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視宇宙!

無視虛幻!

無視真實!

無視法則!

無視規則!

無視禁制!

無視過去!

無視未來!

…………

幾乎是無視一切的在無窮數宇宙遨遊,沒有任何障礙壁壘能夠阻擋逃跑殘頁的移動。

這也是吳澤慶幸的,要是殘頁也有自主意識,學會耍陰招,他是怎麼也不可能融合這一份殘頁的,因為你根本找不到對方。

「咦,這感覺。」

二兩感覺一股別樣的力量湧進身體,說不出來的感覺,但它卻有一种放開束縛的感覺,念頭一動就能穿梭無法想象的距離,這種感覺,真是妙,妙不可言。

「這是什麼力量?」

二兩從奇妙感受里回神,看到吳澤雙眼幾乎亮晶晶的看著自己,嚇了一大跳,弱弱的問。

「這是規則的力量。」

吳澤解釋,一點沒猶豫,這並沒有什麼好保密的。

「規則是什麼?」

二兩茫然,它生在仙古,只知道道。

「這麼說吧!你所知曉的道即是萬物法則,而規則全稱為至高規則,是凌駕於萬物法則之上的力量。」

這些都是吳澤天生知曉的信息,說起來順溜得不行,「如果說萬物法則的本質是基礎,是一切,那麼規則的本質乃是概念,是抽象的。」

二兩聽得滿臉懵逼。

「好吧好吧,看你的樣子也不懂,那就簡單敘述一下,規則滿足三無條件,無法想象,無法敘述,無法觸摸!」

吳澤不厭其煩的接著解釋。

二兩變成大寫懵逼,吳澤的話分開它都懂,合起來就不懂了。

「罷了,你不用懂。」

吳澤放棄了,他再次揪住二兩的尾巴,掂了掂,掌握一下手感。

「你要做什麼?」

二兩有不好的預感,它掙扎著,很爪動。

「二兩,就決定是你了,去吧,把殘頁帶回來!」

吳澤手腕扭動,二兩頓時轉成風車一樣,瞬間它就暈了。

手臂一擺,二兩脫手飛出,這一瞬間,之前灌輸的規則力量也被吳澤激發,眨眼就飛進黑暗虛無,消失不見,不過二兩有著串移規則護佑,目的是確定的,那就是殘頁所在。

在黑暗虛無里穿梭,周圍是變幻莫測的景象,二兩兩條尾巴併攏成螺旋狀,整個身體都在旋轉,轉速快得嚇人。

「二兩,加油,我隨後就到。」

吳澤大聲喊,以法則傳遞話語,可二兩聽不見,它早暈了。

黑暗虛無中,殘頁領跑,後面跟著二兩和吳澤,追逐接著展開,跨越無法想象的區域。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殘頁散發的微光里,凈仙尊欲哭無淚,雖然他已經有了猜測,可這個猜測讓他絕望,黑暗虛無何其深邃可恐,他以前最多也就離開仙古宇宙幾光年距離而已,而現在,他看著一閃而逝的各種光點,難以置信的喃喃,「難道,這些都是宇宙?好多,好多,我回不去了。」

「等等,我已經察覺不到仙古宇宙了,是不是意味著我超脫了。」

凈仙尊忽然想到,稍稍有些安慰。

其實凈仙尊也能算是超脫,仙古宇宙的超脫是自身斬斷和仙古宇宙的聯繫,遨遊在黑暗虛無,但凈仙尊卻是被殘頁帶著離開的,以規則的能力,直接就拉斷了凈仙尊和仙古宇宙的聯繫。 黑暗虛無沒有時間流逝的感覺,凈仙尊也不知道自己穿梭了多久,在此期間他經過多次實驗,發現自己可以影響到穿梭過程,使之偏移。

這讓凈仙尊重拾了希望,就是周圍掠過的宇宙太「遙遠」,他要等待時機,等穿梭到一個不遠的宇宙,就立馬影響穿梭,衝進去。

就算不知道會穿進什麼世界,他也不想再這樣穿梭下去了,沒完沒了,就算黑暗虛無中有無數奇異的場景,看多了也感覺枯燥乏味。

凈仙尊打起精神,身為仙尊的感知全部展開,沒辦法,宇宙閃得太快,慢一剎那就會錯過。

九天最強贅婿 突然,一個色彩斑斕的宇宙擦著邊閃過,大約兩個剎那就會錯過,凈仙尊動作更快,感應到宇宙的氣息就開始影響穿梭。

殘頁微微一偏,就撞上了這一個宇宙。

凈仙尊只感覺全身感官全部封閉,陷入絕對黑暗,也不知過了多久,才有了知覺。

同時,他發覺自己身上也沒了那一股法則的壓迫力量,可以自由活動身體了。

「我的力量也回來了。」

感受到身體中的力量,靈魂中的意境,凈仙尊欣喜,心中鬆了一口氣,無論如何,自身強大才是生存的基礎。

「這是哪兒?」

漂浮在半空,凈仙尊這才有時間打量四周,魔念散開,掃蕩。

在他下方是一個巨大的星球,整顆星球上還生存著許多生命,瀰漫著在凈仙尊看來奇異的能量。

「這就是道不同的宇宙嗎?果然奇特。」

凈仙尊閉上眼,魔念找到了文字,以仙尊的思維計算力,瞬間就將之破譯,獲得大量的情報,其中透露的信息讓他為之興奮,

「原來,這裡叫北斗星域,這個宇宙也有修士,最高境界的存在是大帝,追求所謂的仙。」

凈仙尊喃喃,心中有了計較,「以記載來看,這些大帝也就相當於真道初期修士。」

凈仙尊以自己的知識解釋了眼前的情況,思索一番后,他準備離開這裡,先找個地方落腳,初來乍到,他可不想惹麻煩,同時對於帶著自己穿梭宇宙的奇異存在,他也要好好了解一番。

「你是何人?」

一個投影出現了,看外形,依稀是位白衣女子,清冷的問。

「嗯,一位大帝?」

凈仙尊察覺到這是投影,可瀰漫的氣息和他了解到的情報吻合,威壓諸天。

凈仙尊反問,「你又是什麼人,以我了解,這世上應該沒有大帝。」

這是在套話,凈仙尊察覺到這個宇宙不簡單了。

白衣女子沉默,然後出手了,一擊打出,天崩地裂。

凈仙尊眼神一冷,一把握出,化作遮天魔手,黑色的魔息瀰漫,猶如迷霧,遮蔽了光明。

全球崩壞 轟!

兩者碰撞,大地被撕裂了,整顆星球都產生了劇烈搖晃,無數修士都被驚動,飛上天空遙望這邊,心驚膽戰。

不滅龍帝 「這威力,難道是大帝?怎麼可能,大帝都死了,此世也沒有大帝產生。」

有修士感覺自己暈乎乎的,可如果不是大帝,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各大禁地,有存在被驚醒了,他們追溯著波動,窺視這邊。

「那是,狠人的投影。」

「另一個是什麼人,你們誰認識?」

「能和狠人正面交鋒的存在,似乎還佔了上風。」

「不知。」

「他到底是誰?」

…………

暗中存在討論著,最後發現竟然沒有一個人認識凈仙尊。

「他身上的力量已經超過了大帝,我竟然看不透他的年齡。」

過不久,一位存在驚訝。

「看,狠人被打退了。」

「這等力量,已經超越了大帝。」

「他到底是什麼人,所用的力量似乎很奇特。」

…………

存在們在討論,他們發現了凈仙尊的不同。

場中,凈仙尊熟悉了白衣女子的力量之後,展開反擊,魔氣滾滾,淹沒了整顆星球。

浩蕩的力量,甚至侵襲各大禁區。

「他想幹什麼?」

「找死。」

…………

禁區存在皆是大怒,投出力量想要抹殺凈仙尊。

霎時間,幾十道大帝級別的攻擊憑空降臨。

凈仙尊抬眼輕瞄,不屑一笑,抬手一抓,形成遮天魔手,所有攻擊都被抓碎。

「可怕。」

「他到底是什麼人?」

「這等境界,難道,是仙。」

…………

所有暗中窺視的存在都被嚇住了,能夠抵達一位大帝的攻擊就足以驕傲,堪稱頂級天才,可凈仙尊,一抓之下,幾十位大帝的攻擊都被輕而易舉抹去。

這等境界,絕對超過大帝。

「難道是某位遺留下的天尊?」

有存在猜測,可立刻就被反駁。

「就算是天尊,能同時抵擋住我們的力量嗎?不可能。」

「你的意思是更古老的存在?」

「這,可能嗎?沒有人可以活那麼久。」

「那現在你怎麼解釋?」

「他過來了。」

…………

眾位存在交流只是一瞬間,凈仙尊憑空受到攻擊,自然不可能就此放過,他一個閃爍就抵達,站在禁區外沉思著,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白衣女子跟上,站在遠處,眼神漠然,仔細看,能發現她也在思索。

「你,到底是什麼人?」

一位大帝存在的聲音傳出。

「不可說,說了你們也不會相信。」

凈仙尊搖頭,話語平淡,「你們敢對我出手,就要做好承受後果的準備。」

「你想如何?」

「難道,你想對我們出手不成!」

…………

禁區中的存在都怒笑了,他們每一位都威壓一個時代,從來沒有人敢面對幾十位大帝還敢發出挑釁。

穿越時空的愛戀 「你們?一群苟延殘喘的人,有什麼資格說大話。」

凈仙尊開嘲諷了,他的魔念滲入禁區,通過感應和收集到的情報,了解了這群大帝的狀態,根本不怕。

凈仙尊的樣子讓一群存在都氣怒得不行,可沒一個人離開禁區,他們全都精明得很,要是出世,就得消耗壽命,誰也拼不起命。

「怎麼,難道都沒有一個人敢出來迎戰,都當縮頭烏龜嗎?」

凈仙尊嘴角一扯弧度,反正氣死人不償命,他沒顧忌。 就算氣得牙痒痒,禁區內也沒人出聲了,大帝存在們都知道,口舌之爭沒什麼用。

凈仙尊做出了決定,對於敢於挑釁自己的,必須給個教訓,同時,也試探一下這個宇宙還有沒有更強的存在。

凈仙尊並不是草率的做出決定,他發現,自己身上還有一層奇異的力量,他感覺自己能夠進行穿梭,實在打不過,總能跑。

想到這裡,凈仙尊出手了,一記重拳打出,形成星辰墜落般可恐的魔拳轟下。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