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開宏憂心忡忡地看著楚塵提著禮物走出茶間……

幸好楚塵的實力強大。

不然的話,柳開宏都不知道楚塵能不能活著離開柳家莊園,這份禮物,太沉重了。

涼亭內,楚塵剛剛出現在柳芊芊的視線範圍,柳芊芊就一下子跳了起來,「楚塵來了。」

「矜持。」柳蔓蔓提醒。

柳芊芊將內心的興奮按捺下去,重新坐了下來。

柳如雁似乎算到了楚塵的到來,房門打開,從裡面走出。

看一眼楚塵,下意識觸摸一下自己的腰帶。

今天束得很緊。

古典服飾,秀髮柔和,神態恬靜,迷人萬分,腰帶一束,凹凸有致的身材盡顯無遺。

看見楚塵的第一時間,柳如雁的神色詫異,「你……是武道宗師了?」

話語一落,柳家姐妹同時驚呼。

武道宗師?

兩道目光集中在楚塵的身上。

她們都是出生武者世家,明白武道宗師意味著什麼。

成為武道宗師,那意味著有資格開山立派,成為一代宗師。

可楚塵……居然也是武道宗師了?

我連先天都還沒到……柳芊芊突然間有點自卑。

人與人的差距,怎麼可以這麼大。

幸好,今晚還有禮物可以療傷。

柳芊芊已經注意到楚塵手中提著的袋子了,雖然袋子是普通的袋子,但是絲毫不影響柳芊芊對楚塵手中這份禮物的期待。

「這幾天辛苦芊芊了。」楚塵走進了涼亭,有些慚愧,「為了貼身保護宋顏,荒廢了自己的學業,影響了對毒術的探究。」

「沒關係,習題以後可以慢慢做。」柳芊芊當即客氣地說道,「最主要是顏姐姐的安全。」

二女的關係倒還挺融洽。

在幾道目光的注視下,楚塵伸手進袋子裡面,拿出了一份厚厚的習題。

幾個大字,格外耀眼。

五年高考,三年模擬。

化學卷。

涼亭內,一陣死寂。

柳芊芊發出了尖叫聲音,張牙舞爪,朝著楚塵撲出去,「老娘跟你拼了!」

楚塵連忙躲開,「這可是我的一番心意。」

「我呸!」柳芊芊要跟楚塵不死不休的姿態。

這就是她期盼已久的大禮啊!

一旁,柳蔓蔓看著兩人,忍俊不禁。

最終還是柳如雁開口阻止了暴走的柳芊芊。

「這份習題挺好的,芊芊,我給你一個月時間,將這份習題做好。」柳如雁開口。

柳芊芊氣得渾身哆嗦。

要不是姑姑在,她早就拒收楚塵的這份禮物。

可楚塵偏偏當著姑姑的面送了。

他肯定是故意的!

柳芊芊在這一刻立下了自己這輩子最宏大的目標……毒倒楚塵!

「回我房間,我有話跟你說。」柳如雁朝著楚塵開口,率先轉身。

楚塵朝著柳芊芊比劃一個手勢,「加油!好好做題,下次……」

「沒有下次!」柳芊芊黑著臉,「我就算將這份試卷生吞活啃,也不會再接受你的禮物。」

看著楚塵離開涼亭后,柳芊芊氣呼呼地坐下去。

「試卷還挺新的。」柳蔓蔓坐下來,拆開了試卷包裝。

柳芊芊感覺頭大,「姐姐,這麼厚的一份試卷,一個月怎麼寫得完……我這次被楚塵坑死了。」

柳蔓蔓隨手一翻,「題目倒是挺多,各種題材齊全,不愧是赫赫有名的高考模擬題……咦。」

柳蔓蔓發現試卷里居然還夾著幾張紙。

「這是什麼?」柳蔓蔓好奇地將紙張拿起來,「毒王心經上部。」

柳芊芊一下子跳起來,「毒王心經?」

柳芊芊如獲至寶,從柳蔓蔓的手中接過了這幾張紙。

紙張很新,上面的內容應該是剛寫上去沒多久。

可柳芊芊仔細地觀察一會,眸子熾熱發光。

已經失傳了的毒王心經,居然在這份化學高考模擬試卷上出現了。

雖然僅僅是上部!

對於每一個用毒的人,毒王心經,價值連城,千金不換。

「看來,你又被楚塵戲弄了一次。」柳蔓蔓笑著說道,「這才是楚塵真正給你的禮物,剛才是逗你呢。」

柳芊芊哼哼了一聲。

「等我將毒王心經融會貫通,他就知道錯了。」

柳芊芊頓了一下,突然間滿懷期待,「姐姐。你說楚塵會不會還有毒王心經的下部?」

柳蔓蔓看了她一眼,「你想將這份試卷生吞活啃嗎?」

我沒有說過……柳芊芊打死也不承認。

「不就是一份模擬試卷,還要一個星期嗎?十天我就解決它!」柳芊芊滿懷鬥志,她要將更多的時間放在毒王心經上。

柳芊芊甚至覺得涼亭的環境太好了,影響她認真做題,趕緊帶上試卷就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聖女的房間內。

楚塵剛一進來,就看見了柔軟的床榻上,整齊有致地擺放著,一張紫色面具,一套黑色夜行衣,一條黑色腰帶,一把匕首,一對蠟燭……

最後那件物品是楚塵自行腦補的。

雖然沒有蠟燭,可眼前這幅畫面,確實給楚塵一種面對女王的既視感。

柳姐姐攤牌了。

她將這些擺出來,就是告訴楚塵,她,就是大盜火燕。

這就突然了。

楚塵雖然早就知道柳如雁的這重身份,可雙方都心照不宣,從來不提。

「柳姐姐……」半晌,楚塵喉結輕蠕,看著柳如雁,「你要換上這身衣服嗎?」

柳如雁反問,眯笑看著楚塵,「你想不想看?」

啊這……

楚塵對比一下,搖搖頭,「那倒不必,柳姐姐穿什麼衣服都是那麼的好看。」 一進庭院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個很大的花園,不過由於這裡無人居住,花園裡只剩一堆枯葉和雜草,再往裡走是三層歐式風格的小洋樓,這附近倒是很乾凈整潔。

用鑰匙順利的開了門,進入別墅內部,寬敞舒適的客廳,物品排放井然有序,也很乾凈,看來有人經常來打掃。

提著行李箱,上樓挑選了一間靠南的房間入住,推開門,午後的陽光照在屋內,暖暖的,放眼望去,不遠處的山丘上種滿了銀杏樹和楓樹,此時正是深秋時節,黃色的銀杏樹葉、紅色的楓樹葉、還有其他綠樹交相輝映,景色美不勝收,簡單的清掃、整理好屋子后,睡意襲來,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久,反正段璟澤是被餓醒的,抬頭看著窗外的紅霞發了會兒呆,這裡景色真的太美了,只是,不掙氣的肚子似乎無心繼續欣賞美景,今天來的匆忙,並沒帶什麼食物,只好出去覓食。

換上風衣外套,帶著錢和車鑰匙下樓,卻在樓梯口突聞飯菜的香味兒,可是這方圓幾里應該沒什麼人家吧,怎麼會有飯菜香味呢,段璟澤的第一反應是該會不會這裡長期沒人居住,被什麼人鳩佔鵲巢了吧,以前新聞也看到過類似的報道,心提到嗓子眼,搓手搓腳回房間找武器,卻只找到一個一米多長的木質尺子,拿在手裡壯著膽子,朝香味兒的中心廚房走去。

「誰!」段璟澤看到廚房裡果然有個人影閃過,舉起木尺大喝一聲。

「救命!」對方明顯沒有防備,嚇的大驚尖叫。

段璟澤舉起木尺打向賊人,可就在出手的一瞬間,發覺對方的聲音很熟悉,及時收住,沒有打到對方身上,再看「賊人」早已嚇的面色蒼白,動彈不得,湊近一看,怎麼會是小涵呢,哪裡是賊啊!

「怎麼會是你!」兩人異口同聲的道,都有些愣住了。

「你怎麼在我家啊?」段璟澤先開口道。

「這是公司租我的宿舍,怎麼會是你家?」季詩涵不解的問。

「什麼公司?這裡明明是我家。」

「我都在這裡住了十幾天了,這裡就是公司提供的宿舍,是你認錯家了吧。」季詩涵反駁道。

「不可能吧,剛才我來的時候,這附近只有這一間別墅,而且我能用鑰匙開門,如果錯了,怎麼可能進的來。」

之後兩人都陷入了沉思,不多時,季詩涵先反應過來,開口道:「我明白了,這裡可能真是你家,但同樣也是我的宿舍。」

「什麼意思?」段璟澤還是不明白。

「小澤,其實,我跟你們公司簽約了,這裡確實是公司給我安排的宿舍。」季詩涵決定告訴段璟澤事情的全部,但之前沒說,不免有些慚愧。

「你說什麼?」

「我現在是錦榮娛樂簽約藝人。」季詩涵進一步解釋道。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完全不知道。」段璟澤震驚的望著季詩涵,突然感覺彷彿五雷轟頂,不好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季詩涵只好把整件事告訴了段璟澤。

「所以,你跟錦榮娛樂公司簽約了?」段璟澤不死心的確認道。

「嗯,簽了合同,還簽了保密協議,在未正式出道以前,不能跟任何人說,所以那天你問我,我才沒告訴你,不是有心要瞞你的。」

「你傻嗎,為什麼這麼大的事兒都不跟我商量就擅自決定,我不是不讓你進娛樂圈嗎?」段璟澤聞言忍不住大聲道。

Add comment: