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呼吸一口氣,陸離低頭看向了自己的手臂。

此時,這隻手臂的色彩,竟是略微的泛起一片青色。

再看向別處,皆是如此,甚至,包括臉上。

這是一層青色的光膜。

其上,有着一片片龍鱗般的印痕若隱若現。

“龍鷹護身膜麼…”

看着身體的變化,陸離滿意地一笑。

他對自己修煉出護體晶甲之類的防禦,極爲的有信心,之前的防禦晶甲修煉,已經讓他對這套修行之術的使用極爲的得心應手,所以,此刻在吸收了大半龍鷹精血的之後,能夠凝聚成一道龍鷹護身膜,也不足爲怪。

“臭小子,你倒是很有能耐啊…”

見到陸離這番模樣,小龍的雙眼中也是閃着一抹興奮之色,咂咂嘴道,“這種龍鷹護身膜,比起你那晶甲護體,可是要足足強悍了數倍啊,之後遇到武脈境巔峯的強者,你靠着這身青色光膜,也完全不用懼怕了…”

“嘿嘿…”陸離對這種護體極爲的滿意,嘿嘿一笑,不過,旋即他的眉頭卻擰了起來,“最關鍵的還沒做呢…”

話音一落,陸離目光掃向了懸浮半空的半塊龍鷹精血。

此時的龍鷹精血中,彷彿就只剩下一對袖珍型的龍鷹羽翼,在其中偶爾撲扇幾下。

“接下來,就要嘗試凝聚一對羽翼了…這纔是我最迫切想要乾的事!”

咬咬牙,陸離目光盯着那對羽翼,一臉的期待。

(剛回到家就開始碼了這一章,激動得不行,俺們這小城市來了大巨星…費翔!!!而且沒想到後來我竟然站在他五米處的距離聽他唱歌…艾瑪,太幸運了。嘿嘿,高興的事,說出來讓大家都高興高興…) 第一百二十章 鷲門的挑釁

對護身防禦之類武學的修煉,陸離一直都是極爲的重視,畢竟在戰鬥當中,抗擊打能力十分重要,若是一個軟柿子,一捏就出水,那就更枉談什麼進攻了。

不過,今日陸離關注的重點,顯然並不在此。

他可是一心想要凝聚成一對羽翼的!

“好吧…真是個貪得無厭的傢伙!”

看着陸離的一臉熱切樣兒,小龍十分有些無奈,不過還是點了點頭,答應下來,但是接下來小龍的話,卻讓得有些激奮的陸離,腦袋頓時冷靜了幾分。

“你若是想要胡亂凝聚成一對羽翼,今天當然可以完成,不過,我勸你還是謹慎一點爲好,這可是關乎以後的羽翼進化。”

“什麼?羽翼進化?”

陸離眉頭一皺問道,顯然這詞兒他沒聽說過。

“不錯。”

小龍認真地點了點頭,道,“一對有潛力的羽翼,日後定然能夠進化成更爲強大的武器,但是若你只是想要胡亂造一個,那你請便。”

“呃…你咋不早說!”

“你給我機會說了麼?”

“呃…那還需要什麼條件?”

“需要的並不多,一株極品靈藥抽骨草,兩枚具有飛行能力的妖獸的內丹,以及一千武靈丹。”

平靜的話語,自小龍的口中說出,而聽到這話,陸離的臉頓時拉長了。

“我去!”

陸離雙眼盯着小龍,似乎是在懷疑這傢伙獅子大開口。

“這一千武靈丹還好辦,其餘兩樣,那可都是極爲棘手!”

“所以我勸你等等,日後有機會在凝聚羽翼,不遲。想要成爲強者,耐心可也是需要修煉的喲…”

“你說的倒輕鬆!”

陸離一臉的不甘,不過片刻後,他便深思熟慮了一番,“那…也只能這樣了。”

“先將兩樣精血收起來吧,來人了。”

看了一眼石門處,小龍說道。

“嗯。”

敏感的魂力滲透而出,陸離腦海中竟是將密室之外的動靜查看的一覽無餘,旋即,手臂一揮,就將那剩餘的龍鷹精血收進了空間戒指。

“這體重發出的腳步聲,定是張小胖無疑…這麼急,定是有事。”

說完,小龍也是化爲一道流光進入了龍頭胎記處,而陸離也是將龍鷹護身膜收進了體內,待得身體的變化完全恢復,才穿上上衣,將關閉密室大門的機括按動。

石門一開,便看到張小胖一臉汗珠,嘴巴直喘粗氣。

“怎麼了?”看到張小胖這樣,陸離納悶地問道。

“麻…麻煩來了!”


張小胖喘息了幾大口,平復下來,才一字一句說道:

“此番選拔進入血王重生塔的弟子,按照道理以及功勞分配,鷹門乃是能夠選出二十名弟子前往,而鷲門則是十個名額,這也是門派長老的意思,可是…可是鷲門那邊的一羣弟子卻並不願意這樣分配,他們這幫混蛋,竟然嫌人數太少!”

“那他們想怎樣?”

“爭奪千年寒冰蓮的時候,幾乎都是鷹門弟子,當時你的功勞最大,所以…此番那幫鷲門的弟子,正在天鷹廣場叫囂呢!”

“他們說什麼?難道門派長老不過問嗎?”

“鷲門的兩位長老對於這樣的分配自然心知肚明,不過,鷲門弟子鬧事,他們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鷲門弟子能夠更多人進入血王重生塔,他們長老也是極爲的期盼,所以,這件事最後還是得弟子之間自己處理。”

wωw¤ttKan¤¢O

愣了一下,張小胖接着說道,“那羣鷲門的弟子,都在天鷹廣場等着你呢!說是若能夠打敗你,就有資格從原來的人數上,再加五名,而鷹門就要減掉五名弟子的資格…”

“哼!這羣混蛋,真是恬不知恥,爭奪千年寒冰蓮的時候不派人手,現在倒是來強搶機會了,要打敗我,那可得有真本事!”

嘴角掀起一個詭異的弧度,陸離手一揮,帶着張小胖就向着天鷹廣場走去。

此時的天鷹廣場,早就圍了兩夥人,從他們的服飾一下子就分辨出來,一方是鷹門弟子,一方是鷲門弟子。

而鷹門弟子中,一個人正在帶頭吵架,與鷲門的一個帶頭之人爭論不休。

鷹門的人,正是周翎。

“你們鷲門難道就只有這種手段了嗎?當初搶奪寒冰蓮的時候,門派可是下了通知,而你們並未出現!現在又來搶奪名額,真是卑鄙!”周翎義憤填膺。

“呦呵,卑鄙?誰拳頭大誰有資格!到時候進入血王重生塔,那可是高手雲集,你們鷹門那麼多名額,難保其中不會有水貨!這些名額若是讓給鷲門的一些有能力的弟子,那對於整個天鷹門都是好事!”

“屁!”鷹門陣營中,弟子們解釋怒了,這鷲門的傢伙說話也太氣人了,“什麼叫水貨?我看你鷲門也養着一羣酒囊飯袋!”

“你說什麼?”

“我說什麼腫麼了…”

“…”

“…”

“別以爲你鷹門除了一個叫陸離的小子,你們就有囂張的資本了,我看那陸離,也不過是個花架子而已,就算他剛剛晉升到八重武脈境,那也無法跟我們這些久已晉升到這個境界的弟子們相比!”

“呵呵,你這貨也太狂妄了!在我們陸離師弟手下,恐怕你連十個回合都接不了!”

“我擦!牛逼也吹得太大了吧,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牛逼不牛逼,待會陸離師弟一來便知!”

“呵呵,我看,這個叫陸離的傢伙是不敢來了,你們把他吹得這麼牛逼,他恐怕都沒臉來了吧,哈哈哈…”

說話這人,名叫齊樑,實力爲八重武脈境中期境界,在這羣鬧事的鷲門弟子中,算是佼佼者。

鷲門的十人名額,早就被一些八重巔峯的弟子搶奪乾淨,所以,剩下的這下同一境界水平稍低的弟子,都被刷了下來,他們心中不甘,所以才前來鷹門挑釁。

而這齊樑的笑聲還未落下,鷹門弟子陣營中,不知誰喊了一句:

“快看!陸離師弟來了!”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皆是望向了昂首闊步走來的少年方向。 第一百二十一章 任你打,如何?


隨着那道大喊之聲,鷹門弟子頓時間紛紛激動起來。

他們心頭,此刻都在盼着陸離的儘快到來,現在聽到有人如此喊道,便趕緊目光望向後方。

隨着眼神投射過去,便看到一張桀驁的面容。

而見到陸離昂首闊步走上前來,一衆鷹門弟子紛紛自動讓開了一條道,興高采烈地將陸離迎入。

這番陣勢,倒是顯得十足的有排場。

陸離如今在鷹門的地位,自從當日戰勝龍鷹傀儡之後,便節節攀升,大有直追精英弟子的勢頭。

能夠擊敗一級妖獸的八重武脈境強者,怎會被看做是一個平常角色?

不過,當日與龍鷹傀儡對戰的時候,這羣鷲門的弟子並未親眼目睹,雖然也是聽說過這件驚動天鷹門的大事,但是他們大都相信,這傳言有些言過其實了。

他們相信陸離是一個有着兩把刷子的人,但是若是說那就無敵了,這羣鷲門的內門弟子,可是個個都不服氣。

所以,今日他們便前來尋釁,若是將陸離打敗,不但能夠搓搓這個傢伙的銳氣,而且還能夠逼迫鷹門讓出五個進入血王重生塔的名額,簡直一箭雙鵰。

陸離的出現,讓得一羣鷹門的弟子底氣頓時暴漲,一張張臉龐上,洋溢着不懷好意的笑容。

陸離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他們很清楚,所以,這一刻他們似乎看到了鷲門弟子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一幕。

而見到陸離走過來,周翎也是熱情地上前迎接,這位師弟,如今的實力可是大過自己太多,一切以實力爲尊,他雖然身爲師哥,卻絲毫不拿架子。

“陸離師弟!你來的正好!”

周翎之前因爲爭執而面紅耳赤的臉龐,也是快速地被一抹喜色填滿。

“這羣鷲門的師兄弟們,今日可是專程來向你討教的,順便告訴你一聲,咱事先將牛逼給你吹爆了,你可不能給咱鷹門丟臉啊…”

“是啊陸離師弟,咱可是將臉都搭上了,你可要保護好啊…”鷹門弟子附和道。

“呃…諸位師哥,難得你們看得起兄弟我啊…”

陸離抱拳對着鷹門弟子轉了一圈,衆人如同衆星捧月一般將他圍住,簡直讓他受寵若驚。

剛要對着周翎說話,但周翎卻是果斷地轉身,將陸離介紹給那鷲門的齊樑。

“這位就是我鷹門的驕傲,陸離,今天你們最好派一個硬茬子出來,免得被我這位師弟不小心打殘了,傷了鷹門與鷲門的和氣,那就不好了…”


見到鷹門弟子如此的對待一個師弟,鷲門的弟子們心中也是泛起了嘀咕,這陸離,若是沒有真本事,恐怕不會混到這種地步的啊。

不過,既然來了,那就沒有認慫的道理,鷹門弟子吹噓完了,有陸離出來證明實力,他們何嘗不是?既然來到鷹門的地盤,那就拿出鷲門的實力,來證明自己也不是瓤茬子!

這麼想着,疑惑之後,這羣鷲門的弟子,依舊是將臉上堆滿不屑,自行豎起了自家的威風。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