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那敖影直接的一聲暴喝傳出!只見那原本身高七尺的敖影,猛然的膨脹起來!只是片刻的功夫,那敖影便直接的變成了身長千米的巨大蛟龍!一股狂暴的氣息從那蛟龍的身上傳出,那天上的雲彩也是不由的劇烈的翻動起來,四周的天色也是直接的變得昏暗起來!

「什麼!」


「是蛟龍!」

此刻,就在那敖影變身成為蛟龍之時,那方圓百里之內的所有強者,也是都感受到了那恐怖的能量波動!而那位於南陽郡城主府之中的許問天也是眼眸一顫,隨即便直接的向那身旁的許狂點了點頭。那許狂會意,也是直接的化作一道流光,向那遠處的黑狼山激射而去!而就在這許狂行動之後,那一些由於受到協議限制的強者,也是紛紛的向那黑狼山而去,就連那一些實力較弱者,也是想去湊湊熱鬧!於是一時之間,那眾人竟然全部的向那以往時刻冷清無比的黑狼山而去!

「嗷吼!」

敖影變身成為那蛟龍之後,也是直接的發出一聲震天的咆哮!只見那一道幾乎要斬斷天地的巨大藍色風刃,也是直接的被那蛟龍一爪給抓的破裂開來!頓時狂暴的力量肆虐,那四周的空間也是極為的不穩,其中更是出現了幾條細小的空間裂縫!彷彿方圓千米之內的空間都要破碎一般!

「啊!是蛟龍!」

此刻,那先前滿臉不屑的廣山狐見到那眼前身長千米的巨大蛟龍,也是直接的大叫起來。臉上更是沒有了絲毫的血色!那蛟龍身上傳遞出的恐怖力量,令他根本就生不出半點的反抗之心!

「轟!」


一個直徑百米的巨大淡金色龍爪,直接向那廣山狐抓去!而那其中的廣山狐也是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便直接的被那巨大的淡金色龍爪抓住。頓時那其中的空氣直接被壓縮的爆裂開來!而那廣山狐身上的紅色護罩也是漸漸的出現了一些細小的裂紋,那身上所穿戴的精鋼絲甲也是直接的暗淡起來,一條條細小的金絲,也是不斷的斷裂!而那紅色的護罩之上,更是布滿了裂縫,彷彿下一刻,就要被那強大的力量擠破似得!

然而就在那紅色的護罩即將破碎之後,那蛟龍一雙燈籠般的巨大眼眸也是不由的一顫,隨即便發出一聲不甘的咆哮之聲,只見那蛟龍的身影也是瞬間的淡化下來,隨即金光一閃,那原本身長千米的蛟龍身軀,也是瞬間的消失在空氣之中,彷彿從來都沒有出現似得!

「呼!呼!」

此刻,那廣山狐的臉色簡直蒼白到了極點,完全沒有絲毫的血色!就在剛才,他可是真切的感受到了那從來沒有感受到的死亡的威脅。就差那麼一點,他就要被那恐怖的力量擠成肉泥!如果不是那防禦上品靈器精鋼絲甲,恐怕他早就化為齏粉了!

「咔嚓!」

一聲清脆的如同那玻璃破碎一般的聲音傳出,那廣山狐身上的紅色護罩也是直接的破裂開來!那令廣山狐驕傲無比。並且幾次得以保命的精鋼絲甲也是完全的暗淡下來,破爛不堪!

「我。。。我要殺了你!」

一聲充滿了憤怒的咆哮之聲,從那廣山狐的口中發出!那廣山狐此刻如同一隻受傷的野獸一般,直接怒視著斗鬼神!此刻,這廣山狐恨不得將那斗鬼神千刀萬剮,也是難以消氣。這眼前的一切,都是因為那怪物所致。如果不是那突然冒出來的怪物,也是根本就不會生出那麼多的意外來!那納蘭星的火靈之軀恐怕早已經被他所擁有!並且他那上品靈器精鋼絲甲,也更不會成為一件廢品!


「不好!剛才那蛟龍的出現實在是太過於驚人,那眾多的強者也是不由的向這邊而來。如今我將那納蘭星引誘至此。如果那眾人前來發現這納蘭星的真實身份的話。恐怕就算是我,也活不過明天!」

此刻,那廣山狐雖然想立刻的將那斗鬼神斬殺,但是他也是感覺到了那遠處正有著一批強者敢來。雖然那其他的人。他絲毫的不懼。但是那其中的幾股特別的強大,就算是他,也是沒有點半的反抗之意!不用想。正是那帝王境界強者!

這帝王境界強者,雖然都受到那協議的限制,不能隨便的插手那後輩之間的事情,但是如今這蛟龍出現,自然是消除了這協議的顧慮。因為那蛟龍就是相當於那人類之中的帝王之境強者!

「顧不得那麼多了,此刻,只有直接將那納蘭星殺死,這樣一來,就算是那怪物還活著,也是沒有人會相信他的話,到時候還不是我說什麼就是什麼!將那殺害納蘭星的罪名全部加在那怪物的身上!」此刻,那廣山狐在得知自己的計劃就要失敗之時,那心中也是不由的立刻做出了決定!只有將那納蘭星殺死之後,在將那罪名推給那怪物,畢竟他乃是那天火宗之人,那可信度自然是比那怪物要強上很多!

「狂風五變,風破天地!」

那廣山狐此刻也是使出了自己的全部力量,那一道藍色如同實質一般的風刃也是直接的擴大到十倍不止。只見一道藍色的幻影一閃即逝,那巨大的藍色風刃便直接的向那仍被困於那屏障之中的納蘭星爆射而去,留下一道藍色的光影!

「不好!」此刻,那斗鬼神見到那激射而來的藍色風刃,心頭也是大驚!那身形也是直接的向那藍色風刃而去,而就在斗鬼神剛剛行動之時,一道比他的速度更快的身影直接的擋在了那藍色風刃前進的路上,一股澎湃的氣勢直接散發而出!

「三星連珠!」

一聲暴喝之聲從拿到聲影的口中發出,隨即三顆足有那拳頭一般大小的閃爍著灰色光華的圓形物體也是從那身形的體內飛射而出,隨即便直接迎向那藍色風刃!

「是小雨!」

此刻,那斗鬼神也是直接的停下了腳步,見到那道身影,心中也是不由微動!那擋在納蘭星身前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先前還處於昏迷之中,並且那體內的能量也是被封的小雨!

「小雨,不要啊!」

此刻,那納蘭星見到那擋在身前的小雨,眼中也是不由的流下淚水。雖然這一切的源頭,都是那小雨所致。不過如今納蘭星也是早已經不記恨那小雨,因為那小雨也是被利用了而已。從小就和她在一起的小雨,也是沒有經歷過什麼風雨,那心性也是很容易受到欺騙。並且在之前,那小雨也是醒悟過來。並且知道了那事情的真像,對於那納蘭星也是沒有了絲毫的記恨!她們之間的關係,已經是超越了那姐妹的存在!

納蘭星望著那站在身前,一如反顧的小雨。心頭也是劇痛。她自然是知曉那小雨為何會突然的擁有了力量,那正是小雨使用了她爺爺傳給她的一種功法。這種功法,是故意傳給納蘭星的僕從的!因為如果有什麼特殊的事情發生,就比如那力量被封印,也是可以施展這種功法,來直接的破除那封印。不過這種功法一旦使出,就是在消耗那生命之能!就算是能夠活下來,日後也是會漸漸的衰老,不過十天。便會衰老致死!

三團灰色的光華,也是曾那連珠之勢的擋在那藍色風刃的方向至上!一聲巨響傳出,那藍色風刃也是直接的斬在了那灰色光華之上。只聽咔嚓一聲,那第一團的灰色光華,便是直接的發出輕微的破裂致勝,許多的裂縫,也是直接的出現在那光團之上!看樣子那藍色風刃突破那三團藍色光華,也只是那片刻的功夫!

「小姐,對不起!這一切都是我的錯,現在。就讓我來承擔這後果吧!」那小雨此刻也是回過頭來。臉上滿是淚水。那眼中也是包含著深深的歉意!說到這,那小雨也是露出一個凄慘的笑容:「小姐,日後怕是不能夠在服侍你了,希望你能夠找到一個不會背叛你的好丫鬟。」那小雨說到這。便直接轉過頭來對著那斗鬼神道:「我雖然不知道你是何方神聖。但是沒有你的話。想必我和小姐都已經身死!所以我還是要謝謝你!另外,我也擺脫你一件事情,趕緊帶著小姐離開!」

那小雨彷彿是有著千言萬語。但是此刻也是根本就沒有時間說完!深深的忘了一眼那納蘭星,小雨便直接噴出一口鮮血,以那燃燒生命的代價,來暫時的獲得了更強大的力量!

深處手掌,小雨的身體也是不由的輕顫起來,那臉上也是由於用力過猛,而有些通紅!一掌拍出,之聲咔嚓之聲,那捆住納蘭星的屏障牢籠便是直接的化為了碎片!

「趕緊走!」此刻,那小雨見到那三團光華此刻也是僅剩下一團,臉色也是巨變!只見那小雨大吼一聲,隨即便拋向斗鬼神一物。斗鬼神也知道那事態的緊急。瞬間變化成元龍,斗鬼神接過那一物之後,更是連看都不看的,就抓起那納蘭星的衣領,向方圓飛射而去!

「小雨。。。!」

此刻,那納蘭星見到那漸漸消失在眼前的小雨,臉上也是充滿了悲痛之色。不過此刻他也只是那凡人之軀,就算是怎麼掙扎,也是掙脫不了那斗鬼神的一雙金色龍爪!


「該死的婢女!」

此刻,那廣山狐見到那斗鬼神抓起那納蘭星而離去,心頭也是大怒!不過他雖然有心去追,但是也是不可能的。因為他此刻正在控制著那巨大的風刃,如果此刻鬆手的話,沒有那精鋼絲甲保護的他,恐怕直接會被那灰色的光華擊中。雖然也是不能要他的性命,但是到時候在去追,那受傷之軀也是追不上!

「去死吧!」

廣山狐大吼一聲,隨即那藍色的風刃也是直接的擊破那最後一團光華,隨即便直接斬下,一閃而逝!

此刻,那小雨也是只見到那光華一閃,隨即那身體也是不由的一顫!臉上露出一點笑容之後,那小雨的身體直接化為了兩截!

身形一動,那廣山狐也是直接的向那遠處追去!以他的速度來說的,要不了多長時間,便是可以追上那金色的怪物!

就在那廣山狐離去之時,那許未寒也是飛到了此刻,見到這一片狼藉的戰場,這許未寒的心中也是微微一驚!從這戰鬥的痕迹來說,那戰況應該是慘烈無比!然而能夠和那廣山狐大戰至此之人,也是令這許未寒的心中產生了巨大的好奇之心!

「許兄,看來我們是晚了一步啊!」

就在此刻,一位風度翩翩,手拿羽扇的青年男子也是直接的飛到了許未寒的身邊,隨即便向許未寒抱了抱拳。此人正是那同是六大公子之一,但是卻是那墊底存在的陸公子!

「哦!原來是陸老弟啊。不知道陸老弟怎麼有此雅興,竟然前來探查一番!」此刻,那許未寒也是想那陸公子微微道。其實如果不是他爺爺所說的話,他也是懶得來此的。

「我也是感受到了那廣兄的能量波動,也是想不通那廣兄是在和誰大戰,特地來次看一看,順便領略一番那廣兄的風采!」此刻,那陸公子也是微微一笑,似乎毫不在意。那許未寒見到那陸公子的笑容,心中也是一動。這陸公子雖然長得英皇駿瀟洒,但是其實在這六位公子之中,那最神秘的,就數那陸公子了!這陸公子不僅是最近兩年,才登上那六大公子末尾之人,並且那身世也是讓人探查不到,彷彿是憑空出現似得!不過這陸公子雖然是那墊底的人物,但是也是沒有任何人小瞧他。因為至今為止,眾人也是根本就沒有見過這陸公子使出全力的摸樣,只是知道他的修為在這六大公子之中,是最低的,乃是那人皇六階!

「那廣山狐似乎還是在追著什麼!速度竟然那麼快!」此刻,那許未寒也是感受到那廣山狐的氣息不斷的向遠方而去,心中也是不由一動。看來那廣山狐應該就是追那發出毀滅性能量之人了。不過令這許未寒納悶額是,那之前能夠感受到的氣息,如今竟然感受不到了。不過這許未寒也是知道,有些功法,卻是可以將那自身的氣息波動給直接的隱藏。就算是那比自己強大很多的人,也是感受不到那氣息的存在!傳聞,那幾千年前名震一時的刺客頭領,就是憑藉著那種神秘能夠隱藏氣息的功法,而斬殺了無數的強者,更為了那刺客最具傳奇色彩的存在!

「陸公子有沒有興趣繼續追下去,去看一看那能夠和那廣山狐一戰的到底是何方神聖!」刺客,那廣山狐也是直接的發出邀請。其實這許未寒的心中是在記著他爺爺的一句話,如果有可能的話,就幫助那人一把。

「好!我也正有此意!」那陸公子說完,也是向一邊看了一眼,隨即便直接和那許未寒飛速而去!

「這位名叫陸公子的,果然不簡單!」

就在那二人剛剛離開之際,那先前被陸公子瞟了一眼的空中也是直接的出現了一個身影。這道身影彷彿是由水做成的一般,竟然漸漸的化為了一位身穿黑袍頭戴斗笠的身影。聽那聲音,竟然是一位女子!

只見這女子在說出這一句話之後,也是猶豫了片刻,便直接的向來時的方向而去!既然那陸公子已經是識破了她的秘術,想必那在追下去的話,也是會暴露自己。那對於她的行動來說,根本就是沒有絲毫益處的!

身體之上再次的出現了無數的露珠,隨即那女子也是再次的化為了透明之色,完全消失在半空之中!

就在這三人完全離開之後!那原本趕往這裡的許多強者,也是一一的來到了此地!不過見到那戰鬥已經結束,也是根本就不在停留,隨即便直接的離去。不過也有那一些好奇之人,也是順著那廣山狐離去的方向而去,遠遠的跟在身後!

此刻,在那萬米高中之中!一道身穿紫色長袍,一頭黑髮狂舞的中年人也是停留了在那高空之中,向那下方望去,這中年人似乎要跨越這萬米的距離,將那地上的一切盡收眼底似得!而當此人看到那斷為兩截的軀體之後,那古井無波的臉上,竟然直接的閃過了一絲震驚之色!

「這是!」

此人正是那前往而來的許狂!這許狂在感受到那蛟龍的氣息之後,在那許問天的示意之下,也是直接的趕到此處!他期間也是納悶那蛟龍的氣息為何突然出現,又突然的消逝。所以他也是加快了速度,不過還是晚了一步,那大戰也是已經結束!

「吆!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了。竟然能夠讓我們這南陽郡之中那最冷靜的許狂城主大人,都微微意動呢!」

就在此刻,那許狂的身後,也是直接的飛來一道身影!這是一位老者。這老者衣著破爛,臉上長滿了大大小小的膿瘡,並且那頭髮之上,也是沾滿了那綠色的液體!一股令人作嘔的氣味也是直接的擴散而出。一雙滿是臭味的手掌也是不斷的抓著那臉上的膿包,那一雙小的簡直看不到的眼睛,也是閃爍著微微精光!(未完待續。。) 此時,在那萬米高空之中,那許狂的身邊也是直接的出現一位長相駭人,邋遢無比的醜陋老者!

「原來是毒帝,血前輩啊!失敬!」此刻,那許狂再見到來人之後,眼眸也是一顫。隨即也是微微抱拳,那臉上也是閃過一絲尊敬之色!如果其他人在此,見到那南陽郡城主許狂竟然向一位長相醜陋的老者微微抱拳,那臉上更是閃過一絲尊敬之意。一定會驚訝的跳起來!不過那其他人不知道這眼前醜陋老者的身份,他許狂自然是知曉這老者的真實本領!

血玖子,乃是這整個神聖古國之內,十三怪老之一!而這十三怪老,也是和這神聖古國之內的十三郡相符合。每一個郡城之內,都有著一個怪老存在。這血玖子正是這南陽郡的怪老!

怪老,人如其名。正是以怪著稱!並且那十三怪老的實力個個都是深不可測。甚至都沒有人見過他們使用過全力!能夠被譽為那十三怪老的,都是那真正的老妖怪!這種老妖怪,揮手間,就可以滅掉一個小國!可謂是強橫無比!就算是和那南陽郡的傳說人物許問天一戰,也只是微微落得下風而已!不過,那場戰鬥,也只是數百年之前的事情了!如今他們之間再次戰鬥,也是根本不知道誰個會更強一些!

「呵呵。。。我也是感受到那股氣息,倒是有些獨特啊!不過這氣息卻是完全的消失了。我也算是白跑了一趟!」此刻,那血玖子的臉上也是微微一笑。那一雙細小的眼中。也是爆發出一絲貪婪之色!

許狂見此,心中也是不由的大了一個冷戰!這十三怪老,每一個都是那老怪物一般的存在,並且那性格也是奇怪無比,想必那血玖子已經對那股能量產生了好奇。如果那人還在的話,一定會被血玖子抓去做實驗的!此刻,這許狂也是不由慶幸那人的氣息完全的消失,不然的話,恐怕會遭到無盡的痛苦!

「血前輩,我如今還有事情。我就先告辭了!」此刻。那許狂的心中也是充滿了不安。就要向那血玖子告辭。如今,他也是需要確認那件事情的真實性。並且第一時間將這情況彙報給他的父親,也是這南陽郡的傳說許問天!

「嗯,我也走了!如今這裡也是沒有留戀我的地方。」那血玖子也是直接大聲道。隨即正準備轉身離去。隨即。那血玖子也是彷彿是想到了什麼,隨即便直接的再次道:「對了,替我向那許問天問好。就說那件事情,我會考慮考慮的!」那血玖子說完,也是直接的消失在那許狂的眼前!

「那應該正是那納蘭星的貼身丫鬟,小雨!」此刻,在那血玖子離開之後,那許狂的臉上也是瞬間的變的鄭重起來!這小雨他自然是見過。雖然那也是幾年前的事情了,但是像他們這種強者,一般都有過目不忘的能力!這小雨乃是那納蘭星的貼身丫鬟,幾乎根本就從不離開那納蘭星的身邊!然而如今這小雨身死,那後果!

此刻,這許狂也是再也呆不下去,身形一動,許狂便直接向那南陽郡飛射而去!瞬間變消失在這萬米高空之中!

此時,遠在那萬米之外的半空之中,那廣山狐臉上猙獰無比!甚至有些氣喘!在那斗鬼神帶著那納蘭星離開之後,這廣山狐也是一個勁的往那個方向追去,甚至那速度也是達到了他的極限。但是令這廣山狐憤怒的是,不僅那金色怪物的氣息消失的無影無蹤,就連他追了這麼長的時間,也是根本就沒有見到半個人影!

「怎麼辦!這麼辦!如果被那納蘭星逃回天火宗的話,那納蘭隕一定會要了我的命的!以那納蘭隕的脾氣,就算是我身後的廣山家族,也是擋不住那納蘭隕殺掉我的決心!恐怕到時候家族也會為了保全整個家族的利益,而犧牲我的性命!」此刻,那廣山狐也是第一次出現這種不知所措的心態來!他是那六大公子,哪裡會有煩心事出現!

「截殺,一定要將那納蘭星截殺。就算是不惜動用家族鎮族之寶!」此刻,那廣山狐的臉上也是露出瘋狂之色。如果真的被那納蘭星逃回天火宗的話,就算是他逃到天涯海角,也是會被那納蘭隕給直接擊殺的!所以他也是根本就不打算逃,而是趁機截住那納蘭星,只要截住那納蘭星,在不惜一切代價的將那納蘭星擊殺,到時候做到人不知鬼不覺。他也是可以繼續的活命。雖然可惜了那火靈之軀,但是他的性命,才是最主要的。畢竟沒有了性命。擁有在強的實力,也只是一個笑話而已!

打定主意之後,這廣山狐也是直接的向一邊飛射而去,那個方向。正是他們家族所在的方向。如今時間緊急,他自然是要回去做好周全的打算!

就在這廣山狐決定了以後的道路之時,那南陽郡的城主府之中,也是直接的出現了一道聲音。正是那急忙趕來的許狂!在此刻,在這許狂的身邊,那許問天也是掃了一眼許狂,眼中也是露出思索之色!

「狂兒,我看你的氣息有些波動。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此刻,那許問天也是直接疑惑道。因為正如那血玖子所說,這許狂的心性堅毅無比,尋常之事根本就無法撼動這許狂的內心!

「父親,大事不妙啊!」此刻,那許狂也是直接的喘了一口氣,那語氣之中,也滿是那擔憂之色!

「哦?發生什麼事情了,說來聽聽!」此刻,那許問天在聽到那許狂的語氣之後,眉頭也是一挑,隨即便直接詢問而出。

「父親,你可知道那天火宗的納蘭星!就是擁有那火靈之軀的美麗少女!」此刻。那許狂也是直接的反問起來。

「嗯,那納蘭星我自然是知曉。是那天火宗三位護宗大使之一,並且有著那人間隕石稱號的納蘭隕的孫女!」那許問天此刻也是微微道,那語氣之中也是充滿了鄭重之色。那納蘭隕的實力深不可測,就算是他,也是沒有全勝的把握。而那納蘭隕也是號稱是那天火宗最強的存在。並且那脾氣也同樣是火爆無比!

「難道你要說的事情,和那納蘭星有關?」此刻,那許問天聽到那許狂提起那納蘭星,心中也是片刻便明白了這許狂的意思。並且在聯想到之前的大戰,這許問天自然是不傻。直接聯想到了其中的種種!

「是啊。那納蘭星的貼身丫鬟,平時寸步不離的小雨,被殺了!」此刻,那許狂的臉上也是閃過了一絲憂慮!如果那小雨的死。真的是牽扯到了那納蘭星。恐怕到時候那納蘭隕一定會出來。將這整個南陽郡攪個底朝天不可!之前就有一次,因為那有人想圖謀那納蘭隕的一件隗寶,而被這納蘭隕瘋狂的追殺。最後終於是在跨越了幾個郡之後,將那人斬殺。然而更是直接瀟洒離去!就算是那個郡之中的強者,也是絲毫不敢留下這位脾氣暴躁的人間隕石!而如今這件事情更是直接的牽扯到那納蘭星,那納蘭隕的逆鱗,那納蘭隕自然不會善罷甘休的!

「被殺了?」此刻,那許問天聽后,眉頭也是不由的一挑。如果那納蘭星的貼身丫鬟被殺了,那納蘭星肯定也會被牽扯到其中。那原因也定是由於那納蘭星導致的。不過這納蘭星一直都被她爺爺納蘭隕禁足在那天火宗之內,什麼時候竟然跑出來了,也是根本就不為人所知!如果那真的是有關那納蘭星的話,恐怕也真如那許狂所說,那納蘭隕一定會在這南陽郡之中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沒錯,我自然也是不會看錯。那小雨被殺,那廣山狐也是不見所蹤。不過我怎麼沒有感覺到那納蘭星的能量波動,按理來說,以那納蘭星的實力,肯定會發出能量波動的,然而剛才的大戰,也是絲毫就沒有感覺到那納蘭星的存在。不過那小雨的身死,也是難以解釋那納蘭星到底在不在現場。並且那股充滿了毀滅能量波動的存在也是令人在意。想必這小雨就是那人所殺!」此刻,那許狂也是直接的說出了自己的觀點,那語氣之中,也滿是那鄭重之色。並且在他的心中還是有些猜疑,如果真是牽扯到那納蘭星的話,恐怕那納蘭星一定是被人陷害。因為那納蘭星擁有那火靈之軀的事情,早已經是人盡皆知!

「嗯!這件事情不簡單,為了防止那納蘭隕出來大鬧,我看我還是親自走一趟吧!」此刻,那許問天的眉頭也是一挑。他雖然很少露面,甚至那世人很多都不知道他還活在世上,但是如果他不親自出馬的話,恐怕在這整個南陽郡之中,也是沒有人能夠攔下那放棄狂來不顧一切的納蘭隕!

「嗯,這件事情就麻煩父親了。」此刻,那許狂也是直接的點了點頭。他自然是知曉他父親的用意,他乃是那南陽郡的城主,如果這南陽郡之中出現了什麼災害的話,那自然是要算在他的頭上!而他父親之所以會出馬,其實大部分的原因,就是為了他!

「好了,你現在趕緊派遣人手,去調查一番那小雨為何身死。我去去就回,隨便去看一看那納蘭星究竟在不在那天火宗之內!到時候需要你把那調查的結果告知我。!」那許問天說完,便直接的消失在許狂的眼前!

「應龍衛,你趕緊去調查一番這件事情的經過,並且將那結果告知與我!」

就在那許問天剛剛離開之後,那許狂也是直接的對著那一邊的空氣微微道。隨即便直接的出現一道身穿黑色鱗甲,頭戴黑色頭盔,手拿黑色舉槍的高大人影。正是那許狂口中的應龍衛!

應龍衛,乃是這神聖古國之內,皇室為了管理這廣闊無比的十三郡,而安插在那十三郡城主身邊的護衛!說是護衛,其實只是為了監督那城主的一言一行而已!不過雖然這應龍衛只是一個眼線之人。但是那實力也是強大無比。能成為應龍衛的,最低都是那六階人皇強者!並且這應龍衛的身上更是攜帶者那皇室的密保。傳聞就算是面對那帝王初級境界強者,也是可以安全而去!

「遵命!」

那位身穿黑色鱗甲,連那頭上都覆蓋著頭盔的高大男子也是重重的點了點頭,一聲沉悶的聲音發出,隨即那男子便是直接的後退,隨即便消失在之那許狂的身前!

「應龍衛,哼!」

那許狂一聲冷哼,隨即也是直接消失在這間房屋之中!

此刻,那距離斗鬼神出發黑狼山,也只是過去了兩個時辰的時間!那眾人在趕到現場。沒有絲毫髮現之後。也是全部的離去!不過就在那眾人離去之後。那小雨的屍體,也是被那一位身穿黑色鱗甲的男子直接的帶走。只留下那許多巨大的深坑,和那一條條觸目驚心的如同深淵一般的劍痕!

黑狼山的山峰之上,微寒的冷風也是微微吹過。然而眾人雖然知道今日是那觀賞流星的時刻。並且這黑狼山之上也是那絕佳的觀賞地點。但是此刻這裡也是由於那之前山腳下發生的大戰。所以也是沒有一個人來到這山峰之上觀賞流星。

在那一個細小的裂縫之中,正有著一團拳頭般大小的黑色物體。只見這黑色物體之上竟然如同一座微小的城堡一般。並且這由於這黑色的物體的眼色是黑色的,所以就算是有人在此向那裂縫之中看去。也很難看清那件物品的奇怪之處,尋常之人肯定會以為那只是一塊尋常的石頭而已!

「嗡!」


就在此時,異變突起。只見那拳頭一般大小的黑色物體竟然發出微微的顫抖,隨即那物體也是光華一閃,一道身影也是直接的出現在那山峰之上。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