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頓時引來了南宮火舞和東方水月的怒意,地心炎,他們同樣需要,地心炎能夠增強水將的意志力,更能增強東方水月的意志力,而且南宮火舞直接將地心炎吞噬了,更可以提升境界修為!!

「呵呵,老夫的目標也是地心炎,這具身體還有增強的空間,所以……」坤老眯著眼睛笑道。

居然目標都是地心炎!!

龍奕摸了摸鼻子,暗感頭疼不已,好在自己的目標是地皇的神通,看著他們大眼瞪小眼的對視著,不由得擺了擺手笑道:「不如我們分頭行動吧,到時候由舞兒吞噬地心炎,而你們則依靠地心炎來提升體制和意志力,如何?」

「老夫沒有意見!!」坤老捋了捋鬍鬚笑道。

「就這麼辦吧!」水將點點頭道。

東方水月和南宮火舞對視一眼,皆是贊同的點了點頭,各取所需互不干涉,的確是妙計。

「恩,坤老,你可知道地心炎存在什麼地方嗎?」龍奕笑問道。

地心炎的存在地方?

此言一出,幾人頓時傻眼當場,是啊,連在什麼地方都不知道,就開始談論分贓了,這是不是有些太白痴了?

幾人的面色都有些掛不住了,坤老尷尬的擺了擺手道:「機緣,一切還要看機緣啊……」

「機緣你妹啊!」龍奕幾人同時對他豎起了中指,極其鄙夷的走進了城中。

坤老臉色難看的在後面跟著,嘀咕道:「又不是老夫一個人不知道!!」

城中,與其他城鎮沒什麼兩樣,普通到了極點,在地域範圍這麼廣闊的城池裡,尋找一個完全不知道在哪的東西,的的確確有些難度太高了。

「去地皇的地皇府吧,也許,在那裡能夠知道一些什麼。」坤老道。

龍奕等人聞言,皆是點了點頭,齊聲問道:「地皇府在什麼部位?」

「額……老夫也不清楚……」坤老頓時面色鐵青下去,狠狠的看著幾人那鄙夷的神情,頓時氣的忍不住怒道:「這是一千多年前的城池,老夫去哪裡知道什麼地方!!!!!」

這座城鎮消失的日子,都是坤老歲數的幾倍了!能知道才怪了!!

不過,好在有了一個目標,地皇府,怎麼說也應該是一座很闊綽大氣的建築吧?

龍奕想了想道:「我們分開尋找吧。」

「切記,不可在高空飛行,這裡是存在著禁空陣的!一個不小心,超凡境界的大能都會隕落!!!」坤老叮囑道。

「這還用得著你告訴嗎?你看看那石碑上寫著的是什麼!」水將鄙夷道,指了指遠處的一座大石碑,上面清楚的寫著「禁空」二字。

坤老見狀頓時臉色一黑,惡狠狠的甩了甩衣袖,霍然閃身化作了一道流光,眨眼間就消失不見了。

「呃,是不是有些過份了?」龍奕無奈的笑道。

「這沒辦法呀,坤前輩的境界修為太強,除了地皇的殘魂外,其他的存活殘魂,只怕不敢出現。」水將笑道。


的確,這是水將的主意,將坤老引開,之後吸引出其他生存下來的強者殘魂,從而能夠知道一些想知道的秘密所在。

但龍奕幾人對水將都是抱著戒備姿態的,所以一開始,就是和坤老打好了招呼,這才有了這麼一處戲。

當然,龍奕等人也不奢求水將看不出來,但她偏偏看出來也要陪著演,畢竟,坤老不離開,那些強者殘魂是絕對不會出現的。

「你說的強者殘魂在哪裡?莫不是在欺騙我們吧?」東方水月哼道。

「我想她不會的。」龍奕玩味笑道。


水將聞言笑了笑,指了指那些一動不動的死屍,道:「他們不是已經出現了嘛,早早的就都看見了,只是現在還不敢動彈而已。」

唰唰唰!!

話音一落,那些一動不動的死屍霍然動作了起來,身形速度快到了極點,瞬間就有上千位流轉這死氣的死屍圍堵了過來。

「真是給面子呀,一下子出現了這麼多的神通境界強者……」龍奕皺著眉頭,臉色有些不好看,這些強者當中,神通境界第九重的不在少數。

完全不是自己等人能夠輕易對付的了的。

「咯咯咯,區區蝦兵蟹將而已,我一手就足矣了……」

嗡!

隨著水將伸出一手,翻蓋而下后,清晰的在其掌心內滴落出了一團水珠,那水珠頃刻間分散出了無數道小水滴,擊向了四周的死屍們。

轟隆隆!轟隆隆!

咻咻!咻咻!咻咻!

頃刻間,只見的那些死屍的身體皆是話位粉末,一縷縷黑色的死氣飄離出來,近千道的死氣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道龐大至極的身影。

「怎麼回事?」龍奕驚呼道。

如果說剛剛的強者們只是區區神通境界的話,那麼現在這位黑色身影,氣息足足超越了神通境界的強者,直達超凡境界的大能級!

「地皇大人,這是何意?」水將搖了搖頭,並沒有理會那道黑色的身影,轉而看向了虛空四周,揚聲輕笑著問道。

地皇?

難道這是地皇搞的鬼嗎?

「水將?呵呵,好久不見,想不到你能夠重新凝聚肉身,嘖嘖,還是一具涅槃重生的肉身,本皇都有些嫉妒的想把你永遠的留在這裡了!!!!!」地皇冷哼道。

唰!

隨著地皇的殘魂在高空顯現,引的龍奕等人戒備萬分,就算是水將,此刻都是神情凝重萬分,不論是生前還是死後,亦或者是現在,都絕對不是地皇的對手。

哪怕地皇只是一道區區的殘魂!也絕對不是自己等人能夠應付的了的!畢竟,這位可是凌駕在人皇只上的人物!!!!!

「地皇大人,我想你不會這麼做的吧?這位可是神棺的宿主哦,你知道代表著什麼嗎?」水將掩面一笑,指了指一旁的龍奕,語氣當中充滿了戲虐。

該死的水將!

龍奕冷冷的撇了他一眼,霍然將九大器物全部召喚了出來,就連力量還未恢復的弱水玄珠,此刻都是拼著顯現了出來,沒辦法,對手太強大了!!!!!

「神棺的宿主?恩?想不到你還得到了人皇的神通。」地皇驚訝道。

嗡!

隨著一道威壓的突然降臨,頓時與龍奕的九大器物爭鋒了起來,不過那道威壓稍縱即逝,所以龍奕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壓迫力。

「呵呵,還不錯,怎麼樣,小傢伙,你要不要學一學本皇的神通?」地皇突然笑道。

主動讓出神通來讓自己學習?地皇居然這麼好說話嗎?


龍奕愣了愣,眯著眼睛打量著他,現在都有些搞不懂這地皇是在玩什麼路子了,難道真的甘願交出神通嗎?

「地皇大人既然都開口了,你還不答應等什麼?」水將笑道。

「不可!」


東方水月和南宮火舞皆是拉了拉龍奕的衣袖,對於水將和地皇,哪個都不能選擇去輕易相信!!!!!!

龍奕皺著眉頭思量了一下,望著地皇說道:「你到底是什麼目的?這麼輕易的就交出神通,人皇那力可是費了好大的力氣呢。」

「哈哈哈!!太謹慎有時候也不是什麼好事的,小傢伙,人皇一定說過,讓你比較我們的神通強弱吧?也罷,本皇就順了他的意願,也想知道知道,到底我們四皇孰強孰弱!!」地皇突然放聲大笑了起來。

已經是死去一千多年的強者了,根本沒有了再生的機會,即使殺了龍奕等人也是無濟於事,還不如完成一段心愿,縱然敗在了東皇手中,也要在神通上讓後人知道誰更強大一些。

這是強者之間的攀比之心!任何人都會有!

龍奕思量了一番,點頭答應了一下來,轉而笑道:「那豈能不增加一些彩頭?」

彩頭?

地皇明顯的怔了怔,良久才是嘆息著笑道:「想不到啊,本皇主動交出神通,卻被你這小子提出了條件,說吧,你要什麼彩頭?可是地心炎?」

地心炎果然還存在著!!

此言一出,幾女皆是激動了起來,本以為地心炎存在不存在都是未知數了,如今親耳聽到,哪有不激動的道理? 「你肯將地心炎交出來?」龍奕饒有興緻的問道。

不得不說,地皇出手簡直太大方了,不但交出了神通,就連地心炎都肯交出來,為的只是賭了一口氣,一口到底孰強孰弱的氣!

「自然,本皇說話從一不二,豈能與你們幾個小輩行那欺詐之事?」地皇殘魂頗為不屑的冷哼道。

龍奕聞言眯起了眼睛,思索了一番,點點頭答應了下來,淡淡道:「既然如此,就請地皇前輩將神通殿打開吧。」

神通殿?

地皇極為不屑的撇了撇嘴,揮了揮手道:「無需如此,區區神通殿,那是人皇才會弄的孱弱之物,本皇的神通無與倫比,豈能用區區神通殿來裝載?」

咻!

隨著地皇揮揮手,一團青色的光芒當空落下,直接落入了龍奕的腦海里,一陣密密麻麻的文字翻滾下,一道地皇的有名神通映現了出來。

土遁術!

地皇的成名神通,土遁術!

龍奕臉色大喜不已,本來以為地皇在搞什麼幺蛾子,卻沒想到真的將神通土遁給交了出來,而且是一種直接將感悟和經驗傳承的神通,根本無需自己去費勁領悟!

唰!

龍奕的身形突然消失不見,在出現之際,已經是在十幾米外的地面了,地面上露出了他的頭顱,旁邊卻沒有絲毫離開的痕迹,就好似地面本就應該這樣才是。

「好厲害的神通!!都說上天遁地無所不能,我以前只是認為那是才吹噓,今日一見,果然存在!」東方水月驚呼道。

南宮火舞同樣美眸異彩漣漣,如此厲害的神通,無疑會成為龍奕的拿手絕技,不管是遇到多強大的敵人,都可以將對方玩弄於股掌之間!!

地皇,果然不愧是千年前的第三號人物,從領悟的神通就可見一斑!

「現在,你說,是本皇的神通強大,還是人皇的神通強大?」地皇眯著眼睛笑道。

龍奕皺了皺眉,此來之前,早已答應了人皇,定要在四皇面前說他的神通最為強大,但現在地皇手裡掌握著地心炎,如果說的話不能讓他滿意,只怕會賠了夫人又折兵。

「各有各的益處,單論力量而言,人皇的神通最為強大,可單論身法而言,自然是地皇前輩的神通更為厲害!!!!!」龍奕模稜兩可的說道。

的確,如此說辭是實事求是,說的一點都不假,人皇的神通主攻殺,但地皇的神通卻是身法一類,能退能戰,在戰場上極為有利。

「不不,我覺得應該是地皇前輩的神通更加厲害,你們想呀,在對敵當中,地皇前輩以土遁神通藏身,能夠給予敵人致命一擊!!但人皇前輩的神通,即使攻殺力強大,一擊之後,若是力量上不如對方,就會陷入負面局勢!!」南宮火舞淡淡說道。

的確如此!

東方水月和水將皆是贊同的點了點頭,龍奕見狀不由得對南宮火舞投去了一個讚賞的眼神,自己不能違背承諾說出地皇的優勢,那就只能別人來說,自己只要在保證說出人皇神通比地皇的強就可以!!

果然,地皇起初是冷冽的神色,現在卻是轉為了溫和,極為驚異的打量了一眼南宮火舞,良久才是嘆笑道:「想不到你們打的是這個主意,也罷,地心炎就拿去吧,不過,在天皇面前,絕對要說本皇的神通最強!!!!!!」

「自然,那是自然!」龍奕連忙應承,如此的好機會絕對不能錯過呀,過了這個村就沒了這個店了!

唰!

地皇揮手再次打出了一道火紅色的流光,便見得一顆火紅色的珠子,懸浮在了南宮火舞的面前。

「拿去吧,希望你能夠將地心炎發揮到本皇達不到的境界!!」地皇嘆息一聲,殘魂緩緩消散不見。

如果說人皇維持的力量是段體功法的話,那麼地皇的維持殘魂的力量就是地心炎了!兩者消失,殘魂自然失去了支撐,永遠的消散在了天地之間。

四皇時代已經是過去式,無力回天!一切已經成為了定局!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