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字得到了靈魂碎片的注入,居然一下子劇烈燃燒起來,從蒼伊額心一下子升起兩米多高的火焰,這火焰巴掌大小的焰心是六彩之色,但絕大多數還是屬於藍炎地獄犬靈魂的幽藍色。

在火焰的外焰部分,一絲絲燃燒提純完畢的無色精神力量在蒼伊手中結印的引導下,飛速注入泥丸宮中,隨後全數灌入靈魂光團,意山識海之內。

識海翻騰了起來,海平面幾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升高,意志之山在顫抖,努力鎮壓著暴漲的識海精神力量,在意山之上,代表六識的六個泉眼源源不斷噴涌著泉水,滋養著在識海翻騰中逐漸崩解的意山。

「兩千五百能級!三千能級!四千能級!五千能級!六千能級!呼呼,不能再多了,精神力再多下去,狂暴的識海波浪就會把意山推翻,意志一旦崩潰,我辛辛苦苦修到六識境的修為就完蛋了!」蒼伊趕緊按照夏爾所教,用其了精神力共振之法,很快就在身旁不遠處感受到了一個微弱的共振源,明顯就是麥爾塔,不過兩人雖然僅僅相隔不到一米,但蒼伊卻感覺這共振源微弱得就像雙方隔了幾千米一樣,這小子忍不住感慨黑月不死棺的隔絕妙用之強!

感受到共振源后,蒼伊急忙把快要塞不下的精神力一股腦地傳給麥爾塔。很快,六千能級的精神力再次下降到蒼伊的精神力上限兩千能級,把足足四千能級的精神力傳遞了過去,不過蒼伊能感覺到,雖說這邊自己傳了足足有四千能級之多,但麥爾塔頂多接到了兩千能級!距離他需要的五千能級,還剩三千之數!

而殘缺犬形靈魂,此刻已然縮水了大半,三分鐘后,最後一絲犬形靈魂透過六彩虹橋,鑽入蒼伊額心幽藍火焰之中,此火焰幽藍色的外焰在最後一陣猛烈的燃燒后,把最後一絲純凈的精神力反饋給蒼伊,這小子立馬利用共振之法傳給麥爾塔。

殘缺的犬形靈魂此刻全部消散,蒼伊額心的幽藍色火焰也驀然消減了下去,六彩的焰心收斂入額心的燃字中,蒼伊頗為疲憊地揉了揉額心,但臉色卻是欣喜的,用過燃魂術后,自己的識海果然被撐大了,精神力上限上升到了二千五百點!

能有這麼顯著的效果,還是因為蒼伊的境界夠高,意山足夠強大能鎮壓漲高的識海,要是換做別的惡魔,境界不足以駕馭被撐大的精神力,要想再次使用燃魂術就必須提高自己的意志力,無形中就制約了此術的使用次數。

「五千能級的精神力傳過去了,怎麼不見麥爾塔的動靜!」蒼伊手中的綠靈橡實緩緩褪色,精神飽滿地站了起來,剛起身就問身旁同樣面色凝重的夏爾道。

夏爾搖了搖頭,剛要說話,突然身旁響起一道震耳欲聾的巨響,好像有萬斤巨石從十五層樓高掉下來,狠狠地砸在瓷磚地面上一樣,兩人趕緊扭頭看去。

出人意料的是,黑月不死棺並沒有像蒼伊想象的那樣爆炸開,這巨響好像是從棺材裡面響起的,也不知麥爾塔做了什麼,整個棺材都如得了瘧疾的病人般不住顫抖著,巨響過後,一輪烏黑髮亮的黑月從棺材蓋升起,此黑月和蒼伊一開始看到時相比,已經邊緣模糊了許多,好像一張從八百萬像素跌到一百萬像素的照片。

接下來又是幾聲砰砰巨響,黑月不死棺上懸挂的黑月越發模糊起來,最終淪為一片看不出形狀的烏黑,而棺材的顫抖也終於停止,啪的一聲輕響,黑月不死棺猛的打開了一條兩指寬的縫隙,濃郁的死亡氣息幻化成肉眼可見的黑色陰影,張牙舞爪地從棺材縫隙里湧出,蒼伊心中警兆陡升,想都沒想就啟動了比虛空行走發動要快的相位鞋,一個相位躍遷就遠離了黑月不死棺,退到耳室的大門處。

夏爾的反應也是極快,緊隨蒼伊後撤,而可憐的小腳獸就沒這麼好運氣了,被棺材里湧出的觸手般的黑暗包裹住,一具完整的小獸骸骨散落在地上,皚皚白骨落地,誰能想到一秒前這還是個鮮活的小生命!

蒼伊驚得連汗毛都豎了起來,他可記得麥爾塔說過的話,那隻領主境的藍炎地獄犬都是這邪異的棺材害死的,蒼伊可不覺得自己的防禦力能比得上魔獸領主。 趕緊逃命才是正理!

面對這曾經害死一位魔獸領主的詭異棺材,蒼伊可升不起什麼抵抗之心,不過還不待這小子有所動作,一對灰色的大手就猛地從棺材的縫隙里探了出來,瘦骨嶙峋的大手狠狠地抓在棺材板上,無數灰色的霧氣化為一隻只拇指大小的幽靈圍繞著大手,這雙灰色大手出現的瞬間,原本想要往蒼伊身邊擴散的黑色陰影,猛地憤怒地倒卷了回去,如濃郁的墨汁般瘋狂地灑向搭在棺材縫隙上的灰手。(bxwx.org)

但為時已晚,這雙灰手在黑色陰影倒卷回來之前,已經狠狠地把棺材縫隙拉大了又一指的長度,這個縫隙已經足夠大了!

蒼伊和夏爾聽到一陣酣暢淋漓的大笑聲,無數如灰燼般的灰色光點從大開的棺材縫隙里湧出,黑色陰影想要覆蓋,壓制這些灰燼光點,但一根優雅細長的灰色法杖已經從縫隙里飛了出來,沿途這法杖碰到的黑色陰影如避蛇蠍般退讓開,在無數灰燼般光點的簇擁下,『亞伯拉罕的攝魂手』終於逃離了禁錮他千餘年的囚籠。

蒼伊還來不及細看這隻馳名大陸的黃金中品法杖,就聽見麥爾塔慌張的聲音從法杖里傳出:「

你們兩個還發什麼呆!不想死的話就趕緊跑呀!」

說完這句話,亞伯拉罕的攝魂手通體綻放出無數灰燼之花,組成一掛數十丈長的灰燼死亡瀑布,瀑布中不是水,而是一個個面容扭曲,哀號著的靈魂,盤在灰燼之花上,空氣中不知何時響徹著充滿怨念的哭泣聲,在這令人毛骨悚然的背景音樂下,一根優雅細長的灰色法杖順著瀑布往門口飛馳著。

蒼伊和夏爾面面相覷了一下,這兩個人還沒搞明白情況,一時間竟愣在了原地。

不過很快,他們就知道了麥爾塔拚命逃跑的原因——黑月不死棺洞開,布滿黑色紋路的石質棺材蓋掉落在一旁,一輪黑月升起,無數黑色的陰影如章魚觸手般,在空氣中肆無忌憚地延伸著,肆虐著,揮舞著。

濃郁的死亡氣息鋪面而來,令人窒息的黑暗鋪天蓋地地席捲過來,蒼伊甚至覺得這裡的死氣能把一個剛死去沒多久的屍體瞬間轉化為骷髏怪,在死氣的最濃郁的棺材中央,突然響起了啪啪啪的怪異聲響,這聲音讓蒼伊想起前世在醫學院見到的人體標本,在大風中骨頭摩擦發出的陰森聲音。

一個衣著華麗淺灰色銀絲長袍的骷髏從黑月不死棺中走出,雖說歷經一千多年之久,但這件以秘銀勾絲,造價不凡的法師袍依然光潔如新,高貴的銀灰色衣面上一塵不染,他每走一步,全身銀灰色的骨骼就發出啪啪啪的摩擦聲,法袍后長長的裙擺拖曳在地面上,身後有一根黑色的鎖鏈,從光禿禿的顱骨後方延伸出去,深入棺上的黑月之中。

華袍骷髏空洞洞的眼眶突然扭了過來,直勾勾地看著不遠處的蒼伊,同時一隻銀灰色的骷髏手掌向前探出,五根近十厘米長的指甲閃爍著灰色的光點,對著蒼伊猛地一抓。

一隻熟悉的巨大灰色手掌,幾乎在瞬間出現在蒼伊頭頂,此手掌瘦骨嶙峋,骨節都凸了出來,皮膚是透明的,隱隱可見皮膚下緩緩流淌的灰色光點。

「攝魂手!」蒼伊大驚失色,腦門上傳來的一股強大吸力,把這小子嚇得快跳了起來。

只有親身感受到,才能知道這攝魂手的吸力之大,蒼伊覺得自己像是一隻在八百瓦功率的強效吸塵器前苟延殘喘的小螞蟻,隨時都會扛不住這股吸力被拉扯進入未知的黑暗中。

攝魂手覆壓而下,狠狠印在蒼伊的天靈蓋上,眼看此手就要把蒼伊的靈魂光團給攝取出來,一抹金光突然出現,凝成一本古書虛影,格擋在攝魂手前,給了蒼伊緩衝的時間。

「nnd,嚇我一跳,好!既然你這骷髏怪想攝取靈魂,我就給你個好吃的!」生死關頭,反倒是激發了蒼伊的凶性,這小子的眼睛瞬間眯了起來,兩眼迸射出精光,猛一拍擊天靈蓋,一抹灰光便從泥丸宮裡飛出,徑直投射向頭頂上的攝魂手。

這是一團一人高的灰霧,表面如滴水如熱油般不斷發出滋拉滋拉的聲音,紛雜的惡念組成灰色的霧絲,在灰霧表面不停旋轉著。 傾世神醫:殿下,寵妻要剋制 此灰霧剛一出現,就被攝魂手緊緊抓住,在一陣彷彿成千上萬人一同哀嚎的巨大噪音之後,此灰霧被攝魂手死死捏住,這枯瘦大手上青筋暴起,透明的肌肉不斷蠕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吸收灰霧。

「居然真敢碰孽靈!這種靈魂體純粹是惡念凝結,以燃魂之術也別想點燃,凡人被沾上一絲就會被污染成白痴瘋子,就算是我也不敢以神識碰他!這骷髏難道沒有思維能力!」蒼伊卻沒想到克倫爾修斯的骷髏釋放出的攝魂手竟然敢直接攝取孽靈,這簡直就是用白嫩的小手去摸燒得紅彤彤的煤炭。

果然,在觸碰到孽靈之後,無數惡念順著攝魂手飛快地侵入疑似克倫爾修斯的華服骷髏,灰色的惡念之絲帶著詭異的孽運力量,極快地纏繞住華服骷髏,這骷髏也顧不得追殺蒼伊了,在攝魂手被孽靈崩解時蜂擁而出的惡念衝散瓦解之後,不得不狼狽地把身上不斷湧現出的灰色惡念絲線拔去

蒼伊看得明白,克倫爾修斯這骷髏好像只剩下本能似得,只會以簡單野蠻的手段對付惡念之絲,不過他好像真的沒有了靈魂,惡念的侵蝕只是阻撓他一二,並沒有真正造成什麼的傷害,這小子也不敢多看了,雖說心疼靈淵大師送給自己的孽靈,但此刻還是性命第一,天知道孽靈能拖住骷髏多久!

廣袤的康達爾平原上,如碎裂鏡面般的劫月已然散去,在半空中的是彷彿一粒粒細小塵埃組成的塵月,塵月柔和細密的光輝灑在一條蜿蜒的小河上,波光粼粼,夜色唯美。

突然,在一段幾字形的河道附近,一顆孤零零的卡倫特球樹如遭雷擊般上部分破碎開,首先是一根優雅細長的灰色法杖從中飛出,懸浮在半空中,一個衣著灰袍的老頭虛影從法杖里鑽出,這老頭有一把茂密的灰色鬍子,每一根鬍子末尾都有一個小小的骷髏頭,看起來很是陰森恐怖。

「麥爾塔,居然不拉著我,你個沒義氣的混蛋!」很快,夏爾氣急敗壞的聲音從斷成兩截的樹榦下傳來,一道金光從中升騰而出,一尊栩栩如生的能量體小正太從金光里走出,夏爾手持審判之杖,金色的漂亮眼睛瞪得老大,憤怒地指著不遠處的麥爾塔。

「天啊,克倫爾修斯變成不死生物了嗎?不過我並沒有在他的屍骸上感覺到靈魂的氣息,與其說是不死生物,我更覺得他是個傀儡。」十幾秒后,夏爾身旁的一處空氣一陣模糊,蒼伊的身影從中走出,擦了擦臉上不曾存在的汗水,輕舒了口氣道。「你小子身為一個空間系職業者,怎麼跑的比我都慢?」夏爾瞥了眼蒼伊,疑惑地問道,「這不應該呀,我逃走之後你做什麼了?」

「沒什麼,我只不過儘力挽回一下損失而已,雖然拿不到克倫爾修斯的空間戒指,不過那具藍炎地獄犬的屍骸和魔晶可是屬於我的!」蒼伊聳了聳肩,但旋即就面色嚴肅下來,轉頭看向坐在灰色法杖上的麥爾塔,「麥爾塔前輩,我想您是沒法兌現報酬了,您說怎麼辦好!若不是我捨棄了一隻珍貴的孽靈,剛才能否逃跑還是兩說呢。您是不是該給我個說法!」

「老夫也不知道為何會發生這種事,黑月不死棺的奧秘我只是一知半解,不知者無罪,更何況你得到的東西已經夠多了,還要老夫給你什麼說法?」麥爾塔捋了捋長滿細小骷髏頭的鬍鬚,不滿道。

「可是說好的空間戒指呢?」蒼伊也鬱悶了,剛準備據理力爭一番,突然感覺到濃郁的死氣從地面下醞釀起來。

三人都有所感應,動作非常整齊地往下一看,在塵月細膩的光輝下,地面上剛剛吐露新芽的魔基草,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黑,腐化,一股**的臭味突然出現在空氣中。

「死氣在地下凝聚,母祖惡魔在上!克倫爾修斯難道要出來嗎?」蒼伊驚呼了起來。

天才小葯妃 「有一種神聖的力量在過濾死氣,是那層反邪惡結界!對了,要是克倫爾修斯真變成不死生物了,此結界應該能阻止他才對!」夏爾先是顰了顰眉,隨即看向麥爾塔,「你是最有發言權的,克倫爾修斯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態,不死生物!?還是屍傀儡!?」

「老夫也不知道,黑月不死棺好像具有一種很邪惡的靈性,或許是此棺在操縱克倫爾修斯的屍骸也不一定,不管怎麼樣!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先離開才是正理!」麥爾塔搖了搖頭,肅聲道。

「離開!?你準備去哪兒?」夏爾關心地問道。

「老夫自有去向,無需你們擔心!」麥爾塔此刻正是最虛弱的時候,雖說和夏爾交好,但也不願與示人以弱,故而還是選擇了遠遁修養,灰色法杖的杖頂骨手一晃,無數灰燼之花從法杖杖身上盛開出來,每一朵花上都盤著面容扭曲的小小魂靈,組成了一條十幾丈長的灰燼瀑布,飛速往高空流淌而去,很快就消失在蒼伊的視野中。 「我們也快撤吧,我可沒有第二隻孽靈幫我們逃跑。」蒼伊看了眼下方變黑的土地,有些肉疼地搖了搖頭,對夏爾道。

夏爾點了點頭,能量體瞬間崩解成金色光點,鑽入審判之杖內,此杖表面一片金色光暈流轉,變化成手指大小,如掛墜般的小巧飾品,再次飛入蒼伊脖頸上。

蒼伊的身影在原地一陣模糊,再出現時已經遠離了這片幾字形河道,短暫的回氣之後,又是一次虛空行走,很快就回到了自然之怒的駐紮地。

蒼伊現身之前,先是用欺詐者之戒遮掩了額心的燃字六彩古文,才出現在河道另一邊的一小片卡倫特球樹旁,看了看那棵變得空蕩蕩的臭樹,想到那隻變成白骨的小腳獸,心中竟浮現出一絲淡淡的傷感來,但很快就被壓了下來,因為一隻碩大的紫色火球已經從河道的另一旁徑直飛向自己,同時淡淡的精神力繚繞己身,蒼伊瞬間明白自己已經被精神力鎖定了。

「維亞利瘋了嗎?明明簽訂了靈魂契約,竟然還敢攻擊我!」蒼伊驚訝地抬了抬眉毛,尾巴微微翹起,剛準備用虛空盾,突然覺得用出此盾不符合自己靈魂法師『亞歷克斯』的身份,趕緊轉念一動,渾身六彩光暈一閃,便把精神力鎖定輕易解除了,同時一顆拳頭大小的六彩光球被蒼伊揮出,迎向襲來的紫火球,兩者碰撞起來,神識光球擊散了組成紫火球的精神力框架,火球在半空中潰散成片片紫色火花,一部分掉落在河流里,瞬間滋拉滋拉聲響徹半空,水蒸氣升騰成大霧,河面陡降了一指深。

解決這個紫火球后,蒼伊往河對岸散布開神識仔細一看,面色就變得古怪了。

」有沒有搞錯,這是哪家的惡魔這麼囂張,連自然之怒都敢打。」蒼伊訝然道,他卻沒想到一回來就看到這麼勁爆的一幕,五個衣著黑色長袍的惡魔施法者在半空中站成一圈包圍住自然之怒十幾個傭兵,不斷轟擊出各種術法,而在下方,三十多位騎著土黃色蜥蜴的騎士正和自然之怒的傭兵們斗得正酣。

維亞利站在地面上,幾乎是以一己之力抗著半空中五位強大的惡魔施法者的火力轟炸,他手中的『豐饒橡木』每一次抽打,都會在半空中形成一個十幾米長的巨大橡木枝幹虛影,狠狠地抽在一位惡魔施法者身上,把魔法盾給打得光芒亂顫,而被橡木枝幹虛影抽打中的術法,則會十分詭異地反彈回去,讓施法者一陣手忙腳亂,其中一位最強大的施法者,渾身籠罩在紫色火焰中,背後六隻紫炎六芒星宛如實質,操縱著兩隻十幾丈長的紫色火龍上下飛舞,不斷進攻著維亞利,而攻擊蒼伊的紫火球,很明顯是他發出的!

下方的戰鬥也十分激烈,雖然對方人多,但自然之怒的戰鬥力還真不是吹出來的,每一位都獨擋一面,在包圍圈中遊刃有餘,彼此之間還多有照應,顯現出精妙的配合來,蒼伊特別注意到那位臉上畫滿油彩的女酋長式人物.

她拿著一隻和體型不相稱的一人高大塔盾,另一隻手則持著一隻雙手巨劍,在包圍圈中橫行無忌,大殺四方,無人敢硬生生受著野蠻女一劍,有一隻土黃色大蜥蜴沒反應過來,被女酋長一劍斬中尾巴,雖然及時用出了天賦『護體石膚』,尾巴上蔓延出一層結實的厚土層,但整條兩米多長的尾巴還是直接被斬成兩段,深紅色的血液灑在女酋長身上,讓她整個變成了一個血人,不過此女竟越發瘋狂起來,發出震耳欲聾的野獸般吼叫聲,身子一蹲便跳躍到五六米高的半空中,變成鮮紅色的雙手大劍狠狠斬向尾巴受傷的土蜥蜴。

此蜥蜴和背上的騎士雖然努力招架,但被鮮血染紅的巨劍如利刃破革般穿透深棕色的土盾,穿透騎士身上結實的土黃色皮甲和堅固的顱骨,又劃過土蜥蜴天生附魔『堅實術』的鱗片,一下子把騎士的身軀從腦袋中間劈成兩半,把土蜥蜴也攔腰截斷,花花綠綠的內臟器官流了一地,滿空氣都是聞之欲嘔的刺鼻怪味。

「這女的真暴力,看到這一幕的惡魔絕對沒誰敢娶她!」蒼伊忍不住咽了口吐沫,暗暗吐槽了一下。

這小子還沒看個明白呢,維亞利也發現了他的歸來,橡木智者如青蘋果透著自然清新的青色眼眸一亮,猛地把手中的『豐饒橡木』插在地上,同時一頭青色長發無風自動,而且瘋狂生長起來,如一個個細長根須般猛的刺入地面。

維亞利渾身綠光一閃,如一團綠色的太陽在地面上爆炸開,五位強大的惡魔施法者不得不飛退十幾米,以避開突然炸開的強大自然力量,忽而光芒消散,維亞利的身影已然消失,代之出現的是一顆十幾米高,五六人環抱的巨大橡木,這橡木枝繁葉茂,樹枝間長滿了青翠的橡實,沉甸甸地壓著樹榦,而且枝幹粗大,樹葉飽滿,整個給人豐饒的感覺,特別的是,此橡樹兩端有如人長著胳膊般,有異常粗大的兩條枝幹,枝幹末端如人手般枝椏分明如五指。

我成了白富美女配 此橡樹剛一出現,澎湃的自然力量就凝成一個巨大的綠色光環,光環邊緣全是一道道蜿蜒如樹根般的奇異紋路,一下子套在巨大橡樹身側,同時橡樹猛地一揮大手,又有十幾個小號的綠色光環從樹葉中掉落下來,正好套在每一位自然之怒的傭兵身上。

得到了光環庇護的傭兵,原本疲憊的身軀,一個個竟如打了雞血般重新抖擻了起來,而且身上受到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有幾個傭兵被土蜥蜴的『石化射線』命中,原本身體的一片肌肉皮膚被石化,影響了戰鬥,此刻籠罩在綠色光環,這種負面效果竟然也飛速消退,恢復了巔峰戰力。

隨著維亞利化身遠古橡樹,自然祝福光環籠罩每位隊友,場上的形式瞬間發生了變化,自然之怒的傭兵們恢復了巔峰戰力,而經過了激烈的戰鬥,幾乎還活著的每個土蜥蜴騎士都或多或少受了傷,戰力受到影響,勝利的天平往自然之怒狠狠傾斜了一下。

「變成了這麼大的橡樹人!沒想到維亞利還有這一手,橡樹人的進攻性雖然不怎麼樣,不過輔助和防禦能力非常厲害,能抗能加血,身兼奶媽和坦克兩職,真是難得。」蒼伊忍不住贊道,一般來說,隊伍里的治療職業者是對手的第一仇恨對象,畢竟普通的輔助大都皮薄血脆,而在團隊中的作用又是極大,不過維亞利的這個變身技能卻是極大地彌補了輔助職業者的短板,瞬間從脆皮變肉盾,誰打誰手疼。

「亞歷克斯,你在發什麼呆,快過來幫忙!」橡樹人枝葉亂顫,從中傳出維亞利的大吼聲,這樹人一隻木手揮舞著,投射下一片片橡木樹葉,這些樹葉落到地上就形成了一隻只滿身橡木樹葉的小樹人,只有半人高,一出現就張牙舞爪地撲向土蜥蜴騎士,戰鬥力雖說低得可憐,幾乎是碰著就死,但架不住人家數量多而且悍不畏死,小樹人們還是很騷擾土蜥蜴騎士的。

而維亞利的另一隻手則如拍蒼蠅般不斷把一個個擊向自己的術法拍落。那五位圍毆維亞利的惡魔施法者對變身後的橡樹人更是無計可施,不過他們並沒有放棄的意思,為首的惡魔渾身沐浴紫色火焰,竟從懷中掏出了一個透明的水晶瓶,裡面有小半瓶紫色的液體,被其倒在手心裡,渾身紫色的符文升騰起來,正專註地施法著。

剩下的四位黑袍施法者,其中兩位各自施展冰封術,召喚出深藍色的冰晶,凍住橡樹人的兩隻木手,纏住維亞利,令其無法干擾紫炎惡魔的施法,另外兩位竟脫離了戰圈,徑直往蒼伊這邊飛來。

「老子還沒參戰,你們就來惹我,泥人還有三分火氣呢!克倫爾修斯我打不過逃跑也就算了,你們幾個不長眼的竟然也敢上來!」蒼伊怒了,這小子狠狠瞪了眼飛來的兩個施法者,身後猛地浮現出一個近兩米高的六彩神輪,飛速在腦後輪轉著,同時雙手抬起,濃郁的六彩神識力量在身前凝聚起來,化為一對光芒璀璨的六彩神錘,每一隻都足足長達兩米,凝練如實質,狠狠地砸向半空中的兩個黑袍施法者。

釋放出這兩隻『精神重擊之錘』后,蒼伊黑色風衣的大袖一揮,瞬間漫天看不見的精神力刺飛出,下雨般撲向兩個黑袍施法者。

面對蒼伊幾乎是全方位無死角的進攻,那兩個黑袍施法者首先注意到的就是煊赫的六彩精神重擊錘,事實上,此錘如此絢爛的光影效果,想不被注意都難。

理所當然的,兩個黑袍施法者把防禦的重點放在了重擊之錘上,其中一位施法者高舉晶瑩剔透的紅水晶法杖,杖頂別名『紅太陽』的高級紅寶石亮起刺目的紅光,兩道極艷麗的火焰射線從寶石中迸射了出去,徑直擊打在兩隻重擊之錘上,雙方在半空中發出猛烈的爆炸后歸於虛無。 另一個黑袍施法者則伸出了戴滿各種魔法指環的雙手,一隻閃電箭被他瞬發了出來,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電滑狠狠地砸向蒼伊

閃電箭最初始只是一星術法,是一隻附著了電荷的能量箭矢,體型和正常的木箭差不多,能電死普通的小惡魔級生物,對水系的生物和術法有很強的剋制作用,但在五星施法者手中,小小的閃電箭卻化腐朽為神奇般擁有了不俗的殺傷力,不單單體積增大到手臂粗細,六米多長,就連繚繞的電光也變成了熾白之色,而且電光閃爍隱隱凝結成一隻賣相頗為不凡

雷電系的術法以速度著稱,發動起來風馳電掣難以抵抗,不過蒼伊的神識籠罩四周,閃電箭的軌跡瞞不住這小子的感知,此箭的速度極快,他想擺脫精神力鎖定再閃避這個術法很不現實,只能硬接下來了

一念及此,便有一團六彩神識光球從額心飛出,以比巨大閃電箭快速不知多少倍的可怖速度一下子撞擊到箭身上,六彩絲線瘋狂地湧入閃電箭的術法結構,飛快地和支撐術法的精神力量碰撞起來,以遠超其的質量碾壓過去,崩解了術法骨架,只見碩大的閃電箭在半空中瓦解成一片絢爛的電火花,瀑布般落在地面上,把滿地剛剛長出的魔基草給電得扭曲焦黑起來

而在半空中,兩位黑袍施法者受到了意料之外的襲擊,一大片肉眼看不見的精神力錐刺已經打在了兩個施法者的身體在,順著他們的身軀往大腦里鑽去

雖然異種的精神力受到身軀的排斥和元力的過濾,但架不住蒼伊一下子揮灑出五百能級的精神力組成兩百多隻精神力刺,平攤到每個施法者身上,就算經過身體和元力的阻擋,也要足足承受二百能級左右的精神力襲擊,要知道,普通五星施法者的精神力也不過在五百能級左右!

兩個黑袍施法者瞬間感到大腦一陣劇烈的刺痛,好像有成千上萬隻尖針在不斷絞著自己的腦漿,雖然法系職業者或多或少都掌握一些防禦精神攻擊的手段,在靈魂里構築精神防禦壁壘,但面對蒼伊穿透力極強的靈魂之刺,他們兩個構造的防禦壁壘幾乎在瞬間就被刺穿,在短暫的劇痛后,兩個黑袍施法者再也無法掌控**,只覺眼前一黑,如斷了線的風箏般無力地從半空中落下

蒼伊一擊得手,看著在地上砸出兩個大坑,悄無聲息的黑袍惡魔,以勝利者之姿態俯視他們,登時心中舒泰,不由得升起一股成就感,想當年他看科多這個五星惡魔是要仰視得脖子快斷了,現如今竟三拳兩腳解決了兩個五星施法者,其中經歷,如今看來,當真有種不足為外人道也的感慨

當然,這小子心裡也清楚,自己只所以能一個照面就把兩個五星施法者給撂趴下,很大原因還是他們兩個沒預料到蒼伊竟是個精神系職業者,起了輕敵之心,很多防禦精神力打擊的手段沒有施展出來,要是真讓這兩個施法者使出渾身解數和蒼伊爭鬥,鹿死誰手還是兩說呢

蒼伊這小子剛準備下去補上兩刀取了他們性命,突然聽到不遠處爆開一個怒吼聲,抬頭一看,只見為首的黑袍惡魔,渾身沐浴紫色火焰,腳踏兩隻紫火凝成的蜿蜒火蛇,如火神下凡般沖向自己,身後六顆煌煌的紫色六芒星宛如實質,簡直要亮嚇了蒼伊的鈦合金狗眼

蒼伊面色難看地瞥了眼維亞利,橡樹人的雙手被令兩位法師以冰封術凍賺貌似無法阻擋紫炎惡魔的樣子,但蒼伊可不信維亞利就這些手段,他分明就是故意放水,讓紫炎惡魔過來找蒼伊麻煩

暗暗吐槽維亞利的小心眼,蒼伊面對威風凜凜飛來的紫炎惡魔,不得不放棄了痛打落水狗的念頭,面對這位強大六星施法者,蒼伊全力備戰,絲毫不敢大意

「當心點!這是紫極焚天火,以秘法在紫極天陽升起時提煉採集,每一次採集都要忍住烈火焚身的劇痛收集一絲此種天火種於本命元星上,一共要連續行功九十九次,才能凝九十九絲紫極焚天火為一顆火種,算是初步練成此火,中途一旦承受不住火力,輕則修為盡喪,重則天火焚身而死,修鍊成功者是極少的,不過一旦成功,此火的威力足以焚山煮海,越級挑戰不是難事,尤其克制維亞利這樣的木系職業者,要不然你以為他幹嘛要把這個麻煩傢伙引給你」夏爾嚴肅的聲音在蒼伊耳邊響起

「放心好了,我有分寸的,不過必須拿出真本事了,單靠靈魂術法還真不好過關的,畢竟我只有靈魂修為,並沒有修習和靈魂法術配合的元力,攻擊手段還是單調薄弱,不算是正兒八經的靈魂法師」蒼伊心念一動,便從額心中飛出一抹綠光,是一隻碧綠如玉的凈瓶,四周旋轉著九枚古樸方正的符文,其中三枚是亮著的,另外六枚則暗淡無光

玉凈瓶飛出,迎向紫炎惡魔,這惡魔根本不把看起來不起眼的小瓶子放在眼裡,腳踏的兩條紫色火蟒大口一張,便噴吐出兩排密密麻麻的紫色火球,每一個都如人頭大鞋火氣繚繞,紫意昂然而純粹,如火龍吐珠般擊向玉凈瓶

蒼伊冷笑一聲,對著玉凈瓶手指輕輕一點,此凈瓶四周其中一個亮起的符文猛的擴大了好幾倍,玉凈瓶瓶口一晃動,輕柔如煙的藍色霧氣從瓶口飛出,在半空中飛速凝結成一朵十幾米長的深藍色烏雲,貌似輕飄飄地飛向漫天紫火球

剛一靠近第一枚紫火球,深藍色烏雲就打雷般震蕩起來,從中飛出一滴滴豆粒大小的藍色液滴,液滴里隱隱能看到一絲代表劇毒的青色

這些藍色液滴的力量取自奇藍之主的神旨,蘊含了極其微弱的第三階梯力量,雖然含量可近乎忽略不計,但造成的效果卻是驚人的,看似小小的藍色液滴,卻能輕而易舉地在紫火球上彌散開,並如用冰塊砸點燃的火柴般,幾乎在瞬間把紫火球撲滅

待到紫炎惡魔反應過來的時候,兩條火龍吐出的幾十顆紫火球已經被藍色液滴盡數湮滅,而且體積變小許多的深藍色烏雲已經攜裹著瀑布般的深藍色液滴,覆壓過來

「怎麼可能,這是什麼液體,居然能湮滅紫極焚天火!」紫炎惡魔發出刺耳的吼聲,驚呼了起來

「我算是看出來了,你這火球里的紫極焚天火含量也不高,是勾兌的貨色,要是換做純凈的紫極焚天火凝成火球,哪是這麼容易就湮滅的」蒼伊輕笑一聲,手指對著玉凈瓶一彈深藍色烏雲瞬間散開,化成漫天藍色液滴,下雨般撲向紫炎惡魔

紫炎惡魔也顧不得反駁蒼伊,他再也不敢小瞧這些奇異液滴,面對根本避無可避的漫天液滴,黑色長袍無風自動,渾身上下的衣服像是填滿了海綿,變得鼓囊囊的,而後他怒吼了一聲,雙手覆蓋著紫色的火焰,同時無數紫色的小火蛇從衣服下面蜂擁而出,悍不畏死地迎向漫天液滴

同時,紫炎惡魔猛一踏腳下兩隻近十丈長的紫色火蛇,這兩條火蛇突然尾部交叉,呈螺旋狀盤曲了起來,通體紫色的火焰翻騰著,如煮沸的糖水般粘稠,彼此難解難分,很快竟融為一體,在從紫炎惡魔手掌中狂噴出的紫色火焰補充下,變化成一隻雙頭紫火龍,是西方龍族的造型,擁有強壯的火焰四肢和尾巴,以及紫紅色的寬闊翅膀

這隻雙頭紫火龍足有近十米高,三十多米長,把紫炎惡魔給緊緊包裹起來,好像他化身成雙頭紫火龍一般,紫色翅膀扇動間,便有鋪天蓋地的紫色火焰飛出,和藍色液滴碰撞起來

紫極焚天火屬於第二階梯的火焰之力,是領主級的強大力量,紫炎惡魔依靠火種只能凝結出少許真正意義上的紫極焚天火,單靠這加起來不到一巴掌大的火焰連一個火球都凝練不成,不過他依靠這少許火焰進行稀釋,混合進身軀里形成特殊的火系元力,最大限度地把自己能容納的少量紫極焚天火之力發揮出來

這雙頭紫火龍,就是紫炎惡魔修鍊紫極焚天火,掌握的一種強大的火焰變化手段,此招一出,身體就被保護在火龍體內,思維意念蔓延在每一寸火焰元力中,相當於變身成了雙頭紫火龍,依靠這個類似於變身的技能,紫炎惡魔有信心抗衡一次超脫的強者

紫極焚天火的特點就是『焚天』兩字,這種火焰是一種『天火』,所謂天火就是可以燃燒空氣中的靈氣,憑空在天空中燃燒的火焰,而且這種天火具有『焚』的特性,溫度其實並不算太高,但凡塵的物質卻幾乎都能點燃,不管你的燃點是一千度還是一萬度,不管火焰的溫度有沒有超過燃點,這種能讓前世無數科學家高呼這不科學呀的火焰,其實已經涉及到一些關於燃燒的法則,屬於第二階梯的法則力量,雖然稀釋過,但這些紫色火焰和玉凈瓶里的藍色液滴等級還真差不多

果然,雖然經過了稀釋,但六星惡魔的元力儲備夠多,蒼伊以四星碎空流元力催動玉凈瓶,還是難以和他打持久戰,在紫色火焰和藍色液滴對撞了一會兒之後,蒼伊深感元力消耗之大,不得不瞅了個空隙,把玉凈瓶收回,同時鼓盪精神力,就準備以精神法術迎戰 雙頭紫火龍趁機飛身而上,如巨大的紫火雲,全身升騰起深紫色的火焰,烏壓壓地撲向蒼伊。–防盜章節

蒼伊冷哼一聲,雙手在胸前猛一交叉,額心噴出六彩的光霞以自身為中心,腳底下猛地浮現出近十米直徑的菱形法陣,中間菱形的四邊各自接連的一個小些的菱形,小些菱形的四邊又有更小的菱形,整個法陣是由無數複雜的六彩菱形組成。

菱光——抗拒結界。(學自夜鶯市圖書館上層一本《精神菱光術初解》。)

從菱形法陣上猛地升起一片菱形光斑,擋在雙頭紫火龍身前,此結界能製造肉眼看不見的菱形精神小顆粒,靠近結界的任何擁有靈魂的生物,都會受到這種小顆粒的侵襲,擁有鋒利稜角的菱形顆粒會對靈魂造成磨損,再堅硬的靈魂也會在四周無數菱形顆粒的摩擦下造成損耗,靠近結界時產生的輕微靈魂刺痛感,會使人會本能地對這個結界產生抗拒,不想靠近。

造成的結果就是在雙頭紫火龍中的紫炎惡魔,感覺到靈魂微微的不適感,下意識地行動凝滯了一下,接下來,瘋狂湧來的細小菱形,飛快地鑽入紫炎惡魔體內,大有一股不把他趕出結界範圍就誓不罷休的勢頭。

趁著菱光抗拒結界的阻擋,蒼伊趁機掙脫開精神力鎖定,並以魂馭身,速度陡增之下躲開了飛來的紫色火焰,同時大手一揮,又是一排排靈魂之刺飛出,在半空中組成一隻只八卦戮魂錐刺了過去。

面對蒼伊的靈魂法術,紫炎惡魔早有準備,一個透明琉璃瓶猛地在雙頭紫火龍頭頂炸開,瓶子里火紅色的液體流淌下來,火氣繚繞,滲入雙頭紫火龍體內,被紫炎惡魔吸收。

灼熱藥劑——炎之意志。

蒼伊瞬間感覺到,紫炎惡魔的靈魂好像被包裹在一層狂暴灼熱的火焰中,任何想要侵入其精神的術法都要經受這火焰的灼燒過濾,更有一種雖然呆板但強大的意志力守衛在靈魂團四周,這意志力充斥著灼熱的火焰氣息,力量流動間便把蒼伊的八卦戮魂錐焚燒殆盡。

「我勒個去,這廝還嗑藥!太不公平了!」蒼伊怒道,這小子飛身而起,趁著紫炎惡魔打破菱光抗拒結界的功夫,直接從半空中飛過小河,徑直往維亞利所化的橡樹人處飛去,同時還瞬發了兩隻非常引人注目的六彩精神重擊之錘,飛速砸向下方已然昏倒的兩個黑袍惡魔,逼得紫炎惡魔不得不回身救援。-bxwx.org

蒼伊也趁機來到了維亞利身旁,揮手又是一片靈魂之刺,逼退了維持冰封術的兩個黑袍施法者,維亞利趁機掙脫開雙手的冰封層,大手往前一拍,帶起綠色的風罡往兩個惡魔施法者襲去。

這綠色的風罡中滿是如蚊蟲般細小的植物種子,經維亞利一催,在兩個黑袍惡魔身旁爆炸開,形成一根根細長而堅韌的藤蔓,瘋狂地纏繞其身上,逼得這兩個惡魔施法者不得不全力撐起魔法盾,把藤蔓凍成冰雕掉落下來,蒼伊此時也跟進出手,一時間竟把這兩個黑袍施法者給壓得險象環生。

而在小河的另一邊,紫炎惡魔卻不急著回援,他飛到地面上,化身成的雙頭紫火龍的兩個頭顱各自吐出拇指粗細的紫火蛇,鑽入地面上兩個昏倒同伴的天靈蓋里,只見紫色的火焰從他們的七竅中飛出來,一絲絲六彩之色的燦爛精神力量被紫色火焰驅逐出來,而後在火焰翻滾間被灼燒殆盡。

很快,在雙頭紫火龍身後,兩道衣著黑袍的身影齊齊從地面上升起,一個渾身熾白色電光繚繞,一個則全身籠罩在一圈圈艷紅色火線中,兩個剛剛恢復過來的施法者,兩人在短暫的錯愕和調整之後,統統惱羞成怒起來,殺氣騰騰地撲向維亞利所化的巨大橡樹人。

就在蒼伊以為雙方會再次膠著起來時,巨大橡樹人突然滿頭茂密的綠色樹冠一抖,從中竟抖落下一條奇異的藤蔓來,這藤蔓足有二十幾米長,被橡樹人如鞭子般操在手裡,藤蔓上有成百上千個深深的弧形凹痕,凹痕上微微鼓起,遠遠看起來很像是一個個閉著的眼睛!

此刻,這隻藤蔓最靠近維亞利木手的地方,正有十隻海碗大小,充滿血絲的眼球瞪得老大,只見維亞利所化橡木人輕輕一揮手,手中鞭子般的藤蔓舞了一個漂亮的鞭花,十顆血絲眼珠竟猛地爆炸開,血氣彌散,整條藤蔓變作了血紅色,狠狠地抽中其中一位冰法師。

這位冰法師本來就在蒼伊的靈魂震蕩和維亞利不時抽冷子地襲擊下,和另一位冰法師一起艱難維持著戰局,被維亞利一直表現出的輔助和肉盾能力和疲軟的進攻性所迷惑,一時間沒想到維亞利會風格大變,被這一鞭子抽得這麼突然,愣是沒有反應過來,就結結實實地被變作血紅色的鞭子抽中。

冰法師體表護身的十幾層寒冰裝甲應聲而碎,貼身一圈湛藍色的冰盾也如紙糊般崩裂,他心中一驚,精神力微動,藏在黑袍下的暗手啟動,是一個和其幾乎一模一樣的冰雕從衣袖中飛出。

轟隆一聲,染紅的藤蔓結結實實地擊中了冰法師的身軀,然而這血肉之軀卻出人意料地碎裂成漫天冰塵,連一滴血都沒流出來,而藍光一閃,冰法師的身影已然出現在十幾米開外。

「這種手段也想打中我!?」冰法師心中冷笑著,雙手瘋狂地凝結出一串串冰霜,就準備反擊回去。

「替死冰雕!?用這種東西也想避開千眼傀儡藤!?」另一面,維亞利也在心中冷笑不已,只見他的木手輕輕一甩,長鞭一動,從碎開眼球的血淋淋眼眶裡飛出海量的猩紅絲線,跨越了空間的限制,瞬間插在冰法師身上。

不過這些猩紅絲線竟好像絲毫殺傷力也沒有,冰法師只是驚訝地看著在自己身上多出的一根根紅絲,不過下一瞬間,他的眼前就詭異地多出了一抹血紅色,思維也陷入了凝滯。

一根通體由血影凝成的藤蔓,不知從何處出現,悄無聲息地飛到冰法師的身後,趁著其護身術法全滅的間隙,一個盤繞出現在他眼前,藤蔓的頂端是如蛇信子般的分叉,分成了兩個細長的紅色根須,狠狠地戳進冰法師的眼球里。

這個冰法師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腦海里就滿是血紅,思維如陷入泥淖,運轉不靈,快速僵化起來。

蒼伊駭然地看到,維亞利木手的藤蔓那十個血淋淋的眼眶裡,正非常可怖地分泌出數不清的海量紅色絲線,組成了一根小一號的血影藤蔓,末端竟鑽進了冰法師的眼眶裡,這法師的身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扭曲起來,飛速膨脹,把外面黑色的衣袍都給撐爆了,露出裡面冰藍色的法袍和法袍上一個奇怪的徽章。

蒼伊眼前一亮,注意到這徽章上有一個紅色眼睛的蜥蜴,看起來嗜血,邪惡而詭異。

「果然沒錯,是『死亡爬行者』的走狗,亞歷克斯,不能把他們放走!」 蝕骨甜寵:餓狼老公纏上身 看到這徽章,維亞利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聲音從橡樹人裡面傳出。他再次輕輕一晃巨大的木手,從藤蔓上一圈血淋淋眼眶裡延伸出的血影猛的收縮了回來,跟著血影一起縮回來的,還有身軀膨脹了好幾圈的冰法師。

不過此刻的冰法師,全身籠罩著一層血氣,無數血色細小藤蔓從他眼睛里生長出來,在他頭頂凝成一根小小的血藤,一直延伸到千眼傀儡藤那一圈爆開眼球的眼眶裡。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