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李潔倒是不認為有著這樣一雙美腿的女孩子會對自己怎麼樣,真是怎麼樣了也是她吃虧不是嗎,所以李潔放鬆了些,視線在女孩子雙腿上又有些留戀的溜達了一圈後向上,其實李潔不想往上看了,要是陪著這雙腿的女孩子長的是個恐龍級別的,自己恐怕會一輩子都心理陰暗的,但人家女孩子就站在那裡不走,早晚都還是要面對!

女孩子緊閉的一雙豐滿圓潤的大腿之上,就是微凸但總體還算是平坦的小腹了,那是終極柔軟的表現,從小腹一側看去,女孩子還不算寬的後方,是完美的半月形隆起,翹的很高,這說明女孩子沒有久經人事,骨盆雖然張開了,但還沒有被壓的更開一些,而翹的很高的半月兒也從側面印證了這一點,經歷的房事多了,少女特有的高蹺會再平緩一些,而不會翹的那樣孤傲,從這樣的特徵李潔可以斷定,這女孩子不大可能像是風塵中的女孩子,不像火車上的小柔,儘管說來上海是去工作,但蓮花可能不覺的,李潔就打量了一眼就敢百分之八十的肯定,小柔是風塵中的女孩子,體態上可以看出來一點,眉間掩不住的迷茫困惑和對未來不確定的憂慮始終不散,全是脆弱和頹廢,人看起來都有些灰暗,不像眼前的女孩子,即使身子都裹在絲襪和裙裝里一絲不漏,但遮不住的晶瑩和活力的璀璨讓李潔都覺的有些刺目!

從半月往上,就是女孩子的楊柳腰肢了,雖然女孩子個頭不低,也很豐滿,但女孩子腰肢很細,甚至讓李潔懷疑這麼細的腰以後可這麼懷孩子,但看的出來女孩子的腰細歸細,但是差不多渾圓的一條想來也很是柔韌,從細腰往上看,李潔就忽然有些熟悉的感覺了,女孩子的胸脯鼓鼓的佔滿了不算太寬的胸部,這樣的胸部連罩杯都不用帶就有很深的溝壑,根據之前的判斷,女孩子沒有、最起碼很少經歷過人事,這樣的女孩子雙峰應該是兩個很明顯的聳立,像眼前這女孩子這樣的半圓,只能是過於豐滿了,女孩子束的太緊的緣故,而現在的女孩子,有這樣的胸器那個不是頂的老高,那裡還有強行束緊使其盡量低調的!?據李潔所知的,有這樣的傲人本錢,也從不張揚還老是緊束的好像只有一個人!

想到這裡李潔心裡自己都不知道是個什麼滋味,此時李潔心有所感腦有所憶時,也終於注意到了房間里的氣息,雖然那人香水很多,但有一種最基礎的香味一直都有,而這個味道現在就充滿了這個房間並且完全的籠罩住了自己!

大唐逍遙地主爺 李潔沒在往上看,他基本上可以確定這是誰了,但總覺的自己是在做夢,李大小姐怎麼會在自己的床前!?笑著自己腦子有病時,李潔下意識的往床前女孩子的腳下看去,這一看,李潔就百分之百的確定了,就算自己是在做夢,夢裡的女孩子也一定就是李大小姐,三點二七的完美可愛的小金蓮配一米七二的身高,這樣的獨特配合獨一無二!

於是在李大小姐眼神很是複雜的注視中,李潔很是機敏的清醒后,腦袋慢慢的轉過來在自己身子上轉了兩圈也沒看自己的臉,然後居然就傻笑了起來,其實李潔是在自嘲,很久很久都沒在和李大小姐有任何的交際了,哪怕是在夢中,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想起她了,沒想到才來上海就做這樣的荒唐夢!可難道剛才在線上命令馬克西姆暫緩進攻解散了士兵也是假的!?

李潔再次搖頭,伸手就要攪碎這個本不應該有的夢境,接著李潔幾乎一驚之後差點跳起來!

李大小姐雖然來了,也看到李潔下線慢慢的清醒了,可是卻不知道該和李潔說什麼,或許次來的唯一收穫就是李潔看起來還是老樣子,好久沒見還是自己熟悉的樣子……!

李大小姐多少有些明悟,多少有些感嘆時,就看到李潔一手推了過來,如果是別的男孩子試圖碰觸李大小姐的玉體,李大小姐早就一巴掌甩飛了,但是李潔自然不同,他和自己最親密無間過,即使現在跟仇人似的,但是李大小姐肯先來找李潔按照她的想法就是想和解了,最起碼別跟死敵似的永不見面用不說話的!一向倔強的李大小姐肯先來找李潔,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驅動她的,這一點關於和解的盼望根源處可能在於李大小姐本人午夜夢回處。

♂♂ ?李大小姐既然有些意思想和解,對於李潔的碰觸也就沒有多大的抵觸,這證明自己魅力無敵不是嗎?不過李大小姐也知道就這樣讓李潔摸了去是不妥當的,這是李潔不尊重自己的表現,可是在拒絕的方式上李大小姐感慨之餘還沒反應的過來時,李潔的手就伸過來了,看清楚了李潔的手直指向自己的腿間,李大小姐立刻臉色一變的迅速反應過來了,玉手一揮就是一聲脆響!李潔也終於知道這那裡是什麼狗屁的夢境呀!李大小姐玉顏含怒並且微紅的正在怒視著自己,李潔一驚差點跳起來時才想起來自己無意間手似乎伸的不是地方,於是腦袋有些羞愧的垂下,只是掃了一眼李大小姐似乎越來越美麗的容顏一下后就不在看她了!

「你……你這大色狼倒是死性不改!看來網上的傳言是真的了!「

李潔依然低著頭,不解釋也不說話,身體慢慢往床裡面縮了縮。

「一見面你就這樣!你想幹什麼!?再敢伸你的狗爪子你看我不剁了它! 前妻超大牌

李大小姐猶自不解氣的繼續:「你別以為……別以為有了那個了你就可以像以前那樣了,告訴你,那是不可能的,回去我就撕了那張紙!並且不會讓你這個大壞蛋好過的!不老老實實的在你老家待著,就知道出來到處禍害人!「

「說話呀!你啞巴了!?「

「我叫你說話聽見了沒!?「

「沒想到這還沒過多久呢!李公子李會長居然不知道什麼時候連人話都不會說了!果然是禽獸呀!哼!「

不管李大小姐怎麼說,李潔既不看她,也不說話,只是低著頭微微側著臉沉默著。

李大小姐對李潔這種無視自己的態度越來越怒,一直以來,李大小姐都沒意識到,什麼時候見到了李潔,什麼時候她的情緒就會立刻失控,不是刻意的溫順就是暴躁易怒,完全沒了平時的冷靜和從小以來就養成的冷靜性格。

李大小姐到底還是伸出自己羊脂白玉一般的小手,要重重的推李潔的肩膀一下,李潔躲了一下卻沒李大小姐手快,沒完全躲開,李潔羞愧過後想著往事到底忍不住帶著些怒氣和冷意依然不看李大小姐的說了一句。

「當初誰說的再見面再說話就怎麼怎麼樣的,這位小姐,做人還是有點骨氣的好。」

聽了李潔低沉的話語,李大小姐頓時一呆,隨即大怒!李潔這是在嘲笑自己呢!虧得自己還放下身段先來找他,以示和解的誠意!就算做不成情人還是可以做朋友的不是嗎!?可李潔就這樣對自己!?李潔這是真把自己當仇人了呀!不願意見自己更不願和自己說什麼!

李大小姐當即就想甩李潔兩耳光然後轉身就走,手都有些顫抖的揚了起來,李潔根本就沒看她,自然還是老老實實的呆著,似乎沒有一點的防備,可是李大小姐到底還是沒下的去手,這樣的情景還少嗎!?李潔害怕自己打他嗎!?每一次都這樣把事情弄的更糟,李潔不煩自己都煩了!這又是為了什麼!?

不得不說我們的李大小姐還是多少改變了一點的,畢竟年紀也不小了,想的多了!

李大小姐強自忍著自己的脾氣,收回了手,看著自己眼下的李潔想了想后說。

「我是說過那些話,可你一個男孩子,就這麼和一個女孩子較真嗎!?你不感覺到丟人和無聊嗎?並且不管你怎麼想的,怎麼看的,但是你睜大你的狗眼看看,現在是我先站在你面前,先和你說話的,所以你很有面子,很有骨氣了是不是!?「

李潔聽的身體一僵,剛才李大小姐想動手李潔就察覺到了,那樣反而更好,李大小姐憤而離去最好不過,李潔不想和這個讓自己刻骨銘心和差點死了的女人再有什麼關聯了,卻真真沒想到,李大小姐居然說起道理來了,一個從不講道理的女孩子說起道理來了才是最麻煩的!

果然,李潔很是驚訝的沉默時,李大小姐說了這麼一句話,並且似乎找到了理由怒氣也消散了不少。

「再說了,女孩子嘛,都恨不得是沒有骨頭的,骨頭都不想要,就更別提什麼骨氣之類的東西了。「

「做人怎麼能這樣?」李潔獃獃的說了句。

「我做人怎麼了!?不比你強!?另外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這有什麼疑問嗎!?」

李潔心裡一想也是,李家大小姐向來不都是這樣的人嗎!並且要是對女孩子的賭咒發誓較真的話,還真的是自己有病了,可是就算不論李大小姐說過的話,李潔依然不願意和李大小姐有什麼牽連,這話必須要說清楚這次。

「李大小姐,你很美麗,也很高貴,這些你知道嗎?」

「那還用說!哼,算你識相,狗眼總算是沒瞎掉!」聽到李潔對自己的觀感,李大小姐得意了下,還順手理了下鬢角邊的髮絲。

「而我呢,窮光蛋一個,高貴無從談起,自己照鏡子,雖說不至於到豬八戒的程度,但就我個人覺的也沒什麼亮點,你說是不是呢?」

「總算你還有點自知之明。」李大小姐這次聽了后再次感覺到和李潔比起來自己的優越感十足十的!

「既然這樣,那麼以前的事情都不提了,我覺的這樣的兩個人本就不該相識,兩個世界的人也更不該有任何的交際,你認為呢?」

這次輪到李大小姐發獃了,頓了一下才說:「你說的那是世俗的偏見,你認為我也是那樣的人?」

「不管你是不是那樣的人,我說的都是事實情況對不對?」

「對也不對,你說的是事實,但我不是那樣的人,你這話對我說就是不對的。」

李大小姐很聰明,沒被李潔繞進去,當然,李潔想要表達的意思李大小姐也清楚了,李潔是在隱隱的拒絕自己,這種感覺對於從小到大都沒被人拒絕過的李大小姐來說很是新鮮,不過隱隱的怒意也是少不了的。

李潔輕嘆口氣:「這麼說吧,李大小姐,你願意向別人介紹我是你的朋友嗎?」

李潔的這個問題可謂一針見血!李大小姐不由也是愣了下,李潔說的一點錯都沒有,即使在和李潔最親密的時候,即使創世很多很多的人都認為天國王朝一向很低調的會長和紅葉聯盟的李大小姐關係肯定不錯,但真實情況是,李大小姐從沒和外人說起過李潔是自己的朋友,對此李大小姐也不禁反思了下,她從沒認真想過這事,但是緣故倒是也不難想象,自己就算看李潔有些順眼,但卻還是看不起他,所以下意識的從沒和人說起過自己和李潔的關係。

想的清楚李大小姐也沒打算對李潔明說,李大小姐即使囂張但說出來對誰都沒好處的話也知道那又何必呢,並且這與自己好不容易下定了決心來的這一次本意有違。

「李潔,你憑什麼要求我?再說了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李潔再次沉默了好一會後:「李大小姐,你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李大小姐聽了不禁一聲冷哼和不屑:「李潔,還真沒看的出來你很勢利,但你不用拿你那小心之心來和我做比較!另外,你以為你是誰呀!?你有什麼是可以值得讓我想得到的!?剛說你還有點自知之明你還就喘起來了!」

李潔再次嘆氣,停了一會這才說:「人都是自由的,有選擇的權利李大小姐說是不是,就像你那樣的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那句話。」

李大小姐立刻意識到李潔想說什麼:「有些人是自由的,並且有選擇的權利,例如我,有些人的自由很有限度,幾乎沒有選擇的權利,只能被選擇,例如你。」

和聰明並且強勢的女孩子說話果然累人,現在李潔體會的很是深刻,並且無奈!

「李大小姐,能不能有些餘地?」

「你為什麼想要有這個餘地?我那裡讓你討厭了嗎?說說看,我有些好奇了,你現在連看都不敢看我,是不是怕被我吸引?」

李潔不由意味不明的輕笑了一下,李大小姐到底還是傲嬌了,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情,李潔自信不會在被李大小姐吸引了,於是李潔抬起了頭,靜靜的看著李大小姐,甚至帶著點挑釁和嘲諷的笑意:看著你又能怎麼樣!?

看著曾經吸引過自己的那雙明亮的大眼睛滿是平靜的注視著自己和那一絲帶著些諷刺意味的笑意,李大小姐終於明白,李潔是真的不在被自己所吸引了,並且看著自己時隱隱有些冷意,這讓李大小姐大為驚奇,以前就算冷戰時李大小姐也一直認為李潔還是愛慕自己的,畢竟自己如此美麗不是嗎?可是今天,李大小姐終於知道美麗並不代表一切,包括自己的財富,這些都不能換來眼前這個男孩子哪怕一絲的熱切的眼神!

自己無往而不利的優勢被無視后,李大小姐首次感到一陣的心慌,那是原本在李潔面前以為自己是站在雲端而現在忽然發現原來自己並不比李潔高出多少后的愕然!一陣心煩意亂過後,李大小姐首次覺的自己不應該把胸束的太緊,以前李潔就說過讓自己不要束的太緊,並且他很喜歡自己的胸脯……

胡思亂想過後,李大小姐很快的冷靜了下來問。

「這是為什麼?」

隨著李大小姐鄭重的問話,李潔費盡了心力堵住了的思緒洪閘轟然崩潰,往事歷歷在目之下李潔即使早就習慣了,但回想起來依舊黯然。

「李大小姐,你問為什麼……可是就算我說了,你又豈會在意?」

「你不說怎麼知道我在不在意?」

李潔想了想,正要說,李大小姐卻阻止了他:「你不請我坐下嗎?站了好一會了。」

「請隨便。」

李大小姐聞言很是淑女的雙手扶著大腿后側的裙子上順了一下然後直接坐在了李潔的單人床上,然後側身斜對著李潔,李潔並沒有怎麼在意李大小姐的更加靠近,只是往裡挪了挪。

李大小姐有些潔癖,酒店不是沒住過,但卻要換上自己帶來的一切近身物品,此刻李大小姐並不在意這床單不幹凈了,她對於自己魅力在李潔面前的失敗有些耿耿於懷,不介意近距離在做下試探。

李大小姐雙腿併攏,優雅的斜著放好后,微微挺胸看向李潔示意他可以繼續了。

李潔身周全是更加芬芳的氣息,濃重但卻不令人窒息,這種如蘭似麝的香味李潔並不違心的說自己不喜歡聞,但現在顯然和目前的心情不符,也更沒心思去欣賞什麼,於是又往邊上挪了挪,這讓李大小姐看的臉色有了些陰雲,還是她那套理論:你以為你是誰呀!我主動接近你你還敢躲遠!?

但李大小姐沒說出來,她也很想知道李潔為什麼要遠離她的緣故,她固然聰明,但從沒學會為了別人考慮什麼,更不了解小人物的內心思想都是什麼樣子的,因為這個,李大小姐對李潔的表現大為的失望,要不是幾夜的夫妻幾百天的恩情,早就忘到天涯海角去了!

「李大小姐,我是個很單純的人,也是個很傻的人,這一點你恐怕很願意承認的吧?」

「那還用說,哼!你早就傻的沒救了!」

「我曾經對我的未來抱有幻想,還算是有點熱血的,例如娶個美女了,生活奔小康了什麼的,我認為只要我付出了,我就會得到回報,這個世界是公平的,就像每天陽光灑在每個人的肩頭,但是在和你李大小姐交往過後,我才發現,世界其實是不公平的,一點都不!」

契約甜妻寵上天 「這個世界原本就不是公平的,等價交換原則早就崩潰了,不佔有他人的剩餘價值怎麼可能湧現的出來這麼多資本家,只能說你很遲鈍,不但傻還天真的愚蠢,你應該感謝我,是我讓你理解了這個世界的本質,雖然我不知道我是怎麼教訓了你才讓你明白了這個道理的,說說看。」

「例如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而我呢?這是第一,第二,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在被提醒你我身份上的差距,而你還看不起我,自然也不尊重我,這讓我一直都在無奈和現實的殘酷中備受煎熬,如果我也和你一樣是個大富翁呢!?第三,我對你付出了,卻看不到未來,每天我都在掙扎著期盼,換來的卻是一次次的絕望,而你卻恐怕只是覺的好玩而已,如此的結果還讓我怎麼面對你?」

「哼!我看是你想的多了!別以為我先來找你了你尾巴就可以翹起來了!誰還會像以前那樣……那樣遷就你了!你想都不要想了,至於你的失望什麼的,我告訴你,那是你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自找的!還想著公主和灰王子的故事呢? 重生嫡女悍妻 那是童話好不好?你還真是天真!既然都是你自找的,又怎麼能怪在我頭上?」

「你……!好吧,我都活該!你李大小姐什麼都有理,我問你,既然合不來,我又是如此的不堪,我們各走各路不好嗎?」

「無所謂好不好的,不過你我是老朋友了,你也幫過我不少次,你來上海了,我就來看看你。」

李大小姐此刻算是徹底明白了,李潔是真的不想見她,而不是假裝出來釣自己上鉤的,李潔都說的那麼明顯了,李大小姐再不明白就說不過去了,或許自己以前真的是不服責任的傷過他吧?說話口氣有些意興闌珊時也軟了一些,李潔和李大小姐都沒意識到,此刻,兩人終於算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平等對話。

聽了李大小姐的話語,李潔笑了笑說:「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現在,我要上線去忙了,你想來也知道,公會正在打仗,我很忙。」

李潔雖然是笑著說的,但是淡漠和趕人走的意思一點都不委婉。

李大小姐臉上憤怒的紅了一下,立刻就想起身就走讓李潔自生自滅或者想法子整死,但是想著上次李潔自殺事件自己受到的驚嚇后總是有點不忍,可難道就任由他這樣的羞辱自己!?

「我就這麼惹人厭了!?」李大小姐已經是一臉的寒霜了。

李潔也打算一勞永逸:「套用你的話,你以為你自己是誰?為什麼就不能讓人厭倦?另外,我要是沒記錯的話,你不是有新的男人了嗎?怎麼?也受不了你離開了?」

李潔話音剛落,房間里就是一聲脆響在回蕩!然後李潔捂著自己的臉卻有些如釋重負的感覺,一是李大小姐應該憤而離去了,以後恐怕不會再見到她了,自己也不會被打擾了,二是當年自己被李大小姐的移情別戀氣的吐血后,今天說出這句諷刺李大小姐的話后,一直淤積的怨氣終於散去,好受多了! ?李潔話音剛落,房間里就是一聲脆響在回蕩!然後李潔捂著自己的臉卻有些如釋重負的感覺,一是李大小姐應該憤而離去了,以後恐怕不會再見到她了,自己也不會被打擾了,二是當年自己被李大小姐的移情別戀氣的吐血后,今天說出這句諷刺李大小姐的話后,淤積的怨氣終於散去,好受多了!

然而李大小姐被氣的臉色煞白,卻沒如李潔的願,反手就又是一巴掌,李潔就不認了,一句話換來一巴掌就可以了,算是我是男的,讓著你給你出氣了!還要打!?

李潔右手抓住了李大小姐打來的右手,李大小姐一看李潔居然還敢擋不讓自己發泄出去怒火,想都沒想的左手就又扇了過去,李潔左手勉強也抓住了李大小姐的這一擊,同時警告李大小姐:「不要得寸進尺!」

「我偏進!」

李大小姐憤怒的說著,掙不開李潔拼儘力氣的雙手后,微微起身不顧一切的居高臨下一個頭槌就頂了過去,要把李潔那讓她氣急的臉撞個滿臉開花!

天國王朝638

李潔自然不讓李大小姐撞中,極力閃開,李大小姐用力過猛沒撞中后就因為用力過猛撲倒了李潔並壓在了李潔的身上,兩人之中李大小姐精通女子防身術和空手道,李潔則在軍隊練了幾年的近身格鬥,本來真打李潔還是不行,但此刻幾乎失去了理智的李大小姐根本就沒有套路可言,並且力氣還是小,幾下都沒奈何的了李潔,而李潔雖然清醒,力氣也大,此刻完全佔據上風,但也正因為李潔的清醒,所以李潔知道自己不能把李大小姐給真的怎麼樣了,所以只是儘可能的控制住李大小姐以免自己挨打,也很是被動,並且如此的情景,李大小姐的身體的帶給自己的觸感和氣息都在不斷的刺激著李潔的感官,讓李潔越來越感覺到一股莫名的暴躁情緒!

兩人激烈的在並不大的床上翻滾廝打著,最終掉到了床下的地毯上,幾分鐘全是力氣的比拼讓兩人都有些喘息,李潔暫且不論,李大小姐真的是急眼了,奈何不了李潔后李大小姐出了絕招,修長的腿曲起狠狠的頂了李潔一下,李潔悶哼一聲手上的勁道一松,李大小姐終於抽出手來,握成小拳頭就猛擊李潔的太陽穴,李潔驚駭於李大小姐下手的狠毒,立刻勉力側頭,但還是挨了不輕的一下,腦袋都有些暈沉沉的了,這次抓住了李大小姐的拳頭后說什麼都不讓開了,並一邊問李大小姐是不是瘋了!一邊儘力壓住李大小姐的雙腿防止李大小姐再次施展無恥招數,李大小姐再次被制后臉上全是怒極的紅霞,張開了粉色的櫻唇,朝著李潔脖子和肩膀的連接處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這次李潔不是悶哼了,而是慘叫了一聲,李大小姐可是真咬,入肉三公分倒沒有,因為李大小姐貝齒沒那麼長,可是幾毫米還是有的,李潔脖子處鮮血立刻就噴出來了!

李大小姐一口咬下,滿嘴的異味這才猛的驚醒!可別一口咬死李潔了!

趁著李大小姐呆了一下的功夫,李潔終於奮力把腰腿力量驚人的李大小姐壓住了,李大小姐有些愕然的看著李潔脖子處的一圈血跡一時間沒有反抗,李潔趁著機會伸手一摸,滿手的血!不由滿是怒意的看著身下的李大小姐!伸手就是一耳光扇了過去!

李大小姐終於反應了過來,立刻緊盯著李潔連躲都沒躲的低聲喊了一句:「你敢!」

李潔果然停住了,但怒火卻沒消,既然不能打,那你咬了我一口,我就咬回來!

李大小姐看著自己身子上的李潔一頓之後猛然間徹底壓了下來,還張開了嘴,頓時所有的怒氣和一點的歉意都不見了,全剩下驚慌了,不等李大小姐驚慌完,李潔已經咬在了李大小姐天鵝般的頸子上。【風雲閱讀網.】

李大小姐一聲的驚叫,急急的躲閃著,李大小姐的頸子肌膚很緊,更是光滑細密,加上李大小姐拚命的躲閃李潔一直咬不實,而這中間李大小姐的驚叫和嬌呼已經差點讓李潔變成野獸了!拋開其他的不論,李潔身下的這具玉體,無疑都是極品中的極品!十分的能夠惹火!

李潔也不去咬李大小姐的頸子了,微微抬起頭來看著身下劇烈喘息著的李大小姐,李大小姐一雙小手頂住李潔的胸膛推拒著,李潔雙手則抓住李大小姐圓滑的肩膀,四目相接下都停了下來,房間里只剩下喘息聲。

李大小姐看著李潔已經有了些紅意的眼睛,急急喘息了兩聲后趕緊斥道:「你想幹什麼!?快放開我!」

聽到李大小姐的聲音,李潔總算暫時不向野獸的方向進化了,慢慢的鬆開抓著李大小姐雙肩的手說:「以後我們誰都不認識誰!明白了沒!?」

「我偏不!你這樣氣我還想我放過你嗎!?我告訴你!那是白日做夢!!!」李大小姐發著狠的說著。

「你是說真的!?」李潔聽了反而突然很是平靜的問。

李大小姐多少有些明悟,這是李潔怒極了的表現,可是自己能服輸嗎!?絕不!於是李大小姐也是一聲不吭的盯著李潔的眼睛以示自己徹底的堅持!

「好!好的很!既然李大小姐這麼看的起我,那我也不客氣了!咱兩就白天在這裡夢一回吧!」李潔說著話雙速增多,下手就去粗暴的撕扯李大小姐的上衣。

李大小姐本能的感覺到李潔要幹什麼,心裡一陣的恐慌和一陣的異樣!此刻她要是高喊的話,門外的保鏢就會立刻破門而入的救她,並且就算她感覺這樣子被保鏢手下看見了丟人的話,她自己也不是就沒了反抗的餘地的,一邊奮力抵抗著李潔粗暴的侵犯,李大小姐下一刻就屏棄了叫人的辦法,因為李潔不顧受傷和自己的反抗已經扯開了自己的上衣和一邊的胸衣,不得不說,李大小姐最新時尚的裙裝很不耐撕扯!

李潔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會這麼輕易的得手,兩把之下,李大小姐一邊的胸脯就露出了大部分來,猛然從胸衣里彈起的高傲山峰讓李潔不在去想其他的了!眼裡只有身下這個絕美的女孩子了。

李大小姐低聲驚呼了一聲,奮力想要把李潔掀下去時,李潔已經餓狼見了兔子般的重重一口咬在了李大小姐的蓓蕾上,頓時李大小姐的所有掙扎都停頓了,換來一聲驚叫,受到嚴重刺激的李大小姐下一刻就弓起了身子,意圖是頂開李潔,但實際上卻是把自己的玉兔往李潔嘴巴里塞!不過這是本能,李大小姐也無法抵抗。

天國王朝638

李大小姐力氣一泄,要害被制后,短暫的停頓下,上衣就徹底被撕開,胸衣李大小姐想按住,可是在李潔的撕扯下怎麼可能按的住?立刻就被撕爛,李大小姐白玉般並且很是豐滿的胸脯就全部走光了,一隻彈性十足的玉兔被咬住,一隻則被李潔用力的扒開李大小姐捂住的手抓住了頂端,由於過大李潔也只能抓住頂端了,傳來的疼痛讓李大小姐倒吸了一口涼氣,氣足而勁生,下一刻,李大小姐緊咬著牙關奮力掙扎了起來。

已經不顧一切的李潔瘋狂的對李大小姐發起了狂暴的進攻,李大小姐要抵擋本來不難,可是身子上的某些要緊部位已經露出來了,驚慌失措的李大小姐忙著掩飾,對李潔的進攻就疏於防範了,並且抵擋沒有多少成效,畢竟兩隻小手哪裡擋得住全身,並且隨著身上的衣物迅速成了一條條的離開自己的身子,李大小姐都不知道該擋哪裡了,而李潔毫不憐惜的手給李大小姐帶來的感觸讓她一陣陣的戰慄和酸軟!

李大小姐終於感覺有些害怕了,這樣下去自己非被李潔真的強姦了不可,李大小姐一邊焦急的警告著李潔,還不敢高聲,唯恐驚動了自己的保鏢,要是他們闖進來看見自己這樣子那自己可還怎麼做人!?一邊緊急的思考著一邊數次積累力氣暫時推開李潔,轉身爬著就要離開,可每次都被李潔重新撲住,不但沒能逃走,李大小姐溫潤的半月兒掙扎扭動時給李潔帶來的刺激直接讓李潔徹底爆炸了!

眼中只剩下獵物的李潔力氣也是出奇的大了不少,李大小姐抓著桌子沙發數次奮力幾乎要掙脫站起來,但卻還被李潔連東西帶人的重新拉了回來,李大小姐小腳丫發力,很是踹了不少下李潔的胸膛,但李潔似乎不知道疼痛的直接無視了,李大小姐的腿雖然有力,但在一步裙中彈騰的幅度也有限,否則李潔就不是胸悶疼痛了,非內傷了不可!在劇烈的拉扯和肉搏戰中,李大小姐再次低聲的一下驚叫,隨著上身的幾乎赤果果后,一步裙終於被撕扯的成了幾片,這讓李大小姐更加慌亂,因為她的小內內是蕾絲花邊,好看也貼身好用是不錯,但那薄薄的料子那裡經的起撕扯的!?

李大小姐念頭一閃而過時,小內內果然就被李潔抓住了一邊一扯就開,李大小姐此時算是基本被全部解除了武裝了,李大小姐這時候倒是驚懼稍去,羞怒上頭了!她既然主動來了,李潔要是好好和她說,甚至是求她的話,不是沒有一點再續前緣的可能的,可是,就這樣讓李潔強姦了自己卻絕不是李大小姐所願!

李大小姐髮釵凌亂的一手伏在沙發上,一手回頭看時,就發現李潔正在急急的解著自己的皮帶直接就想上了!李大小姐玉顏一陣的紅雲閃過,趁著李潔解皮帶放鬆了對自己的控制后,主動回身撲向李潔並用力抱住了他,然後,還帶著血絲的粉色櫻唇張的溜圓,一口狠狠的就咬了下去,鑒於李潔左肩還是鮮血淋漓的不衛生,這一口李大小姐下意識的咬在了李潔右肩,數分鐘的激烈搏鬥讓李大小姐這一口勁道有些不足,但是李大小姐咬住后卻一直加力並且撕咬,很快就滿嘴的血腥味了!

李潔被咬的痛哼了一聲,但李大小姐幾近赤果果的玉體緊緊抱著他並貼合他帶來的感官上的刺激依然讓李潔無視了李大小姐的撕咬,摸索著一把徹底讓李大小姐了無阻礙,下一把褪下了自己的障礙,然後立刻舉著堅強至極的火熱向李大小姐推進,隨即李大小姐緊緊咬合的小嘴就力道銳減了,因為咬李潔和嘴巴里的新鮮味道讓李大小姐分了心,雙腿沒有完全閉合,一下子就讓李潔省卻了不少麻煩的快挺近到集結出發點了,異樣的感覺讓李大小姐不能專心的咬死李潔了。

不過李大小姐依然固執,立刻緊閉雙腿阻止李潔的試探,一邊重新打算把李潔咬死拉倒!但前面的大意失守的地方太多,現在都兵臨城下了,城破也就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李潔頭埋在李大小姐散亂的如雲般的發間,貪婪而急促的嗅著李大小姐好聞的香氣,一邊自己的堅硬如鐵一點一點的嵌入李大小姐閉合的死死的雙腿中。

只幾秒鐘,李潔的十多次嘗試就找到了地方,在李潔的堅持下,李大小姐到底顧不上咬李潔了,玉臂也不在抱著李潔而是奮力打算推開李潔,不過什麼都晚了,李大小姐如玉般的身子只是掙扎扭動了二三下,就開始一聲聲的很是短暫的連續不斷的叫聲,結實的楊柳細腰帶著自己的半月兒顫抖著不斷奮力的拱起,一雙小腳瞪著地毯不斷的扭曲著,櫻唇中的驚叫一聲比一聲高,然後潮水般的落下,包括身體和聲音,隨之徹底的放棄了抵抗,李潔已經成功,雖然滿身都是傷,並且兩處傷口還在流血,甚至還有被李大小姐可能踹出來的內傷,但終於有了回報,也算是狠狠的報復了下李大小姐!

初進入時李大小姐內里很是乾澀,李潔進行的艱難無比並且疼痛,但就在李大小姐放棄了抵抗,想怒視李潔勉強說些什麼,但看到身子上的李潔脖子肩膀住還在流出的鮮血,到底還是什麼都沒做,眼睛一閉,小腦袋側到一邊忍受去了,也就這短短兩三秒鐘,李大小姐儘管極不情願,但身子還是迅速對李潔的入侵做出反應,立刻變的潤滑起來,一方面避免被李潔的堅硬和粗暴弄傷,一方面自然也使得李潔不是那麼的費力和疼痛了。

李大小姐的放棄抵抗和本能的配合下,李潔得以急速的釋放自己的狂暴,李大小姐不是沒見識過自己讓李潔狂暴的時候,她也受的住,但這一次本就不情願,倒是讓李大小姐多少吃了點苦頭,側著的腦袋好看的柳眉皺的緊緊的,兩三分鐘過後,身子素質極好的李大小姐這才開始慢慢適應,並忍不住有些輕吟的聲音冒了出來,不過這美妙的聲音剛變大了一點,整個過程不到四分鐘,李潔就在李大小姐的擠壓和刺激中一泄如注了,隨即伏在李大小姐晶瑩如羊脂白玉般的身子上有些虛弱的大口喘息著。

李大小姐出奇的被李潔的猛烈發泄刺激的身子劇烈的顫抖了幾次,強烈的刺激過後,李大小姐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李潔越混越倒回去了,這貌似才兩三幾分鐘就不行了!?隨即李大小姐就為自己的這個念頭而羞愧不已!繼而大怒的厲聲叫李潔滾下去,李潔流出的血液不少都流到了她的身子上弄髒她了!

這就是我們的李大小姐,即使被「強姦」了,但依然囂張無比!

流了不少血,全部的暴躁也都發泄了出去的李潔此刻腦子總算是清楚了些,也多少有些後悔,就算是報復李大小姐也做的太過分了,當然,這也有李大小姐過於誘人還主動送上門的緣故,不過李潔不願意多想,聞言多少有些艱難的拔出后翻了下去,李潔同樣不否認,壓在李大小姐身子上的感覺無與倫比的好,沒有任何一個女人可以比的上,不過李潔也清楚的知道,那不屬於自己。

李潔翻身下來后就緩緩的拉上了自己的褲子,他的褲子都沒完全脫下去事情就辦完了,隨後從地上撿了些李大小姐呈條狀的衣物,開始簡單的包紮被李大小姐咬的血肉模糊的傷口,李大小姐則溜到卧室去了,兩人激戰中拉拉扯扯的早就從卧室糾纏到客廳里了。

李潔提上褲子,簡單的包紮了下傷口,李大小姐的衣服比衛生棉都要乾淨,倒是無需擔心什麼,做好了這些,李潔這才撿起自己的襯衣,上面的扣子都在自己急著脫衣服時給拉掉了好幾顆,慢慢忍著疼穿上,然後坐在沙發上摸出一根香煙抽了起來,並暗暗責備自己就是受不了誘惑,這下又麻煩了!而李大小姐沒事長的那麼勾人並且想讓人征服也是錯!

李潔也學會不講理了。 ?李潔做這些時李大小姐從卧室探出頭來速度極快的看了一眼外面,見李潔穿好了衣服在點煙立刻就恨的牙痒痒的,然後又縮了回去,很快,李潔煙都沒抽到一半,小詩詩顯然得了李大小姐的吩咐門都沒敲的進來后立刻低著頭不敢亂看的衝到卧室里去了,隨身帶著一個包包和一個小提箱,李大小姐出行自然什麼都準備的很是齊全!十幾秒后李大小姐胡亂裹著衣服就帶著詩詩進了浴室,從李大小姐進房門然後到進浴室,之間說完話大約不到十分鐘,搏鬥和完事整個過程也就七分多鐘,十七分鐘內李潔和李大小姐走完了從仇人到情人的整個過程!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