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許曜回去之時,已經是高源鋒尋命三日之前。

這天高源鋒剛剛走到距離別墅百米遠時,東雲就察覺到了有一位強者,此刻已經踏入了她的結界範圍之中。

「這是……」

極其強大的實力瞬間就擊潰了東雲想要反抗的心思,只是感受到有強者最近的那一瞬間東雲便立刻沖向了房間之中包起了宮本千葉,以極快的速度遁地離開了別墅。

下一秒整個別墅瞬間崩塌,地面上形成了一道極深的劍痕裂縫,高源鋒只不過是輕描淡寫的朝著他們的別墅揮出一劍,就在這片土地上斬出了一道深不可測的巨大鴻溝!

強大的振動聲不斷的響起,就連地面也隨之不斷的開裂,這一刻所有在江陵市的人,都感受到了在郊區方向傳來了一陣極其劇烈的震動之聲。

千秋暮雪注意到了的來源自於家中,當她想用功序回到家中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功法完全無法施展,也就是說她們的家已經沒了。

「沒想到這處地方居然還有著一個巨大的妖陣,看來一定有一位小妖怪躲在這附近。」

高源鋒但是目光在下方四處的尋找的他們的蹤跡,很快他的目光就鎖定在了地底之下,看到一團妖氣在地下瘋狂的逃竄。

「沒想到他的女人里,居然還有一位妖怪?遁地之術能夠御使如此之快,想來是與地面有著強大親和力的妖怪……殭屍嗎?」

高源鋒僅是一眼就參透了東雲的身份,他高高的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長劍,目光已經鎖定了他們的位置。

「可惜這妖怪的修為實在是太低了,想要躲過我的劍,還需要修行至少上千年才有機會。流星刺斬!」

只見高源鋒以如同流星一般的速度,極快的沖向了那股妖氣,同時雙手反握劍刃,來到了地上朝著地面猛地刺了下去!

這一劍看似平平無奇的戳到了泥土之中,然而卻深深的貫穿入地面,直接刺入了高速移動的妖氣之中!

「噗嗤。」

一陣劍刃入肉的聲音傳來,一道血光從地面之中緩緩的流出,高源鋒的嘴角浮現出了一絲笑意。

自己的這一劍不偏不倚的應該直接刺入到了她的中心,這種級別的妖怪被自己的劍刃所傷到要害必定會當場暴斃。

高源鋒其實也沒有高詡所想的那麼蠢,而且他對女人也沒有那麼多的興趣,對於他而言與其將這三個女人抓回去那麼麻煩,還不如將這三個女人全部殺了,這樣一來等許曜回來的時候看到三個老婆的屍體,必定會瘋狂的尋找自己的蹤跡,這樣也省得自己四處跑去找他。

地面因為承受不了這巨大的力量而出現了裂縫,高源鋒腳下的這片土地土崩瓦解,逐漸的浮現出了地下的情況。

「哦?沒想到你居然招架住了我的劍刃。」

高源鋒有些驚訝的看著自己眼前,這個比自己還要矮兩個頭的女人,這位會使著雙劍的女人居然連同東雲一起,三把劍抵禦住了自己的攻擊。

雖然自己的攻擊也確實給東雲造成了傷害,但是卻沒有傷重要害,只不過是將東雲的一條手臂所刺傷。

此刻高源鋒的劍刃被宮本千葉的雙劍架在其上,而宮本千葉一臉怒意的看著自己眼前的這個男人,雙手猛的一推隨後將東雲拉開。

「東雲姐姐,快回去找暮雪姐姐和許曜,這個敵人我來拖住一陣。」

宮本千葉緊張的看著自己眼前的敵人,雖然自己眼前的敵人身上有著極其可怕的力量,但他們兩人同時用劍,宮本千葉覺得自己還有能力與敵人放手一搏。

「我……好的,千葉妹妹堅持住。」

東雲沒有絲毫的猶豫,定著身上的傷,迅速的遠遁而去。

因為她明白這場戰鬥已經不是她一個人,或者說宮本千葉一個人所能承受的範圍。

東雲非常清楚自己的實力,也非常清楚現在的局勢,眼前這位不知名的強者一劍之下自己就受了重傷,想來實力和境界一定極強。

如果她們兩個一同留下來,所迎來的結局必定是團滅,到了這種程度的戰鬥,除了許曜之外她想不到任何一個人能夠解決。

「混蛋,這個每天都不著家的傢伙,被人偷家了也不知道,而且天天神出鬼沒的就連我們都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東雲想到這裡心中就覺得一陣委屈,她遠遁的數千米之後,不斷的將電話撥給許曜,然而許曜的電話卻一直保持著關機的狀態。

然而就在此刻,江陵郊區處再次傳來了一陣巨大的爆炸聲響,一道劍光劃破天際,彷彿要將整個天空都劈開。

此刻江陵的郊區已經變得坑坑窪窪出現了無數的裂縫,而在一陣陣升騰起的煙霧散去之後,宮本千葉仍舊雙手握著劍刃,冷靜的看著自己面前的高源鋒。

「沒想到你一介女流之輩,居然能夠躲過我的兩次攻擊,看來我得動點真格了。」

高源鋒看到自己那幾次隨手揮出的劍刃都被宮本千葉躲過,緊握劍柄的手加重了力道。 連忙安慰謝靈玉不要擔心,很可能何青菱只是出去玩了,過不了多久就會回來的。

謝靈玉憂心地說:“不知道它幹什麼去了?我擔心的是被一些不懷好意的人給抓走了,做一些噁心的事情。”

謝靈玉這麼一說,我心中也越發不安,何青菱是有靈性的黑貓,要是被巫師給騙去了,自然是大有用途,取了靈性的貓骨一類的做法器,或者用貓血來煉鬼,那更是有可能,想起晚上遇到的邪邪和尚,越發透着詭異。

我心中雖是這樣想,還是安慰謝靈玉,哈哈大笑道:“沒有人可以對付得了厲害的何青菱的。一般人見了它跑還來不及呢。”

謝靈玉捂着心口:“但願它是貪玩。”

晚上入睡的時候,小賤一直都沒有睡覺,眼珠子裏面一直都在看着門口,等小貓回來。

我摸着它腦袋:“你要是能說話就好了,可以告訴我發生什麼事情。也不用如此心慌心亂地沒有着落。”

到了第二天早上,何青菱還沒有回來。謝靈玉也沒有感覺到何青菱的氣息,彷彿一下子憑空消失一樣。

看來何青菱是真的出事情了。我再一次找酒店的管理,讓他們把錄像調出來,讓我仔細辨認。酒店方面很是生氣依舊強調:“我們不允許貓住進來的,現在把貓丟了我們是不負責的。”

錄像顯示顯示晚上十點多的時候,我酒店房門似乎動了一下,但是沒有看到有人進去也沒有看到有人出來。

謝靈玉附耳告訴我:“應該就是剛纔那麼一會,肯定有人把自己身上的氣息蓋住了,不讓別人發現。”

我驚呆了,隱身法嗎?

謝靈玉解釋道:“有一些符咒可以暫時蓋住人的氣息,不被攝像頭捕捉到。和忍者之中的隱藏自己身上的氣息是一樣。在道教裏面就有專門的符咒。”

我看了一眼謝靈玉,我猜測她的意思是說飛天蜈蚣找上門了,但飛天蜈蚣似乎沒有那麼強的。

“你是說姬如月來了嗎?”

謝靈玉也不敢確認,她估計和我想法一樣,姬如月收集內褲可以,讓他過來和我較量怕是沒有那個膽子。

但證明有人用了隱身法,加上吳偉兩次暗殺我,姬如月的嫌疑就很大了。

吳鐵晴一大早過來找我,聽說我的貓丟了,告訴我說:“有些巫師喜歡用貓骨來作法。很可能是被小偷偷走賣給一些巫師了。”見我沒有理他,又說自己昨晚睡了一個好覺,只是牀頭放着的蘋果全部沒有水分乾癟了。

我冷冷地說道:“你知道爲什麼自己睡不好了吧。昨晚的蘋果替代了你。”

吳鐵晴又是懇求我救他,願意出多少錢都可以。

我心中煩悶不已,瞪了一眼吳鐵晴,罵道:“別煩我。”

吳鐵晴被我罵了一句,果然閉上嘴巴。小賤趴在地上,早飯都沒有心思去吃。

億萬寵婚:帝少的影后甜妻 過了一會,吳鐵晴見我似乎心情好了一些:“蕭大師,要真是你的寶貓別人偷走了,會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是人家把你貓偷去賣了;第二種可能是有人希望和你見面。”

吳鐵晴商場上混過,知道這種把貓抓走的可能性類似於綁架的意思。我倒沒有想到這個層面。謝靈玉追問道:“你的意思是說,有人想和我們見面。才把貓給帶走了。怕我們不去。”

吳鐵晴點點頭:“我也會用這種招數。算是手上面有個籌碼。”

聽吳鐵晴這麼一說,姬如月的嫌疑反而會降低,姬如月肯定不會想着和我見面的,他要殺我,見我幹啥。

那會是什麼人呢?

吳鐵晴看準了時機,從包裏面拿出了五沓錢推到我面前:“蕭大師,我幫你找貓,再加上五萬塊錢,請你救我一命。”

吳鐵晴比我熟悉清邁的情況,或許可以帶我找到要黑貓的巫師,我咬牙答應下來:“吳老闆要真肯幫忙,我也不是不仗義的人。”我怕吳鐵晴不相信,把五萬塊錢收了起來。

現在中國發展很好,人民幣在東南亞也有市場,帶着五萬塊錢在身上,也是有用途。

畢竟,世界上沒有多少人是討厭錢的。

吳鐵晴見我答應下來,喜出望外,租了一輛車。

原來吳鐵晴過來已經有大半個月了,沒少去找巫師救命,是以結實了一些巫師。不過很多巫師都是半桶水,拿了錢沒辦成事情。

謝靈玉見我要幫吳鐵晴,在車上系統地給我介紹了降頭術的歷來:降頭術和養小鬼併名,在東南亞十分盛行。

降頭術的根源是來雲貴蟲術與東南亞巫術結合。

總共分爲三種,第一種是聲降,顧名思義是利用聲音和降師意志力來影響的一個人的行爲,有愛情降,針降,鬼仔降;。第二種是藥降,就用利用藥物,給下降者服下或者抹着身上,從而控制他的行動,有發降和蟲降,這樣一類主要是水平較弱的一類降師;。第三種是咒降,就是用法門咒語、符仔下降,屬於比較高深的一門學問,其中飛頭咒,放符仔。咒等,用咒下降頭的人,一般是極爲高深的降師。

謝靈玉最後告訴我,下降頭的費用很昂貴,因爲一般的降頭蟲養殖需要花費大量的精力,能夠僱用降頭師的多半就是有權勢盛名之人。

謝靈玉最後說的話,差點把吳鐵晴給嚇哭了。

謝靈玉道:“因爲下降頭的費用十分昂貴,所以下降頭的人多半是不達目標不會罷休。吳老闆得罪人肯不肯收手,還不一定,除非他得到他想要的東西。”

我安慰吳鐵晴:“降頭脫胎中華蟲術,我是五行的蟲師,到了最後關頭,不會讓你死的,你專心開車就是了。”我之前從來沒有聽過這麼多典故。聽了謝靈玉說不由地心中暗暗計較,降術和蟲術之間肯定有共通的地方。

降頭師養降頭蟲,其實和蟲師養蟲子是一樣的。目前看來,吳鐵晴很可能中的是藥降,那個泰國商人向降師夠買帶在身上防身,吳鐵晴設局害了他,商人就對吳鐵晴下了藥降。

車子在一處破巷子裏面停了下來。

吳鐵晴告訴我:“上面有個很厲害的巫師。我之前來找過他的,我也聽說他想要一隻黑貓。而且他可以預知未來,說不定能夠說出小貓在哪裏。”

我讓謝靈玉帶着玉屍等在車裏面,我和吳鐵晴上去。謝靈玉囑咐我小心,眼睛決絕地告訴我,關鍵時候別手軟,要是小貓被他抓來了,你一定給我要回來。

我握緊拳頭,答應了謝靈玉。吳鐵晴從一旁的小超市弄了一些小禮品,進了小巷子裏面,兩邊伸出了一隻妖嬈的小手,似乎要把我勾進去一樣,我瞧了一眼,那小手主人胸前兩塊肉可真大。

樓梯黝黑黝黑不知道是受潮還是別的原因,很多地方貼着小廣告,好像在做神油一類的廣告……

到了三樓一間屋子裏面,傳來了燃香的氣味,還有不少人在求巫師,牆面上貼着不少佛像,一個小桌子上面放上了各種各樣的小瓶子,神龕中間還有一尊小佛像。

有一個滿臉愁容的年輕媽媽抱着小孩,孩子哭個不停,瘦骨嶙峋。巫師帶着微笑,將手放在了小孩手上,叫喝了兩聲,小孩子當即就停止了哭泣。

年輕媽媽再三感謝,巫師並沒有要錢。年輕媽媽似乎靠出賣身體養育孩子的,實際上也沒有多少錢……

我和吳鐵晴等了好一會才輪到我們。巫師叫做曷君拉納拉,身子瘦小,麥黑色的皮膚,說話的語氣十分和緩。

曷君拉納拉和吳鐵晴打過照面:“吳先生……請坐……”吳鐵晴坐了下來:“大師,我來問一問你,我朋友丟失了一隻貓,對他很重要,能從哪裏找到。那個……大師你有沒有收購黑貓……”

我坐下來纔看清楚了曷,眼珠子泛着奇怪的黃暈,額頭上的青色的血管十分明顯,我看的時候,總感覺他被一股奇怪的氣場覆蓋在全身,很難被看穿,但氣場卻不是醇正,或許也修煉了一些旁門左道,影響了他的氣場。

曷眼中掃了一眼我,把我當成了香客:“貓。什麼貓?”

我接上話道:“是一隻黑貓,一雙眼睛是綠色。來自中國。很漂亮很有靈性……是第六胎出生的貓……”

曷故作沉思道:“要讓我找到貓,是很難的。不過,看在吳先生的面子上,我可以幫忙。你帶了貓的毛髮沒有?”

我拿出了毛髮交給了曷。

曷把毛髮拿在手上,放在手心捏了一下,很虔誠的樣子,嘴巴嘰裏咕嚕地說了一通聽不懂的泰語,過了五分鐘才睜開眼睛。

我等得心急火燎,曷估計是古老的巫術,尋找丟失的東西,和一些陰陽師用簡單的推演,把東西找回來道理是一樣的。

我在書裏面看過,更高深是奇門推演中的六壬,算出幾百種可能,然後高深的風水師可以推演出極爲精確的位置。

蜜寵黑道妻 在我生長的農村就有一些先生可以推算丟失的物件。我父親就是這樣的一個先生。

小時候,鄰居家水牛走失了,家裏的豬跑了,甚至鑰匙掉了,都會找我父親來推演一下,其實口訣很簡單,方法也很簡單,伸出右手,出去大拇指外,每根手指有三根紋理,四根就是十二個,對應十二個時辰。

口訣全文:

甲震乙離丙辛坤,丁乾戊坎己巽門;。

庚日失物兌上找,壬癸可在艮上尋;。

甲己陽人乙庚陰,丙辛童子暗來侵;。

丁壬不出親人手,戊癸失物不出門;。

子午卯酉在路旁,寅申巳亥歸他鄉。

辰戌醜未身未動,書書參差細推詳;。

甲己五里地,乙庚千里鄉,丙辛整十里,丁壬三裏藏,戊癸團團轉,此是失物方。

我心中也默默推算着小貓走失的時間,看能不能和曷對得上。

但曷通過貓的毛就能找回小貓,似乎要更厲害一些……

在五分鐘的等待之中,吳鐵晴見機又放上了一沓錢上去。吳鐵晴辦事經驗老到,我顯然不如他。 「沒想到在他的女人之中居然還有玩劍的,這也著實是出乎我的意料。不過螻蟻始終是螻蟻,看到你們奮力抵抗的樣子,倒是讓我有了一些興趣,好吧,就讓我陪你好好的玩一玩。」

高源鋒看到了宮本千葉舞劍的動作,突然也對這位女孩生起了一絲好感。

他在劍閣之中修行那麼多年,還從來沒有見過有哪位女人能夠將雙劍舞的如此美妙,而且宮本千葉的顏值本來就不低,此刻那一舉一動之間,優雅的舞劍動作著實讓他如痴如醉。

「此等美人若是不能入手實在是太可惜了,倒是讓我有些無法下手了呢。既然如此,就讓我好好看看你更靚麗的一面吧。」

高源鋒此刻已經不急著進攻,而是將劍道插入地面上,此刻一陣龐大的結界張開,以劍為中心周圍的場景出現了極大的變化!

宮本千葉有些迷茫的看向了周圍,發現這裡居然已經自成了一片小時空,這片地區既不屬於中土世界,也不屬於任何一個世界不是獨立出來的小型結界。

「在這裡就沒有人能夠打擾到我們的戰鬥,只要我張開這個結局我們的攻擊無法傳入外部,外邊想要進來也絕非容易之事。而且他們看不到這裡的場景,這樣一來你舞劍的姿態就只有我一個人能夠看到,而且你也能放手與我戰鬥。」

高源鋒指尖一動,手上又出現了另一把劍,這把劍是一把銀色的長劍,劍格處雕刻著金絲騰雲,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那些戰鬥揚起來的灰塵實在是太礙眼了,在這裡戰鬥就沒有那麼多事情了。」

這片領域本來是他師父給他自己用來練劍的場地,在這片領域之中毫無生機,腳底下只有無比堅硬的石塊和平底,地面上還有許多坑坑窪窪的劍痕,都是他平時練劍所留下來的痕迹。

宮本千葉也注意到了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片領域之中,因為在江陵郊區的周圍都是草木,地面上的石頭她也是未曾見聞,對於她而已這是一個全新的地方。

「看來你的劍術也不錯,那麼就讓我來試試你的劍到底如何吧。」

高源鋒眼中閃過了一絲銳意的鋒芒,隨後一轉身猛的朝前方揮砍出了一記帶有極強劍意的劍氣!

無比可怕的殺意瞬息撲面,眼見著宮本千葉就要被高源鋒的劍氣一分為二,卻見宮本千葉持著自己手中的兩把長劍,居然毫不畏懼的應向了那無比強烈的劍氣!

雙劍與劍氣接觸的一瞬間,宮本千葉將雙劍向上一挑,以十字斬的形式砍出,高源鋒揮出的劍氣居然就這樣被她帶偏,朝著上方飛去。

「嗯?為何啊?為何你能夠擋下我的攻擊?」

高源鋒有些憤怒的握緊了手中的劍刃,他完全不相信一個女人居然能夠擋下自己的攻擊,更不敢相信是一個那麼柔弱的女人一個甚至沒有修道的女人,就這麼擋下了自己的攻擊!

「我知道了原來你也是劍修,雖然你沒有修道,但是你們卻獨有自己一派的劍術。這實在是太有趣了,沒想到在那麼中土世界之中,居然也能夠見到劍術如你一樣好的女人,能夠當下我的攻擊,這份戰績一定值得讓你自豪。」

高源鋒此刻已經不打算再留手,眼中閃過一絲殺意之後身形一動,眨眼之間已經來到了宮本千葉的面前,手中的長劍揮砍而下。

然而宮本千葉高舉著自己的雙劍,憑藉著自己體內的進去硬生生的擋下了高源鋒的斬擊,同時腳下也向後退了兩步卸下力道。

「什麼……你居然真的敢擋下我的攻擊……」高源鋒頓時覺得顏面大失,此刻他直接使出了自己在劍閣之中學到的劍術,攜著這無比的力量朝著宮本千葉刺來。

這套陰陽聖墟劍,一式三遍,擁有著無比靈巧的攻擊方式,以招式奇變軌道獨特速度極快為名,這是高源鋒所學的劍術之中,應用得最為熟練的劍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