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頭對着木頭人的身子,散發着寒光,而槍頭嚇得槍纓也是閃爍着有些妖異血紅色,彷彿在預示着什麼。

“喝,”又是一聲大喝, 流徒十三 。“暴雨梨花槍!”

便隨着聲音的傳出, 帶著萌娃去抓鬼 ,身體挺直,好似萬年骨悚一般。

雙腿微微的屈膝下蹲,眼神中滿是滋陰,而他堅定地臉龐上也是有着一絲狠毒的很色,老頭,這下子你就傷心吧。

突然,他動了。

快速的動着。

雙手好像篩糠一般,快速的都腫着,不過速度卻是令人眼花繚亂。就連是在一旁觀戰的破軍老頭看到陳凡的表現眼睛腫也是異彩連連。

“啪啪啪”

雨點一般祕密發發的攻擊打落在木頭人的身子上。

木頭人卻是並沒有被陳凡的動作給震懾住,依然是揮動着長劍和陳凡戰鬥。

不過此時他的動作相比起陳凡藥一般的速度來卻是緩慢了。

“鏘鏘鏘”

金屬碰撞的聲音和一絲絲的火花出現在戀人的身影中,它們正在快速的移動着。

一道道的身影快速的移動。

董一百年,洗一遍的移動中,不時傳出金屬碰撞的聲音和火花,而且他們每一次移動之下,宗師木屑橫飛,在半空飛揚。

木人被他攻擊到了。

一道道的紫色槍影閃現,木頭人的動作便便隨着這幾道影子的閃現慢了下來。

“殺!”突然之間,陳凡又是一聲大吼,原本就是密集的攻擊更加的凌厲,周密。

密不透風的倩影中幾乎看不到木頭人的身影,在陳凡的周密攻擊之下,他的全身各處都是受着致命的攻擊。

“嘭”

一擊長槍快速的衝刺過去,木頭任何陳凡大小差不多的身子終於是轟然倒地。

木人遍體鱗傷的身子已經找不到一處完好的了,只是可以依稀的看出原先的影子。

陳凡緊緊皺着眉頭鬆開了,不過突然他的身子一震,原本是鬆開的眉頭卻是又重新皺了起來,而且比以前皺的還厲害,因爲大力他鼻子上的周圍清晰可見。

“噗”一口鮮血噴出,噴灑在他前方的土地上,原本土黃色的土地因爲鮮血的突然進入進入顯得有些詭異。

眯着眼睛,緊緊地捂着肚子,陳凡的牙齒緊緊咬着下嘴脣,下嘴脣竟然是伸出了一絲絲的鮮血。

他,受傷了。

“咳咳”一陣猛烈的可塑之後,進犯另一隻手緊緊地捂住嘴巴,沒有去看手掌上的液體,他緊緊地閉上眼睛。 “咳咳”一陣猛烈的咳嗽之後,陳凡另一隻手緊緊地捂住嘴巴,沒有去看手掌上的液體,他緊緊地閉上了眼睛。

木人的確是沒有再次站起來,可是陳凡卻也是癱軟的坐在土地上。

金幣的雙眼上濃密的睫毛微微顫動,嘴脣張開,不住的喘着粗氣。

幾個快速的呼吸之間,一絲絲的心想空氣進入了陳凡的胸腔之中。

滿意的吞吐了一口吐沫,陳凡的樑上閃現出一抹病態的嫣紅。

“小子,做的不錯。”破軍老頭幻化站起了身子,慢慢的走到了陳凡的面親,蹲下射你,看着陳凡的樣子寫虐說道。

“什麼叫做不錯,你沒看見我都快是死了嗎,就只是換來你這麼一句話,有設麼有麼療傷的丹藥,有的話…..快點給我。。”陳凡說着說着,突然之間剛絕自己的喉嚨一陣堵塞,艱難地那個堵塞的東西演習去,他接着說道。

老頭聞言搖了搖頭,有些生氣的看着陳凡,道“你將我的木頭人都給弄壞了,你說你怎麼辦吧?”

聞言,陳凡也是無奈的笑了笑,有些艱難地做治療身子,病態的臉上那抹嫣紅之色還是沒有消退。

“你就那麼寶貝你的木頭人,那個破木頭比我這個你新收的徒弟還要重要嗎?”陳凡反問道。

“當然,那可是我年輕的時候煉製的呢,已經珍藏了幾十年,現如今卻被你打壞了……”老頭嘟囔着嘴巴,有些不滿意的說道。可是話還沒有說話卻被陳凡給打斷了。

”如果你再不給我但要的話,我懷疑我的不能再跟你訓練了。“坐在地上,雙手支持着身子,陳凡有些無奈的看着老頭。

老頭聽完陳凡的話,身子顫抖了一下,在空中虛虛的一抓,一個白色的瓷瓶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將白色的瓷瓶放到眼前,老頭肉聽得看了一眼陳凡,緩緩說道:“張嘴。”

聞言,陳凡的身子一怔,擡起腦袋,驚訝的看着老頭,頓時明白了是什麼事情。

眼珠轉了轉,陳凡狡黠的一笑,緩緩的張開了嘴巴。

老頭眯着眼睛將瓷瓶瓶口的木頭塞子緩緩地轉動了一下,隨後乾枯的手掌猛地一用力,將瓶蓋拔了出來。

“嘭”

瓶塞從白色的瓷瓶中拔出來聲音響起後,陳凡眯着眼睛看了看這個丹藥瓶子,撇着嘴巴笑了笑。

“這裏面是什麼啊, 我師傅是林正英 ,這項問也是太稀少了吧。”

老頭聞言等了陳凡一眼,抿着嘴巴說道:“要不是你的話,這個瓶子裏面的丹藥誰都別想得到。”

“好了張嘴。”老頭又是說道,旋即又是拿出一個杯子和一個紫色小瓶子。

隱約可以看到紫色瓶子裏面的液體晃動,而不同的是,陳凡竟然是在這個紫色瓶子的液體中感覺一絲能量波動。

不錯,就是能量波動。

陳凡心中大喜,眼睛看了肉疼的破軍老頭一下,問道:“紫色的瓶子裏面是不是好東西呀,有沒有考慮過等你去世之後將這些留給我。”

“小子,我非常嚴重的告訴你不要打我的東西的主意,否則你懂得。”說完老頭嘿嘿一笑,神祕的看着陳凡。

“快點給我丹藥,否則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傷勢要什麼時候好,要是你不給我的話,那我真的要死了。快”陳凡催促道,眼中閃過一絲接企鵝,他現在真的很像嘗一嘗那個紫色瓶子裏面的液體味道。

“好了好了,彆着急藥一會兒就好了。”老頭擺了擺手示意陳凡不要找事,隨後將盛着丹藥的白色瓷瓶緩緩的傾斜,隨着瓷瓶的切屑,一個小手指般大小的棕色但要出現。

棕色丹藥順着老頭的動作從瓷瓶裏面慢慢的翻滾而出,優雅的掉落在老頭拿出的那個被子上。

破軍老頭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隨即將木質瓶塞放在瓷瓶上,用力一按,便是將按要收了起來。


一瞬間,瓷瓶邊是沒有了蹤影。

將虛空中的紫色水瓶子拿過來,老頭有些別有深意的看了陳凡一眼,便是將瓶蓋擰開。

緩緩地倒出液體。


隨着瓶子傾斜,紫色的液體緩緩流淌而出。

紫色的液體慢慢的流到在那個杯子上,一道非常濃郁的藥箱使得陳發精神一震。

高級藥液。

陳凡心中一陣,眼光中不是的閃現着對這個藥液的渴望。

老頭沒有理會陳凡的眼神,自顧自的將將紫色液體導出之後,又是將瓶蓋擰上。

陳凡看着老頭後繼的動作,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不就是看看你的東西嗎,至於這麼小氣嘛。

雖然心中比一老頭的做法,可是陳凡的臉蛋上卻是並沒有流露出任何對老頭不滿的表情,依然是一臉淡定的看着老頭的動作。

只見老頭將紫色的瓶子也收回去之後,乾枯沒有血色的手掌拿着杯子,眯着眼睛地亮着杯子中的液體。

那顆褐色的丹藥早就早這紫色的液體中稀釋了,已經適合紫色的液體化爲一體。


只不過是多增添了一點顏色罷了。

j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感覺到杯子中搖曳的濃於成都,陳凡滿意的點了點頭,裂開嘴笑了笑。

“小子,怎麼還有心情小,你不是說你自己快要死了嗎?”老頭看着陳凡的表情,故意戲虐的說道。

聞言,陳凡更是喜笑顏開,道“這不是因爲師傅你媽?”

“怎麼會因爲我,我不過是給你配置一下藥液罷了。”老頭淡淡的說道,同時手掌端着杯子的底部,緩了緩。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杯子的材料問題,陳凡竟然是隱隱約約的可以看到液體在晃動。

而且隨着老頭的晃動,竟然是形成了一個旋渦,飛速的旋轉着。

眯着眼睛看了看杯子中的情形,陳凡下意識的算進了自己的手掌,果然,老頭竟然可以做到這種程度。

老頭見陳凡並沒有回他他的話,而是死死地盯着他手中的杯子,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沒有責怪陳凡,而是接着問道:“陳凡,你可知道這是什麼?”

陳方剛想開口回答,不過看到老頭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搖了搖頭,裂開了嘴巴下了小道:“還是請你來說吧,這些個問題我怎麼可能知道呢。”

聞言,拉頭點了點頭,將手中的液體慢慢的放了下來,直到將杯子放到陳凡的眼前才緩緩說道:“這是紅樓裏面的祕製丹藥和我的獨家丹藥混合而成的。”

說完,老頭沉吟了一會兒,砸吧了一下嘴,用手指着杯子中的紫褐色液體說道:“就叫它培元丹吧,雖然他的沒有能力生成鬥氣的元力,卻是可以治癒包括鬥氣之內所有傷勢,這樣應該不爲過。”

“不錯,好名字。”陳凡呵呵一笑,小隱隱的望着杯子中的液體 “別磨蹭了,趕快將這個杯子給我。”陳凡伸手朝着老頭手中的杯子搶去,可是卻是因爲老頭的敏捷躲閃,而抓了個空。

老頭見到陳凡的表現,微笑着搖了搖頭,隨後一臉無恥道:“求我啊,球兒我啊,求餓哦的話我就會給你的。”

“不是吧。”陳凡有些詫異的看着老頭,驚訝道。

“好了,不和你玩這些個小孩子的把戲了,你真是幼稚,竟然是這麼不淡定。”老頭見自己在土地面前出醜,旋即不再是有所動作,而是半蹲下來看着陳凡蒼白的面龐說道。

“呵呵。”陳凡吾下了一聲,心中對這個老頭的表現更是鄙夷,明明是你自己無恥,竟然是將這種事情怪罪到別人的升上,真是爲老不尊。

“真香啊。”老頭笑了笑,感受着濃郁的藥箱撲鼻而來,再加上這是她自己調製而成的丹藥,心中自然是充滿了自豪的感覺。

陳凡冷眼看着老頭,見老頭的神經鬆懈了下來,嘴角閃過一抹冷笑。

左手閃電般的探出,快速的鉗住老頭拿着杯子的手掌脈門,讓其動彈不得。

隨後右手也是快速餓的探出,一個順手牽羊,就是講杯子拿到手中。

滿意的看了一眼杯子中妖異的液體,陳凡伸出鮮紅的舌頭舔了舔乾裂嘴脣,露出了神祕的微笑。

將杯子放到口中,微微傾斜,脖子一仰,一飲而盡。

將已經是沒有了液體的杯子放到老頭乾枯的手掌中,陳凡拍了拍老頭的肩膀。

突然,陳凡的臉色一變,迅速的做出了反應,雙腿盤坐起來。

雙目緊閉,陳凡紋絲不動,只是鼻子中喘着粗氣,說明了他現在的情況。

看着猶如老僧入定一般的陳凡,老頭的嘴角閃過一抹壞笑,讓你肖自強我的東西,原本是打算幫助你的,不過看在你這麼不禮貌的份上,免了吧

“桀桀”乾笑了幾聲之後,老頭站起了身子,緩步走開,沒過一會兒,便是回頭望了望依然是坐在那裏猶如老僧入定一般的陳凡,眼神中閃過一抹得意的神情。

旋即老頭拍了拍腦袋,隨後一揮,將那個被陳凡打敗的木人收回。

“嗖”

身形閃動,眨眼間老頭邊是沒有了蹤影,只留下在那裏紋絲不動的陳凡。

陳凡可以清楚地從而動力聽到老頭的橋不勝和身邊的呼呼風聲,但是他現在卻是沒有辦法睜開眼睛。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