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歡根本不是小氣的人,一般的拌嘴,怎麼可能惹怒清歡,讓她轟人?

下意識里,葉簡汐是站在清歡這邊,並且認為雪薇錯了。所以,怎麼可能為了一個外人,而委屈自己的女兒?

雪薇咬著下唇說,「我……我……我……跟清歡同一個班。有個喬崢的男孩子,清歡喜歡上他了,可喬崢私底下總騷擾我。清歡對此事不開心,我就跟她拌嘴了幾句,說我只想學習,爭取考入好的大學,賺錢供養家人,根本不在乎那個叫喬崢的男生。可清歡不信,讓我離喬崢遠點。我氣惱之下,跟她說了幾句過分的話,她便讓我滾出慕家……」

話說完,雪薇眼裡豆大的淚水,簌簌的落下,看起來可憐到了極點。

於漫一手摟著雪薇,另一手抱著幼子,說:「慕太太,情況大抵是這樣,求求你,幫幫我們一家。」 葉簡汐同情他們,可也不代表,能為了她們,委屈自己的女兒:「原來是這樣,你們先回去,別著急搬走,我去跟清歡談談。」

她不可能只聽他們的片面之詞,就相信了他們,自然得找清歡了解下情況。

若是雪薇做了對不起清歡的事,才讓她惱怒之下趕人,葉簡汐也不會留雪薇一家人在慕家。

於漫看向了雪薇。

雪薇微微的點頭。

「謝謝慕太太。」

於漫聽從了女兒的話,跟葉簡汐告辭。

從花廳里出來,於漫擔心的問,「雪薇,真的不會有事嗎?萬一慕太太去找清歡,把你的所作所為都說出來,他們不止把我們趕出去,還要對付我們,那該怎麼辦?」

慕家在A市權大勢大,如果真的想對付他們,簡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到時候,他們肯定寸步難行。

於漫想到這,心裡說不說的黯然。

雪薇壓著心頭的不耐煩,解釋道:「媽,清歡根本不敢告訴慕太太,她跟喬崢愛戀的事情,慕太太怎麼可能會知道,我搶清歡男友的事?你別杞人憂天了。」

「萬一呢……」

「沒有萬一!我從來不做沒把握的事情!」

雪薇打斷了母親的話。

於漫見她惱了,唯唯諾諾的不敢再說話。

雪薇冷聲說,「你先帶弟弟回去吧,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辦。」

話說完,她撇下了自己的母親和幼弟,匆匆的離去。

於漫站在原地,看著女兒的身影,眉宇間揮之不去的擔憂……

……

另一邊。

葉簡汐思來想去,還是起身走到了清歡的卧房跟前,可問了傭人,得知她不在,而是跟著菁菁出去了,便到院子里轉了一圈。

結果,在後院,看到了正在陪著菁菁玩雪的清歡。

這段時間以來,還是頭一次,看到她笑的那麼開心。

那些斥責的話,到了嘴邊,又慢慢的咽了回去。

靜靜地佇立在原地,看著她們好一會兒,直到菁菁抬眸看到她,嚇了一跳,把手裡的雪球丟到地上,慌張的對她說,「媽,不是我要玩雪的,是清歡姐讓我陪著她玩雪的。」

菁菁把責任推了一乾二淨。

因為平日里被簡汐罵怕了,害怕她知道,自己拉著清歡玩雪,會罵的更厲害。

葉簡汐招了招手說,「你們都過來。」

菁菁有點害怕的給妞妞遞眼色。

妞妞忍著笑意,走到小丫頭跟前,撫摸了她的腦袋說,「走吧,沒事的。」

菁菁邁開了步子。

兩人走到葉簡汐跟前,葉簡汐伸手,把她們身上沾染的雪打掉,而後溫聲說:「我不是不讓你們玩雪,而是你們玩雪的時候不注意,會把自己凍壞了。到時候感染了病,難受的還是你們自己呀。」

「媽媽,我們有注意到,不把雪弄濕衣服。」

菁菁小聲的說。

「是嗎?」葉簡汐掃了一眼她被沾濕了的羽絨服,很想再嘮叨一遍,可對上女兒清洌洌的眼睛,又咽了回去。

夫君有疾,娘子可醫 算了,今天不跟她說了。

反正,每次叮囑了,這丫頭還是該怎麼野就怎麼野。

最佳編劇 菁菁耷拉下腦袋,等著母親責罵。

可最後,聽到母親淡淡地說,「好了,你先回去換衣服吧。」

菁菁有點不敢置信的抬頭,看著葉簡汐。

葉簡汐笑著問,「怎麼了?難道你還想讓我罵你一頓,或者打你一頓嗎?」

菁菁頭搖的像個撥浪鼓。

「趕緊回去吧。」

葉簡汐揮手,示意傭人帶著菁菁走。

傭人走上前,還沒碰到菁菁呢。

小丫頭一溜煙的先跑了。

葉簡汐追逐她的身影,到走廊的拐角處,收回視線看向妞妞說,「清歡,咱們倆聊聊吧。」

「嗯。」

妞妞點頭。

葉簡汐轉身,朝著書房的方向走去。

妞妞緊跟其後。

……

到了書房,葉簡汐把室內的溫度,提升到了二十五度。暖烘烘的氣息,融化了一身的冰冷,妞妞把外套脫了,掛在了牆上,而後開口問:「媽,你有什麼事情,想跟我談的?」

「我聽說,你要把雪薇一家人都趕出慕家嗎?你們不是一直好好地?怎麼忽然要把她趕出去了?」葉簡汐淡聲問,「難道她做了什麼令你不愉快的事情嗎?」

妞妞想到雪薇做的事情,胃裡一陣陣的翻滾。

她竟然還有臉去找母親說此事,臉皮實在厚的令人髮指。自己之前真是被豬油蒙了心,才會把她當自己最好的姐妹。

心裡鬱悶到了極點,妞妞很想揭穿雪薇的真面目。

可一旦說出來,就要牽扯到喬崢了。

母親不喜歡她過早的談戀愛,若是知道了,怕是要傷心了。

妞妞雙手攥成了拳頭,沒有說話。

葉簡汐抬了抬柳眉,問:「不方便說出口嗎?」

妞妞搖了搖頭說:「媽,我跟她沒什麼。你別擔心了。」

「那為什麼,要把她們趕出去呢?」葉簡汐疑惑的問。

「她們本來就不是慕家的人呀,為什麼要一直住在我們家裡? 星宇世界傳奇公會 即便她們家的遭遇,令人同情,但那也不是賴在我們慕家的理由。」妞妞輕咬了下唇說,「我討厭雪薇,一副慕家的人姿態,面對外人。」

葉簡汐幽幽的嘆了聲氣,「清歡,媽媽怎麼教導你的?要與人為善。你只是因為討厭雪薇這一點,就要把他們一家人趕出慕家?是不是有點不講理了?」

妞妞當然知道自己的理由不像話,可她真的不想再看到雪薇了。

哪怕是一分一秒,她都覺得難受到了極點。

「媽,對不起,我知道自己有點過分,可是,我真的不想她再住在我們家了。當我求求你,好嗎?」妞妞眼裡滿是懇求。

葉簡汐沉默了片刻說,「行,我答應你,讓他們搬出去。但,我得給他們提供點幫助。不然,於漫一個柔弱的女人,帶著兩個孩子,流落到這冰天雪地的大街上,指不定就被凍死了。你也不想看到這樣的狀況吧?」

妞妞點頭同意。

畢竟錯的只是雪薇,於漫和她兒子沒錯。

給他們提供點幫助,也算是慕家最後一點心意了。

「媽,謝謝你。」妞妞說。

明知道她的理由不像話,可母親還是答應了,她是真的覺得簡汐疼她疼到了骨子裡。

「傻丫頭,說什麼謝謝,都是應該的。」 葉簡汐跟妞妞談完話,便去找了於漫母子,將自己的意思傳達了:「我會派人在外面給你們一家人,找個臨時的居所,但我們慕家,你們不能居住了。」

於漫聽言,覺得慕家對他們已經是仁至義盡了,就應了下來,說:「慕太太,真是麻煩你了。以後,我找到其他的工作了,一定會感謝你們。」

「不用那麼客氣。」

葉簡汐淡淡地說了這句,吩咐傭人幫於漫收拾東西。

至於雪薇那邊,只等她回來,再搬去他們的新住宅了。

……

於漫帶著兒子,跟著慕家的人,去了新的公寓住。這處公寓自然不是多奢華,但二室一廳,又位於市中心,還算便利。想到慕家對他們的恩德,於漫心裡有些難受。說實話,她並非不知道感恩圖報的人,也想過好好地報答慕家的人,可女兒執意要搶清歡的男朋友,作為母親,還怎麼怎麼辦呢?總不能跟雪薇斷絕了母女關係吧。

長長的嘆息了聲,於漫收拾好東西,讓兒子留在家裡,然後自己出去找新的工作。

雪薇在外面跑了一整天,等回到慕家,打算吃晚餐時。

守護甜心之回憶的夢 這才發現,自己的母親和弟弟,已經被慕太太趕出了家門,而傭人也在等著她,收拾好東西,送她去外面住。

雪薇頓時惱怒了。

自己都拉下臉面,去懇求葉簡汐了,竟然還要轟他們出門。

這慕家的人把她當成什麼了?

自家養的寵物嗎?說趕走就趕走,一點也不為他們著想。

雪薇心中不忿,沒有從傭人手裡接過行李,而是跑去找葉簡汐,問:「葉阿姨,是我做錯了什麼事嗎?你要把我跟我家裡的人,都趕出去?」

葉簡汐沒想到,雪薇還會來找自己,有些訝異的說:「難道,我請你們出慕家,還需要理由嗎?雪薇,你別忘記了,這裡是慕家,不是你自己家。」

當初讓她搬進來,只是因為她是清歡的同學。

可這雪薇住久了,似乎將慕家當做了她自己的家。請她們搬出去,給安排好了公寓,竟然還能語氣咄咄的來質問理由。

這需要理由嗎?

葉簡汐忽然覺得,清歡將雪薇趕出去,也並非沒有理由的。

她望著雪薇,眉頭漸漸地擰了起來。

雪薇聽到葉簡汐強勢的話,也意識到了自己的態度有問題,放軟了語氣說:「阿姨,你別誤會,我沒有其他的意思。我只是跟你們有了感情,捨不得搬出去了。」

葉簡汐清聲道:「這裡不是你的家,終歸要搬出去的。你若是捨不得我們,等以後有空了,可以隨時回來看我們,慕家的每個人都歡迎你。」

話里話外都是鐵了心,要把他們趕出去了。

雪薇咬了下唇,心臟被嫉妒和瘋狂緊緊地纏繞。

她全然忘記了,慕家這段時間對她的照顧,將她母親和弟弟從高利貸手中救出來的恩情,以及安置他們一家人的幫助。

此刻,她滿心都在恨慕家,不顧情面,將他們掃地出門。

想著,將來自己若是能飛黃騰達,必定會讓慕家對今日看不起她,付出應有的代價。

葉簡汐見她耷拉著腦袋不說話,只站在自己跟前,有些反感的擰了擰眉頭說:「沒有其他事的話,你先去收拾自己的東西吧。」

雪薇頷首,說了聲:「再見,葉阿姨。」

話說完,她離開了房間。

葉簡汐的目光追逐她到了門口,收了回來,對守在一旁的傭人說:「這個丫頭,以前,我怎麼沒看出來,那麼不識好歹呢?」

「人心隔肚皮,太太,你看不出來也正常。」

「嗯。」

葉簡汐淡淡地應聲,心裡想道,幸好早點把這些人請出去了,不然再呆久了,說不定,雪薇都以為自己才是慕家的主人呢。

……

雪薇回了自己的房間,嘭的一聲,關上了卧室的門。

腦海里浮現,方才葉簡汐對她說那些話時的神情,雙手握成了拳頭,滿腔的恨意。

賤人,賤人,賤人……

一家子全是賤人,竟然敢看不起她。

等以後,她成為喬家的少奶奶,一定要狠狠地打他們的臉。

心裡暗暗地發泄了一番,她起身收拾自己的東西。

想著自己搬出去住,再也用不了慕家這麼多高級的物品,乾脆將能打包的東西,都一起帶走。

血染俠衣 約莫半個小時后,傭人走進房間,看到雪薇帶著三大包的東西,暗暗地心驚。

當初這位進慕家,可只帶了自己兩身衣服。

這才過去一個月,竟然腰帶走如此多的東西。不用想,其中大部分都是慕家的。

心裡對雪薇產生了鄙夷,但事先葉簡汐已經吩咐了,好好地將人送走。傭人便沒有說什麼,恭恭敬敬道,「雪薇小姐,車在外面等著了,我幫你把行李拿出去吧。」

雪薇知道,自己一旦搬出了慕家,再也沒可能回到這裡,於是不再有任何偽裝,沒好氣的丟下了一句,「你不拿,難道還要我拿嗎?」邁開步子,走在了前面。

傭人見狀,頓時憋了一肚子的氣。

真拿自己當正牌的小姐啦。

其實不過是一格寄宿在慕家的人罷了。若不是清歡小姐拿她當朋友,她在慕家的地位,還不如一個傭人呢。

拎起東西,跟著雪薇到了院子里。

傭人將行李丟到了後備箱,便不再理會雪薇了。

雪薇站在白茫茫的雪地里,遙遙的看向妞妞居住的卧室,許久後上了車。

司機載著她,緩緩地離開了慕家。

妞妞站在自己的卧室窗前,看著那輛車漸行漸遠,輕輕地吐了口氣。

從今天開始,她跟她形同陌路,再也不認識。

……

夜色漸漸地濃了,於漫拖著滿身的疲憊,回到了公寓里。年幼的兒子,小聲的說:「媽媽,我餓了。」

「乖,媽媽這就給你做吃的。」

於漫摸了摸兒子的腦袋,把買來的飯菜,放到廚房,而後打開火,正準備做晚餐時,衣兜里的手機忽然嗡嗡的震動了起來。

掏出來看了眼,見是雪薇打來的,趕緊接通了。

「喂,薇薇嗎?」

「媽,我在樓下了,你幫我開一下門。」

「哦,好。」

於漫走到了門口,按下了開門的鍵。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