明笑看向沈仲國,有些急躁的開口問道。

「不用心急,是你的終究跑不掉,會有他丁家主動求著把女兒送過來的那一天,放心吧。「沈仲國眼中閃過一絲狠辣的光芒說道。

「哈哈哈,父親果然高明。「沈明笑恰到好處的拍了一個馬屁說道。

「這還要多謝你妹妹聽雨,要不是她在背後出謀劃策,估計兩家連這次碰面的機會都不會有。「沈仲國輕輕的拍了拍沈聽雨的肩膀,他對這個智商極高的女兒大為滿意,沈聽雨也是沈家在最近幾年得以快速崛起的最大助力。

「妹妹,多謝你了。「沈明笑笑著說道。

「哥,你小心一點那個人。「沈聽雨皺著眉頭說道。

「誰?洛川嗎?「沈明笑臉色一沉。

「我不知道他叫什麼,總之你小心一點就對了。「沈聽雨說完,便開始低頭用起了餐,沈明笑見狀也沒在繼續往下追問,自己妹妹的脾氣他還是知道的。

「沈仲國這個老狐狸,差一點著了他的道。「丁航憤憤的說道。

「真正要防的是那個女孩。「洛川突然開口說道。

「那個女孩?「

「嗯,她才是核心樞紐一樣的存在……「 「不能退!」

永田真里怒視著李宗仁和白崇禧說道:「開弓沒有回頭箭,既然下定了決心,就要繼續幹下去!」

「可是我們的火力太弱了!他們又有戰鬥機助陣!實力太懸殊了!」李宗仁攤開雙手無可奈何的說。

永田真里怒視著李宗仁、白崇禧說道:「你們和陳濟棠都向我們要軍火,我優先給了你們!而贈送給陳濟棠的軍火,正在運往虎門的航路上!我已經跟我的上司說了硬話,短時間之內給培養出一支強軍!」

白崇禧說道:「既然是強軍,就要包含海陸空,海軍我不說了,廣西不近海邊,陸軍你給了我們槍支彈藥各種裝備,但是離強軍還有不少距離!」

「什麼距離?說說看?」永田真里怒視著白崇禧!

「至少得有飛機吧?沒有飛機,我們怎麼抵抗瓊崖保衛隊?」

「我們給飛機你也沒有用!你們有飛行員嗎?」

「沒有不會培訓嗎?」白崇禧說道。

「已經來不及了!都火燒眉毛,眨眼就到了!」

「就算時間來不及!有幾架飛機在天上飛,我軍士氣也倍感振奮!」白崇禧說道。

「這個……」永田真里想想也覺得對:「好吧!待我向上級申請!」

……

翌日早上,全國民眾都聚焦欽廉地區,密切關注事件的發展!

「打起來沒有?」

「沒聽到收音機播報!」

「打起來就是自己人打自己人!」

「都是自己人啊!」

……

正在民眾議論紛紛之際,忽然南京軍事委員會通電全國,呼籲瓊崖保衛隊與桂軍冷靜,切勿發生內戰,做出親者痛,仇者快的蠢事!

李宗仁和白崇禧收到通電,臉上露出笑容:「我們馬上回電,響應軍事委員會的號召!如此一來,瓊崖保衛隊也不敢明打!」

「快些通電全國,就說擁護軍事委員會的號召!這樣也許能爭取一點時間!」

永田真里連聲催促李宗仁、白崇禧發報,擁護軍事委員會的號召!

李宗仁和白崇禧聯名通電,聲稱拒絕內戰、各方和平。

不久,瓊崖保衛隊也通電全國,聲稱擁護軍事委員會的號召!不搞內戰!

……

廣州梅花村陳濟棠公館。

「怎麼辦?恐怕桂系不能參與了!」陳濟棠說道。

「他們不起事,我們自己起事!」陳濟棠的大哥陳濟華說道。

「是的!」五哥陳濟湘精通術數,說道:「我曾經在南京開五中全會時見過蔣介石,其面帶煞星,氣數已盡!」

「我看也是,蔣介石有一個位『束手就縛』的劫難!諸多江湖高人也認為蔣介石氣數已盡!」

「之前為了此事,我還去找了翁半玄大師求籤,結果抽籤是『機不可失』!這是不是證明我的機會來了?」

「我看也是機會來了!」

「那就繼續幹下去!」

愛到不天荒 陳家兄弟取得了一致共識。

……

韋步平發報宣稱「不打內戰」之後,李宗仁和白崇禧聯名發報,要求韋步平的瓊崖保衛隊撤回瓊崖!

韋步平以「瓊崖保衛隊三軍聯結,擬搞一場軍事演習之後即離開」!

李宗仁和白崇禧收到電報,不由得勃然大怒:這是赤裸裸的拖延時間啊!

「八格!」永田真里大怒!但怒也沒用!

「要是有飛機飛過去轟炸就好了!」白崇禧說道。

「有飛機!等我申請上級『贈送』20架飛機給你們!」永田真里說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