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一團團黑色烈焰,向著四周呼嘯而出,跟那些冰焰強橫的對碰在一起。

對碰的瞬間,那些冰焰有些不敵,一個個爆裂,被黑岩籠罩吞噬在其中。

「這裡果真有針對我們妖獸的禁制!」

破除之後,黑蛟神色凝重,喃喃自語一聲。

隨之身形一動,沒入了一座小冰山之中。

至於羅無生兩人,進入冰晶柱后,出現在了一處極寒的冰地。

四周有一座座小小的冰山,還有一個個融化的洞。

其中散發的極寒之力,比冰海絕地,還要冷上幾分。

對此,羅無生兩人看了一眼,就身形一動,快速的前進而去。

前進的同時,還是一樣的謹慎小心。

越到後面,不管是禁制,還是其他的,都越來越強大。

可是在羅無生兩人前進百丈的時候,一絲濃郁的香味,自虛空飄蕩而出。

聞到這香味,羅無生兩人臉色一變,連忙身形一動,向著那香味的方向而去。

最後兩人一個掠動,出現在了一處五六十丈大小的小冰谷之外。

不再讓你孤獨 出現之後,谷內一股濃郁的香味,從中瀰漫四溢而出。

既然是神火境強者的墓穴,裡面種植的靈藥,絕對不一般。

然後沒有絲毫的猶豫,身形直接進入其中。

隨之兩人的身形,停在了一處葯園之外。

待出現的時候,兩人臉上的神色,不覺得更加激動欣喜不已。

這葯園,不是很大,也就是十丈左右。

但是在這裡,種植了不少的冰屬性靈藥。

其中品階最低,都達到了四品下階,而最高的,直接達到了五品下階。

對於這些靈藥,羅無生雙眼掃視了一下,最後停在了一棵冰晶小樹之上。

在這冰晶小樹的上面,掛著三顆半透明的晶瑩靈果。

見到這靈果,羅無生臉上的激動之色,更濃郁了幾分。

因為這靈果不是別的,正是他此次來冰海絕地的目的冰晶聖果。

「那三顆冰晶聖果,我有急用,全部歸我,其他的你挑選一株相同等階的!」隨之頭一轉,對著旁邊的雪柔晴說道。

「好!」

雪柔晴對此沒有什麼意見,說了一聲好。

對於羅無生需要冰晶聖果,她之前已經知道。另外她對冰晶聖果,也沒有什麼需要,還不如選擇其他的靈藥。

最後兩人一方挑選之下,只剩下最後一株冰晶色的竹筍。

而這冰晶竹筍,就是那等階達到五品下階的靈藥。

「一人一半!」

羅無生看了一眼,說了一聲,就手一個揮動,一道青色罡風,從那竹筍的中間掠穿而過。

雪柔晴見此,也沒有什麼意見。

隨後兩人手一招,將自己的一半,抓在了手中,然後一個模糊,收進了儲物戒之中。

這一次算不錯的豐收,這麼多靈藥,可以供他們修鍊很長時間了。

另外五品的靈藥,荒域和天水域都不多,每一株都是天價的存在。

「走吧!」

兩人心中再次激動后,就身形一動,向著山谷外面而去。

可是在他們出現在谷口的瞬間,一隻寒氣巨掌,出現在他們兩人的上方。

「破!」

雪柔晴見此,雙眼殺意一閃,隨著一聲破,一隻冰焰巨掌,將其轟碎在了半空之中。

轟碎的瞬間,五道身影一個閃動,出現在羅無生兩人的三丈之外。

「喲,羅無生,沒想到你居然也進入了其中,看來你一開始就知道有這麼一個墓穴了!」出現的時候,其中一個手握冰晶扇的青年,臉上笑著喲了一聲,對著羅無生說道。

這個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冷笑寒。

至於旁邊,還有冰無極。

除此之外,剩下的,就是三個,就是他們兩個家族的。

另外從冷笑寒的這話來看,他們沒有碰到其他進入的武者。

還有這冷笑寒對於他沒有死亡,居然臉上沒有絲毫的驚訝,看來那派出人來殺他的,應該就是那冷笑白了。

隨之嘴角一笑,對著冷笑寒說道:「呵呵,這個墓穴,不是只有你們知道。我稍微透露一下,我是被一隻五階妖獸,抓進這裡來的!等下你們小心一點,不要被他給碰到,否則就是一個死字。」

「呵呵,你以為我冷笑寒會信你嗎?」

冷笑寒聽此,一臉呵呵不屑的笑笑道。

你的靠近,我的救贖 緊接著雙眼一寒,殺意道:「雪柔晴,將你們剛才得到靈藥全部交出來,或許可以看在雪家的面子之上,留你們一命!」

羅無生聽此,雙眼殺意一閃,嘴角一揚。 梅園之中,君璟墨身上氣息已經逐漸平穩,身遭的威勢也越來越濃。

此時就算他還沒清醒,可卻也沒人傷的了他,姜雲卿就算這時離開也無大礙。

姜雲卿轉身出了梅園,叫過了守在外面之人。

「好生守著此處,陛下未曾清醒之前,不準任何人踏入半步。」

「等陛下醒來之後,跟陛下說本宮去了大理寺,等處理完宮外的事情后就回來。」

那隱衛連忙道:「遵旨。」

姜雲卿轉身離開朝著前殿走去時,那隱衛四周看了一眼后,便再次隱於雪色之中。

姜雲卿回了殿內,穗兒顯然也知道了宮外的事情。

「娘娘,小公子他……」

「沒事,我出去看看再說。」

姜雲卿取下腕間的護腕,對著穗兒道:「替我換身衣裳,我出宮一趟。」

穗兒連忙尋了衣裳過來,服侍著姜雲卿更衣,而葉三那邊,則是在接了姜雲卿懿旨之後,就帶了人匆忙朝著周家所在的方向而去。

……

周府門外,圍滿了人群。

臨安伯府和程家的人,帶著一幫家丁和府侍堵在周家門前,而四周還圍了不少看熱鬧的人。

臨安伯衣著華貴,此時卻跟潑婦罵街似的,邊哭邊罵。

「盛錦煊你個挨千刀的,我家毓兒到底什麼地方得罪了你了,你居然要他斷子絕孫,你給我滾出來!」

「你別以為躲在這裡就沒事了,今天就算砸了這周家,我也絕不善罷甘休!」

程夫人被人扶著,哭得凄慘。

「我家雲海多好的孩子,不計較你們周家家世低微,和你們周家姑娘結親。」

「可你們倒好,恩將仇報這麼對他,現在還護著真兇,你們周家的人都喪了良心了!」

「周秀,你出來,你就是這麼對你未來夫君的,你們周家的人不得好死!!」

外面臨安伯府的人和程家的人朝著周家涌了過去,卻被周家的人擋在門外。

哪怕隔著一條街,也能聽到外面的叫囂聲。

「把盛錦煊交出來!」

「把人交出來!!」

「你們周家喪盡天良,是不是周秀早跟那盛家人苟合,還攛掇人傷了我兒子,把兇手交出來!!」

……

姜錦炎坐在廳內,臉色難看至極。

周通和周遠也是黑了臉,身上滿滿都是冷厲之意。

姜錦炎聽著外面的罵聲越來越不堪入耳,猛的起身就想朝外走去,被周遠伸手一把抓住。

「你幹什麼?」周遠沉聲道。

姜錦炎冷沉著臉:「程雲海和耿宏毓是我打的,一人做事一人當,我跟他們去衙門。」

周遠抓著他胳膊沉聲道:「現在不能出去。」

「我不去,難道看著他們污衊阿秀……」

「我說了,現在不能出去!」

周遠眼底帶著戾氣,神情卻格外的冷靜。

「阿秀的事情,我自會跟他們清算。」

「可你明面上還是赤邯顯族之人,更和姐姐親近。」

「臨安伯他們以此鼓動外面那些百姓,朝中更有人不想讓姐姐臨朝。你一出去,他們根本就不會給你說話的機會,更會藉此污衊姐姐清名。」

「我已經讓人去了宮裡,等宮裡來人了再出去。」 第兩百五十三章戰

雪柔晴對於冷笑寒的話,臉色一沉,不管是實力,還是人數上,他們兩個都沒有任何的優勢。

接著看了羅無生一眼,看他有什麼其他的手段,畢竟就這樣的將自己剛剛得到的靈藥交出來,他的心中極其的不甘。

「給你!」

羅無生見雪柔晴看過來,知道其心中不甘,而他自然也不會將其交出去。

他好不容易找到冰晶聖果,怎麼可能會將其交出去。

冷笑寒五人的實力,確實比他們強大,但是也不是沒有絲毫的機會,將其斬殺。

就算斬殺不了,也可以快速的逃離開開來。

隨之說話間,一個白光和一道青光,向著冷笑寒而去。

冷笑寒見此,嘴角笑笑,但是還沒有等他笑到一半,那青光靈力一個流轉,直接暴漲成三十丈大小的青色小峰。

裹挾著滾滾撕裂的罡風,向著冷笑寒五人攻擊而去。

「找死!」

對於這一幕,冷笑寒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然後雙眼一個殺意,對著羅無生譏諷道。

他之前在冰古島的時候,就對羅無生不滿了,至於現在直接將其滅殺,反正在這麼一個地方,死了也什麼其他人知道。

至於冰無極,自然跟他是同謀了,事情要是敗露,他們冰家自然也要面對天荒神宮。

想著的同時,嘴角一咧,手中的冰晶扇,在一瞬間,一個模糊,在虛空化為一座冰山,與那青色小峰狠狠的撞擊在一起。

羅無生知道冷笑寒的實力不弱,但在撞擊的下一秒,手掌一翻,取出之前得到的白如意。

雖然不知道這白如意,有什麼特殊的攻擊手段,但其品階可是達到了天階下品。

隨之取出的瞬間,連忙將靈力注入到白如意之中。

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 剛一注入,一股極寒白霧,從中釋放而出。

冰無極見此,雙眼同樣殺意,然後手一個決印,羅無生身前的虛空,出現一道道粗大的冰錐。

既然開打,雪柔晴自然也要拼一下,畢竟這麼多靈藥,她不想就此放棄,等下如果不低,快速的逃離開來。

至於逃離的手段,她既然敢進入墓穴之中,自然有所準備。

只是這樣一來,後面的危險,要更加的小心謹慎了。

手一個揮動,之前剛剛得到的冰晶小鼎,一個閃動,出現在身前虛空。

剛一出現,靈力一個咆哮,然後滾滾的一道道極寒雷電,從中彈射而出,向著那些粗大冰錐而去。

「天階下品的靈器!看來你們兩個,在這裡面,得到了不少的好東西。」

冷笑寒看著羅無生兩人一人一件天階下品的靈器,雙眼精芒貪婪一閃,開口說道。

最壞最好的你 雖然不知道羅無生的靈器,是不是他本身就有的,但雪柔晴這冰晶小鼎,之前應該沒有。

天階的靈器,可不是什麼大白菜,就算他們三個家族,也沒有幾件。

有這樣一件天階下品的靈器,他們就可以立於同階之中。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