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與她們過多解釋,易林往前走去。

「那面具男要幹什麼?」

「不知道啊,一個光明魔法師不在後面待著,怎麼還走到前面去了?」

「他是想與那四名戰士近身戰鬥?」

周圍座位席上的人一個個都很是不解。

「你想幹什麼?」

北區的辛格抱著雙臂也是皺起了眉頭,光明魔法師雖然也有攻擊魔法,但只對黑暗生物有顯著的攻擊效果,所以在人與人的戰鬥中,光明魔法師基本都是輔助系。

易林的舉動吸引了全場的注意力,包括那些大人物。

「他有些託大了。」

安吉麗娜搖搖頭,一個輔助系的魔法師去和戰士正面戰鬥?

怕是石樂志了。

「現在的魔法師啊,還以為是他們的時代嗎?」

傭兵工會的分會長艾爾瑪嗤笑一聲。

普爾奇面色陰沉下來,他本來對易林還是挺有好感的,畢竟現在能出彩的魔法師太少了,但現在看到易林這如同莽夫一般的舉動后,卻是充滿了失望。

「是誰給你的自信?」

愛佳巨劍敲擊著地面,輕笑一聲,他們本來還愁如何突破那兩個魔法師的攻擊,攻擊進去,結果現在倒好,這光明魔法師居然自己走了出來。

易林沒有回答他們,雖然自己只是一名光明系的魔法師,但是誰說光明只能打輔助的,在他的心中,哪怕是治癒術也能把人奶死!

「啞巴么。」

愛佳目光冷了下來,雖然不知道這魔法師意欲何為,但自己若是再猶豫,怕是會被全場人看輕,雪妖傭兵團的名聲可不能壞在自己手上。

「武技·強化·劍氣斬!」

愛佳催動渾身鬥氣,瘋狂注入到劍身中。

劍身顫鳴,一股無形的壓力驟然降臨。

「殺!」

愛佳怒吼,一道五米長的劍芒劃出,如半月橫掃,罡風席捲,壓得易林衣袖獵獵作響。

這一刻,全場所有人都看向了易林,他們想看看這光明魔法師究竟是何來的底氣與戰士正面戰鬥!

「威力不錯。」

易林面具下的眸光依舊平淡,他負著手,看著那道劍芒越來越近,開始念動咒語。 掐了好一會,唐桂花才停下來。

聞著5位美人嬌軀散發出來的幽幽體香,羅陽如躺在花叢里。

那種溫馨,安逸的感覺真好。

「咱們睡覺吧。」羅陽說道。

話音未了,便聽喬在水嗤一聲笑了。

「我們睡我們的,你睡你的。」喬在水便不坐在羅陽的小腿上了。

喬悠思俏臉微紅,眼眸儘是羞色,她也連忙坐到床上了。

只有兩位村花和施雲還倚在羅陽的身上。

彼時正是夜深人靜時分,幾位美人正困。

兩位村花趴在羅陽身上,打了好幾個哈欠。

「安姐,桂花姐,小雲姐,咱們睡覺吧。」羅陽說道。

於是各個歸位,躺在自己的床位上。

羅陽關了燈,便重新爬上床,他要躺在兩位村花的中間。

剛躺下,安玉瑩和唐桂花便挨近過來,一人趴在羅陽身體一邊上面。

她們還要用雙腿夾著羅陽的腿,把他的腿也平分了。

至於她們的手,唐桂花若是摟住羅陽的脖子,安玉瑩則會摟緊羅陽的豹腰。

反之亦然。

羅陽一般要平躺著,想要側躺都難。

只有當兩位村花熟睡之後,羅陽才有可能轉一下身。

不過不能側躺太久,否則背對著的村花會很吃醋。

聞著美人的體香,聽著她們均勻的鼻息聲,那是一種很美妙的感覺。

特別是當兩位村花都將臉面伏過來,枕在羅陽的胸膛上時,羅陽便愛心大發,好想跟她們這樣睡一萬年。

房裡安靜下來后,羅陽陷入了沉思。

原先他還抱著一絲幻想,便是左右護法或許能打敗劉奶奶和小惠子。

若成功了,就直接抓起祖孫二人審問。

這樣可以最快捷弄清楚木炭或者洪佳欣爸媽在哪兒。

可惜幻想終究是幻想,只是空歡喜了一陣。

萬幸的是,左右護法的武功沒有被廢。

羅陽曾想過將劉奶奶和小惠子趕出宏運大隊。

若這樣做了,那好像情況更糟糕。

只是將二人趕出宏運大隊,又不是趕出地球。

此時祖孫二人住在宏運大隊,羅陽還能監視她們的一舉一動。

若她們不在宏運大隊,而躲在附近某個地方,倒在暗處了。

俗話說明槍易擋,暗箭難防。

想來想去,羅陽覺得還是讓她們住在宏運大隊更好些。

這樣至少能知曉她們的大部分行動。

隨即又想到小惠子可能是擲了什麼符在房子的外牆。

若不摘去那些符,羅陽日後陰魂出竅想出屋外面去,那是辦不到了。

幸好這是秦飄的房子,明日讓秦飄將貼在外牆上的東西除去就行了。

此時此刻,羅陽最為好奇的是小惠子與劉奶奶到底是什麼關係。

從種種跡象可以看出,小惠子的身份地位比劉奶奶高。

總裁駕臨,老婆別囂張 或許,劉奶奶是小惠子的跟班。

可是為什麼來一個小女孩?

難道小惠子家裡沒有其他人了?還是只有她才能對付張靜?

這些問題,現今也只有張靜和祖孫二人清楚了。

去問她們,那不現實。

迷迷糊糊躺到了天亮。

羅陽要找秦飄單獨聊聊,讓她將房子外牆的東西除去。

心想自己也行,反正紅日要東升了。

這麼想著,便小心翼翼地掰開兩位村花的手,下了床。

溜出房間后,又躡手躡腳出了門。

豪門婚纏之老公求複合 外面雖已亮,但光線不是很明。

羅陽的視力比普通人的要強。

舉頭看去,只見房子的四面外牆都貼著半個巴掌大的紅紙。

羅陽取了一條長竹篙,將紅紙捅了下來。

拿在手裡一看,果然是符,上面寫著神秘的咒語。

而且這紅紙不是普通的紅紙,兩張粘在一起,下面那張撒滿了閃閃發亮的東西,類似金粉。

將四張符捅下,然後用打火機點燃,燒了。

此時東方依然是一片魚肚白。

羅陽趕緊溜回房裡,爬上床,然後重新陰魂出竅。

果然,房子外牆沒了那些符,羅陽的陰魂便可出去了。

只是外面快有陽光了,他的陰魂又不強,若被陽光照中,那可能會當場消散。

於是只在門口溜達了一圈,便立刻陰魂歸竅。

摘掉了紅符,有好有壞。

從此以後,祖孫二人就會懷疑秦飄的屋裡有人能陰魂出竅。

若張靜和祖孫二人聯手對付羅陽,單就現今羅陽的身手實力,還不足以打敗她們。

這可是個大問題。

羅陽若敵不住張靜等人,那洪佳欣就麻煩了。

很快便到了早上八點鐘,羅陽和眾美人都起床了。

安玉瑩七點鐘就起身了,她還要去上課。

當安玉瑩出去后,唐桂花便將左腿跨在了羅陽的小腹上,完全可以霸佔羅陽了。

眾美人起床后,還要做早餐吃。

下午要去縣城考駕照的科目一理論考試。

左右護法早早就來到秦飄的家門口等著了,直至羅陽起床了,才請他一起去見劉奶奶和小惠子。

3人在路上又斟酌了一番,商量好細節。

及至到了郎意鋒的家,正好劉奶奶和小惠子已起床了。

見到羅陽和左右護法來了,祖孫二人均怔了怔。

隨後劉奶奶滿臉堆笑道:「羅醫生,這麼早來給小惠子看病?」

羅陽笑道:「劉奶奶,不是。為了另外的事。」

於是劉奶奶請羅陽等人進房間里談。

關上了門,羅陽都擔心祖孫二人會下殺手。

就算他和左右護法聯手,應該都還不是祖孫二人的對手。

至於張靜和祖孫二人誰更強,看不出。

當時羅陽偷聽3人的談話,也沒聽出誰的身手實力更勝一籌。

羅陽只知她們雙方都互相有些忌憚。

劉奶奶和小惠子似乎是來威脅張靜要達成某種協議的,並不是來和她打架的。

而張靜也沒顯出要跟祖孫二人動手的跡象。

這有些奇怪。

張靜和祖孫二人又是什麼關係,羅陽實在猜不透。

左右護法見了祖孫二人,顯得很緊張。

就算有羅陽在場,左右護法還是有些心神不寧的樣子。

小惠子倒又恢復了小孩子的模樣,蹦蹦跳跳來到羅陽面前。

「羅哥哥,你陪我玩好嗎?」小惠子稚聲道。

「行,待會哥哥陪你玩。」羅陽笑道。

其實羅陽心裡挺尷尬的。

明明是個高手,現今卻裝出是個懵懂小孩的樣子。

這份演技,也只有小惠子能勝任了。

既然祖孫二人還不想撕破臉皮,羅陽也只好奉陪。

若非經歷過不少大場面,羅陽還真難以淡定。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