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冷凝雪和那個人剛轉過彎,還沒靠近洗手間呢,就被一群人堵住了路。這個場景似曾相識啊。這又是為了哪個人啊,而且冷凝雪還隱約覺得有些暈暈的,只是這點感覺很是輕微,冷凝雪想著可能是自己感覺錯了吧。

那群女人雖然圍著冷凝雪,但是暫時也沒對她做什麼,而是七手八腳把她帶到了游泳池。大冬天的,游泳池裡的水雖然是溫的,但是游的人還是不多的。現在就更是沒什麼人在了。

幾個領頭的女人上前用一種聽著溫和但語意陰陽怪氣的口氣問了冷凝雪她和西門徹到底是什麼關係,和四少是什麼關係,不要用什麼我們都是朋友這樣的話來搪塞之類的。

冷凝雪只覺得好笑,一邊問什麼關係,一邊潛意識裡又確定他們的關係不正常,這可真是,更何況現在腦袋一抽一抽的疼,實在不想和她們糾纏。她隨口說了一句「沒關係」就想推開人走人。但是她想走,對方卻不想善罷甘休。

幾個人又把她團團圍住,這下保持不住她們矜持的外表了,個個面露嫉妒,「什麼沒關係呀,沒關係就你這樣的能來這樣的宴會?」「就是就是,指不定背後使了什麼手段呢。」「我們啊,就是不如人家放的開啊,才讓西門少爺被你騙了,哼。」

這一群女人七嘴八舌的嘰嘰喳喳,就像幾百隻鴨子在冷凝雪的耳邊叫喚著,讓她越發頭疼。這群女人還不依不饒,說著說著就想動手了,一個上手推了,其他人也伸手推。這下冷凝雪可忍不住了,一個用力就把那些人都推了出去,然後就想走。這下那群小姐們可不樂意了,嘿,你還敢推我!

上前對著冷凝雪就是一個用力,結果沒想到把人推進泳池裡去了,頓時嚇了一跳。冷凝雪也是大意了,再加上頭有些暈也就沒有防備。但被人推進水裡,冷水這麼一激,瞬間清醒了。

玩完了,為了掩蓋住發色又不傷頭髮她用的都是一次性的染髮膏,遇水就會褪色的那種。現在她意外掉進水裡了,得趕緊回房間才是啊。

那群嘰嘰喳喳看人掉水裡了,也有些小躊躇,畢竟這掐啊啥的在隱蔽的地方能讓人看不見還有苦說不出,但是這掉水裡,一眼就看出來了。要是冷凝雪和西門徹告上那麼一狀,幾個人都面面相覷,有些退縮了。 女尊重生之盛寵 為首的幾個強撐著放了幾句狠話,提著裙子忙不迭的就跑了。

冷凝雪根本沒理會她們說的話,自顧自的爬上來。她現在要趁著染髮膏沒褪完之前回到休息室。外面的人現在都在宴會上喝酒聊天呢,所以這邊的走廊空蕩蕩的。冷凝雪把自己濕透的衣服擰了擰水,脫下鞋子就準備直接跑過去。好在休息室和泳池距離不是很遠,不需要經過宴會廳。

轉過彎再走兩步就是休息室了,冷凝雪急忙走過去,卻沒想,在轉彎處和一個人撞了個滿懷。

南宮澈沒想到,自己只是出來透個氣,突然就被人撞到了。一開始他還以為是故意的呢,因為之前就有一個女孩子研究了她的出行規律,然後找準時機故意撞上來,想要南宮澈對她負責。再不濟能和男神有一個擁抱也是好的呀。

基於這樣的懷疑,南宮澈在撞上的瞬間心情特別不好,但是下一秒他就發現了他錯了。 分手妻約 撞了他的竟然是冷凝雪。看著冷凝雪一身都濕了的樣子,南宮澈的表情瞬間嚴肅,還帶著點不好意思。「你這是,誰幹的?」

冷凝雪也發現了她撞到的是南宮澈,鬆了口氣。然後只是沖他笑了一下就想走。南宮澈阻攔了一下,「雪,你這樣還回自己房間比較好吧,這休息室也沒余多餘的衣服,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冷凝雪猶豫了一下,同意了,反正也不差這麼一小會兒。她說:「我的門卡在裡面。我去拿。」

南宮澈點點頭,脫下自己的外套給她披上,畢竟衣服都濕了。冷凝雪接受了他的好意,進去拿了包就出來了。看她光著腳濕著衣服走路的樣子,南宮澈一把就把她抱了起來,冷凝雪嚇了一跳,下意識掙扎了一下,「你幹什麼?」

南宮澈:「為了你不被人發現這樣狼狽,怎麼樣,把衣服蓋頭上吧。走了。」說完抱著人就往電梯方向走。

冷凝雪心中忍不住生出一抹感動,,她默默地把衣服蓋在了頭上,然後輕輕的把頭靠在了南宮澈的胸膛。電梯很快就停了,到了房門口,南宮澈把冷凝雪放了下來,然後拿房卡刷開了門。直到以後,冷凝雪蓋在頭上的衣服才取下來。

冷凝雪把衣服遞還給南宮澈,很不好意思,把他的衣服都弄濕了。南宮澈接過衣服卻發現了冷凝雪的頭髮好像有些不對勁,怎麼有些,褪色了?

他不動聲色的從浴室拿了一條毛巾,直接就蓋在了冷凝雪的頭上,然後直接上手給她擦頭髮。「女孩子要注意,不要著涼了,我先幫你把頭髮擦一擦,等一下你再去泡個熱水澡,還要喝點感冒藥,預防著涼。」

冷凝雪的心被他這一連串的關心弄得好像是泡在溫水裡,整個人都暖洋洋的,一時間也忘記了自己的真實發色。

南宮澈擦著擦著就發現了不對,怎麼這毛巾越擦越黑呀。而且冷凝雪的頭髮顏色也在變。這,這是。沒擦兩下,這染髮膏就全掉完了,冷凝雪的漸變七彩頭髮也被南宮澈看在了眼裡。他忍不住出聲,「雪,你,你的頭髮。」

冷凝雪這才發現自己的偽裝失敗了。她有些不敢看南宮澈的眼睛,因為之前她在騙他。冷凝雪只是低著頭輕聲的說:「那個,其實這才是我真正的頭髮顏色。澈,你,你能不能不要告訴別人?」

完全恢復自己的七彩長發的冷凝雪看著有一種特別的魅力,讓南宮澈有些微微心動,世上怎會有如此美麗的女子!他憐愛的看著冷凝雪,尤其是現在她全身濕透,不同於她平時,看著更是有一種楚楚動人的美感。

「好的,我會和他人說的,這就當做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如何?」南宮澈想的很周到,大家都知道的秘密那就不是秘密了,更何況雪恢復之後這樣好看,還是要防著別人啊。再說了,答應了她兩人之間就有了更加密切的聯繫了,又能讓她放心,開心,何樂而不為呢。

冷凝雪聽了南宮同意一的話頓時覺得南宮澈實在是太善解人意了,讓她的小心臟都有些撲通撲通呢。正當兩人之間氣氛正好的時候,冷凝雪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南宮澈頓時一臉自責,「都是我不好,忘了你現在衣服還濕著呢,不說了,你快去洗澡吧,我在前台幫你叫一碗驅寒的薑湯讓人四十五分鐘之後再送過來可以嗎?」

南宮澈的安排十分到位,哪怕冷凝雪不喜歡薑湯的味道也沒有反駁。因為冷凝雪還要洗澡,南宮澈也就不多留了,他拒絕了冷凝雪想要送他的舉動,催促她趕緊去泡澡,感冒了可不好。冷凝雪心裡很是受用,也不爭,乖乖的去了。

雖說冷凝雪的事處理好了,但是南宮澈還有其他的事情。他先回自己的房間換了件衣服,身上這件抱冷凝雪的時候濕了。然後又打了個電話讓餐廳的人煮一碗薑湯在規定時間內送到冷凝雪的房間,這才回到樓下的宴會廳里。

西門徹幾人早就等的不耐煩了,北冥洛眼尖的發現南宮澈居然換了一套衣服,興奮地問:「你幹什麼去了,怎麼還換了一件衣服?」

北冥洛不提其他幾個還沒發現呢,現在他這麼一說,他們頓時來了好奇心,紛紛用坦白從寬的眼神看著他。

南宮澈也沒隱瞞,只是略過了冷凝雪發色的那一部分。他是想給冷凝雪出出氣的,這大冷天的,她肯定不會自己往水裡跳啊,所以那就是有人害的嘍,其他幾個在聽到之後也都是皺眉。就憑她的身手就足夠他們和她交朋友了。現在人在生日宴上出了這樣的事情,不是打臉嗎?西門徹頓時就表示會給冷凝雪一個交代。

既然人家這生日宴的主角都這麼說了,南宮澈也就沒有繼續說什麼,但是他心裡去世打定主意,要是知道了是誰一定會給那個人一個教訓。

等宴會結束了已經快十點了,南宮澈回房間之後還是有些放心不下,又給冷凝雪打了個電話。

「雪,不好意思,打擾到你了嗎?」

「沒有,我還沒睡呢。澈,你有什麼事嗎?」

「怎麼,沒事就不能給你打電話了?」

「哎呀,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啦。」冷凝雪忍不住對著電話那頭撒嬌。南宮澈清朗的笑聲順著電話傳到她的耳朵里,讓她覺得有些酥酥麻麻的,以前怎麼沒發現澈的聲音還挺好聽的。

「好了,我就看到你今晚好像沒吃多少東西啊,你肚子餓了嗎,我叫了外賣,你要吃嗎?」

冷凝雪摸摸自己的肚子,還真有點餓2了,當下也不客氣,「要啊,你之前不說我還沒發現呢。」

「那我讓前台的人把外賣送到你的房間。」

南宮澈這話一出,冷凝雪就明白了了,其實這外賣就是為她點的,要是她不吃的話那就是南宮澈自己吃了。沒想到他這人還挺細心的嘛。冷凝雪有些臉紅。兩人又煲了好一會兒的電話粥,直到南宮澈說有電話才掛斷,沒多久,外賣就送到了。 自從沈樓說讓她不要那麼在意這個小位面男女主的情況,沈鈺也就不像以前那樣事事盯著了。所以冷凝雪和南宮澈有了交集的事還是第二天她從沈樓嘴裡知道的呢。當天晚上她光顧著吃東西去了。

而那群像鴨子一樣的女生,西門徹查了查監控就知道了,既然她們做出了這樣的事情,那就讓她們的父母來管教她們好了。他也沒做什麼,只是把西門家和他們之間的合作停掉了一兩個。就這就足夠他們的父母把她們罵的狗血淋頭了。

除了西門徹,南宮璃也暗搓搓的給那些人找了麻煩。他倒是不像西門徹那樣簡單粗暴,也不想暴露自己,就找人查了查那些女生,果然有黑歷史。於是南宮澈順手就把這些黑歷史上交給了掌握經濟大權的家長。又是一陣雞飛狗跳。

這些冷凝雪都不知道,所以也不知道東南西北四個人放話冷凝雪是他們的朋友,不許欺負她。自從南宮澈知道了這發色秘密之後,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在不知不覺間就更好了,具體來說就是很有默契。

很快的,學校就放了寒假,之後就是過年。冷凝雪也回了冷家,當然了,是恢復了她原來的樣子。

過年期間來冷家拜訪的人特別多,只是冷凝雪不想下去無聊的坐著寒暄,乾脆就躲在房間里和沈鈺一起玩遊戲了。 鶯鶯傳 沒錯,沈鈺又發現了一款好玩的遊戲,恰好這是一款聯網的遊戲,所以就邀請了冷凝雪一起玩。反正她也和冷凝雪一樣不想下去接待客人,這種事有南宮澈在就好了,就讓她頹廢吧。

之後是守夜。不知道為什麼,這些小位面的一些習俗好像和現代都有一些相似的地方,就像現在的守夜。守夜是每個人都要在的,指針慢慢走向12點,就在這時,一個電話達到了冷凝雪的手機上,她走到窗邊接了起來,是南宮澈打來的。

「喂,澈。」

「雪,」南宮澈只是叫了一聲名字,之後又不說話了。

「澈,有什麼是嗎?」冷凝雪奇怪的問。

南宮澈不答話,就在這時,秒針也走到12點的位置,新年到了。「雪,新年快樂。我只是想第一個和你說新年快樂。」

外面的鞭炮聲震天響,但南宮澈的話卻清晰地傳入她的耳中。

「你現在在看煙花吧,我也在看。」

沈鈺看到她那個名義上的哥哥走到窗邊到了個電話,臉上露出的笑容在煙花的映襯下顯得格外的好看。其他人只以為他是在和朋友說話,但是在她這個知情人的眼裡,這都是狗糧。哼,狗糧走開!

她突然拿出手機拍了一張照片,然後編輯了一段話發給了冷凝雪。我就是這麼善良的一個人,即使遭到了狗糧攻擊,也想著撮合你們啊!真是太善良了!沈鈺都被她自己的善良所打動了。

南宮澈和冷凝雪也沒聊多久,很快就掛了電話。這是冷凝雪才發現,沈鈺給她發了幾條消息。她點開一看,入目就是南宮澈的照片。

這張照片被沈鈺拍的非常好看,看的冷凝雪有些臉紅。因為下面沈鈺的消息說:不知道我哥在和誰聊天,我打賭一定是他喜歡的人,你看他笑的那麼蕩漾。而冷凝雪認出了照片里的其實當時正在和她通話。哎呀,什麼喜歡的人啊,這話說的,冷凝雪忍不住把手貼在臉上降降溫。

「姐,你這是怎麼了,臉怎麼這麼紅啊?」冷凝雪的一個堂妹走過,看到她的連有些驚訝。

「啊,我,我沒事,我我先上樓了。」冷凝雪被嚇了一跳,驚慌的跑走了。

「什麼情況啊?」堂妹一臉不解。

過年這段時間總是特別的忙,而像南宮家這樣的大家族,就更是比普通家還要忙。當初沈鈺做趙歆的時候也沒有像現在這樣事情這麼多啊。一直到初七,他們才算是可以暫時歇歇了,沈鈺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要累趴下了。這不是肉體上的疲憊,而是精神上的勞累啊。

虧得她即使是在度假也沒有放鬆修鍊,只是不像以前那樣。而不只是南宮家,剩下的三個家族還有冷凝雪的冷家在新年之後都是這麼忙碌,所以南宮澈居然還能擠出時間和冷凝雪打幾個電話!這種操作沈鈺也是佩服啊,這是真愛啊!

忙忙碌碌好幾天,終於閑下來了,閑不下的被北冥洛建議來一場燒烤聚會。最喜歡火鍋燒烤的沈鈺當然積極響應了。其他幾個也覺得要放鬆一下,也就同意了。地點就選在北冥洛的別墅。因為他的別墅有一個玻璃花房,用來燒烤不知道多美了。

這燒烤嘛,自然是傭人幫他們準備好東西,到時候如果想自己上手就自己來,如果覺得自己烤的不好吃,那也可以讓廚師來。對於沈鈺來說,她在末世這麼多年,手藝還是可以的。

正好,天公作美,當天太陽正好,玻璃花房裡即使不開空調也很是溫暖,廚師早就把燒烤的東西都弄好了,他們只要往上抹油然後烤就好了。沈鈺和南宮澈。北冥洛準備自己動手,剩下的三個就準備嘗嘗他們的傑作。不好吃也不要緊,旁邊的廚師也在烤呢。

沈鈺和南宮澈倒是有模有樣的,倒是北冥洛,看他那生疏的樣子就知道從來沒烤過也不知道及時翻個面。很快,南宮澈的遺傳裡脊肉就烤好了。然後他就無視了西門徹伸出的手,遞給了冷凝雪。

西門徹簡直不敢置信,友情呢!倒是東方修,很明白第一串肯定不會是給他的,明智的在廚師那裡拿了一盤,順便還分了西門徹一根他不喜歡的翅尖。西門徹絲毫沒有發覺,粉粉的咬著翅尖,捋了捋袖子也準備自己烤。而沈鈺早就烤好了好幾串了,但是都被她塞進自己的嘴巴里了。她倒是想給冷凝雪,但是不能剝脫男主獻殷勤的機會啊,再說了,燒烤好好吃,一吃就停不下來,等她反應過來,盤子上已經沒有了,嘿嘿!

至於北冥洛,他烤的東西因為沒有翻面,已經焦掉了。西門徹幸災樂禍的看著他,嘴裡大聲的嘲笑道:「來看看啊,我們的北冥大少爺烤的雞翅,哎呦,怎麼是黑色的啊?」

北冥洛氣的要和西門徹決鬥。好在冷凝雪攔下了他,「算了算了,你再烤一串試試,這次要記得多翻面啊。」有了冷凝雪的安慰,北冥洛倒是沒有繼續動手,而是幼稚的對著西門徹哼了一聲,「有本事你也烤一串啊,我看你烤的比我的還不如呢。」

西門徹受不得北冥洛的激,當下怒道:「烤就烤。等下就讓修他們來品一品,到底是誰烤的好吃!」

「好,比就比!」

沈鈺在一旁有些傻眼,怎麼事情突然就轉變成這樣了。這變化也太快了,說好的西門徹霸道,北冥洛邪魅呢,怎麼她只看見兩個三歲孩子在鬥氣啊。

東方修看到了沈鈺的表情解釋道:「其實他們就是喜歡這樣玩玩而已,實際上感情還是很好的。」沈鈺點了點頭,不理解他們的喜好,還是繼續燒烤好了。

等沈鈺都烤好一大盤了,西門徹和北冥洛還在那裡一邊鬥嘴,一邊小心翼翼的烤著自己手裡的雞翅。沈鈺一邊吃著烤串一邊看好戲。見東方修一個人坐著,把那一大盤的烤串推了推,「你吃嗎?」

東方修沒想到南宮璃會請他吃,沉默了兩秒,拿了一根塞進嘴裡。嗯,味道還行啊。既然這樣,東方修就不客氣了,兩個人坐著你一根我一根,坐看好戲。

至於冷凝雪和南宮澈,南宮澈就一直在烤,烤好了就塞給冷凝雪,但是因為他還挺低調,暫時大家都沒有發現他的舉動。到了後面,六個人還喝起酒來了。沈鈺也難得想要放縱一下自己,咕嚕咕嚕的喝的爛醉。

沈鈺喝醉了也沒幹什麼,還是很乖的,只是一直坐在那裡唱歌,唱的還都是一些現代的歌曲。

「……onenigheinbeijing,你留下許多情,……,人說百花的深處住著老情人,……」

「……來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時光,……」

周圍的人聽的是囧囧有神。

而西門徹和北冥洛兩個原本是在哪裡拼酒的,後來不知怎麼的把東方修也叫上了。三個人坐在一起,,嘴裡不住地嘟囔。

剩下南宮澈和冷凝雪還沒喝醉,但也喝了不少。最後只能南宮澈任命的收拾殘局。

第二天醒來沈鈺覺得自己現在是真正擺脫末世對她的影響了。以後就算再遇到這樣類似的情況,她也能及時調整好心態。

開學了。現在這學期和上個學期可不一樣了。上個學期大家已經差不多都熟悉了,所以從這個學期開始有很多人冒出來說想要冷凝雪做他們的女朋友。

冷凝雪還不知道呢,她的樣子這麼好看,那個男生不喜歡啊。再加上一個學期相處下來,很多男生都知道了冷凝雪其實脾氣也不錯的。自然他們心裡都蠢蠢欲動了。但是有這麼多男生喜歡她就有很多女生不喜歡她。尤其是這樣的藝術系的女生,個個都覺得自己長相不俗,有些也有暗戀想要在一起的小哥哥。 少帥:夫人又在鬧離婚 但是大多數男生都把目光放在了這最漂亮的人身上,這讓他們怎麼甘心。

但是也沒辦法啊,冷凝雪和沈鈺一個宿舍。沈鈺是什麼身份,她們可不敢衝到她的寢室對冷凝雪做什麼。如果在路上堵人,冷凝雪手上功夫不錯,根本不怕。再說自從上次被那什麼四少後援團的人堵了之後,她就很少走一些偏僻的地方。因此,那些女生也只能恨得牙痒痒卻拿她沒辦法。

一天,冷凝雪干從圖書館出來,就有一個男同學面帶羞澀的走上前來,「呢個,冷凝雪同學,請問可以耽誤你幾分鐘時間嗎?」

「可以。」

那位男同學也沒走遠,就在圖書館旁邊的小樹林里停下了。

「請問你有什麼事嗎?」冷凝雪問。

那個男生深吸了一口氣,突然拿出一封信遞給她,大聲的說:「冷凝雪,我喜歡你!請問你可以當我女朋友嗎?」

冷凝雪被他突然地告白嚇到了,她接過對方手裡的信,但是卻拒絕了他。「對不起,謝謝你,但是我不能接受。」

男生雖然很失望,但是也知道自己沒什麼可能,也就是失落的跑走了。知道那個男生走遠以後,小樹林後面才鑽出一個人,他走到冷凝雪旁邊拍了一下她的肩,「嘖嘖,你很受歡迎啊!」冷凝雪回頭一看,是西門徹。

西門徹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反正他看到有人和冷凝雪告白就有點不爽語氣也忍不住帶了一點酸味。

冷凝雪倒是沒有發現,她笑著說:「西門少爺的不是也有很多人喜歡嗎?你們還有一個後援團呢。」這件事情南宮澈告訴了剩下的三個,他們都莫名覺得有些小羞恥。現在聽到冷凝雪這麼說,西門徹頓時想捂住臉,他咬著牙,聲音從牙縫裡傳出,「你別說這個了!」 西門徹有些煩躁,他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明明和冷凝雪是兄弟關係啊,為什麼想到她以後可能會交男朋友,和他們相處的時間少了就那麼難受呢。到底怎麼回事啊!

西門徹揉了揉自己的頭髮,把頭髮揉的一團糟,乾脆起身出去飆個車。沒想到等他到了那裡卻看到兩個意外的人。

沈鈺今天特意叫上冷凝雪來飆車的,結果剛到那裡沒多久就看到西門徹過來了。沈鈺上前,「西門,你怎麼也來了?既然來了,看看我的技術怎麼樣,有沒有進步。」

西門徹點點頭,只覺得自己的煩躁在看到冷凝雪之後全都消散了。「雪,你是陪璃來的還是自己也想上場啊?」

「我陪璃來的。既然你也在,那我就和你坐一起好了。我才不想坐她的飛車呢。」冷凝雪開了個玩笑。沈鈺遠遠的看著他們相談甚歡,心裡莫名有一種心虛的感覺,只覺得自己好像背叛了男主,幫助別人撬男主的牆角。她決定回去后就和她葛葛仔細談一下,看他到底是什麼想法。

自從上次醉后唱歌,醒酒後又記得自己幹了什麼,沈鈺現在簡直是放飛自我了。在末世每天都要綳著一根弦,根本沒有機會。現在就不一樣了,她已經學會不去在意外人的眼光,只要自己活得開心就好了。現在她就很喜歡飆車。再說了,這漫長的時光里總是要多學點感興趣的東西啊。

冷凝雪和西門徹聊得很開心,西門徹再蠢也發現了自己的不對勁,他好像有一點喜歡冷凝雪。像他這樣的人,喜歡就出手,絕對不猶豫。所以西門徹有意識的在冷凝雪面前表現的好一點,就像開屏的孔雀一樣炫耀著自己華麗的尾羽。

冷凝雪倒是沒有發現什麼,畢竟西門徹只是較平時稍微熱情了那麼一點,所以她也就絲毫沒有發現什麼。兩個人聊得太嗨了,甚至都忘了看沈鈺的飆車。知道沈鈺氣呼呼的走到他們面前控訴的時候才感覺到了不好意思。

西門徹討好的說:「這樣吧,我請你吃飯,還請你去買買買好不好?」

西門徹理虧啊,所以只好破財免災了。沈鈺哼了一聲,「買買買就算了,我要你請我吃十次。算上這次,你還欠我九次。」

他能說什麼呢,只好點點頭答應了。等吃完飯,西門徹要把他們送回學校,沈鈺說:「你把雪送回寢室吧,我回家。」

南宮澈正好在家。沈鈺直接就讓他等一下,她有話要說。書房裡。沈鈺支著下巴,問南宮澈:「哥,你是不是喜歡冷凝雪啊?」

這一計驚天大雷直接讓正在喝茶的南宮澈嗆到了。沈鈺不否認她是故意的,她就想看看這個一向溫柔可親的南宮澈變臉的樣子,果不其然。

南宮澈咳了兩聲,又抽了幾張紙擦了擦衣服和桌子。沈鈺可能有些不好意思了,狗腿的也抽了幾張幫他擦。

「你怎麼知道的?」南宮澈好奇的問,沒有要反駁的意思。

沈鈺撇撇嘴,「瞎子才不知道呢,你看看你,你那眼神,」沈鈺伸出兩根手指在眼睛上比劃,「直勾勾的盯著人家,哎呦呦,眼裡的愛情火焰都要把周圍的空氣點著了。我又不是瞎子,我能不知道嗎?」

南宮澈笑了,「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還跑來和我說,看樣子你是不反對我追求冷凝雪的吧。而且是不是有其他人對她獻殷勤你知道或看到了,心裡著急了?」

沈鈺訝異,南宮澈比她想象中的還要聰明啊。「是啊,我和你說,像雪這樣好的女孩子可是有很多人喜歡的。而且我覺得西門也喜歡她。然後北冥洛也在追求她,東方修對她也有所不同,以後說不定也會喜歡上她。這樣你們兄弟四個不就喜歡同一個女人了嗎?而且他們也很優秀,所以哥,你要加油啊,爭取在他們還沒有發現之前就和雪情投意合,兩廂情願,這樣她就能做我的嫂子了知道嗎?」

看著沈鈺一臉正經的說教他,南宮澈忍不住握緊拳頭輕咳一聲擋住嘴邊泛起的笑意,妹妹真是太可愛了!

他用溫柔的語氣對沈鈺說:「好,那我就拜託你嘍,麻煩你給我們製造機會好不好?」

沒想到沈鈺卻拒絕了。「哥,你想追女朋友你自己來啊,怎麼能老讓我幫你呢。我也有事情要做的呀。當然了,一兩次還是可以的。而且我跟你說啊,我還可以幫你打探打探雪的想法呢。」

既然沈鈺都這樣說了,南宮澈也只好點頭表示知道了,自己會做的。

這學期藝術系有一個作品展,每個人都要上交一副自己的作品,再由老師選出最好的作品上交學校進行展覽。所以很多人都對這件事非常上心。沈鈺和冷凝雪也連續好幾個星期都忙忙碌碌的,終於完成了他們的作品。

沈鈺的作品是她在末世看到的一幕景象,斷壁殘垣下,衣衫襤褸的兩個人迎來清晨的曙光。構圖雖然不錯,但是很遺憾,沈鈺其實對色彩不是很敏感,因此這幅畫只能被稱為還好,卻不能成為很好。

至於冷凝雪,她畫的就很好了。她用了大量的金黃深深淺淺的勾勒出秋天楓葉林的景象,但是又在中間留出了一條小路,引出無限的遐想。這條路是通向哪裡的,是誰在走這條路等等。沈鈺覺得她的畫交上去分數肯定不錯,而且說不定還能參加學校的作品展呢。

而就是這件事,又引起了一個針對冷凝雪的陰謀。這次作品展並沒有硬性規定作品的種類。因此,有些人畫了油畫,有些人畫了水墨畫,有些人畫了素描等等。冷凝雪他們班上就有一個同學的素描畫的特別的好,她叫秋月。她的素描畫的是栩栩如生,連老師看到了也讚不絕口。

畫畫好之後是統一交到老師那裡的。老師有一間畫室就是用來放畫的,要是你交了之後突然覺得有哪裡需要改一下也可以問老師要鑰匙。只要在上交學校之前都是可以修改的。她們就是用這個規定陷害了冷凝雪。實際上她們的計劃相當的粗暴,但卻很有效。

她們找人一直看著冷凝雪,一旦發現她去了畫室修改作品,就會找秋月在第二天一早也去畫室,同時攔住在她之後想去畫室的人。然後秋月自己在自己的畫上用鉛筆亂塗亂畫,隨後馬上出來表示自己的畫被人毀了。

這樣一來,秋月自己怎麼可能把畫毀了呢,但是除了她就只有冷凝雪了。所以這個黑鍋她是背定了。

事情也按照她們想象的那樣發展了。當秋月問老師要了鑰匙表示自己突然覺得還有一點地方需要修改的時候,老師爽快的給了鑰匙。等她進去后還沒一分鐘呢,秋月就驚慌的跑出來表示自己的畫被人用鉛筆畫了很多條線,沒法改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