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風馬上招呼小魚宰雞秋生瞪大了眼睛不會吧,好不容易求了當天師父才答應,結果楊風不準。

「那個我牙口不大好。」

「滾蛋,我還牙口不好呢你老我不老嗎?廢話少說乖乖吃雞肉,和糯米粥吃什麼雞血不知道最忌諱血嗎?」

給了秋生一個白眼,楊風一副你敢再說我就弄你的表情秋生果斷變慫了。

教訓了秋生楊風才無奈的看著九叔,「他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嗎?以前就你反對最厲害,怎麼現在不反過了?」

「沒事,想吃就多少吃一點吧。不礙事的,這是雞血,不會帶動屍毒擴散。」

九叔擺擺頭,一副清風雲淡的表情。

其實九叔是被秋生給磨怕了,以前還好秋生年輕現在都鬍子一大把還哀求讓九叔根本無法狠心拒絕。

可惜沒什麼用。最後的秋生還是只能鬱悶的吃著雞肉,喝著雞湯還只能吃一點其餘的都是糯米粥。

這幾天時間下來每天每頓都是什麼味道都沒有的糯米粥秋生感覺自己吃的都快吐了,然而楊風可不會因此就給他開開葷想要早點好,那麼就老實點該吃什麼吃什麼都一大把年紀了還想著折騰呢你以為是二十幾歲的時候。

吃完飯休息了一夜楊風的身體就恢復了過來,隨著他的身體素質不斷提升就算幾天沒吃東西第一次難受的要死這第一次已經沒有了什麼後遺症,只要回來吃幾頓飯就搞定了,後遺症什麼的還存在。

秋生的身體慢慢的在好轉接下來就靠他自己修養,楊風和九叔第二天就選擇離開,楊風需要和九叔去做點活免費的那種。

「什麼孤魂野鬼需要你親自過去處理,還要我一-起?」

這些年九叔早就休息了,一半的事情他根本就不會出動,除非特殊情況才會出山。

「說來話長是一個防空洞,我也是偶然聽一些道友說的。戰爭期間,倭國人挖出來的防空洞在這防空洞內安置了不少被抓來的百姓,結果坍塌全部死在了裡面,包括一批倭國軍官。」

回想起當年抗戰九叔的情緒就有些低落,八年時間九叔和楊風一樣走南闖北抓鬼捉妖超度亡魂,看到的凄慘事件太多太多。

「人死不能復生,戰爭已經過去了幾十年,我們難受也沒有太大的意義。」

楊風只能安慰著九叔讓他別多想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人總要向前看才行,不過戰爭的仇恨絕對不能忘記。

直到現在楊風都很討厭倭國人,不論是男人還是女人甚至是老人孩子。

。 可能會有人說有好人也有壞但楊風寧可從一個不可理喻的人,你們國家的人都跑到我們國家來各種發動戰爭做盡了各種不人道的事情像是畜生一聲,還希望我們能別用有色眼鏡去看待你們,腦子有病吧。

是發動戰爭的人是軍隊是國家政府。但別忘了當時整個倭國的百姓都在默默的提供物資給軍隊打仗沒有這些人支持軍隊早就垮了。

說什麼有好人也有壞人,簡直操蛋。

有些事永遠都洗不白,讓人無語的是,跑到寶島的國民政府居然開始親切倭國了這簡直日了狗。

九叔不知道楊風腦海里鬧出一堆亂七八糟的想法嘆息道:「這個防空洞內的人都死不瞑目,於是變成了惡鬼其中哪些倭國軍人死後更加兇殘不斷吞噬其他鬼的魂魄,讓自己變得更強,然後堅守著已經坍塌的防空洞,可惜防空洞在不久前被人挖開了我擔心裏面的那些鬼會跑出來害人上所以想和你一起去收了他們。」

「盜墓者?」

一般這種情況下要麼是盜墓者乾的要麼是國家乾的如果是盜墓者還好說直接去收了鬼就沒事,但如果是國家這事就會變得不好處理。

內地一直都在盲傳不要相信封建迷信,這要是去折騰幾下保證沒好果子吃。

隱婚蜜愛:黎先生獨寵鮮妻 正統道士越來越少,這和國家政策脫離不了關係。

「是盜墓者挖開的挖開表層,就碰到了鬼,結果死了人就跑了,沒能全部挖通,否則你我就不用過去了。」

好吧又是盜墓者這些發死人財的群體還真是會折騰隨時挖出來一些妖魔鬼怪其中以鬼和殭屍特別的多。

「對了,小金雕呢?」

路上沒事做、楊風就問起了自己從天山帶回來的小東西當初就知道咬人很兇也不知道九叔馴養的怎麼樣了。

說起來這個九叔就來氣沒好氣的抱怨道:「養不熟,太野了,總是去偷別人養的東西吃不是雞鴨就是鴿子甚至羊都抓回來吃,還好沒被人發現不然我的晚節就不保了。」

咳咳!

楊風被嗆得夠嗆,他很想告訴九叔金雕本來就很野,抓動物回來吃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不過確實不安穩要是被人發現就麻煩了,好在九叔住的地方夠隱蔽不過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

「過陣子我帶它出去走走順便將它放了吧,一直養在家裡也不是個辦法們越來越大了。」

尋常的老鷹還好,金雕站在地上一米多高的大傢伙還真不好安置這些年給九叔不知道惹了多少麻煩,不過這金雕也老了,九叔決定將它放了。

理論上來說這玩意壽命和普通人差不多,不過九叔覺得應該放它出去安家尋找另外一半組建自己的家庭一直留著也不好對於九叔的決定楊風沒插話隨著九叔開心。

他老人家要是願意放了那就放了,早些年還好現在人口越來越多通訊科技逐逝發達,養這樣的東西被發現了不好解決問題。

「我還以為內地現在生意會越來越難做沒想到還不錯就是報酬少了點內地經濟還需要發展。」

「怎麼,你在香江接不到生意?」

九叔覺得不大可信以楊風的實力會接不到生意做?這不可能吧。

如果他都不行,估計其他道士絕對要被餓死。

「生意還算可以但少了幾分寧靜走出去車水馬龍到處都是小鬼!」

「情況不同嘛。」

九叔對香江也不熟悉,不好去評論什麼。

兩個人一邊趕路一邊聊,別看九叔年紀大了這些年吃了不少珍貴藥材身體很硬朗,一點都不想這個歲數老人能有的活力。

連接趕了三天的路兩人才抵達目的地,一座不起眼的小山周邊沒有什麼人整座山看起來陰森森的樹都沒有幾顆。

山上光禿禿,沒有太多植物就連僅有的幾棵樹樹葉也呈現出黑綠色而不是正常植物的鮮綠這些樹長在山上難免吸收了一些陰氣,導致樹葉的顏色不斷變深。

除了這幾顆看起來像是變異的樹,幾乎沒有了其他的花花草草。

「唉!」

看著這幾棵樹,九叔嘆了口氣,拔出楊風專門幫他煉製的青銅劍,對著樹桿就使勁的劈砍了下去,很快就將幾棵樹全部砍倒丟下幾張引火符九叔直接將這些樹給燒了,楊風看在眼裡並未制止這一切的發生。

這些樹都吸收了大量的陰氣,若是一直放著不管的話要不了多少年就會成精到時候不知會死多少人最好的辦法就是砍掉,然後焚燒。

一不做二不休,雖然看起來有點破壞環境但為了周邊的安寧這是最好的辦法。

連樹都吸收了陰氣變成這樣,可想而知下面的陰森,防空洞之中到底有多少鬼存在。

這陰氣太重了,就算將鬼都滅了,也需要不少年時間才能慢慢消散。

「走吧,我們下去。」

雖然是白天但防空洞內照射不到太陽,白天鬼也會出來燒了這幾棵樹后九叔就帶著楊風前往防空洞被挖出來的地方走去。

這裡的地勢九叔來查看過,只是當時覺得自己一個人沒有把握,加上心急怕秋生出事於是就前去看秋生正好楊風也在,於是九叔就訣定拉上他一起。

「陰氣很重等下你保護自己就行剩下的我來處理吧,我看這樣陰氣的濃度,恐怕下面誕生了一隻實力很強的鬼王。」

楊風怕九叔受傷而且這種事他來搞定就行了,九叔多休息顧好自己就行了,楊風沒有其他太多要求。

「好。」

九叔也沒推辭等了笑就表示同意了。

「不過你也要小心一些只要和倭國牽扯上的事情就不會簡單。」

「我知道。」

和小鬼子牽扯上就沒好事楊風早就領教過很多次了,防空洞的左側被盜墓者挖了一個大洞,一直順著深入了下去估計是正好接著防空洞的洞口若是防空洞太深的話,估計那些盜墓的人一個都跑不掉而且裡面的鬼很有可能都會跑出來,不知道還能剩下多少鬼倭國人就算是死了變成鬼也不是善茬。

搞不好會將那些百姓的魂魄給吞噬掉,然後然給自己的實力變得更強,否則這裡的陰氣為何會這麼重呢?

冷婚襲人,老公高高在上 楊風不信就正常修鍊,這裡人的鬼能變得有多凶。

楊風走在前面,進入了通道之中,打著手電筒雖然他能看的一清二楚。

但是九叔不行他必須要照顧好九叔才可以,通道不算太長而且在裡面很悶人。

走在前面的楊風很快就看到一塊空曠處這應該是防空洞的外部只是岩石坍塌了一些導致被堵住了說起來這個防空洞還真是夠隱蔽的。

「找死!」

楊風剛想招呼九叔下來,結果就有兩個扛著槍的倭國軍魂朝著他跑了過來,手裡的槍上著刺刀對誰楊風就刺了過來。

楊風見狀快速拿出九叔給他隨便用的桃木劍,桃木劍之上還貼著鎮魂符對著兩個倭國軍魂刺了過去。

「啊!」

一個倭國軍魂被楊風刺中了頭顱,慘叫一聲就被桃木劍和鎮魂符一起進化成了灰灰消失不見。

不堪一擊的存在,對比起冥界的那些鬼簡直弱的可憐給的功德很也少也就兩百點,不過蚊子再小也是肉楊風是不會介意的。

「啊!」

另外倭國軍魂也逃不脫被楊風一劍剌死的局面,他們這樣的存在完全就是來給楊風送人頭的。

「怎麼了?」

九叔聽到裡面的聲音急忙走出來。

楊風將桃木劍上已經失去了靈性的鎮日符丟掉重新換了一張,對九叔微微一等說道:「沒什麼,只是兩個小鬼子而已已經被我殺了。」

「嗯,沒事就好小心一點別出問題了。」

一句話小心無大錯千萬別陰溝裡翻船。

「我們進去吧。」

防空洞的大門是打開的,並未封鎖,楊風打頭陣和九叔一起走了進去很快就進入了防空洞的內部。

很快兩人就碰到一批倭國軍魂。數量不算太多,一個防空洞,倭國也不會留下大多人看守畢竟抗戰期間整個亞洲到處都是戰場。

倭國的軍隊根本不夠用,特別是到了後期的時候。

可笑的是。倭國人依舊在到處攻打。

而那些戰鬥的軍隊有幾百萬都是偽軍,自己人聽從倭國人的話攻打自己人很諷刺。

對付這些普通的倭國軍魂楊風甚至不需要使里雷電的能力上直接一手桃木劍,一劍一個就全部刺死手段於脆利落絲毫不拖泥帶水。

一個百姓的鬼魂都沒有看到,深入防空洞內,九叔的臉色難看了起來。

防空洞內擺放著不少的物資,可惜到了現在基本都已經毀壞了。

除此之外還有一批軍火這些等一切都結束后,上報派出所讓警察來處理。

不能隨隨便便流落到外面去雖然都是很老的武器了但有一些還能用,被一些人得到先不說走必容易傷人就怕這些人心述不正,拿著武器去搶劫什麼的,不能留下這樣的後患。

「沒有任何百姓的魂魄防空洞深處有一股很強的陰氣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些死去的百姓魂魄,被這個倭國人給吞噬了所以他變得很強。」

「我們下去。」

一想到那些百姓被關起來,然後死後還被吞噬。

九叔的心情就變得很糟糕好在這些倭國軍魂都被殺了,也算是給他們報了仇,雖然他們再也感應不到這些。

「八嘎!」

當兩人深入防空洞的時候,山洞之中傳來一聲大吼是日語,還是罵人的話這也證明了抗日神劇都是騙人的會說漢語的倭國人真的很少。

就算有也不多,哪有電視劇那樣的。每個倭國人都能說著一口流利的故意蹩口漢語?不知道漢語是最難學習的語言嗎?你們倭國軍人怕是都進入了速成漢語學習班了吧。

。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事實證明廣大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集體漢語,你們怕是漢語吃多了吧不然怎麼每個倭國人張口就是流利的漢語呢。

除了口音有點奇怪簡直不要太流利各種成語也能用的頭頭是道,倭國人自己很多都還搞不清楚好吧。

「來了!」

九叔拔出身後的青銅劍,做好戰鬥的準備。

一股滔天陰氣從防空洞的深處沖了出來像是地正水噴涌一樣,很可怕。

「他出來你退後吧,我來處理他這倭國鬼王應該是吞噬其他人的魂魄導致自己實力不斷提升在最短的時間內提升到了鬼王境界很兇。」

在這樣封閉的地方就算是鬼憑藉著大量的陰氣修鍊想要短時間內進階到鬼王境界也不容易,吞噬魂魄是最快的速度還有殺人再吞噬這就比較恐怖了,比前者還來得快。

所以經常會出現山一隻厲鬼殺了一些人活生生的吞噬了他們的魂魄導致自己進階到了鬼王境界,而很多鬼則需要吞噬無數的魂魄才行,殺人吞噬與直接吞噬鬼魂是兩個概念。

就像是殭屍直接喝血包和直接咬人喝血一樣也是兩個概念前者實力只能慢慢的提升,而後者咬死的人越多實力越強。

「八嘎!」

一個身穿軍官衣服的倭國鬼王從防空洞的深處沖了出來他沒有感應到自己戰友的氣息很明顯自己的戰友都被楊風和九叔給殺了。

發現這一點的倭國鬼王大怒拔出了隨身的佩刀朝著楊風和九叔沖了過來,想要將他們給劈成碎片。

一般情況下,能使用武器的鬼都不好招惹。

特別是軍人變成厲鬼,成為鬼王更加不好惹而且小鬼子的執念太深導致他們不明不白死去后魂魄不散直接變成厲鬼在一步步成為鬼王。

「滾!」

楊風怒喝一聲大量的靈力順著手臂傳遞到了桃木劍上來讓他手裡的桃木劍變成了一把紫色的長劍,握緊桃木劍楊風對著倭國鬼王刺了過去。

這狗東西很聰明九叔看起來很蒼老而且氣息比楊風弱很多上於是他的第一攻擊目標就是九叔,楊風怎麼可能讓九叔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受傷呢。

越成長越害怕現在楊風就怕九叔一個不小心受傷了,就和以前九叔在他實力低的時候,擔心他受傷一樣,恨不得將對方好好的、保護起來才肯罷休不能出現任何一絲差錯。

看著攔在自己身前的楊風九叔愣了一下,轉而露出開懷的笑容。

「當!」

「滋!」

原本普通的桃木劍貼上了鎮魂符和注入了楊風的靈力之後就像是一把鋒利的寶劍,完全可以和倭國鬼王手裡的武士刀碰撞而不擔心桃木劍很快就碎裂開來。

看著朝自己心臟刺來的桃木劍,倭國鬼王快速用武士刀將桃木劍給彈開,結果桃木劍之上的雷電瞬間纏繞了過來讓武士刀之上的陰氣大量的被腐蝕著。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