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天元被嘲諷了,儘管他很生氣,但是他更驚訝。

他本以爲王宇是偶然加入怡紅院,但是沒想到怡紅院的院長就是王宇。

這一次,不再是王宇與火天元的恩怨了。

是怡紅院與火雀國的爭鬥。 “火天元,你可知罪!”

王宇與火天元遙遙相望,他大聲喝問道。

“朕何罪之有!反倒是你王宇以下犯上,該當何罪!”

火天元反問王宇。


“你火天元,謀朝篡位,毒害炎氏火雀皇,將火雀國由炎氏變成火氏,暗害自己女婿,爲了竊取他的靈根,你甚至讓你的妃子火媚來勾引我,火天元,你的綠帽子戴的可舒服!”

王宇直接將火天元的老底給掀了起來。

火天元面色發紫,可見此時的他十分憤怒。

“王宇小賊,拿命來。”

火天元凌空飛起,一拳直取王宇的心窩。

王宇還沒有動手,他邊上的五女動了。

五個出竅初期打你一個出竅後期,怎麼會打不過!

“折翼之舞!”

“利刃衝擊!”

“熒火之刃!”

“暗黑禁錮!”

“彈射之刃!”


五女都出了自己的技能。

火天元無奈之下,在空中收回自己的拳頭,迅速地捏了幾個法決,將她們的技能全部擋下。

一擊不中,火天元回到原位。

火媚這時候目光發紫朝着王宇看去。

“哼! 花子傳 ,也敢獻醜!”

王宇的哼聲猶如九天之雷,讓所有的人都醍醐灌頂,直接醒了過來。

璽傑京看着火媚,心想這個女人好對付一些,還是去對付這個女人吧。

“狗子,跟我上!”

“汪!”

一人一狗就朝着火媚撲了過去。

然而狄博突然殺出。

“休傷火貴妃!”

一柄長刀直接將王宇和狗子攔住。

璽傑京氣的半死,掏出自己的勺子,冷冷地看着狄博。

“你丫的,不想揍你,你非要找死!”

“汪!璽傑京,滅了他!”

兩人叫囂着。

但是狄博不愧是禁衛軍統領,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他緊握手中長刀,手中捏了一個法決,給自己套上一個靈力護盾。

就在這時候,璽傑京動了。

“狗子!咬他!”

他拿勺子當球棒,直接砸在狗子的屁股上,狗子瞬間變成一個飛速運轉的球,朝着狄博撲去。

“嗷!璽傑京,臥槽!”

狗子發出一聲慘呼,被璽傑京賣了的他,很生氣。

他狗嘴長得老大。

狄博見一隻小狗朝着自己撲來,也沒有多在意。

手中長刀就打算將這小狗斬斷。

然而,狗子是普通的狗麼?

肯定不是。

他的嘴直接咬在狄博的長刀上面。

咔擦一聲,狄博的長刀直接斷成了幾截。

就在他驚訝的時候,狗子竟然速度不見絲毫的減緩朝着他衝來。

狄博快速地捏起法決,準備將狗子攔下。

然而他釋放出來的靈力法決卻根本沒有一點用處。

狗子是免疫靈力的,任何的靈力,對狗子來說,都起不到作用。

要對付狗子,只有用蠻橫的肉體碾壓。

但是現在能做到這個程度的,只有王宇一個人。

不過王宇也傷害不了狗子,只能虐一虐。

至於狄博,那隻能被狗子血虐。

“汪!咬死你!”

狗子一嘴咬在狄博的胳膊上,狄博身上的靈力護盾成了擺設。

這一口狗子咬的很深,狄博的胳膊上,鮮血直流。

面對狗子的無情撕咬,想要用拳頭拍打自己的狗頭。

但是璽傑京怎麼可能會讓他得逞。

儘管天天跟狗子吵吵鬧鬧,但是他們兩個已經是最佳損友,好兄弟了。


我的兄弟,你怎麼能打!

璽傑京提着自己的勺子法寶就衝着狄博來了。

“媽的,打狗也要看主人,我允許你打狗子了麼。”

說着璽傑京一勺子朝着狄博拍去。

狄博只能用手臂去擋。

他的靈力護盾在被狗子咬到的時候,就失效了。

“梆——”

一條手臂飛了起來,是狄博的。

璽傑京見狄博爲了報名捨棄一隻手,他的目光一冷,又是一勺朝着他的腦袋砸去。

西瓜裂開的聲音響起。

狄博直接腦袋開花了。

堂堂火雀國禁衛軍統領,在一人一狗攜手之下,直接殞命。

他的體內飛出一個元嬰。

璽傑京手指一彈。

一根牙籤直接紮在上面。


可憐的狄博,就連元嬰都沒逃掉。

火天元眼睜睜地看着狄博死去,他的臉色越來越陰沉。

“凱爾,你們圍住火天元,我先把那火媚解決了。”

“是,哥哥!”


火天元在凱爾等人的圍攻下,沒有辦法分心救援火媚。

王宇的速度很快。

“致命打擊、大滅、暗影突進、騰雲突擊全開!”

瞬間,王宇就出現在火媚的面前。

“王宇,念在我們之前同牀的份上,別殺我好不好。”

火媚看向王宇的目光充滿了哀求。

王宇沒有跟她多廢話 。

直接掐起她的脖子,將她提了起來。

火媚最厲害的就是媚術和幻術,但是王宇現在的意識在系統的幫助下,十分清醒。

“我問你,你當時採我靈根,是不是給火天元用!”

王宇冷聲問道。

火媚臉上已經在充血了,她掙扎了好久,發現掙不開,無奈只能說道:“是……”

衆人譁然。

原來他們的火雀皇,真的是這樣的人麼?

王宇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覆,手上一擰,火媚死了。

就臉元嬰也沒有放過。

此時的火天元正在與凱爾等五人交戰。

不得不說這火天元不愧是出竅後期。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