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謠和流行大膽結合,輕快的旋律,真實的歌詞,再加上目前唯一衝進新歌總榜前十的年度中文歌。

無一不是熱門話題。

下至十幾歲的初中生,上至三四十歲已經有了孩子的父母。

大多數人都喜歡上了這首來之不易的中文新歌。

這個凌晨,稻香的播放量不斷攀升著。

新歌總榜第九、第八…第六…第五…

直到星期六的早上,稻香暫時停在了第二名。

第一名是歐美今年最火的男歌手Bast出的新歌,lovesong。

lovesong已經出了一個星期,再加上本來Bast在國內就有很多粉絲。

所以稻香的播放量離它還是有點差距。

但所有人都相信超過它也是遲早的事,畢竟華夏人多。

之前是一直沒有新的好歌出來,絕大多數人都在聽老歌,所以新歌榜才全被外國歌佔領。

現在稻香來了,第一指日可待。

……

等到方然早上醒來,起床打開電腦便看到稻香直接衝到了新歌總榜第二。

僅僅過去一天時間!

方然皺了皺眉頭,他知道這個世界華夏的文娛不行,但沒想到這麼不行。

看來自己任重而道遠。

不過有了稻香的製作經驗,方然已經有了很大的信心和把握,把前世周杰倫的歌複製過來。

當然,製作難度極高的那幾首,一時半會兒還做不到,他也不會去毀了心中的經典。

出門吃了個早餐后,回到家方然先花了半小時把作業寫完了。

大部分的作業他都在學校提前做完,只有一小部分昨天放學帶回了家。

寫完作業,方然才安心的把筆放下,轉而握上滑鼠。

他先是打開天天音樂,逛了一下稻香的音評區。

評論已經達到了近10萬條。

其中還有不少評論是無限恐怖的書友。

方然仔細的看了看評論里的好幾條樓中樓,很快他就笑了起來。

因為,無限恐怖的書友和稻香的粉絲之間進行了友好的互動。

稻香的粉絲知道了來自無與倫比的單章推薦,表示了感謝。

而無限恐怖的書友做出了前往奇點讀書的邀請,稻香的粉絲也表示答應。

從目前來看,兩邊的粉絲數量算得上旗鼓相當。

雖然音樂比小說還是受眾多而廣一些。

但無限恐怖目前在奇點的地位絕對比稻香在天天音樂要高。

所以單純以粉絲數來看,暫時差不太多。

至於未來誰更猛,方然也不好說。

好像都挺猛的。

音樂可以一直傳播,但電影也不耐。

翻了會兒評論后,方然操控滑鼠來到天天音樂Jay的主頁界面。

笑著發了個動態。

內容是這樣的:@無與倫比,你的無限恐怖也不錯。

可以比一比,是我的新歌好聽?

還是你的新電影好看?

(^_^)。

此時才剛剛上午十點,因為是星期六,大家都放假了。

所以Jay第一條動態發出去沒多久,下方立馬就有人評論了。

而且是一條接著一條:

「男神,你又要出新歌了嗎?」(因為沒人知道Jay是誰,但從稻香中的歌聲來看,Jay是個男生,而且很年輕,所以這麼好聽的聲音,又沒人知道他的名字,女聽眾便集體稱呼他為男神。)

「新歌還是這個類型的嗎?」

「什麼時候出?」

「我是無限恐怖的粉絲,也是稻香的粉絲,但在這裡我不得不公平的說一句,Jay你好像還不清楚無限恐怖在我們網文界的地位。」

「樓上的,我同意你的話,雖然我也想Jay能有我們倫大那麼強大,這樣我們華語樂壇就有福了,但我感覺也只能是想象了。」

「同意!不過我認為Jay你加點油達到我們倫大十分之一的程度應該也沒什麼問題。」

……

方然一個人坐在電腦桌前看著這些評論,很是想笑。

「哈哈哈哈哈!」

憋了一會兒,他實在忍不住了,放聲大笑出來。

像個傻子一樣。

好一會兒后,他才慢慢平靜。

「感覺我應該比前世看過的那些文娛小說中的主角都會玩吧。」方然在心裡自語道。

接著,方然忍住笑,在電腦上登錄奇點賬號。

準備回話。

但手放到鍵盤上后,他又停了下來。

這樣是不是有點太快了,會被人猜到是一個人?

對。

應該保險一點。

等到晚上再回話。

這時,書桌上的手機響了。

方然拿起來一看,是微信消息,張芷箐發來的。

「你挺會玩呀?」

方然撇了撇嘴巴,這人好像本性暴露了,記得上次見她還是很正式的感覺。

方然打字回道:「還行。」

沒過兩秒,張芷箐的消息立馬又發了過來:你在音樂上也有小說那種程度的天賦?

方然回道:應該不比小說差吧,我已經寫好了一首新歌的作曲,白天應該差不多能完成編曲。

他說的自然是簡單愛。

張芷箐問道:你什麼時候學會的作曲和編曲?

正在家裡休息的張芷箐很疑惑,她記得上次見方然時,方然唱的稻香一下子就把吸引了,而現在事實也證明她的陽光沒有錯。

稻香是今年目前熱度最高的中文歌!

而且馬上就要登上新歌總榜第一的寶座,要知道在這之前連前十都沒有中文新歌進過。

所以葉文英也是吩咐她對方然關注加倍,時刻關心他的一切。

但張芷箐記得當時方然說的是稻香是他偶然間想出來的,他一點音樂知識不會。

張芷箐還以為稻香是他自己找的音樂錄音室請人幫忙弄的。

現在看來,全流程都是他自己一個人?

方然回道:製作稻香的時候學會的作曲和編曲,我前幾天才發現我是絕對音感,然後自己在網上找的電子樂器,好像挺簡單的。

看著手機屏幕上的消息,張芷箐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挺簡單的?

絕對音感?

她記得全世界好像也就不到十人是絕對音感吧……

真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看著方然這說話的語氣,張芷箐有一種想錘過去的衝動,但一想到方然的情況,她又嘆了口氣,打字道:「那你加油!有什麼需要的都可以找姐姐。」

「好的,謝謝。」

看到光速回復的禮貌消息,張芷箐默默搖了搖頭。

她現在對方然的性格已經有所了解了。

孤傲。

她感覺,不遇到天大的事他應該是不會來找她的。

可憐又可敬的一個孩子。

……

書桌前,方然放下手機,打開音樂軟體,開始進行「簡單愛」的製作。 女子愛美,就算要修鍊成仙,也不忘打扮自己,就比如她今日,為了陪蘇師妹在雨石派各處轉轉,特意挽起髮髻,戴上珠釵,還描了眉,並穿上齊胸襦裙,期望能和蘇師妹一同挽手逛街。

誰知現在她獨自美麗,蘇師妹簡單隨意——嗚嗚~蘇師妹會不會以為她太有心機了?

就在她想東想西的空擋,蘇子靜已經走到身前,見她一直盯著自己的臉看,忍不住喚她:「木師姐?」

蘇子靜莫名地摸摸臉,莫非她臉上有什麼髒東西不成?

木向晚回神,啊了聲,連忙掩飾道:「好了是嗎?那我先帶你在門派各處轉轉吧。」

蘇子靜欣然同意,於是二人便一同御劍,在青山峰轉了一圈。

青山峰峰主是雨石派太上長老木葦舟真人,作為雨石派唯一的太上長老,他的住處自然是雨石派靈氣最佳的地方。

山腰處靈果成片,往山頂的地方則種了各類靈植,且其品階株株不凡,讓蘇子靜一面走一面咽口水。

沒什麼比新鮮的靈植、靈果、靈獸更美味——嗯,若說有,那也真有一樣,不過不能同外界道也。

而葦舟真人所居住的山頂,靈氣已近霧化,稍稍往上走一點,那沁人心脾的靈氣就不受控制地往體內鑽。

木向晚略有不適的皺眉,身上的靈氣罩也早已打開。

而她身邊的蘇子靜此時真恨不得張開雙臂,去盡情吸收。

好在她還能保持清醒,知道這種靈氣不該是她目前能承受的,便稱呼吸不暢,讓木向晚快快帶她離去。

原本想著讓好友蹭點靈氣的打算就此落空,木向晚不由有些惋惜。

一路走著,蘇子靜也見識到了木向晚在雨石派的地位。

葦舟真人在碧靈界的地位至少能排進前十,木向晚又是他唯一的後人,其待遇可以說等同其父。

又因她性格溫柔,面上時常帶笑,是已蘇子靜現在耳邊一直在回蕩著:木師姐、木師叔、木師妹這幾個字。

這種熱情真是讓習慣冷清的蘇子靜難以招架,頻頻加快腳步想逃。

木向晚乾笑道:「平時我很少出門,所以他們今天都很興奮。」

蘇子靜點頭表示理解,想當初她頂著一副妖孽臉四處招搖時,也是這般情景。

咳咳,往事不應再提。

「蘇師妹,要不要去外門集市走走?」

蘇子靜想起雨石派外門集市的繁華,雖比其他門派集市更嘈雜,空氣中更是多了一股烘烤的熱氣,但不乏有些讓她感興趣的存在,便欣然點頭。

木向晚笑眯了眼,她看蘇師妹在雨石派待得不甚自在,這才提議去外門集市,不然她還想帶蘇師妹去寶閣轉轉呢。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