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緋傾傾默默的做了一個決定。

那就是要把蔣清雙養肥一些。

肉肉的抱起來才舒服嘛!

蔣清雙可不知道緋傾傾打算把他養肥,他本來還不怎麼緊張的,結果被緋傾傾這麼一盯之後,頓時就有些手足無措了起來。

捧著茶杯的手都要覺得僵硬了。

看出了蔣清雙的不自在,緋傾傾嘴角勾起一個小小的弧度,不過為了不太過於討嫌,所以緋傾傾還是淡淡的移開了目光。

「雙兒可覺得累了?如果累了的話,我讓人準備熱水,你泡一泡然後休息?!」緋傾傾貼心的開口問道。

別問她為什麼這麼貼心,這都是容西決那人經常做的事情,現在她作為「主外」的人,自然要表現一下她那無處安放的男友力!

校園全能王牌少女 「嗯。」蔣清雙垂著頭應了一聲。

看不清臉上什麼表情,不過緋傾傾卻發現他耳朵悄悄的紅了。

緋傾傾好笑,感情這是害羞了?!

她都還沒做什麼真正讓蔣清雙害羞的事情啊。

這孩子,也忒純情了一些。

新歡舊寵:權少追妻忙 緋傾傾一聲吩咐之下,很快熱水就被準備好了。

天賜院里有單獨用來泡澡的浴室,沒有用浴桶,而是直接挖了個池子,邊上鋪了一層暖玉,用來泡澡簡直再合適不過了。

緋傾傾帶著蔣清雙過來,然後進了浴室之後,就直接從裡面把門給鎖了。

蔣清雙被她的動作嚇了一跳,室內就只有他們兩人,而門又被緋傾傾給鎖上了,蔣清雙臉不知道是害羞的,還是被室內的水汽給熏的,反正一片的通紅。

緋傾傾簡直想撲上去咬上一口,實際上她也這麼做了。

把異常可愛的蔣清雙撈進懷裡,緋傾傾低頭就啃。

這件事她老早就想做了,現在終於如願以償,緋傾傾自然是啃得一本滿足。

而蔣清雙,這可憐的孩子現在感覺在雲上飄著呢,完全不在狀態,只感覺害羞得快要爆炸開了。

此時此刻,蔣清雙滿心都是……

妻主她怎麼可以這樣!

並且有在他腦子裡刷屏的跡象。

渣爹登基之後 緋傾傾掐了掐蔣清雙的後頸,有些不滿。

親熱的時候,怎麼可以走神?!

「唔,專心點。」緋傾傾啃著蔣清雙的嘴,含糊不清的說了一句,然後繼續啃。

啃完嘴巴啃鼻子,啃完鼻子啃下巴。

終於把蔣清雙里裡外外啃了個遍后,緋傾傾這才心滿意足的放過了他。

抱著癱軟在她懷裡的蔣清雙,緋傾傾異常的滿足。

個子高就是可以為所欲為啊!

緋傾傾感慨了一句,然後麻利的開始剝蔣清雙身上的衣服。 「別動!」緋傾傾按住蔣清雙的肩膀,不讓蔣清雙亂動。

豪門情變:總裁你混蛋 被這麼一按之後,蔣清雙也不敢亂動了,只焦急的看著緋傾傾垂在身前的濕發。

「我身體強壯,晚一些也沒關係,你身體弱,不能著涼。」緋傾傾隨意的解釋了一句,然後繼續給蔣清雙擦頭髮。

這種時候,緋傾傾也終於開始有點不習慣了。

雖然是古代就出生的老古董,但是主世界已經到了現代文明社會,吹風機捲髮棒之類的電器多不勝數,緋傾傾也用得非常的順手。

也正是因為如此,大盛王朝這種純古代世界,就有點讓人鬱悶了。

收斂心神,緋傾傾認真的給蔣清雙擦起頭髮來。

蔣清雙也不敢亂動了,任由緋傾傾給他擦頭髮。

等終於把蔣清雙的頭髮擦乾后,緋傾傾自己的頭髮也差不多半幹了。

緋傾傾自己胡亂擦了幾下,然後看向蔣清雙說道:「就寢吧。」

「哦。」蔣清雙應了一聲,然後臉爆紅著縮進了被子里。

緋傾傾輕輕勾了一下嘴角,對蔣清雙這愛害羞的性子也是了解得一清二楚了。

而且,現在這種把蔣清雙當成小嬌妻一樣寵著的生活,緋傾傾真是喜歡急了。

掀開被子上床,緋傾傾把蔣清雙撈進懷裡,抱緊,然後閉上眼睛睡覺。

而被撈進懷裡的蔣清雙,臉埋進緋傾傾的懷裡,憋得通紅。

成親的時候雖然也同床共枕過,但是那時候兩人可都是規規矩矩的平躺著,被子下的身體都沒挨著一下。

所以,現在這樣親密的姿勢,讓蔣清雙根本沒法適應。

蔣清雙原本以為他睡不著的,不過沒想到的是,頭埋在緋傾傾的懷裡,聞著緋傾傾身上的香氣,不知怎麼的,他就進去了夢想之中。

第二天早上蔣清雙醒來后,就發現身邊沒有人了。

一摸緋傾傾睡的位置,都已經冰涼了。

看上去,應該是已經起了很久了。

「公子你醒了?」小尤聽到動靜,就走過來出聲詢問道。

「嗯,現在什麼時候了?!」蔣清雙從床上坐起來,開口問道。

「已經快午時了。」小尤回答道。

「怎麼不叫醒我?!」蔣清雙聽到小尤的話,整個人都不好了。

「太女殿下去上朝前,特意交代了我們,說公子你昨天晚上累著了,讓我們不要打擾你,讓你多睡一會兒。」小尤說著這話,順便眼神特別曖昧的看著他家公子。

要說這件事,小尤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公子剛嫁過來那幾天,太女一直也沒去看一下他家公子,他還以後太女根本不喜歡他們家公子呢。

結果公子昏倒了一次后,太女殿下的態度一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不僅讓他家公子直接住到了天賜院來,而且,還那麼的體貼他家公子。

現在整個太女府都傳遍了,他們的主君大人,那就是太女捧在心尖尖上的人。

「瞎說什麼!」蔣清雙看到小尤那曖昧的目光,惱羞成怒的斥道。

「奴婢可什麼都沒說,那些可都是太女殿下說的。」小尤吐舌頭,說道。 小尤是蔣清雙的貼身小侍,從小一起長大的,所以也不怕蔣清雙。

就連之前怕的太女殿下,現在感覺也沒那麼可怕了,所以小尤現在是恢復了他活潑的本性。

嗯,說好聽點是活潑,說難聽點就是皮!

果然,聽完小尤話的蔣清雙只能通紅著臉,但是卻無法反駁。

心裡不僅有些嗔怪,太女幹嘛要說這麼讓人誤會的話啊!

明天他昨天晚上啥也沒做,怎麼會累啊!

「懶得理你,快去給我打水,我要洗漱。」蔣清雙不想繼續糾結這件事,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讓小尤這個活潑的傢伙忙起來。

「奴婢這就去。」小尤扮了個鬼臉,轉身跑開了。

蔣清雙抬手捂住通紅的臉,滿腦子亂七八糟的想法。

不知道太女府里發生的事情,此時緋傾傾正在努力的辦公。

嗯,正在批改奏摺。

皇上,也就是緋傾傾名字上的母親,因為舊傷複發,所以由緋傾傾監國。

昨天因為蔣清雙暈倒的事情,所以緋傾傾一直留在太女府里,也導致了很多昨天的奏摺就沒有批改,然後今天需要批改的就太多。

「呼~」停下手裡的筆,緋傾傾終於深深的鬆了一口氣。

一大堆奏摺總算是被批改完了。

看一下外面日頭,差不多也該用午膳了。

緋傾傾把筆擱在旁邊的硯台上,準備回去太女府陪蔣清雙一起用午膳。

不過剛出了皇宮,就看到了這個位面世界的氣運之子,也是她現在這具身體的親弟弟,緋落初。

「小妹怎麼在這裡?!」緋傾傾露出疑惑的表情,開口問道。

「小妹特意在這裡等大姐。」緋落初點點頭,開口道。

「是有什麼事嗎?」緋傾傾詢問道。

聽到緋傾傾的詢問,緋落初臉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來。

緋傾傾滿臉的疑惑。

「是這樣的,小妹府里的做菜最好吃的廚娘今日受傷了,所以小妹想要去大姐那裡蹭頓飯吃。」緋落初不好意思的開口說道。

緋傾傾一臉的茫然,就這事兒?!

蹭頓飯而已,也不是什麼大事。

原劇情里緋落初也不是主動的去搶皇位,而是相當於被硬逼上皇位的,所以緋傾傾對緋落初觀感還挺好的。

也沒多想,直接就邀請了緋落初和她一起回太女府。

讓人去準備飯菜,又讓人請蔣清雙一起過來用膳,等待的期間,緋傾傾和緋落初就閑聊了一會兒。

然後,等蔣清雙過來后,緋傾傾終於想到是哪裡不對了。

緋落初雖然還是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樣,但是卻老是偷偷的瞟蔣清雙一眼兩眼好多眼!

之前光想緋落初的品性了,都忘了這丫的一直惦記著她姐夫來著!

緋傾傾十分後悔,布吉島現在把緋落初趕出去還來的來不及?!

好吧,這想法緋傾傾也就想想。

緋落初沒把喜歡蔣清雙的情緒表現出來,她也不能直說是吧。

所以以後還是注意一些,把兩人隔開。

雖然蔣清雙不會對緋落初有什麼感情,但是自己的寶貝,緋傾傾可不願意被人盯著。 而今天嘛,既然不能讓緋落初走人,那自然要宣示主權了。

所以,蔣清雙剛走進廳內,緋傾傾就站了起來,直接走過去扶住蔣清雙的胳膊,然後扶著蔣清雙坐在了她旁邊的位置上。

「你出來怎麼也不披個披風啊,風這麼大,著涼了可怎麼辦?!」緋傾傾關切的問道。

雖然有宣示主權的意思,不過更多的卻是她對蔣清雙真實的關切。

蔣清雙身體這麼弱,出門還是要注意一些才好。

蔣清雙臉憋得通紅,怕緋傾傾怪小尤,所以解釋道:「距離不遠,幾步路就到了,我想著就不用披披風了。」

說完,蔣清雙停頓了一下,才有點委屈的說道:「而且,披風都好重,披著走路好累。」

語氣帶著點撒嬌的意味,緋傾傾果然在這語氣里,啥也忘記計較了。

「等我改天給你尋一些輕巧暖和的皮毛,重新做幾身披風。」緋傾傾摸著蔣清雙細軟黑髮,寵溺的說道。

「不用那麼麻煩的。」蔣清雙被緋傾傾的反應甜到了。

但是又覺得這樣太麻煩,所以開口想要拒絕。

「不麻煩,為你做任何事情都不麻煩。」緋傾傾臉上帶著寵溺的笑,開口說道。

蔣清雙臉更紅了,不過臉上也露出了一個他自己也沒注意到的幸福笑容。

完全被遺忘的緋落初也是幹了這一碗皇家狗糧。

所以她這是特意來吃狗糧的是吧?!

除此之外,看著蔣清雙臉上露出的幸福笑容,緋落初感覺慶幸又苦澀。

蔣清雙過得好她開心,同時也因為蔣清雙過得好而苦澀。

因為讓蔣清雙過得好的人不是她,讓蔣清雙露出幸福笑容的也不是她。

而是……

她的姐姐。

如果是別人她還可以爭取一下,但是是自己的大姐,緋落初怎麼也爭取不了。

不說蔣清雙從小就和她大姐訂了婚,她根本從來就沒有機會擁有他。

緋落初的黯然神傷緋傾傾並沒有注意到,這會兒緋落初已經被緋傾傾完全的忘了。

滿心滿眼都是蔣清雙的緋傾傾,那裡還能記得廳內還有其他人啊。

還是緋傾傾打算親蔣清雙的時候,被蔣清雙推開,然後蔣清雙眼神瘋狂提示之下,緋傾傾才終於記起還有那麼一個人。

這就比較尷尬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