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少年凱特.銀,冷冷地注視著白袍怪客,說道,「幽白,從你還只是一位六星狼王的時候,我就已經注意你了,你擁有成為伊凡森林新一位魔獸領主的潛力,所以,我需要你成長起來,一旦你成為魔獸領主,便是我和撒戈拉博弈時,所需要的重要棋子!」

「你倒是坦白!」這白袍怪客幽白,深深地嘆了口氣,發出一陣意念波說道,「我猜,提坦之花可以幫助我晉級的消息,也是你借著我手下的狼群首領,告訴我的吧,為的,讓我為了晉級,而和撒戈拉結下死仇!」

「沒錯,不愧是我凱特.銀看中的棋子,竟然能想到這一點!」凱特.銀滿意地看著幽白,手指纏繞著銀白色長發,饒了個圈圈,嘴角帶著笑意,說道。

「我還是有些不明白!」幽白冷靜而充滿野性的狹長雙眼,死死盯著凱特.銀,說道,「你也是一位群星境的最巔峰,是九星境界的魔獸,為什麼這麼忌憚撒戈拉,要知道,她可是已經被文森特斬掉一首,實力大減!」

「若非她受了重傷,我怎麼敢開始圖謀伊凡森林魔獸王者的位置!」凱特.銀深深地嘆了口氣,說道,「撒戈拉的強大不是你能理解的,你當時只是憑藉自己卓絕的速度一路逃跑,根本就沒和她交手,所以並不知道她的可怕!」

「撒戈拉可是能從文森特議員手底下逃命的九星惡魔!」 霸寵狂妃 凱特,銀說道文森特議員時,眼中深深藏著的畏懼顯露了出來,他緩緩說道,「雖然月境的本體沒辦法臨凡,但虛月境惡魔能製造一具分身,其實力以本源月能為根基,雖然分身只是九星惡魔,但根本不是九星存在能對付的,而撒戈拉卻硬是能抗衡甚至擊敗月境的分身,若非文森特付出大代價令本體親自出手,劈出一劍,撒戈拉當年就已經能攻陷通靈城了!」

幽白仔細聽著凱特.銀的話,他還是第一次得知五百年前那場大戰的具體內幕,從凱特.銀忌憚的話語中,他深深感受到了撒戈拉的可怕。他藉助提坦之花的生命力量,踏入這一層次不久,領主境的知識對他而言很有吸引力。

「傳奇法術——冰河世紀,已經進行到了最後的階段,撒戈拉還活著的五個身體,都在伊凡森林的最深處主持這個術法。」凱特.銀十分滿意地盯著對面的幽白,說道,「這次獸潮與以前多次都不同,一位非常非常強大的存在已經出手,傷到了文森特的本體,這位惡魔的頂樑柱,只剩下一個分身鎮守都瑞卡,再也無法像五百年前那樣,付出代價后令本體出手。也就是說,這次不再是小打小鬧,而是真正有可能徹底把惡魔們消滅,令都瑞卡成為我們魔獸的天堂!」

幽白駭然地看著凱特.銀,看到後者認真的樣子,才知道他並沒有講笑話,但是,都瑞卡真的有可以傷害文森特議員的力量嗎?就算有,又為什麼要幫助魔獸呢?幽白十分好奇而納悶,但他知趣地並沒有詢問,要是自己可以知道,不用問凱特.銀,他也會主動告知的。現在就算問了,對方也不會回答,只會自討沒趣罷了。「但是你也不可能永遠離開伊凡森林,如果不能融入森林的領主圈子裡,你也就不能成為我的棋子,幫助我對付撒戈拉,現在我讓你做的,很簡單,就是潛伏在夜鶯市,等時機成熟,和撒戈拉一起,佔領這個惡魔市,然後憑藉這麼大的戰功,再加上我從旁協助,就算撒戈拉再不答應,也沒辦法阻止你的回歸了!」凱特.銀淡淡地分析道,他敲了敲桌面,直視著幽白那野性而桀驁的雙眼,看著對方有些變色的面孔,用一種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我知道你害怕撒戈拉的報復,但這是你唯一光明正大回歸森林的機會,要是你沒辦法回歸森林的圈子,我要你也沒什麼用處,還不如直接殺了你,屍體送給撒戈拉,以改善我和她的關係!這樣的你對我,顯然更有用些!」

幽白的面色頓時變得蒼白了起來,他知道,面前的這位清冷少年,看似人畜無害,其實心狠手辣,智計百出,更是說的出做的到的狠角色,要是自己真的不答應對方的條件,怕是對方真的要下殺手了。而更可怕的是,自己的一切都在對方的掌控中,再加上彼此實力的差距,自己成功逃命的幾率,幾乎為零! 第321章相遇

頹然地嘆了口氣后,幽白之夜看著凱特.銀那藍鑽般的清冷雙眼,點了點頭。

「很好!」凱特.銀同樣滿意地一點頭,扭頭便看到端著酒菜過來的小傑克,這小傢伙還在為自己毫無所獲而懊悔呢。

「那就先吃點東西吧,雖然你我並不需要,但惡魔們製造的食物,確實會給感官帶來極大的刺激和享受!」凱特.銀笑著,對小傑克輕輕一揮手,在後者驚駭的目光中,實木菜盤上乘著菜肴的碟子,凌空飛起,平穩地落到幽白的面前。

小傑克瞪大了眼睛,艱難咽了口吐沫,再看向凱特.銀這清冷少年時,面色都變了,多了難以掩藏的敬畏。

「我會給你安排十分完美的身份融入夜鶯市,你只需要安心潛伏,慢慢等待就行了!」凱特.銀抿了口淡淡清酒,像只曬著太陽的小貓一樣頗為享受地微眯著眼睛,緩緩說道。

「酒很不錯!」凱特.銀突然一扭頭,首次開口說話,用一種慵懶的聲音對小傑克說道,「以後我會常來的。」

後者受寵若驚地點著頭,絲毫不知道面前這位少年的一句話,已經決定了整個夜鶯市和他們這些市民的命運。

……

伊凡森林的邊緣地帶,經過十天連續不斷地趕路,惜雪總算來到了伊凡森林的邊緣,以她三星境界的實力,本應該幾天前就能走到邊緣地帶,但一是要避開越來越狂暴的魔獸群,二是要小心積雪形成的雪窟窿,這種因為積雪的立體分佈不均而形成的天然陷阱可不是好玩的,就算以她的實力,掉下去后也要費一番手腳才能出來。

雖然外面的天氣很冷,大雪還是不停地下著,但惜雪還是把手伸出了袖子外,緊緊抓著一根冰柱般的細長法杖,後者的杖頂,鑲嵌著一個拳頭大小的晶藍色寶石,完美的切割工藝把這寶石的美麗淋漓盡致地展現了出來,每一個稜角都反射著冷人徹骨寒冷的光芒。

「塔里來接應的惡魔應該快找到我了,畢竟這幾天,塔主給我的傳訊水晶一直在把的位置傳過去。」惜雪眨了眨美麗的大眼睛,呼吸出了一片片霧氣,旋即間就結成了冰粒掉在地上,可見空氣之寒冷,令自小在冰晶塔長大的惜雪,都有些吃不消了。

「應該快了!」娜莉亞的聲音從冰晶節杖中緩緩飄出。

「咦,有惡魔來了!」突然,娜莉亞吃驚地說道。

「啊,他們這麼快就到了!?」惜雪又驚又喜,笑道。

「小心點!」娜莉亞卻沒這麼樂觀,她努力鼓動其自己還未恢復的靈質,感應著前方,聲音頗為嚴肅地說道,「來者不是冰晶塔的惡魔,他給我的感覺沒有一絲熟悉的味道!小心點,不要讓他發現我的存在,以你的實力,還不足以保護我不被搶走!」娜莉亞鄭重地提醒道。惜雪也知道輕重,當即就把冰晶節杖拆分為上下兩部分,各自塞在一個袖子里,藉助寬大的法師長袍,把冰晶節杖藏了起來。

在娜莉亞的提醒下,惜雪仰頭一看,便看到遠處的空中正有一道人影快速地往這邊飛來。空中飛舞的雪花,在這身影的身旁兩三米處便自動消失不見。

「勇者境惡魔!」惜雪嚇了一跳,運起冰晶塔傳授的法門,深深斂藏著自己的氣息,對方的實力,從出場方式上就能看出,雖然戰士境的惡魔可以通過燃燒元力來獲得短時間的飛行,但只是逃命戰鬥的手法,不是常態,要像這惡魔那樣優哉游哉地飛行前進,必須是勇者境惡魔不可。

「但願只是路過。」惜雪心中祈禱式地暗道,她現在根本不敢抬頭去看來者的樣子,怕因為目光的牽引而被對方注意到。對現在的她而言,安全地把冰晶節杖交給來接應的惡魔,才是最重要的任務,好不容易才從那個怪地方拿回了冰晶節杖,要是在半路上被劫了胡,那可就欲哭無淚了。

但令惜雪擔驚受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對方注意到了自己,而且徑直降落了下來。

沒辦法,也只能坦然相對了。惜雪緊咬銀牙,再抬起臉時,臉上已經是強裝淡然地表情,看著來者。

這是一位衣著水晶盔甲的惡魔,嘴角露出一副玩世不恭的笑意,用一種欣賞的眼光看著惜雪,一條長長的彷彿水晶製造的蠍尾,從他的尾椎處延伸而出,而長長的蠍尾的鉤針處,竟然還掛著一個看起來只要***歲的小姑娘,被一層水晶層包裹著。

來者赫然正是擄走赫拉來尋找蒼伊的水晶三號。

「這位美麗的小姐,你好!」阿三被面前這位冰雪般純潔的美麗少女,給深深震撼到了,這位絕色的美女,令他都有些動心了。

「魔蠍族的強者,您找我有事嗎?」惜雪不敢怠慢,緊了緊藏著冰晶節杖的袖子,不卑不亢地問道。但心裡卻暗暗叫苦,她看到了對方蠍尾上掛著的小女孩,哪能對這看起來弔兒郎當蠍尾青年,有什麼良好的第一印象。

「哦,沒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美麗的小姐!」阿三露出了一個自以為無比紳士,但在惜雪眼中無不猙獰的微笑,說道,「只不過在尋找一位惡魔,而小姐你身上,恰好有他的氣味,雖然不多,但很新鮮,顯然最近和他相處過一段時間!」

「哦,您指的是?」惜雪鬆了口氣,既然不是可以針對自己的,那隻要自己藏好冰晶節杖,對方就不會發現才對,當即打起精神,要把這蠍尾青年應付過去,說道,「我最近可是見了不少惡魔!」

「他名叫蒼伊.伊凡雷斯,是個看起來十幾歲樣子的小惡魔!…」阿三形容了一下蒼伊的樣子,對惜雪說道。

惜雪的面色微變,她當然知道對方要找的惡魔是誰了,但這位少女念及蒼伊曾經的幫助,考慮了一下,還是問道,「請問您找他有什麼事情嗎?」

「當然有,那傢伙可不是什麼好惡魔!我正要找他算賬呢,小姐你要是知道他的位置,還是快點說出來好了!」阿三滿意地笑了笑,既然這美貌少女知道對方,那就好辦了,當然,在美女面前,他也不忘詆毀這害自己一直跑路的小惡魔。

惜雪心中卻是一沉,她可不信蒼伊是什麼壞蛋,和一起並肩作戰甚至幫助過自己的蒼伊比起來,這個帶著個昏迷的小女孩的蠍尾青年,無疑更像壞蛋。 第322章吉安娜與襁褓

但現在勢必人強,面對一位可以輕易奪走冰晶節杖的勇者境惡魔,惜雪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生怕得罪了對方,想了想,也只能這麼辦了!

「哦,我確實見過他,往那邊走,你應該就能找到他了!」惜雪當然指引了一個錯誤的方向,對著阿三十分肯定地說道。

而阿三卻不急著動身,反而笑眯眯地盯著惜雪,讓後者心中一驚,勉強擠出一絲微笑,問道,「您還有什麼事情嗎?」

「當然,我還有一個小小的問題!」阿三玩世不恭的俊臉上,露出了一絲猙獰的笑意,他緩慢地一個字一個字地吐出來,彷彿咬牙切齒般,「為什麼,為什麼要騙我!?從小到大,我最討厭欺騙,每個欺騙我的惡魔,都不會有好下場!」

在惜雪面色一變,還沒來得及反應時,一點晶亮的白色光芒陡然出現在眼前。 霸道總裁嬌寵妻 關鍵時刻,袖子里冰藍色的光芒一閃,而後一隻精美的冰盾,上面紋刻著一隻冰晶茉莉圖案,就突然出現在惜雪的胸口。這卻是娜莉亞出手了。

當地一聲,紋刻冰晶茉莉的冰盾和襲來的白色光芒發出激烈地撞擊,而後,冰盾轟然崩潰后,白色光芒也吃痛一般收了回去,惜雪這才定睛發現,原來方才是這魔蠍族青年那水晶般的蠍尾尾刺,向著自己襲來,因為速度太快,而呈現一道白芒的形態。

惜雪悄然出了一身冷汗,但旋即就被寒冷的空氣凍了起來,讓她感覺周身黏糊糊的,心中湧現出恐懼,這魔蠍族青年的翻臉,只在一瞬之間,讓惜雪感受到了生死之間的一瞬間,令她心驚膽戰到現在。

「你不知道罷!我能嗅到目標的氣味,而你身上則殘留了不少他的氣味,你剛才指的路徑上,卻一點氣味也沒有,顯然是在騙我!」阿三露出了猙獰的微笑,但在惜雪眼中,這怎麼看怎麼像死神的微笑。心中越發驚恐。

「我要好好地懲罰你一下!」魔蠍族青年看著惜雪的驚恐的絕世容顏,眼中掃過一絲貪婪。

「懲罰?還真是好笑!」就在惜雪認為在劫難逃,絕望地閉上美目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她突然激動地睜大了眼睛,死死盯著前方。在紛飛的雪花中,一道雪白的窈窕倩影正抱著什麼,立在雪坡上看著惜雪和蠍尾青年,聲音就是從她那裡發出的。

「一個六星惡魔,也敢威脅我冰晶塔下一任繼承者!」這道冷冷的女聲再次發出,而後冰藍色的遁光一閃,這窈窕倩影就立在了阿三和惜雪之間,牢牢地把惜雪保護了起來。

「吉安娜姐姐,你總算來了!」 極品小農民系統 惜雪突然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眼眶裡都濕潤了起來,她帶著些哭腔看著面前身著白袍的女性惡魔。

這位名叫吉安娜的惡魔,額頭處生長了三隻晶藍色的小角,三隻小角都向中間彎麴生長,共同把一塊三角形的藍色寶石嵌在她的頭頂。這寶石卻不是後天加上的,而是先天就帶著的,顯然,這位吉安娜是位罕見的寶角族惡魔。

惜雪見到吉安娜,才按下心來,畢竟後者可是五星境界的實力,應該能保護自己和冰晶節杖的周全。她現在有些好奇的,是吉安娜懷裡緊緊抱著的一個包袱,看形狀,很像一個嬰兒用的襁褓。

「一位五星惡魔,而且竟然是寶角族的惡魔!」阿三驚異地盯著吉安娜頭頂上三隻小角拱衛著的三角形寶石,叫道,「我聽說寶角族角上的寶貝,凝聚了他們全身的修為,是不可多得的寶貝!你這丫頭怎麼說也有五星境的實力,角上的寶貝應該很不錯吧!」

「你也不過是一位六星惡魔而已。難道真敢得罪我們冰晶塔。」吉安娜的俏臉浮上一絲艷紅,這是極度生氣的表現,她的雙目已經充滿了憤怒,對著阿三喝道。也難怪她有此一說,冰晶塔可是傳承數千年的大勢力,代代都有領主坐鎮,還真不是一位勇者境惡魔能得罪的。但阿三可不同,以他的後台,根本就不怕冰晶塔的報復,要說冰晶塔的那位塔主能勝過自己的魔主,阿三那是根本不信的。

「你的身上,有我熟悉的能量波動!好熟悉的波動!」就在阿三考慮著要不要動手時,一道奶聲奶氣的幼童聲突然響起,把他嚇了一跳。

四下一看,阿三就注意到吉安娜懷裡緊緊抱著的襁褓。

「呵,這麼冷的天還帶了個小孩子過來,你們冰晶塔的惡魔還真有閒情逸緻!」阿三忍不住地嘲笑道,至於那小孩子的話,他則根本沒放在心上。

「娜莉亞,到我這裡!」襁褓里的女童聲音沒有停止,竟然奶聲奶氣地呼喚著娜莉亞。

「埃莉諾,是你?怎麼可能?」娜莉亞驚駭的聲音從惜雪袖子里響起,而後,兩段冰柱似的法杖從惜雪的袖子里飛出,與此同時,另一段稍短一些,擁有一個尖錐底面的冰柱法杖從吉安娜的袖中飛出,三段節杖在半空中瞬間組合,化為一個兩米多長的冰晶法杖,杖身就像一個細長冰柱,但紋滿了各種陣紋,頂端鑲嵌的巨大冰晶寶石,一看就不是凡品。而現在的法杖組合了吉安娜帶來的下段節杖,所以十分完整,令娜莉亞的實力獲得了大幅度的回復。畢竟冰晶節杖分為三部分,雖然上部分一直處於元力枯竭狀態,但中段和下段可是一直待在冰晶塔溫養著,這一重新組合,娜莉亞的實力頓時回復了七八成。

而現在,這位少女已經十分凝實的靈質,正懸浮在冰晶節杖的杖頂寶石處,不可思議地盯著吉安娜手裡的襁褓。以她的角度看去,可以清晰地看到,襁褓里那個微笑著的女嬰,所擁有的熟悉的眉眼。一瞬間,她的靈質波動著,情緒很不穩定。

「黃金元器!」阿三對娜莉亞的話一點也沒聽進去,他貪婪地望著完整的冰晶節杖,天空中的雪花,碰到這法杖,就像臣民見了皇帝一般,都在一種無形的力場下繞行而過。整個杖體發出一陣晶藍色的光輝,懸浮在空中,顯得那麼高貴不凡。一瞬間,阿三的心中已經起了殺機,和那充斥心田的貪婪**。 第323章女嬰

「熟悉的能量波動,讓我想一想!」這襁褓中的女嬰,在風雪中露出了那細白的小臉蛋,含著疑惑瞪著阿三,奶聲奶氣地問道,「小子,回答我,你的老師是誰?」

阿三此時才戀戀不捨地把目光收了回來,他頗為不解地盯著吉安娜手裡的襁褓,和那女嬰純潔如湖水的眼眸對視著,從她的眼中,阿三竟然讀出了一種歲月的滄桑感覺,這女嬰雖然是嬰兒的形態,但給他的感覺,就像是一位飽經風霜的老太太對他微笑一樣。

「你是誰?」阿三警惕地看著這襁褓中的女嬰,六星境界已經不弱的靈魂力量,賦予了他卓絕了感知能力,而這種百試百靈的感知能力,正十分迫切地提醒他,面前這女嬰帶來的,是多麼可怕而危險,額頭不覺出了一行冷汗,旋即就凍成了冰珠,噼啪一聲,掉落在地上。

「我是埃莉諾.冰晶。」這可愛的女嬰淡淡說道,而透過她露出襁褓的小腦袋,可以清楚地看到一隻透明晶亮如冰錐的奇異小角,挺立在額頭上。

「聽起來真耳熟!」阿三猶豫了一下,他快速搜索起自己的記憶,但短時間內沒有找到自己需要的內容,而且那逐漸涌動的貪婪,也讓他心中的清明快速散去,那可是一件黃金元器呀!誰能不怦然心動呢?

突然,在吉安娜和惜雪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阿三動了!

他看著空中懸浮著的冰晶節杖,身形微微一提,以極快的速度往前掠了十幾米,而後背後的長長蠍尾往空中一攬,就要把冰晶節杖收入囊中。

就在阿三瞪大了眼睛,死死盯著越來越近的冰晶節杖時,一隻細嫩的小手卻突然出現,比阿三更快一步,一把抓在冰晶節杖的杖體上。

惜雪只覺得眼前一花,就看到一個在一片藍光包裹下漂浮在空中的襁褓,和那襁褓內死死抓著冰晶節杖的女嬰。而這女嬰正一臉嚴肅地用那和法杖不成比例的小手,快速地舞動法杖,劃出一道道藍色的粗大線條,對著阿三狠狠壓去。

而後者正十分狼狽地躲避著這一道道粗大的藍色線條,一點也不敢讓其近身,但很快的,一道藍色線條好像一柄長刀,一下子劈在了阿三的身後蠍尾上,後者的水晶蠍尾猛地結出一層冰霜,身形就是一陣踉蹌,險些跌倒,而另一條藍色線條也緊隨其後,一下子劈向阿三的蠍尾關節處。

「不好!」阿三大吃一驚,但在第一個藍色線條擊中自己時,身體就有了被冰凍的麻痹感,此時更是反應不過來,當即就感到背後的蠍尾一輕,而後便是微微一疼,扭頭一看,蠍尾的頂端尾刺和尾刺上掛著的赫拉,都被這藍色的線條割裂了下來,掉在了雪地上。

「竟然想要染指我的元器!真是該死!」漂浮在半空中的女嬰,冷笑地看著一臉駭然的阿三,手持冰晶節杖的她對著阿三猛地一揮手,一道晶亮的藍光帶,順著她舞動法杖的動作,猛地向阿三襲去。

這還沒完,女嬰緊抓著冰晶節杖,嘴巴開闔間已經念出了上百道字元,瞬間便吟唱完畢,完成了一個術法,只見冰晶節杖上娜莉亞的身影猛地凝實起來,這器靈少女正雙手高舉在頭頂,雙手結出一種類似寶瓶印的姿態。一道晶藍色的光球正在她的雙手間凝聚著,而她雙手間的位置,恰恰和冰晶節杖杖頂的寶石重疊了起來。

「不好!」阿三瞬間面色蒼白,從這女嬰身上,他感應到了一種熟悉而強大的力量,這是領域之力!對方要釋放的,應該是領主境的術法,這種級別的術法,可不是自己能碰的。

但此時身體還處在僵硬狀態,所以阿三想都沒想就掏出了一枚水晶戒指,而後狠狠地捏爆了它。

水晶戒指的粉碎產生了很多水晶粉末,而這些粉末馬上就在一股無形之力的牽引下聚合起來,但這次形成的,已經不再是戒指一枚,而是一隻水晶手指。和成年人的手指差不多大小,渾身呈現透明的水晶質地。

「魔主說過,水晶指環內封印了他親自釋放的一個七星術法——水晶指!要是遇到無法解決的危險,可以捏爆指環,釋放這七星術法。」阿三一臉狂熱地看著出現的水晶手指,而這手指剛一出現,女嬰的術法也徹底完成。

只見一道散發刺目藍光的光球,從娜莉亞的手中飛出,在空氣中不斷地吸收水汽和冰塵,很快就從手掌大小脹大成了半個房間這麼大,而且藍色光球內部,隱隱可見一道道冰錐冰柱沉沉浮浮,整體更是散發著一種難以形容的威勢。在光球的壓迫下,阿三甚至連動動手都感覺到了麻痹感。

這就是七星術法的威勢!

在阿三忐忑的目光下,水晶指狠狠地點在了光球之上,出乎所有惡魔的預料,那看似威勢不凡的藍色光球,被這水晶指輕輕一點,竟然渾身的藍光猛地收斂起來,而且藍色光球上開始覆蓋一層水晶,很快,在惜雪和吉安娜駭然的目光下,藍色光球和水晶指一起,碎成了一地水晶塵埃,消失不見。

趁著這兩個術法對撞的功夫,阿三總算驅趕出侵入身體的寒意,不再麻痹的身體急忙快速移動起來,也不管還在雪地上躺著的赫拉,阿三急急忙忙地脫離了戰場,往遠方遁去。

「師祖!追嗎?」吉安娜掃了眼阿三狼狽的藍色遁光,低著頭恭敬地問懸浮在半空中的女嬰。

而這女嬰,正一臉欣慰地撫摸著冰晶節杖,和器靈娜莉亞在交流著什麼。好像沒有聽到吉安娜的詢問,她也不敢有什麼抱怨,只是低頭等著指令。

「再世身!埃莉諾,你竟然借著早夭的妹妹遺體,重新喚醒生機,再活一世!」娜莉亞不可思議地聽著女嬰的解釋。

「沒錯,我的妹妹很早就死去了,她的遺體被冰封起來,埋葬在家族的寒冰墓地內,也只有這種至親的身軀,才能允許我以此塑造再世身!」女嬰埃莉諾那睿智的眼神盯著娜莉亞,飽含著重逢的喜悅。 第324章虛空行走

「吉安娜,不用追了,那小子應該頗有來歷,剛才居然能破了我的藍冰爆!」女嬰嘆了口氣,扭過頭對吉安娜說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把娜莉亞平安帶回去就行了!」

吉安娜當然沒什麼意見,只是恭敬地點頭。

「祖師!」惜雪敬畏地仰視著空中的女嬰,她現在已經隱隱猜到了女嬰的來歷,小聲說道,「那這小女孩怎麼辦?」

惜雪指的,當然就是被水晶層覆蓋的赫拉了,此時這小女孩體表的水晶層上,多覆蓋了一層雪花,臉都凍得青紫,看起來很是不妙。

「可憐的丫頭,先把她帶回塔里,等她蘇醒了再問問前因後果,然後就送回去吧!不過,一位六星惡魔為什麼要看起來像是強迫似地帶著一個小女孩,真是奇怪!」女嬰奶聲奶氣地喃喃了一會,說道,「總之,吉安娜,你和惜雪帶著這小女孩先回塔里,我還有事情要辦!」

「可是,您現在的狀態!」吉安娜卻著急了,她抬起了臻首,對女嬰有些焦急地說道。

想來也是,一個還在襁褓中的女嬰飄來飄去,怎麼看怎麼詭異,這種狀態確實不適和單獨行動。

「無妨!現在拿回了冰晶節杖,情況當然不一樣了」女嬰形態的埃莉諾笑了笑,說罷她猛地從襁褓內跳了出來,只見半空中白光一閃,一位**的惡魔少女手持細長的冰晶節杖,就出現在半空中,這少女全身都是乳白色的冰雪般的鱗片,額頭上長著一隻透明的彎曲冰角,上面密密麻麻地刻滿了紋路。雖然是**,但惡魔們都有鱗片覆蓋全身,在大雪天也不會感覺太過寒冷。

「現在可以了吧!」埃莉諾對吉安娜眨了眨眼睛,在後者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化為一道白色遁光,消失無蹤。

……..

伊凡森林,空間入口的樹洞旁。金焰和威力三魔組正站在一棵大樹上,悄然等待著什麼。他們並不知道這個空間的法則已經失效,只是在門口耐心等待著。當然,這種等待當然不會有什麼結果,此時暫且不提。

……

「哎呦!」一聲慘叫劃破了伊凡森林的靜謐,一道人影從兩三米高的半空中憑空出來,而後猛地掉落下來,摔了個狗啃泥。這倒霉催的人影,自然就是我們的主角蒼伊了。

「這算哪門子的虛空行走,根本就走不了幾步,而且方向也很難控制!」蒼伊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腳踝,對山海老人抱怨道。

這小子在這十天內,可不是瞎逛去了,而是一直在研究著在莫拉斯法師塔得到了兩顆虛空晶石。一枚是月牙形狀,上面閃耀著群星的光芒,另一枚則很是奇怪,居然是一個『腳』的形狀,連腳趾的紋路都清晰可見。

而這『腳』形狀的虛空寶石,的確內含了一個職業的傳承!

虛空行者!

蒼伊藉助體內已經修鍊到兩星境的碎空流元力,很快就取得了虛空寶石的共鳴,煉化了這寶石。出乎蒼伊的預料,寶石煉化后,竟然化為了兩道暖流,流轉在自己的腳踝處,而內視的結果更是讓蒼伊大吃一驚,自己腳踝一下的骨骼,竟然變成了一種好像玉質的透明質地,和踝骨以上的骨骼截然不同,根本就不像一個人的。

「虛空行者的職業之道,就是行走在虛空中,無拘無束,遨遊太虛,探索世界的奧秘,這是一個類似冒險家的職業,雖然和我宅男性格有些衝突,但並不是無法調和,而且,這麼難得的空間巔峰職業,既然遇到了,斷然沒有放棄的理由。」蒼伊暗暗想著。

「虛空行者職業技能,我現在只會這虛空行走!」蒼伊煉化這晶石后,本來得到了不少關於職業傳承的信息,但好像因為實力不夠,所以大部分都潛藏了起來,蒼伊現在學會的技能,也就只是一個虛空行走,而且這技能的釋放,其根本就在蒼伊那被虛空寶石改造后的雙腳。靠著這雙腳改造后奇特的能力,蒼伊可以快速地穿梭在現實世界和外層虛空中,產生一種類似瞬間移動的效果。這就是虛空行走。不過,這一招雖然很酷很炫,但也許是剛剛掌握,雖然熟練度很低,方向很難控制,而且消耗也不小,但虛空行走移動的範圍,卻和蒼伊的神識覆蓋面積有關,理論上蒼伊可以在神識覆蓋的千米內,任意虛空行走,但限於自身元力的不足,這個想法也只能停留在理論上。

「而且,虛空行者竟然可以吞噬別的虛空晶石,藉此來獲取能力!」蒼伊對自己的職業可以說非常的滿意,而吞噬了那月牙形狀的虛空寶石后,蒼伊居然領悟了一個新技能——虛空月刃!

只見伊凡森林的積雪地上,蒼伊先是深深吸了口冷空氣,讓腦袋清醒一下,而後默默按照職業傳承教導的方法,驅動自己被大幅度改造的腳步,而後蒼伊往前猛地一踏步,腳步感受到一種無形的阻力,好像突然從空氣中進入水中一樣。而後便是眼前一片模糊,再看向四周的景物,都有一種霧裡看花的感覺,好像隔著毛玻璃一樣,但蒼伊的腳,卻像不聽使喚一樣在不斷往前邁步,他的身體已經在伊凡森林突然消失了,遁入了空間夾縫內,並且在夾縫內不斷前進著。

這種狀態並沒有持續多久,蒼伊很快就感覺到身體內大量消耗的元力,這種狀態,大量消耗元力和體力,根本不能長久,嘆了口氣,他再次運轉法決,往前踏了一步,腳尖的阻力一閃而逝,再次出現時,已經是離積雪地面半米高的地方。

「還好,半米而已!」蒼伊剛來得及這麼一想,身子就在引力的作用下往雪地上墜去。

「有沒有搞錯,這麼倒霉!」蒼伊的腳一落在雪地上,就有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剛想大罵出口,腳下就是一空,這小子直接就掉在雪窟窿裡面了。這種天然的雪地陷阱,真是防不勝防。

要是擱在之前,蒼伊想出來還要費一番手腳,但現在當然不用這麼麻煩了,略一運轉元力,腳步划著玄妙的軌跡往前一踏,蒼伊的身形就消失在雪窟窿里,再次出現時,已經在三十米開外的空地上了。 第325章樹洞

這次蒼伊留了個心眼,用神識仔細掃描了一番地面的積雪,才一步虛空行走踏了過去,雖然在空間夾縫內行走了很多步,自我感覺用了不少時間,但在外界看來,蒼伊這一消失又一出現,不過是半秒左右的功夫,看來空間夾縫和真實空間的時間流速也有不小的差距。

蒼伊就乾脆在這一片空地上練習起虛空行走來,只見一道人影不斷地在空地各處出現,而後又極快地消失。每一次練習后,蒼伊都能明顯地感覺到,自己元力的消耗有了降低。

「傳承信息上說過,虛空行走是虛空行者的基本技能,虛空行者在戰鬥時,大部分時間要保持虛空行走的狀態!所以這個技能消耗很小,傳承寶石上說,等我能做到讓虛空行走的消耗可以忽略不計時,就可以開啟虛空行者的職業晉陞。從一轉的職業者變為二轉的職業者!」蒼伊暗暗想著,「現在的消耗還是不小的,起碼走上幾次就要休息一會,看來還需要練習才行!」

就在蒼伊一邊想著一邊往前御使虛空行走時,他的神識突然發現了異樣。

「樹洞!」蒼伊站在一片厚實的冰地上,面色有些古怪,這冰地本來是一個小湖泊,但這麼冷的天氣下早已凍成了冰塊,踩在上面如履平地。蒼伊注視著東北部的方向,在三百米左右的地方,正有一棵光禿禿的大樹。在樹洞里竟然別有洞天。

蒼伊神識鑽入其中一看,整個大樹的腹內都被掏空,裡面擺了桌椅板凳,赫然是把這個樹洞當成了小屋布置。

「誰會住在這裡,荒郊野外的,只有豺狼虎豹為伴!」蒼伊有些納悶,這個地方還屬於伊凡森林的過渡林區,不但有一定的危險性,而且人了無人煙,要住在這種地方,需要忍受莫大的寂寞才行。

「過去看看吧!」蒼伊搓了搓有些凍麻了的雙手,有些意動地想著,那頂大帳篷被塞西莉亞他們帶走了,蒼伊現在可沒有溫暖的落腳之地,正好可以在樹洞里歇息一下。

腳下劃過一道道玄妙的軌跡,蒼伊往前一踏,突然就覺得視線一片模糊,好像身前擺了一塊毛玻璃,把他和外界隔絕了起來。這就踏入了空間夾縫,開始了虛空行走。

半秒后,蒼伊的身影出現在三十米左右的大樹上,他眼疾手快地抓住一段粗壯的樹枝,才不至於從樹上掉下。虛空行走雖然還是一次最多三十米,但準頭已經好了不少,起碼不會像一開始那樣出現在半空兩層樓高的地方了。

深深吸了口氣,蒼伊再次運起虛空行走,***次閃現后便出現在樹洞旁。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