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在幽山的時候明知必死都要去幹,明知道打不過別人也要打。

但是在很多時候他又慫的要命,比如現在。

踏馬的!

他咋就能想到這些呢?還安排個丹師大賽來針對他?


他算哪根蔥啊!

“這是……星隕大陸的慣例,每三十年都會開辦這樣的一次丹賽,就是爲了讓各大宗門或者丹師聯盟吸收一些有才能的丹師,或是發現一些好苗子。”

江萬貫耐着性子解釋了一句。

這下,江北才一臉認真地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

嗯,影視劇看多了,不好意思。


想得有點多。

既然這樣,他是得去看看這樣的盛會,都是丹師誒,都是牛逼的存在!

“爹!來的都是什麼人啊!”江北一臉笑容的問道。

江萬貫皺了皺眉,這小兒子怎麼一會兒變一個樣的。

剛纔還慫的要死,現在就擺出一個看好戲的臉?


“基本各大宗門都會派人前來,還有大家族的一些弟子也會來。”江萬貫回答道。

讓他見識到一下人家的強大也不是不可以,畢竟當年他一飛沖天的時候也是在這開始的。

江北的思緒亂飛,西絕城這地方好!

這大賽舉辦的非常好!竟然讓他們給趕上了!

那……

他是不是也可以參加一下玩玩?畢竟他也是丹師誒!

到了那地方,肯定可以刷到怒氣值啊!

晉級啊!實力啊!反正老爹在這,肯定能跑!


他都能活一炷香的時間,那老爹,肯定能活着跑出去!

其實江萬貫也有這種考慮,不過想想還是算了。

丹師大賽,雖然不全是丹師,但也有很多的天才。

要麼就是天境,已經凝鍊出了丹火的強者,要麼就是真正的一階丹師。

能在三十歲進入先天境,一般來說,也是很強了,但是!這並不是實力證明的。

因爲這些人,要一邊修煉丹術,一邊修煉,時間很緊缺!

簡單來說!能來這裏的,都是各家各宗門的傑出弟子!

看着已經凝鍊出了丹火的兩個兒子,江萬貫的心裏也是頗爲意動。

畢竟有了丹火也是過了最基本的審覈要求了!

但是也得看他們願不願意去,能漲漲見識還是好的,看看人家星隕大陸年青一代的強者都是什麼存在。

順路嘛,也也打消一下這敗家玩意心中的那個誰都不服的勁兒!

不過問題來了,就這慫炮的性格……

“爹!我想去參加一下試試!”江北突然說道。

驚了!

江萬貫傻愣愣的看着這小兒子,一臉的吃驚。

他是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嗎!這小子會讀心術不成!

嘴角狠狠地抽了抽,憑他的直覺,這小子絕對沒想好事! 與此同時,侯煙嵐和江南也一臉吃驚的看着江北。

江南根本就沒想那麼多!

他就是剛剛凝鍊出丹火而已,最近還在學習着丹道的理論,也就是說,他現在根本就算不得丹師!

倒是侯煙嵐美目圓瞪。

九天之前,江北就已經把江伯伯給震懾住了,那火苗是丹火。

那按照他這個對丹道的領悟能力,他會不會現在就……

江萬貫也有點懵。

難道這小子現在已經是丹師了?

狠狠地搖了搖頭,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這小子根本就沒接觸過丹爐,如何算成爲丹師?他憑什麼啊!

去,必須得讓他去!這次非得狠狠地打擊他一下!

正好到時候回了雲瀧城也讓他收收心好好跟着自己學煉丹!

見識到了人家那麼多天才的天賦,人家都那麼努力,他憑啥還不努力!

對!沒錯!

江萬貫攥緊了雙手,越想越激動,甚至臉上還露出了非常邪性的笑容。

江北在後面傻愣愣的看着老爹的背影。

他要是沒看錯的話,老爹的雙肩在抖?是不是被什麼玩意嚇到了?

“爹?你咋了?”江北一臉關心的問了一句。

只見老爹突然回頭!

“嘶~”

看到老爹的這個表情,江北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氣,這啥表情啊,他不就想去這個大賽轉轉嗎,至於的嗎!

“爹……我,我錯了,我不想去了。”

江北狠狠地吞了口唾沫,一臉決然的答道。

也就是現在不敢抽菸,容易被人注意上,不然江南絕對得點上一根菸。

這父子倆是咋的了?

“不!”

只聽得江萬貫果斷答道,“你們倆!必須去!”

江南更是有點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了,老爹怎麼一會兒一個樣?

“爹,我真不想去了,真的,我沒騙你,我也就剛凝聚出來丹火,我啥也不會啊!”

江北看着這樣的老爹,真是慌得要死。

活着挺好的,我也不想着刷人了,也不刷你了,別讓我去了吧……

“嘿嘿嘿……”

只聽得老爹陰冷的笑聲傳到了耳中,江北只覺得後背有點涼。

“那些所謂的天才,也得有多半隻是凝聚出了丹火而已,所以你們並不比他們差。”江萬貫摸着鬍子說道。

“弟弟,你也凝鍊出了丹火嗎!”江南一臉驚喜的走過來,雙手按住江北的雙肩,激動的問道,聲音很大。

江北木訥的點了點頭,凝聚出來了。

而隨着這句話說了出來,城門口不少人都轉頭看來。

他剛剛,用了一個“也”字……

那麼說,這個喊話的人,他自己也凝鍊,現在他的弟弟也凝鍊出來了?

這是什麼樣的天才兄弟啊!

不少羨慕的目光朝着江南江北這邊瞄來。

“哼,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區區丹火算得了什麼?”

與此同時,一個不屑的聲音也從江北的身後傳了過來。

“讓開!”

江北還沒從那個癡呆的狀態反應過來,就被人一下扒拉到了旁邊。

一個穿着看起來很高端的公子哥,身旁還站着一個老頭。

這老頭的實力看不透,實力很強。

而這年輕人一臉不屑的朝着還愣在原地的江北瞥了一眼,甚至還輕哼一聲,鄙視的表情一覽無餘。

老頭的實力他看不懂,雖然很強,但是他自信……這老頭打不過老爹。

這年輕人的實力他卻是看的清清楚楚……天境二階。

“是劉家的大少爺!劉柏林!真正的一階丹師誒!”

“劉公子!您是不是已經能煉製出特效回靈丹了!”

“劉公子,不知這次有沒有打算加入某個宗門啊!”

“說什麼呢!劉公子怎麼可能隨便加入宗門?他可是準備進丹師協會的天才丹師!”

“也是,劉公子可是年僅二十七歲就成爲丹師了!”

……

肉眼可見,這被稱爲劉公子的人有點高傲。

甚至還拍了拍自己的手,像是在嫌棄手髒了一樣。

江北一時間怒從心起。

二十七歲成爲丹師?現在還不知道二十幾了,還在天境二階?算什麼天才?

想到這,江北伸出手指開始查了起來,他現在應該還是二十一歲。

但是吧,他修煉一共就不到四個月,至於煉丹,不提了,難受,現在才一階丹師。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