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林扶了扶鼻樑的金絲眼鏡自信的說道。

三代中醫世家?

這句話怎麼聽著好耳熟?

「卧槽,老四,你不是經常說你家也是三代中醫世家嘛?你不知道黃帝內經的原作者是誰?」鄭炮碰了碰張澈的胳膊詢問道。

張澈苦笑聳了聳肩。

「雖然我是三代中醫世家,可是我對於中醫不感興趣。就連報考江南大學中醫系都是我爸偷偷在報名表寫好的。比起學醫,我更喜歡泡妞。」

鄭炮:「…」

你丫說話真實誠,誰不喜歡泡妞。

聽到梁林的解答,南宮琉璃頻頻點頭,目光充滿了讚賞。對於梁林早在開學之前南宮琉璃就早有耳聞,畢竟出生在一個中醫世家中,很有當班長的潛力。

感受到南宮琉璃的目光,梁林心中暗喜。

對於這位美女老師,他早已經垂涎已久了。

「既然莫謙同學認為黃帝內經沒有作者,還請拿出證據來?要知道我可是有理有據哦!」梁林斜眼冷笑說道。

對於梁林來說,學醫是高尚的!莫謙這種野蠻人根本配不上中醫這麼高尚的職業,心中對莫謙十分的鄙夷,從骨子裡看看不起莫謙。

「我剛才不是說了嗎?黃帝內經沒有作者!至少不是張仲景一人所寫的,而是一群人,例如華佗,李時珍,孫思邈等等。他們根據前人的經驗在結合自己的經驗彙編而成。」

莫謙語氣平靜,絲毫沒有因為梁林的嘲諷而感到生氣,或者說他只是把梁林當做了跳樑小丑罷了!

小丑的表演,嘩然取寵而已。

聽到莫謙的話,南宮琉璃精緻無暇的額頭微微皺了皺眉,因為這句話她好像在哪裡聽過。反覆咀嚼莫謙的話,原本堅信不疑的南宮琉璃心中也是動搖了幾分。

終於!!!

南宮琉璃想起來了,這句話好像是出自老校長之口!

可在她的認知中,黃帝內經的原作者就是張仲景無疑,那麼,究竟是相信課本,還是相信他尊敬的老校長呢?

「笑話!我不是說了嗎。我爺爺收藏了一本甲骨文黃帝內經,上面原作者赫然寫著張仲景!甲骨文你懂嗎?別告訴我你連甲骨文都不知道。」

莫謙的反駁讓梁林很是生氣,梁林說話音量提高了好幾個分貝,他在炫耀著自己的見多識廣和莫謙的鼠目寸光!

「是這本嗎?」莫謙從課桌上揚起了師傅北冥道人交給他的黃帝內經說道。

陽光的折射下,甲骨文黃帝內經四個大字折射出耀眼的光芒,書頁泛黃,經歷了歷史的洪流。不過卻被莫謙保養的很好。

一頁一頁的翻開,大量密集的甲骨文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

「哈哈,莫謙你就是個傻子,我都說了!華夏唯一一本由甲骨文編撰的黃帝內經被我爺爺以天價給收藏了。隨便在擺地攤的地方几塊錢買的破書也敢口若懸河?整個世界的牛逼都被你吹爆了!!!」 梁林抖了抖鼻樑的金絲眼鏡,他彷彿無時無刻都在秀自己的金絲眼鏡。看向莫謙的眼神又是加深了幾分鄙視和不屑。

開什麼國際玩笑!!!

黃帝內經豈能是莫謙這種莽夫擁有的?況且他爺爺可是華夏中醫大師,珍藏的黃帝內經豈能是贗品?

莫謙肯定在撒謊,氣急敗壞的撒謊!!!

「我勸你還是把那本贗品書給燒了,免得到時候給人治病的時候誤診,到時候是要吃牢飯的!我這也是幫你!」

贗品?

莫謙嘴角揚起一抹笑意,他手中的黃帝內經若是贗品的話,那這個世界上就沒有真品了!師傅北冥道人被尊稱為華佗在世,收藏的醫學書典皆是正品。

何來贗品之說?

「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楚風摘掉了耳機,關閉了手機上的刺激戰場淡淡的說道。

「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數人的手中,然而,事實卻是少數服從多數。」

莫謙聽后微微一愣,苦笑點了點頭坐了下來。

他還是太固執了,楚風說的對,沒有必要他們爭論,自己心裡明白即可。

最美的時光(被時光掩埋的祕密) 但!在梁林看來,莫謙的坐下就是認慫了,於是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梁林習慣性的摘掉了金絲眼鏡,哈拉口氣,手中拿著眼鏡布慢條斯理的擦拭著重新帶了上去。

「莫謙同學,記住!以後千萬不要吹牛逼了,學中醫的圈子很小,而我爺爺梁山峰則是華夏中醫協會長老級別的人物。你小心點。」

「梁山峰?我聽說過,那是華夏中醫泰斗級別的人物。真沒想到梁林竟然是梁山峰的孫子,果然是虎爺無犬孫啊。」

南宮琉璃暗暗的想道。

「這莫謙是不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先是招惹了馬東,而後被美女老師給找茬,現在又是被梁林戳穿。人啊,倒霉的時候喝涼水都塞牙,走路都會莫名其妙踩狗屎。」

「呵,本來就是莫謙裝逼!贗品充當真品,這下好了,梁林的爺爺可是梁山峰!人家可是公認的醫學泰斗,梁林從小就生活在中醫世家,看過的書比咱們吃過的飯都多。莫謙在梁林面前裝逼,還是太稚嫩咯!」

「你說等會,莫謙會不會氣急敗壞打梁林?」



「好了,大家別談論這件事情了。現在說下我們江南大學學校制度…」南宮琉璃打斷了眾人的討論,站在台前專註的講著學校規範制度。

不得不承認,不發脾氣的南宮琉璃認真專註在台前講課很美,簡直是賞心悅目!新生們就連上課的積極性都增添了幾分。

畢竟這種級別的美女在這個社會上,不是被人保養的情人就是高高在上的大明星,再不濟也是個霸道女總裁啥的,怎麼會選擇在大學當老師?!

「呼~」

南宮琉璃鬆了口氣抬起手腕看了眼手錶,還剩五分鐘就下課了。

「大家自由複習吧,有什麼不懂的問題可以找我。」

「等等!南宮老師,我有個建議。」

教室中穿出一道刺耳而又充滿自信的聲音,梁林坐在後排裝模作響的整理一下穿著,扶了扶金絲眼鏡,臉上掛著笑意站了起來。

「你說。」南宮琉璃對於這位學生還是蠻有好感的,上課的時候她提的幾個尖銳的問題都被梁林輕而易舉的給解釋出來,可見這位學生還是有真本事的。

伴隨著梁林起身說話,教室里也是停止了喧鬧,安靜等待著接下來的梁林的口中的建議。

「大家都是身懷抱負,將來為社會做貢獻的有志青年!可!偏偏了一些老鼠屎壞了一鍋湯!我建議不如來一場關於中醫知識的理論,南宮老師知識淵博,您出題兩個人作答,還有十分鐘才會下課,時間還很充足不是嘛。」

「就當做一個小遊戲。莫謙同學,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和我較量較量?哦!不敢就算了沒人強迫你。」

梁林歪著腦袋斜眼看向了莫謙,言語中充滿了挑釁!而老鼠屎正是暗指莫謙,幾句話把莫謙貶低的一文不值,同時給莫謙出了個難題!

敢不敢上前迎戰?

無論莫謙敢不敢,梁林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贏下他!

不敢,被眾人恥笑!

敢,梁林有信心贏下莫謙!

南宮琉璃微微皺眉,梁林是不是欺人太甚了點? 俘獲冷情小嬌妻 莫謙不過是和他在學術上產生了分歧,梁林卻故意找莫謙的麻煩。

「算了…」南宮琉璃還沒說完。

莫謙站了起來!!!

「既然梁林同學有如此雅興,我便試試吧。」

「莽夫就是莽夫,被我激幾句就受不了了?這種人會點功夫又怎麼樣!不知隱忍充其量就是個當保安的命!」梁林內心鄙夷的說道,臉上帶著欽佩的笑意,拍手鼓掌。

啪啪啪!

「那還請南宮老師出題吧,我看莫謙同學很有信心啊!」

梁林扶了扶額頭的金絲眼鏡,揉了揉鼻樑笑著說道。

「卧槽,莫謙是不是傻?梁林分明故意讓他出糗,他還同意和梁林PK?」

「誰知道呢,說不定人家是腦子本來就有問題!梁林是誰?吃書長大的,從小在他爺爺梁山峰耳濡目染,南宮老師估計都沒他有學問。莫謙?石樂志吧!」

「莫謙還是涉世未深啊,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人啊。有時候忍氣吞聲,低聲下氣是個不錯的選擇。」

望著面無表情的莫謙,南宮琉璃微微嘆了口氣。

「希望等會他有點本事吧,別輸的太慘。」

在南宮琉璃看來,莫謙在和梁林的較量中必輸無疑,她已經想好了等會該怎麼安慰莫謙,畢竟梁林在中醫知識領域上是有他爺爺輔佐的!!!

「一群沙雕,尤其是那個叫做梁林的沙雕,牛逼哄哄的不行!看等會我三哥怎麼贏你!」

在所有人包括南宮琉璃都對莫謙沒有信心的時候,林澈和鄭炮是絕對相信莫謙的!!!

因為他們親眼見證過莫謙的醫術高明,僅僅掃了一眼就看出了趙燕燕得了艾滋病,僅僅是看了一眼,一眼而已!!!

「老三,幹掉那個叫梁林的囂張氣焰!!!」 「老三,幹掉那個叫梁林的囂張氣焰,看他個逼樣我就很不爽!」

如果不是在上課,按照鄭炮的火爆脾氣會直接走上前狠狠扇梁林兩個耳光,打的他媽都認不出來!

「學術探討而已。」

莫謙毫不在意的說道,並沒有被梁林的幾句挑釁而放在心上。

狗咬了你,因為狗是畜生,你如果咬狗的話,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南宮琉璃眉頭緊鎖,想了良久終於想到了一個困擾她多年,若不是老校長解答她仍然還是不懂的問題。

「恩!就是這個問題! 如果那些青春再重來 梁林應該不知道,這樣雙方都有台階下!」

南宮琉璃下定決心暗暗說道,她還是認為梁林和莫謙本是同學,應當要避免摩擦,於是想到了一個頗為高深的中醫問題。

這個問題只要難住梁林即可,至於莫謙能不能回答上來。南宮琉璃便是自動的忽略了,梁林都回答不上來的問題,莫謙又怎麼能回答上來呢!

「眾所周知,銀針是我們華夏獨有治療手段。在新石器時代就已經出現了,那時的人們因為營養不良或吃了未煮熟的肉而引發了一系列疾病,其中哮喘居多。」

「那麼!當病人哮喘急發的時候,該用銀針刺入人體哪個穴位才能有效的遏制哮喘呢?」

南宮琉璃聲如銀鈴婉轉動人,說完后興緻勃勃望向了梁林,期待著他的答案,莫謙就像個透明人被眾人,南宮琉璃給無視了。

「老四,你知道不?」鄭炮瞥頭看向了張澈。

「我知道?我知道個**!」張澈聳了聳肩。

鄭炮鬆了口氣壞笑了起來。

「那老三贏定了!」

張澈頭頂出現了三個黑人問號,為什麼我不知道莫謙就贏定了?而鄭炮瞧著二郎腿,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

「你出生在三代中醫世家,梁林也是三代中醫世家。你不知道,梁林會知道?」

張澈:「…」

二哥你還真是神邏輯啊,狗屁不通好不好。

這個問題著實把在做的眾人給難住了,他們是第一天上課,對於中醫的了解也是一知半解。比普通人稍微好上些許。可!關於銀針治病,尤其是治療哮喘根本就是一清二白,啥都不知道。

想到這裡,新生都用著期待的目光望向梁林,這位出生在三代中醫世家的同學身上!

他們不懂,梁林肯定會知道。

「TMD,南宮琉璃出的什麼鬼題目,爺爺沒有教導我這方面的知識啊。」

梁林表面鎮靜,實則慌得一批,暗罵南宮琉璃。銀針這方面的知識他爺爺曾經說過,三十歲之前不準動用,連學都不要學。

等到他醫術得到了爺爺的認可。那時梁山峰會親自指導他學慣用針醫人之道!!!

「我不知道,莫謙肯定也不知道!」梁林心中暗暗想到,腦海中思考著解決之法。至少他的顏面還是要保留幾分的!!!

南宮琉璃看著梁林緊皺眉頭的樣子心中略微有點失望。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

題目的確太難了!

「三哥,你知道不?」張澈碰了碰旁邊莫謙的衣角詢問道。

「知道啊。」 離婚再戀愛 莫謙微微點頭。

「那你咋不說啊。」張澈疑惑的問道。

「我不是在等梁林嘛,免得搶了他的威風。」莫謙笑吟吟的說道。

教室安靜了有兩分鐘之久,終於梁林開口說話了。

「抱歉,老師我不知道。不過如果哮喘這種病治療理應用金錢子三兩,枸杞五兩,菊花茶等熬煮成中藥給患者服用,相信不出三個月即可痊癒。」

梁林自信滿滿的說道。南宮琉璃滿意的點點頭。最起碼梁林坦言不知道,但!交代了一個治療哮喘的辦法。

滿分的話南宮琉璃會打七十分。

「梁林回答的很不錯,可要記住,是葯三分毒!哪怕中藥也是如此。你能說出解決的辦法我已經很驚喜了。」

「那麼,莫謙同學。看你思考良久,相比肯定有不同的見解吧?還是說有準確的答案?千萬不要說不知道正確答案,也不知道其他的解決辦法吧。」

得到南宮琉璃的讚賞,梁林扭過頭看向了莫謙,嘴角揚起一抹嘲諷的笑意。

「他知道?他知道個屁!我看他是在裝思考者呢吧!」

「連梁林都回答不上來的問題,莫謙又怎麼會能回答上來呢?他要是能回答上來我吃屎三斤!」

「一個只會打架鬥毆的人不配在中醫系!」

「看他不說話的樣子就知道他回答不上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